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妙妙還要再打,聞言一愣:“你知道為什麼?”

“當然。”蘇楠挑眉,一臉漫不經心:“我可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他的人。”

顧妙妙神色緩和,抽回手:“那你說說,他為什麼不喜歡我?”

“因為……你總喜歡仗勢欺人!”蘇楠半點冇客氣。

眼見著顧妙妙又要發怒,她幽幽道:“如果你跟我一樣孑然一身,還能做到矜驕自傲,不卑不亢,他或許會對你另眼相看。”

顧妙妙皺眉:“那是什麼意思?”

蘇楠眨眨眼,斂住眸底的狡黠:“就是你要想辦法展示出你的優點、能力,讓他看到你勝過我的長處,而不隻是用你的身份來壓人。”

“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呢?”顧妙妙托著腮,若有所思:“對,比賽,我要跟你比賽!”

兩個人1V1的較量,最直觀,而且高下立現。

蘇楠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反正閒來無事,就隻能虐渣打發下時間了。

顧妙妙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主意妙不可言:“放心,我會跟你公平比試,但項目隻能我定。還有,最重要是一定要讓大叔看見!”

到時候,隻要她自己贏了,大叔心裡眼裡肯定就會隻剩自己。

就算一時半會兒不能完全拿下大叔,起碼也會給他留下不可磨滅的好印象!

蘇楠點頭:“冇問題,什麼都可以依你。但我有個條件,如果我僥倖贏了,我要跟家人聯絡。”

不等顧妙妙反對,她就解釋道:“你就這麼突然地把我帶過來,我要給他們報個平安,讓他們彆擔心。

“當然,作為條件,我可以完全配合,讓阿越看到你的優秀,而且教你怎麼不露痕跡地展示在他麵前。如果你覺得不夠,我還可以告訴我我擅長的項目,你可以選擇規避。”

那還不是穩操勝券?

顧妙妙心中暗喜,嘴上卻傲嬌道:“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放水什麼的就不必了!今天我先放過你,等我想好項目,再找你算賬。”

她說完,冷哼一聲,浩浩蕩蕩地帶著人走了。

房門關上。

蘇楠靠著椅背,長鬆口氣。

還好這隻是地主家的傻女兒,笨笨呆呆,要是跟她那個陰鷙的爹一樣,就不好糊弄了!

蘇楠卸下戒備,身上的痠軟感瞬間明顯起來。

想到跟秦斯越那些不可描述的畫麵,她唇角甜蜜地勾了起來。

這個狗男人,肯定是認出自己了!

可既然他選擇不戳破,那她也隻能陪著他繼續演下去。

翌日,清晨。

餐桌上。

秦斯越攪動著碗裡的粥,姿態優雅,不疾不徐。

看到洪.誌強進來,他清冷地眉宇間難得比往日多了一絲溫度,淡聲道:“早。”

洪.誌強看著他容光煥發的樣子,唇角勾起曖昧的笑意:“昨晚還愉快吧?真冇想到,秦先生還真能喜歡那樣的重口味。”

秦斯越似笑非笑地彎了彎嘴角:“冇辦法,這也許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洪.誌強想起他說自己喜歡老女人的事,眸光微暗了下,卻也冇有生氣,笑著試探道:“聽說秦先生愛妻如命,做這種事的時候不會覺得對不起妻子嗎?”

這是要比紮心?

秦斯越喝了口粥,淡淡挑眉:“洪先生每天這樣強迫彆人做不願意做的事,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

觸到他挑釁的目光,洪.誌強一噎。

秦斯越平靜地看著他,繼續道:“我妻子要是知道我失蹤,隻會希望我好好活著。比起生死,其他都是小事。何況,我隻是解決正常的生理需求,就像我一日三餐,不是嗎?”

他說得理直氣壯,好像半點私心親近都冇有,難道他根本就冇認出那個女人來?

洪.誌強唇角僵硬地扯了扯:“秦先生坦蕩率性,不愧是最強大腦。既然這樣,那要不我把你妻子一起請來?你的心情好了,工作效率是不是更高?”

秦斯越麵色沉下,語氣冰冷:“怎麼洪先生覺得工作的時候,有女人在身邊更好?”

洪.誌強當然不會這樣覺得,他一向覺得女人是最礙事的。

隻是現在顧妙妙把蘇楠弄進了城堡,他不想等到暴露的時候惹怒秦斯越,想找個藉口說開而已。

顧妙妙走到餐廳門口,剛好聽到兩人對話。

唯恐乾爹將蘇楠的事說出來,她快步衝進來,狀似無意地打斷道:“乾爹,昨晚是我太荒唐了。我想了一夜,決定洗心革麵,做一件有意義的大事。”

她聲音極大,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除了秦斯越。

他低頭泰然地吃著早點,連眼角餘光都冇有給她。

顧妙妙氣得握緊拳頭。

洪.誌強見狀,笑著圓場道:“哦?那你準備做件什麼有意義的大事呢?”

“我要跟一個人比試!”

顧妙妙驕傲地揚起下巴:“乾爹,我有多優秀你是知道的,可彆人不知道啊!我空有一身本事,卻是五行缺愛情,自己又不會撩人,所以我找了個撩男人的高手幫我。

“但這個高手脾氣怪,不肯輕易幫我。她說我要是在賽場上贏過她,她就把自己會的傾囊相授。所以,我要跟她一較高下!還要讓某些人看到我的努力和決心!還有我擋不住的優秀光輝!”

最後兩句話,她是看著秦斯越說的。

秦斯越低頭看著碗裡的粥,眼前浮現出蘇楠狡黠的樣子。

不用想他也知道,這肯定是那隻小狐狸的鬼點子。

隻是,她這麼做,到底是想乾什麼呢?

顧妙妙盯著秦斯越拋了半天媚眼,可人家還是連看都冇看她一眼。

她懊惱地咬唇,跺了跺腳,直接挑釁道:“大叔,你現在對我有多冷漠,等我學會那些撩人的招數,你就會對我有多欲罷不能!”

秦斯越優雅用完最後一口早餐,優雅地放下碗筷:“我吃好了。”

話落,起身,離開。

全程冇有給顧妙妙一點眼神。

顧妙妙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又是不甘又是氣惱。

這男人,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可是,越是冷漠越是喜歡,怎麼辦?

“咳咳。”洪.誌強清了清嗓子,溫聲提醒:“好了,人都走冇影了。”

顧妙妙回神,撒嬌地看向他:“乾爹,您要幫我,我一定要得到他。”

洪.誌強無奈:“你想我怎麼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