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宇軒抓起桌上的水晶菸缸,狠狠摜在地上。

他猜,蔣丞彬肯定已經看出,他這是被蘇楠打了。

這一次WOV要是賣不成,他就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夜廷急忙關門安撫:“越哥!您小點聲,我們畢竟還要跟他做生意呢!話說,您為什麼說您搞成這個樣子,跟他有關?”

他佯裝不知道金宇軒是冒牌貨,問得一臉關切。

金宇軒心裡咯噔一下,慌亂道:“我不是跟他喝醉,會變成這樣嗎?你不過是我的下屬,問什麼問,滾出去!”

“是是。”夜廷假裝害怕,趁機從辦公室裡退了出去。

房門關上,金宇軒徹底放飛自我,嘭嘭一頓亂砸。

夜廷暗笑,躲在窗邊,將這一幕全拍下來,直接發到小群裡,順便配了個狗急跳牆的表情包。

徐之昱:蘇小姐,還是你厲害!【點讚】【點讚】【點讚】

陸文昊:哈哈哈哈,嫂子V587!我看他恐怕等不到完成任務,直接就被氣死了吧!

他們知道金宇軒捱了打,但都冇想到他被打得這麼慘。

再加上這招釜底抽薪,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是恨不得以頭撞牆,當場自儘了。

蘇楠發了個兩個微笑的表情:這是關係公司前途的大事,你們還是去得去看看他,否則他轉過彎來,說不定會起疑。雖然大概率上這個蠢貨不會,但咱們不能留下把柄。

陸文昊:嫂子放心,我們已經到正陽樓下了。這就上去親眼看看那隻笨狗怎麼跳牆。【哈哈哈哈】

……

總裁辦。

雖然早已經知道裡麵的情況,可推開門看到滿地狼藉,陸文昊還是誇張地驚呼一聲:“越哥,你這是怎麼了?”

看到金宇軒那張臉時,他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差點冇繃住笑出聲:“你、你的臉……誰動你了?我去替你宰了他!”

他作勢轉身就要往外走,背過身卻是無聲地仰天大笑。

解氣!

太解氣了!

金宇軒懊惱地摸摸臉:“算了,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蔣丞彬可能會取消收購WOV。”

他將剛剛在網上看到的新聞說了一遍。

徐之昱和陸文昊裝出一臉震驚。

“怎麼會這樣?臨門一腳,說變掛就變卦!太過分了!”陸文昊同仇敵愾,咬牙切齒:“本來我們就不想賣,是他非要纏著買。好不容易接受,又出這種事,他早乾嘛去了!不行,我去找他算賬!”

陸文昊說著就要走,金宇軒急忙拉住他:“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要不是你們瞻前顧後拿不定主意,早就成交了。”

出售WOV這件事,他完全是為了自己一己私利,蔣丞彬從來冇纏著收購。

要是讓陸文昊和姓蔣的對上,話一說開,他可就穿幫了。

徐之昱適時道:“國家政策不是突然出現,可能跟國際上的政策也有關係,我們不妨先看看,未必就真的會影響到這次的交易。”

“對,先靜觀其變吧!”金宇軒趁機岔開話題:“晶片公司怎麼樣?手續都辦好了嗎?”

徐之昱點頭:“已經完全剝離,一切業務均已正常恢複,目前暫時由我負責。”

“很好。你辦事,我放心。”金宇軒裝模作樣地拍拍兩人肩膀:“不管什麼時候,隻要我們三兄弟一條心,一定無往不利。”

三人又說了些公司未來發展的事。

夜廷一一悄悄在群裡給蘇楠做了轉播。

蘇楠提醒道:他現在特彆著急,恨不得明天就出手公司。我感覺他跟之前不一樣,你們接觸的時候,一定要多觀察、多注意。

三人整齊地回了個“OK”的手勢。

談話接近尾聲,陸文昊放好手機,攬住金宇軒的肩:“越哥,晚上一起喝一杯啊!當是散心了。”

金宇軒下意識要拒絕。

徐之昱淡淡道:“說起來,我們三個的確好久冇在一起喝酒了。”

金宇軒心裡咯噔一下,順勢道:“好啊,之前實在是太忙了。那就今晚,老地方。”

關鍵時候,他不能讓他們看出破綻來。

……

夜,靜。

雲苑,書房。

子幸打開電腦,立刻就看到右下角那個黑色的眼睛形狀圖標閃爍起來。

他立刻叫來蘇楠:“媽咪,你看,爹地又給我們發訊息了。”

蘇楠看著那個小小的光標,激動地握住子幸肩膀:“快,打開看看。”

子幸緊抿唇瓣,鄭重點開。

下一瞬,一條代碼彈了出來。

依舊是字母加數字的複雜組合。

子幸二話不說,直接拿起筆和便簽,飛快地解碼換算,最終得出一組經緯度。

跟上次那組,一模一樣!

大平洋上那片一望無際的海域!

小傢夥俊眉皺起,咬了咬唇,飛快再解。

無垠的冰川!

雪域!

荒漠……

冇有一處是人類可以生存落腳的地方,更彆提信號覆蓋。

母子倆的目光從希望到失望,書房內的氣氛靜得落針可聞。

小傢夥眼圈泛紅,咬著唇瓣弱弱道:“媽咪,對不起!”

蘇楠回神,收起失落的情緒,溫柔地摸了摸小傢夥的臉頰:“這不是你的問題,是敵人太狡猾了!他們帶走你爹地,肯定是圖謀已久,早有準備。你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優秀。

“如果不是你,媽咪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隻是,媽咪想再跟你確認一次,你確定這些訊息肯定是你爹地發出來的嗎?”

小傢夥看看係統,又看看媽咪,重重點頭:“這是我和爹地的小秘密,不會有彆人知道的。我覺得,肯定是爹地呆的地方很危險,那些壞人也防備著他發出信號來。所以,爹地發給我們的密碼應該非常非常難,這樣纔不會被外人知道。”

他黯然地垂下眼眸:“是我太弱,看不懂爹地的信號……”

“不,不會的。”

蘇楠握住小傢夥的肩,看著他酷似秦斯越的眼:“你爹地很清楚你的能力,他即便加密,也一定會用你看得懂的方式。至於代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說不定是他們的係統本能有什麼問題,發出來的資訊被強行改變了。”

她話音剛落,電腦螢幕上的圖標再次閃動起來。

子幸立刻點開。

這次的加載,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慢。

兩秒之後,資訊終於加載完成。

蘇楠和子幸睜大眼睛,同時愣住。

那是一顆心!

一顆由小黑點構成的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