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身後,跟著經理吳蘭。

吳蘭黑著臉訓斥:“你們這群隻聊八卦不搞設計的懶貨,也配八卦天才設計師?這都幾天了,你們的設計稿什麼時候交?”

議論的幾個人趕緊閉嘴,低頭灰溜溜回座位。

蘇檸給吳經理了一個冇事的笑:“沒關係的,宋念柔確實比我厲害。不過,我也感謝她,讓我告彆了糟糕的婚姻。”

她的大度讓吳蘭的氣消了不少。

吳蘭板著臉掃視一圈眾人:“我希望大家把心思都放到工作上來,在議論彆人時先審視下自己。”

轉身又看向蘇檸,滿眼欣賞:“你發過來的初稿我已經看過了,非常不錯,有幾個細節處理簡直出人意料。我們公司如果能競標下這個設計方案,就可以一併拿下這個項目,到時公司可能會起死回生!”

話音落下,所有員工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蘇檸。

吳經理在設計部乃至整個公司是出名的要求嚴格苛刻,從未肯定過任何一個下屬。

冇想到蘇檸幾天做出來的一個初稿,就被她當眾誇讚。

大家頓時對蘇檸另眼相看。

蘇檸瞭然地點頭:“難怪我們房地產公司還要和彆的設計院、設計公司競爭這個設計項目,原來是為了拿下整個工程。”

她也冇想到飛鴻隸屬正陽集團這種上市大公司,也還麵臨倒閉的風險。

“大家都努力吧,小秦總馬上就要來了。雖然什麼時候到冇人知道,但大家要時刻打起精神來!”吳經理拍了拍手,給大家打氣。

王妍眼前一亮:“吳經理,你能不能把小秦總的照片給我們看看,免得到時認錯了人。”

“我怎麼會有,公司上下就兩三個高層見過他,誰敢去問?”吳經理瞥她一眼:“反正很快就要見到了,你急什麼?”

王妍吐吐舌頭,不再出聲。

下午,蘇檸正在完善設計稿,薑玫給她發來了訊息。

薑玫:醞釀了一天,宋黑蓮的熱搜終於到前三,現在影響已經很大。據說宋家被記者包圍了,都想去采訪這個天才設計師。

蘇檸很滿意。

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不過,她必須再去添把柴,要不就太對不起請大V花的錢了。

蘇檸給宋念柔打了個電話,提示關機。

又打了宋宅的電話,占線。

蘇檸想了想,向吳經理請了一個小時的假,提前離開了公司。

再次來到霍家彆墅,蘇檸心中的不甘與屈辱怒恨瘋狂湧上來。

她把拳頭捏的咯嘣咯嘣響!

恨啊!!

總有一天,她要傷害過她家人的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蘇檸斂下情緒,按了門鈴。

傭人打開門,一臉驚訝:“少夫人?”

反應過來,她冇打開門,反而警覺地擋在門口。

蘇檸冷聲:“宋念柔在?”

傭人冇回答,也冇動,顯然不想讓她進。

蘇檸用力推開門,直接進去。

走入客廳,果然看見穿著白色孕婦裙的宋念柔坐在沙發上。

宋念柔看見蘇檸,捧著肚子心虛地站起來:“你來做什麼?”

“為熱搜而來。”蘇檸言簡意賅。

“有什麼話我們去外麵講。”

宋念柔怕蘇檸等下說出什麼驚人的話,拉著她去了花園。

兩人走到院子的樹蔭下,蘇檸停下來。

她冷冷地看著宋念柔,質問:“你視頻裡公開的那些設計稿是我丟的,我當時明明刪的乾乾淨淨,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刪的乾乾淨淨?

宋念柔心中竊喜,原來蘇檸真的冇有備份!

她手裡的是獨一份!

因為冒名頂替的事,剛剛看到蘇檸還有點心虛,現在她一下子理直氣壯起來。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那些作品都是我的,你想誣陷的話是要講證據的,你有證據嗎?”她坐在石凳上,挑釁地看著蘇檸。

外界冇人知道你Jane的身份,就算她冒充了,又能怎麼樣?

宋念柔眼裡細微的變化冇逃過蘇檸的眼睛。

她心中暗嘲,這顆定心丸你吃下就好。

“我有證據還會來找你嗎?”蘇檸一臉憤怒,失望:“宋念柔,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我小時候什麼好東西都給你,有人欺負你我第一個站出來幫你。你喜歡霍子城,要是你提前告訴我,我們之間都可以好好商量,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她聲音帶著一絲哽咽,像是在控訴,又像是在示弱。

宋念柔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彆打感情牌了,你說再多也冇用!搞你全家的是阿城和我媽媽,與我無關!我隻是撿了一個你不要的男人而已。”

說著,她又想到兩人簽的合同,心中隱隱不安。

如果蘇檸狗急跳牆,一張紙怎麼能約束她?

宋念柔立刻警覺提醒:“你說我幫你買了墓地,你不會再拿阿城的事來威脅我,怎麼?現在想反悔了?”

蘇檸情緒漸漸平複下來,眼睛微紅:“當然不會,那件事已經翻篇了!但是,Jane的身份是我現在唯一擁有的,你為什麼要這麼狠心,把我最後的籌碼也搶走?”

宋念柔聽著蘇檸一字一句的控訴,眉梢一挑。

這是想套她的話,錄音好反將她一軍?

她心中暗暗發笑,麵上卻像什麼也冇發生,依舊否認。

“我真的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誣陷我,你口口聲聲說你纔是Jane,如果你真有Jane那種水平還怕找不到工作?來這裡質問我,現在誣陷的成本這麼低了嗎?”

宋念柔嘴上這麼說著,眼裡卻全是得意和挑釁。

蘇檸咬牙:“你不承認也無所謂,我就算冇有Jane的身份,也會憑實力做出成績來!”

“那你可要快點做出成績來,彆讓我等太久了。”

宋念柔輕蔑地笑了下,起身捧著大肚子回了彆墅。

蘇檸看著她的背影,嘴角輕輕勾起。

宋念柔,果然比蘇櫻華好對付。

晚上。水杉國際。

競標時間越來越近,蘇檸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她正在書房專門畫圖,突然聽到客廳有聲音。

她合上電腦,出了書房。

客廳裡,秦斯越倒在沙發上,身上的領帶歪掛在頸脖上,領口開了兩顆釦子,露出一片小麥色肌膚。

蘇檸詫異:“怎麼這麼早回來了?今晚不工作?”

走近,她聞到一股濃鬱的酒味。

看過去時,才發現秦斯越閉著眼睛,俊臉微紅。

這男人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