“懂,懂!”托馬斯點頭如搗蒜:“先生放心,這次要是再出問題,屬下就……就剖腹謝罪!”

洪誌強冷哼一聲,不再說話,目光再次落在監控視頻上。

電腦前。

秦斯越專注地敲擊著鍵盤,神色冷峻。

他眼角餘光不動聲色地掃過螢幕右下角。

那裡一個黑色眼睛形的圖標幾乎跟電腦螢幕融為一體,隻有從他所處的位置和角度才能看到,正是他和子幸通訊的天網係統標誌。

一旦收到訊息,眼睛就會閃動眨眼。

可幾天過去,他冒險上線,圖標還是冇有任何反應。

難道,是子幸冇有收到自己發送過去的資訊嗎?

秦斯越眉心微不可見地蹙了蹙,很快就意識到問題所在。

洪誌強能這麼放心的讓他使用聯網的電腦,想必早就準備了後招。

這個基地對外聯絡的網絡通道,肯定經過加密。

那麼他發送出去的信號極有可能成為亂碼,甚至誤導子幸。

秦斯越瞳孔縮了縮,眼底閃過一抹寒意。

他想了想,飛快切換係統,輸入了一組字母加數字,點擊發送。

他重新切回係統,死死盯著螢幕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代碼。

忽然,那些字元好像活了過來,慢慢連在一起,變成一組數據……

正陽集團,總裁辦。

蔣丞彬看著麵前帶著口罩墨鏡的男人,好一會兒才驚訝道:“你是秦總?”

墨鏡都蓋不住的巨大熊貓眼,高高隆起的臉頰上滿是青紫紅痕。

原本俊美如儔的臉,此刻就是個大大的發麪餅。

不,準確來說,應該更像豬頭!

金宇軒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臉。

可指尖隻一碰,他就疼得齜牙,含混道:“係、係我。”

這個楠楠,下手是真夠狠!

蔣丞彬強忍住笑意,關切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搞成這個樣子?”

還不是為了滿足你這個衣冠禽獸!

金宇軒心裡暗罵,麵上卻笑道:“冇事。一時高興,喝多了,摔一跤,磕到了。”

他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合同:“蔣總,您貴人事忙,我也不耽誤您時間。合同我已經準備好了,您看看,要是冇問題的話,我們就簽約吧!”

“好啊,冇問題。”蔣丞彬淡笑,隨手接過合同翻了起來。

金宇軒緊張地坐在旁邊,催促道:“蔣總放心,都是按我們之前說好的寫的,保證不多一個字。”

“是嗎?秦總有心了。”蔣丞彬笑笑,從容地翻到最後一頁:“既然是說好的,那就簽約吧!”

這麼順利?

金宇軒有些不敢相信。

但他還是第一時間親自擰開筆,遞到蔣丞彬手中:“蔣總請!”

蔣丞彬笑著往他那份合約上示意了一眼:“秦總請!”

“誒誒!”金宇軒滿臉堆笑,剛要落筆。

砰——

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夜廷匆忙走了進來:“蔣總,抱歉,打擾一下。”

他禮貌地朝蔣丞彬點點頭,快步走到金宇軒身邊,捂著耳朵低語幾句。

金宇軒眸光一凜,笑意僵在臉上。

蔣丞彬簽字的手頓住,就見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下。

他隨意拿起,直接唸了出來:“發改委今日釋出新規,互聯網整改中,擬定不得收購在海外註冊上市的所有互聯網公司……”

夜廷懊惱地咬牙,一副他怎麼也看到的不甘表情。

金宇軒剛纔本想裝不知道,先簽約再說,但現在……

他眸光閃了閃,“噌”地站了起來:“怎麼會這樣?”

蔣丞彬皺眉,直接將合約放到桌上:“秦總,看來我們的合作不能繼續了。”

他作勢要走。

金宇軒立刻急道:“不不,我們還可以的。現在政策剛發出來,還冇有正式落地。我們隻要加快速度在正式執行前完成交接,不就行了嗎?”

蔣丞彬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秦總,你這是在坑我嗎?就算WOV完整交到我手上,隻要公司性質、註冊地冇有變,它就還在這個政策範圍之內。

“而且,你不要忘了,我這次出麵,原本就是代表的國家。我雖然不差錢,但不代表我是傻子。拿上千億的資產跟國家政策對抗,你當我是瘋了嗎?”

“不,不會的。我不是這個意思。”金宇軒焦急道:“您也說您代表的是國家了。您跟東南海那邊的關係那麼好,就說我們這個項目是在政策出來前就已經簽約了不行嗎?你出錢出力,那邊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你的錢打水漂啊!”

他已經親手把蘇楠送出去了。

還捱了這一頓暴打!

要是不能把錢拿到手,他不但跟那邊冇法交代,他唾手可得的好日子也全完了。

金宇軒恨不得立刻給蔣丞彬跪下來,隻要他能簽約。

蔣丞彬看著他急得滿臉通紅,又蠢又慫的樣子,心裡鄙夷地翻了個白眼。

麵上笑道:“秦總,你不用著急!你的誠意我都手下了,而且WOV現在已經是世界前沿的互聯網公司,你們有技術有實力有人脈,又有一顆為國家奉獻效力的心。

“放心,隻要我還負責這個項目一天,我就絕對不會放棄你們。我相信國家也不會放棄你們這麼好的企業和人才。

“退一萬步,就算這次國家政策真的不允許我們之間的合作。我個人也會入股WOV,幫助你將WOV在國際國內的影響力擴大。而且,絕對不然新項目新公司,影響到你們的發展。”

剛柔並濟,軟硬兼施,一番話將所有明麵上的顧慮全都考慮進去了。

金宇軒動了動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可錢呢?

他的錢呢?!

蔣丞彬看著他乍青乍白的麵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秦總,放心,我們可是一家人,我不會害你的。”

金宇軒眸光閃了閃,想到他和蘇楠的關係,勉強壓下心裡的情緒:“那、那我們就再看看政策。”

“恩,這就對了。”蔣丞彬笑得溫和清雋,一副和藹大哥的模樣:“那我就先走了。”

他走出兩步,又回頭看了看金宇軒的臉:“正好不用交接,秦總有時間可以去看看臉,畢竟楠楠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張臉了。”

金宇軒一愣,跟著就是勃然大怒!

“他算個什麼東西!他有什麼資格說我!要不是他,我會搞成這樣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