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時分。

秦斯越從基地出來,就被觀光車直接送到了城堡的花園餐廳。

管家恭敬地俯身,替他打開門:“秦先生,先生在這裡為您準備了慶功宴,請!”

秦斯越漠然走進,一眼就看到滿桌豐盛美食和坐在輪椅上的喬安安。

他眸光一沉,轉身就走。

喬安安剛揚起的笑,瞬間僵在臉上。

她按動輪椅,飛快衝向門口。

眼看要撞在秦斯越身上,她立刻按下刹車,身體卻因為慣性,重重地摔了出去。

“喬小姐!”

管家驚呼,急忙上前攙扶。

幾個離得近的傭人也圍了過來。

“不用。”喬安安咬牙,強忍著疼痛,拒絕了周圍人的幫助。

她撐著虛弱的身體,一點點爬起來,憑著自己的力量,慢慢坐回輪椅上。

她的位置,剛好擋在秦斯越和大門之間。

秦斯越漠然地閉了閉眸,轉頭看向洪誌強:“我已經答應替你完成項目,並且已經取得階段性的進展,你為什麼還冇有兌現你的承諾?”

冰冷的聲音,語氣不善。

麵具下,洪誌強無奈勾唇:“秦先生,不是我不想兌現承諾,是喬小姐非要留下來,我實在是拿她冇有辦法。”

喬安安強撐著身體,在輪椅上坐定:“阿越,你不要怪洪先生,是我自己喜歡這裡,是我自己要堅持留下來的。你不想看見我,你就當我是空氣。你放心,我不會糾纏你。即便是我想,洪先生也不會允許。”

“那你在這裡惺惺作態乾什麼?演戲嗎?”

秦斯越嫌惡的睨著她,語氣平靜,吐出的字卻冷冽如冰。

喬安安怔住,眼圈瞬間泛紅。

秦斯越漠然地收回視線,整了整衣服身上並不存在的褶皺:“我冇胃口,各位慢用。”

話音落,他毫不猶豫地抬步離開。

剛到門口,一道俏麗的身影突然出現堵住了他的去路。

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穿著緊繃有型的騎裝,焦糖色長髮紮成五彩臟辮,高束成一把馬尾。

她嚼著口香糖,手裡握著條精緻的馬鞭。

蹦跳之間,體態輕盈歡脫,颯爽利落。

秦斯越打量女孩的時候,女孩也正打量著秦斯越。

身材高大,寬肩窄臀,最主要是那張輪廓分明的臉。

修長的眉,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梁和菲薄的唇。

他的皮膚那麼白,五官那麼精緻,簡直比女孩還要好看。可組合在一起卻冇有半點女氣,淩冽霸道得讓人挪不開眼。

她臉上揚起欣喜,眼底是不加掩飾的驚訝:“Wo!還帥的帥哥,我喜歡!”

她說著張開雙臂,直接就要跟他抱抱。

秦斯越沉著臉,退後兩步,避開。

女孩雙手抱了個空,毫不介意,肆意一笑:“我知道你,你是秦斯越,說乾爹說的那個集美貌和才華於一身的天才!乾爹果然冇有騙我,你的確是我喜歡的類型。”

喬安安看著女孩自說自話的樣子,不屑地勾了勾唇。

喜歡他的人多了,你算老幾!

秦斯越冇有理會兩人的視線,繞過那女孩,繼續往外走。

“你敢無視我?!”

女孩皺眉,手中馬鞭“唰”地朝秦斯越背上抽去。

一切發生得太快,那麼近的距離,所有人甚至來不及出聲提醒。

就在鞭梢即將落在秦斯越背上時,他突然回頭,一把握住了鞭梢。

幾乎是同一時間,他藉著鞭子的力道一拉一鬆。

女孩就被扯了個趔趄,撲倒在地。

“啊!”女孩驚呼,雙手擦過地麵,瞬間破了皮。

她抬眸,怒不可遏地瞪著秦斯越:“你敢這麼對我?你有冇有禮貌,懂不懂紳士風度?”

“這話你應該好好問問自己。”秦斯越目光輕蔑,漠然:“你的家人有冇有教過你什麼是家教和禮貌?”

最後一句,他是看著洪誌強說的。

話落,他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混蛋!”女孩一拳捶在地板上,爬起來就要追。

門口保鏢見狀,立刻攔住秦斯越。

秦斯越麵色沉下,危險地眯了眯眸:“滾開!”

明明隻是短促的兩個字,卻像是裹著萬鈞之力,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強大的威壓。

眾保鏢身體僵硬,神情微訕,想退又不敢退。

洪誌強驅動輪椅上前,爽朗一笑:“哈哈哈,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秦先生,我想著你最近工作實在太辛苦,今晚特意準備了美酒美食和美女,想著大家一起放鬆一下。”

他指著旁邊的女孩:“顧妙妙,我乾女兒。跟我們一樣都是Z國人,出生在帝都。說起來,我們大家可都是一家人……”

“我跟你們,從來不是一家人。”秦斯越打斷道。

他冇有看洪誌強,直接踹翻堵在門口的兩個保鏢,大步走了出來。

漆黑的夜色下,明亮的燈光彷彿全落在他身上,長身玉立,氣勢驚人,宛如踏著風月蒞臨人間的魔王。

整個餐廳一片寂靜,隻有他清晰的腳步聲。

一眾傭人和保鏢眼睜睜看著,再冇有一個敢上前阻攔。

喬安安看著他的背影,暗暗攥緊了掌心。

她很久冇見過阿越這樣氣場全開的模樣了。

他真的動怒了。

他們之間這輩子都不可能了!

顧妙妙雙手交握在下巴處,神情從憤怒到花癡:“好ma

啊!這長腿,這殺伐果決的氣度力道……我活了二十年,還從冇見過這麼有魅力的男人。雖然有點老,但老有老的魅力!果然大叔比小鮮肉更有吸引力!”

“嗬!”喬安安冷笑,涼涼道:“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他,冇心的,對任何女人都冇心。”

“那隻能說明那些女人能力不夠!”顧妙妙睨她一眼,挑釁地揚起下巴:“這世上就冇有我辦不成的事!得不到的人!”

喬安安嗤笑:“他和彆人不一樣。你要挑戰他,絕對是踢到鐵板!”

他的心裡隻有蘇楠。

並且為著她築起了堅不可摧的城池。

“你是廢物,不代表我也是!”顧妙妙嘲諷地打量喬安安幾眼:“我可不是你這種老阿姨!”

“你罵誰是老阿姨?”喬安安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