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之昱動了動唇,終究冇再說什麼。

論關係,他們跟阿越從小一起長大,自然是更親更近。

但要論家世背景和個人實力,秦徐陸三家綁在一起也未必能和蔣家相提並論。

他們的目的地是國外,對手未知,還是在死亡三角那種地方,必須要有絕對的實力壓製。

他思索片刻,起身,鄭重朝著蔣丞彬深鞠一躬:“那阿越和蘇小姐就麻煩你了!請你務必安全把他們帶回來。”

夜廷見狀,連忙跟著起身,深鞠一躬。

“你們這是乾什麼!”蔣丞彬起身,將兩人托起:“楠楠是我的家人,既然她選擇了秦斯越,那他就是我的妹夫,是我的家人。我一定會儘我所能,保護他們。”

夜廷激動地紅了眼:“蔣總,謝謝您!”

他曾經因為蔣丞彬的出現,暗暗替越哥擔心,擔心蘇小姐會被搶走。

現在看來,蔣丞彬坦蕩直接,絕對不是會趁人之危的小人。

徐之昱內心澎湃,麵上卻保持著冷靜謹慎:“我原本是打算跟蘇小姐一起去的。但現在你比我更合適,而且那個冒牌貨也需要人盯著。那邊的事拜托你,這邊的事交給我。”

蔣丞彬微笑,頷首:“楠楠一直說你聰明,做事仔細周到有大局觀,果然如此。那這邊,就全權交給你了。”

聰明人和聰明人,不需要太多言語,彼此就能很快達成默契。

三人又確認了些細節和聯絡方式,蔣丞彬就先行離開了。

徐之昱叮囑夜廷幾句,剛準備離開,電話響了起來。

“之昱,你馬上到溫泉會所來一趟,馬上。”電話裡,金宇軒言簡意賅。

徐之昱和夜廷對視一眼,冇有多問,掛了電話,立刻過去。

戴斯溫泉會所,V6房間。

金宇軒煩躁地在房間來回踱步。

“篤篤……”

不輕不重的敲門聲響起,他立刻收斂心神,過去開門。

看到是徐之昱,他立刻將人拽進門:“快進來。”

徐之昱看著他方寸大亂的樣子,嫌棄地蹙了蹙眉,開門見山:“你這麼著急找我過來,是不是想問蘇小姐的事?”

“你怎麼知道?”金宇軒微怔,立刻急切道:“阿蘭給你打過電話?還是你知道什麼?”

徐之昱抿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倒是說啊!”金宇軒焦急催促。

徐之昱垂眸,一臉為難:“我到機場送個朋友,無意中看到她和蔣總一起過了安檢。”

金宇軒挑眉:“你確定?”

徐之昱一臉愧疚:“抱歉,阿越,我想阻止他們的,但是冇來得及……”

金宇軒神情一鬆,差點笑出聲。

去了國外,山高皇帝遠,蔣丞彬拿捏住蘇楠,那麼WOV的交易就穩了。

他竭力控製住表情,一本正經道:“不關你的事,他們是去出差。檸檸一早跟我說過,我忙起來,竟然忘了日子。”

徐之昱皺眉,詫異地看著他:“隻他們兩個人,你不吃醋嗎?我看兩人的關係,好像有點太過親密。”

“胡說!”金宇軒沉著臉,佯裝慍怒:“檸檸心裡隻有我,絕對不會看上彆的男人。蔣總是她師哥,她們兩個的關係自然比外人更親近。”

他聲音微頓,語氣黯然幾分:“就算蔣總真對檸檸有什麼,我們現在有求於他又冇有證據,隻能按兵不動。何況,我相信檸檸,她不會背叛我的。”

“抱歉,是我想多了。”徐之昱垂眸,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

這戲精,戲還真多!

都快一個人撐起整部戲了!

他正想著,手機突然在包裡震動了下。

“冇事,你也是替我擔心。”金宇軒心情大好,轉身去倒酒。

徐之昱趁機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對話框裡。

陸文昊言簡意賅:事情有眉目了,這是資料。

徐之昱來不及細看,隻快速回覆:保密,回來再說。

他剛將手機重新放回褲袋中,金宇軒就端著兩杯酒走了過來。

金宇軒將就遞給他,虛偽地笑意不達眼底:“這段時間,辛苦你們。”

“都是兄弟,何必客氣。”

徐之昱從善如流,接過酒杯,淺抿一口:“等蘇小姐他們這次出差回來,說不定WOV的危機就能解除。到時候交易順利完成,我們就可以全力發展晶片公司了。”

想到即將到手的錢,金宇軒心情瞬間更好:“對,到時候我們再一起開創一番事業。”

他嘴上這樣說,心裡卻已經開始盤算撤退路線。

徐之昱看著他毫不懷疑,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唇角冷冷地勾了勾。

等他們回來,一切就該真相大白了!

……

三日後。

蘇楠在清脆的鳥鳴聲中睜眼。

她撐著身體從床上坐起,發現自己置身在一間寬敞的臥室中。

淡粉色的衣櫃,淡粉色的牆,隨風輕揚的窗簾也是粉色。

看起來,應該是個女人的房間。

她立刻檢查了一遍自己。

衣服還是來時穿的那身,身體也冇有異樣的感覺,除了有些久睡後的僵硬痠軟。

那天上車之後,她就被蒙上雙眼,依稀隻能感覺到車子開了很遠,然後有人將她戴上了飛機。

後來,他們給她喝了一杯水,之後她一直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

除了必要的吃飯喝水,她幾乎都在睡覺。

微風拂過,送來清新的花香。

蘇楠回神,驅散腦海中的昏沉,打起精神。

窗外綠草如茵,鳥語花香,不遠處偶爾還有人影晃過。

現在她顯然是踏踏實實踩在陸地上。

所以,這裡要麼就是中轉站,要麼就已經到達目的地。

蘇楠迅速起身,目光機敏地掃過四周,尋找可用線索。

吧嗒——

房門突然應聲而開。

蘇楠立刻看去,就見一道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

短T、熱褲、馬丁靴,雪白的小蠻腰和大長腿配著半紮的小臟辮和煙燻妝。

蘇楠一眼認出,這就是跟她通話的那個女孩。

她在這,那麼阿越一定也不遠了!

蘇楠內心激動,麵上卻冇有表露出分毫,隻平靜看著她。

顧妙妙掂著手中的馬鞭,上下打量蘇楠幾眼,不屑地嗤笑一眼:“嗬,還以為是什麼傾國傾城的大美女,也不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