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幸回神,激動地握住蘇楠的手:“媽咪,這一定是爹地發來的,是他發給你的。”

蘇楠眼眶溫熱,喉嚨中泛起酸澀。

她用力回握住小傢夥的手,重重點頭:“是,這肯定是你爹地發給我們的。”

雖然之前已經猜到是秦斯越,但知道這一刻,他們才真正確信!

蘇楠一把將子幸抱進懷裡,母子倆緊緊相擁。

他們心連著心,聽著彼此激動的心跳,再看向電腦螢幕上那顆心時,彷彿那顆心也代表著秦斯越,跟他們一起跳動起來。

突然,子幸眨巴了下眼睛,輕輕推開媽咪,將小臉整個湊到螢幕前。

“媽咪,你看,這些不是小黑點,裡麵有數字。”他激動道。

同時滾動鼠標,將圖形放大、放大、再放大!

蘇楠立刻湊上去。

小黑點已經很清晰,是美術字體的250。

因為剛纔顯示的比例太小,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的小黑點。

蘇楠擰眉,疑惑道:“為什麼是250?250在你們的專業領域有什麼說法嗎?”

子幸皺著小眉頭,搖搖頭:“冇有,250就是250。而且,這個圖案明顯是爹地想向你表白,他應該用520啊?”

蘇楠想了想:“是不是他怕被髮現,故意這樣寫的?”

小傢夥眸子一亮,興奮道:“我知道了!爹地發來的就是520,隻是到了我們這邊就變成了250!應該是那些壞人給係統設置了防禦加密,不管爹地發什麼資訊出來,都會被打亂順序重新組合。”

“所以,我們之前收到那兩條,順序也完全被打亂了?”

“恩,肯定是這樣。”小傢夥重重點頭:“之前的代碼包含著數字和字母,而且比較長。經過打亂之後,錯誤的排列組合就更多,我們很難看出問題。但現在,隻有簡單的三個數字,我們就很容易發現規律了。”

他深邃的眼眸晶亮,閃爍著欣喜聰慧的光芒:“媽咪,爹地應該也是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才藉著跟你表白,發這組數字來提醒我們。隻要我們找到其中的規律,就能破解出爹地想告訴我們的正確資訊了。”

“太好了!”蘇楠激動掩麵,迅速擦掉眼角的淚水。

她不想給兒子太大壓力,努力控製住情緒:“寶貝,那接下來又要辛苦你,試著找到其中的規律了。”

“恩。”小傢夥興奮地揚起小下巴:“媽咪,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他說完,立刻低下頭將兩次的代碼放在一起,數著數位做了個對比。

“媽咪,這兩組代碼都比較長,可能會拆解出上百萬數列組合。”

“這麼多?”蘇楠愣住,秀眉緊擰:“那些人也太陰險了!”

“沒關係,我們現在有方向總比什麼都不知道好。”

小傢夥抬起頭,稚嫩的小臉上閃耀著自信的光:“我可以寫個小程式讓電腦幫我算,隻是運行上可能需要時間。不過,我也不會坐以待斃的。我會儘快想出辦法給爹地回信,讓他到時候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發給我們,或者用儘量簡單的數字組合,應該就可以避免這個問題了。”

“寶貝,你真是太棒了!”

蘇楠感動地抱了抱小傢夥:“可是,我們現在還冇有找到給你爹地回信的辦法……”

“放心,都交給我。”小傢夥拉著她的手,煞有介事地拍了拍:“我已經長大了,是家裡的男子漢,我會保護你們的。”

看著他那副小大人的模樣,蘇楠心裡又暖又酸:“這樣,你會不會太辛苦?媽咪找人幫你,好不好?”

徐少和陸少說那個周柯信得過,或許可以將這個係統也交給他?

子幸毫不猶豫地搖頭,雙眸熠熠生輝:“不,媽咪,這是我和爹地的戰場。你相信我,我們能做到。”

他給了媽咪一個鄭重堅定地眼神,轉頭飛快在鍵盤上操作起來。

那白嫩嫩的小手指彷彿蘊藏著無限力量,每一下都那麼果斷有力。

蘇楠看著小傢夥的側臉,看著他專注的神情和酷似阿越的眉眼,抬手輕輕地按了按心口。

阿越,你感覺到了嗎?

我們的小傢夥長大了。

他不但五官容貌像你,行事作風也像你,連工作起來的樣子都像你!

她閉了閉眼,腦海中閃過秦斯越坐在電腦前麵,努力工作,伺機給他們發送信號的樣子,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意。

有你們父子倆一起努力,我們一家人一定能很快團聚的!

蘇楠靜了靜,收拾心情,將這個好訊息分享到四人小群。

L8會所,V99包間。

徐之昱和陸文昊的手機同時響起。

還好,他們都調了震動。

陸文昊放下酒杯,隨手點開。

在看清內容是,唇角抑製不住地勾了起來。

他飛快在群裡回覆:不愧是我越哥,狗糧都撒得這麼有技術含量。

徐之昱看了眼手機,眉眼也不自覺彎了起來。

金宇軒抿著杯裡的酒,瞥見兩人的神色,立刻朝陸文昊靠了過去:“看什麼呢,這麼高興?”

“當然是約妹子啊!”陸文昊嬉笑著,迅速按掉螢幕。

金宇軒眸光一凜:“需要這麼防著我?”

聽出他語氣不善,陸文昊尷尬愣住。

徐之昱輕笑,像是習以為常道:“不防你防誰?你自己魅力有多大自己不知道嗎?凡是有你在的場合,美女的目光可都在你身上。”

恰到好處的彩虹屁,瞬間然金宇軒放下警惕,沾沾自喜起來。

他傲嬌地勾唇:“哪有那麼誇張,這些年追你們倆的人也不少?不過是你們自己看不上罷了。”

“可比起追你那些,素質簡直不要差太多。”陸文昊暗鬆口氣,端起酒杯,岔開話題:“來,今晚不談妹子,隻有兄弟。”

徐之昱順勢端起杯子:“好,今晚隻為兄弟!”

說話間,他和陸文昊交換了個眼神,兩人心照不宣地勾了勾唇。

雖然之前得到訊息,他們已經猜到秦斯越冇事。

可直到這一刻,他們纔算是真正完全放下心來。

若非情況可控,他不會這樣大膽表白,撩撥蘇楠。

否則一旦他出現意外,隻會讓家裡人擔憂難過,甚至崩潰。

擔憂放下,兩人的心情格外放鬆。

金宇軒卻是一直悶悶不樂,即便他們不勸,也自己喝個不停。

想來是惦記著跟蔣丞彬之間的交易。

正如蘇楠的推測,他是真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