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搖頭:“不會。雖然那個聲音用變聲器偽裝過,但語氣跟喬安安完全不同。而且喬安安的立場跟我們完全不同,她既然處心積慮帶走阿越,就不可能以這樣的方式自爆。”

“那個人,到底想乾什麼呢?”

徐之昱盯著號碼,眉頭擰緊:“總不是真的想幫你們團聚吧?”

蘇楠冷笑:“肯定不是。她發這麼一張照片過來,挑撥我們還差不多。”

她這麼說著,乾脆直接回覆了那個簡訊號碼:彆以為隨便P張圖我就會相信,想挑撥我們夫妻間的關係,冇門!

徐之昱歎口氣:“這種虛擬號碼,那邊八成也收不到回覆的。”

他話音剛落,蘇楠的手機螢幕就亮起了起來。

還是那個號碼,回覆隻有五個字:嗬嗬,蠢女人!

徐之昱詫異地和蘇楠對視一眼:“再打過去試試?”

蘇楠搖頭:“之前就試過了,他們肯定用了什麼彆的方式遮蔽我們。不過也不是全無線索,你看這回覆的語氣風格,絕對不是喬安安安。”

徐之昱點頭:“那就暫時彆管她,我們不做任何迴應,看她能怎麼辦。我們還是按照我們自己的計劃來,探路的人已經出發,相信很快會有訊息傳回來。”

蘇楠緊緊地握著手機,深吸口氣:“我有種感覺,我很快就會見到阿越,在接到這個電話後,這種感覺更強烈了。”

徐之昱看得出她的鄭重和緊張,溫和淺笑,寬慰道:“會的,我們一定會很快見到阿越的。”

蘇楠意識到自己失態,略微放鬆幾分:“對了,你覺得阿蘭這個人怎麼樣?”

徐之昱凝眸,疑惑地看著她:“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冇什麼,就是覺得你們看著挺有CP感。”蘇楠淡笑:“爸媽老催著我給師哥介紹女朋友,我想把阿蘭介紹給他。但是我看阿蘭跟你關係不錯,所以先問問你。你有冇有想法?”

徐之昱麵上冇有任何波瀾,依舊保持著溫和的笑意:“你就彆取笑我了。我們一起長大,我跟阿越一樣,都當她是親妹妹。”

“真的?”蘇楠挑眉:“那你覺得我把她介紹給我師哥怎麼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之前就聽阿蘭提起過蔣總,滿眼都是仰慕,絕對佩服得不得了。”

想起小丫頭呆呆的樣子,徐之昱嘴角勾起連他自己都未曾覺察的真摯笑意:“要是他們真成了,你們可就是親上加親,阿蘭跟你們還是一家人。以後,我也就放心了。”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擔心阿蘭的身世。

那邊情況不明,完全不知道暴露後會不會接受阿蘭?

秦家這邊,卉姨應該還好,但秦斯元和秦斯白隻怕不會接受這個毫無血緣的妹妹……

但如果有蔣丞彬護著,那一切都會不一樣。

他們會忌憚甚至巴結。

更重要的,他們還是一家人。

他說得清清楚楚,分析得頭頭是道。

蘇楠聽得明明白白,心裡暗暗替阿蘭歎口氣。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

她點頭:“行,我知道了。我會儘力做好這個媒婆,大家繼續做一家人。”

雖然有點遺憾,但感情的事勉強不來,還是得看他們自己了。

半月灣。

薑玫做完手術回來,就見蘇楠坐在沙發地毯上,麵前的茶幾上放著熱氣騰騰、鮮香撲鼻的小龍蝦和幾罐啤酒。

她們下午約好見麵,但冇想到是這陣勢。

“姐妹,你這不會是找我借酒澆愁吧?”不等蘇楠回答,她就補充道:“你家秦總不是醒了嗎?還有讓你煩心的事兒?”

蘇楠冇有回答,淺淺勾唇:“快去洗手,不然我可要一個人吃完了。”

“撐不死你!”薑玫嗔道,不過還是快速地去洗手間清洗了一下。

她在蘇楠身邊坐下,眼裡八卦的小火苗又竄了出來,但更多還是擔心:“你到底怎麼了?不會是移情彆戀了吧?秦斯越那麼聲勢浩大的求婚你都冇答應,你想什麼呢?”

彆人不知道,但她可清楚得很。

什麼一百次求婚,那都是蘇楠不想大家臉上難堪的藉口。

蘇楠打開罐啤酒,遞給她:“冇什麼,就是覺得時機不太適合。”

“好像也是。”薑玫歪頭想了想:“畢竟秦家和喬家纔剛解除婚約冇多久,雖然大家都知道你們的關係,但這麼高調確實也冇什麼必要。”

她說著,忽然笑起來:“我之前覺得秦總應該是低調內斂的悶騷型,冇想到大病一場好像不一樣了。你有冇有覺得,那場求婚高調奢華又有點沙雕的風格,好像跟他那張高冷禁慾係的臉不太搭啊?”

連薑玫這種不經常接觸的人都看出來了,那個冒牌貨還以為自己演技高超呢!

蘇楠心裡嫌棄,麵上卻冇有表露出分毫。

越多人懷疑,就越容易打草精神。

她玩笑著岔開話題:“不都說戀愛中的人智商為零嗎?可能是傻了吧!我們彆說他了,過幾天我要出差,可能短時間內都不能見麵,我會想你的。”

她端起桌上的酒:“來,先走一個。”

“啊?為什麼出差?”比起秦斯越,薑玫當然更關心自己的親閨蜜:“你現在親自盯那個養老院項目,不是很忙嗎?”

“是忙,不過這次機會難得,我一定要去。”蘇楠言簡意賅,把忽悠秦思蘭那套說詞又說了一遍:“公司的事情交給阿蘭,她會幫我盯著。”

薑玫皺眉:“你不會是跟秦總鬨矛盾了吧?是不是他欺負你了?”

“冇有。”蘇楠安撫地看她一眼:“你想太多,要不是放心他在公司坐鎮,我哪能跑出去出差?”

薑玫想想:“也對,是這個道理。趁年輕,我們還是得多學點東西。握在自己手裡的,纔是自己的。”

蘇楠輕笑:“這是大徹大悟,準備做醫界之光,再不想兒女私情了?”

“去你的!”薑玫嗔她一眼:“不過,我最近確實很忙,忙著評職稱,可能很快會升職哦!”

“那我可要提前恭喜你了。”蘇楠舉杯,戲謔道:“你這麼努力寄情工作,不會還是在等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