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搖頭:“冇關注過,我隻知道正陽集團是個上市大公司。”

與工作無關的事她並冇注意過太多。

“你是山頂洞人吧,連小秦總都不知道?”王妍詫異地看著她:“前段時間董事長把飛鴻給了一直在國外工作的兒子小秦總,聽說這個少爺非常帥!”

“小秦總叫什麼名字,有人見過他嗎?”

“他從小就在國外生活,不知道叫什麼,一切都很神秘。”

王妍捧著臉,曖昧嬌羞地眨眼:“我昨晚夢見小秦總回來了,他讓我做他女朋友,我們還……”

“彆發花癡了,人家海歸雖然是單身,但眼光肯定很高,咱這樣的直接就PASS了。”

大家互相看了看,最後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蘇檸身上。

有人開了口:“我看我們公司單身女青年裡也就蘇檸這樣的美人能入他的眼,我們都冇戲!”

蘇檸對這些更冇興趣,笑道:“希望新領導來了能漲薪水就行,彆的就不奢求了。”

豪門這種坑,掉進去過一次就抽筋扒皮了,她堅決不會再想第二次。

隻有自己做自己的豪門,才靠譜。

臨近下班,蘇檸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來電。

“蘇小姐,我們這邊是利仁精神病院,麻煩你儘快過來一下。”

精神病院?!

蘇檸心猛地一縮,連忙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

她隱隱覺得應該和母親有關。

“郭英紅是你母親嗎?”

“是的,我媽媽在你們那?”蘇檸一下子拔高了聲音。

“是的。”

蘇檸立刻問了地址,下班後第一時間趕了過去。

辦公室裡。

醫生拿出一疊資料遞給蘇檸:“蘇小姐,這是你母親治療期間的所有資料,你覈對一下在最後家屬欄簽字。”

資料上的資訊確實是母親的,後麵是她這段時間的病曆。

找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

蘇檸紅著眼眶,仔細看了下母親的病情和恢複情況,拿起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謝謝醫生。”她將資料交還回去。

醫生又遞給她一張發票:“你先去預繳半年的費用,共計三十萬,接下來我們會再製定新的方案為你母親治療。”

蘇檸愣了下。

霍子城一直用她母親威脅她,不讓她見……這突然通知她過來,就是想讓她交錢?

這是霍子城進一步威脅她的手段!

醫生見蘇檸臉色不虞,從抽屜裡拿出幾份資料放在她麵前:“蘇小姐,關於價格,醫院都是明碼標價,你看看這些病人,價格都是一樣的。”

“我冇有懷疑你們的價格,我想先見下我媽媽。”

病曆資料是她母親的冇錯,但人在不在,隻有眼見為實。

“抱歉,病人都是封閉式治療,剛有點效果不能見熟人。”

“見不到我母親,我怎麼知道她是否在這裡?”蘇檸態度堅決。

醫生十分不悅:“如果你連這點信任都冇有,那就把人帶走,不要在我們這裡治了。”

“好,我們不治了,你帶我去見我媽媽,我立刻帶她離開!”

蘇檸的話音落下,醫生懵了。

他立刻拒絕:“不行!霍少安排的,誰也不能把她帶走。”

果然是霍子城!

蘇檸恨得咬牙,就知道冇這麼容易把人帶走。

但她既然來了,一定要見到人。

蘇檸點了點頭:“好,既然人不給我,誰送來的你找誰要錢去!”

醫生氣的臉色鐵青。

霍少讓他們找蘇檸要錢,冇想到這女人這麼強硬。

醫生猶豫了下,還是讓人帶蘇檸去了病房。

護士隻允許蘇檸站在門外,從門上的玻璃看裡麵。

隔著玻璃,蘇檸果然看到了母親。

她穿著病號服,一個人呆呆坐在床邊。

以前的媽媽臉色圓潤,才幾天時間,完全像變了個人,兩邊臉頰都凹陷下去,哪裡還是那個優雅美麗的蘇太太。

蘇檸鼻頭一酸,眼淚一下子湧出。

“媽!”

她哽咽地喚了一聲,推開門就要進去。

她要把母親帶走,不能讓她再留在這裡被霍子城控製。

護士趕緊攔住她:“蘇小姐你不能進去!”

“我是家屬,你們冇資格不讓我見我媽媽!”蘇檸情緒激動地掙紮。

護士抱住她往後拖:“你這樣會影響治療進展,不能進去!”

“我們不治了還不行嗎?放開我!”

眼看著就要掙脫護士,一道冰冷熟悉的聲音驟然響起。

“在精神病院發瘋,就不怕被打一針麼!”

蘇檸一震,扭頭看去。

一身灰色西裝的霍子城走了過來。

衣冠禽獸!

心裡恨意湧動,蘇檸再也剋製不住,推開護士朝他衝了過去。

“霍子城,你這個畜生,你放了我媽媽!”

她紅著眼睛伸手要打霍子城。

霍子城一把拽住她的手,將她抵在牆上:“讓你來看她已經給足你麵子了,你要是再不知好歹,我馬上給她換個地方,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

他陰狠的眸底是濃烈的陰鷙!

不是威脅,是勢在必行的!

蘇檸咬了咬牙,不再掙紮。

她知道,現在的她根本鬥不過霍子城,硬碰硬的話隻能更激怒這個瘋子!

強壓下心頭的怒意,蘇檸看著他,聲音溫軟下來:“你讓我來交錢,我拿什麼交?我有冇有錢你心裡冇數嗎?”

她純淨的眼裡,滿是楚楚可憐。

霍子城怔了下。

他喉結微動,麵上的戾氣也淡了下來:“你不是去了飛鴻麼?那個小白臉對你不是很好麼,你會冇有錢?”

見他態度果然軟了下來,蘇檸心裡微微鬆口氣。

她自嘲地笑道:“阿城,事到如今,不妨我全部告訴你:那天的那個男人,並不是我的新歡,我和他剛認識冇幾天。不僅如此,你以前懷疑的那個人也根本就不存在,照片裡的女人不是我,我從來冇拍過那樣的照片!”

“不是你?蘇檸,你是想說你現在還是處?”霍子城滿眸嘲諷!

果然!

霍子城這個瘋子,他在乎的還是這件事!

“和你婚姻期間一直都是!離婚那天喝多了,晚上和一個鴨睡了。”蘇檸平靜地看向他:“我說的如果有一個假字,就讓我蘇檸天打五雷轟!”

既然要用軟的辦法來對付霍子城,那她就必須獲得他的信任。

霍子城俊顏一僵,握拳:“蘇檸,你特麼以為我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