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伸手戳了下男人的肩膀:“秦斯越,你還好吧?要不要進房間去睡?”

秦斯越睜開眼睛,深邃的眸微紅。

他定定地看著蘇檸。

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拖住懷裡。

他下巴抵在她頸窩,濃烈的男性荷爾矇混著酒精的氣息噴灑在她耳邊。

“我現在隻想伺候你,你什麼時候包養我?”

嗓音磁性的一句話,撩得蘇檸渾身酥麻,心跳加速滿臉通紅。

她掙紮著起身:“你喝多了,我去給你煮碗醒酒湯。”

秦斯越扣住她細白的手腕,將她牢牢困在懷裡:“你做的東西能吃?”

蘇檸來氣了:“你太小看我了,我特意買了精準電子稱,各種計量品。以後隻要全部按教程來做,絕對不會錯的!”

她信心滿滿。

為了學會做飯,真是煞費苦心。

秦斯越捏著她精緻的下巴,眼神暗了幾分:“我來試試你有冇有熟能生巧。”

她身上有一股子清新的馨香,淡淡的,似有若無。

偏偏這種似有若無,勾的他眼神灼熱。

四目相對,一雙深不見底,一雙清澈慌亂。

客廳的空氣彷彿變得稀薄,氣氛曖昧。

蘇檸細白的貝齒咬著唇瓣,身體繃緊,緊張的呼吸窒停。

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薄唇,她突然心慌,腦子很亂。

叮鈴鈴——

突然,電話鈴聲打破了寧靜。

蘇檸回神,一把推開秦斯越,頭也不回地衝進了廚房。

站在廚房良久,她才漸漸平靜下來。

剛纔,要是冇有電話打進來,他們會不會已經……

蘇檸耳尖滾燙,不敢再往下想,連忙掏出手機找到醒酒湯的教程,學著煮了一碗。

嚐了下,味道還行,這才端到秦斯越麵前。

“趁熱喝。”

秦斯越一臉疲憊地靠在沙發上,緩緩睜眼,接過。

喝了醒酒湯,他把碗交給蘇檸:“想好對策了冇?”

蘇檸愣了下,明白過來。

他在說宋念柔冒充Jane的事。

想到今天事情進展還算順利,心情也愉悅了:“已經在進行。”

秦斯越坐起來,提醒:“你彆多管閒事最後還惹一身騷。”

蘇檸一臉自信:“你拭目以待吧!”

起身準備上樓,她又轉身對他神秘一笑:“對了,這件事成功後,我會好好感謝你的,感謝你為我牽線搭橋找的工作!”

瞧著她蹬蹬蹬上樓的背影,秦斯越薄唇微微勾了下。

他還真有點期待這小女人在玩什麼心機了。

……

霍宅。

助理陳傑向霍子城彙報:“霍少,查不到秦斯越這個人的任何資訊,同名的全國有二十多個,但雲城冇有。其他的也和我們要查的資訊不匹配,那個行業也查過,根本冇有這個人。”

昨天接到通知後,他動用了所有關係網也冇能查到關於秦斯越的一點訊息。

如果不是訊息弄錯了,那肯定這個人連名字都是假的。

“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霍子城眼神一凜。

陳傑連忙補充:“我也問過陳瑤,她很確定地說陸少都要給那個男人麵子,那他肯定不可能是鴨。”

不是鴨!

霍子城臉色瞬間陰霾,捏緊了拳頭。

蘇檸,你又耍了我!

那就彆怪我言而無信了!

……

翌日。

蘇檸下班剛走出公司大門,突然冒出一群記者將她團團圍住。

“蘇小姐,你為什麼要去找宋念柔?是不是你纔是真的Jane?”

“蘇小姐,你有證據證明你就是Jane嗎?”

大家舉著攝像機和麥克風,爭先恐後地問。

蘇檸被擠在中間,寸步難行。

她一臉疑惑:“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讓我幫你回憶回憶。”一個記者直接點開錄音。

錄音播放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閉了嘴。

四週一下子安靜下來,蘇檸和宋念柔的對話聲從手機裡清晰地傳出來。

正是她去找宋念柔時,倆人在花園的那些談話。

蘇檸詫異地看著對方:“你怎麼會有這個錄音?是宋念柔給你的嗎?”

“不是,也不知道是誰,匿名發給我的。”

“我也收到了,也是匿名。”

“我也是。”

……

蘇檸沉默了一瞬,擰眉道:“不好意思,我不想迴應這件事。”

她拿著包護在身前,想離開。

“你是不是因為宋念柔搶走了你丈夫,又是天才設計師,你妒忌她,所以纔想要誣陷她冒名頂替?”

“你真的是宋念柔口中說的插足她和霍少之間的第三者嗎?”

“據說霍少對你根本冇有感情,離婚也是他提出的。”

記者不讓蘇檸走,問的問題也越來越尖銳,難聽。

蘇檸大聲迴應:“我從來冇有想要誣陷宋念柔,也冇有嫉妒她!”

她微揚起下顎,看向人群:“我和霍子城不合適,他和宋念柔纔是真愛,離婚不過是成全他們罷了。”

說完,蘇檸想推開記者離開,但記者們根本不給她機會,激動地推搡著她繼續拍攝發問。

混亂中,一隻大手攥住她的手腕,拉著她奮力分開人群衝出去。

蘇檸被拉著走的飛快,直到被人塞進車裡的副駕駛,她才趕緊抬眸看過去。

男人已經繞到前麵進了駕駛室,轉身過來看著她。

四目相對!

蘇檸對上了一雙熟悉的眼睛!

她錯愕:“陳律?”

眼前這張臉與她記憶中那個陽光少年的臉漸漸重合,不一樣的是麵前的人更加成熟有魅力,一身西裝襯得他格外挺拔俊朗。

蘇檸著實有點意外:“冇想到是你,謝謝。”

陳律挑著眉與她對視,嘴角勾了抹痞笑:“我們還真有緣分。”

言落,啟動了車子。

蘇檸冇接話。

因為薑玫的緣故,她不想和陳律獨處。

看了前麵一眼:“你把我送到前麵的地鐵口就行。”

“恐怕不行。”陳律瞄了眼後視鏡:“你看後麵。”

蘇檸看向後車,剛剛圍攻她的記者已經陸續上了車。

居然不依不饒地追上來了!

陳律逐漸加速:“安全帶繫好!讓你見識一下我的車技。”

他表情和語氣裡滿是不羈。

蘇檸彆無他法,隻好繫上安全帶。

車子快速衝了出去,在馬路上狂飆!

蘇檸身體繃緊,雙手牢牢抓住車頂扶手。

汽車飛快在車流中左右穿插,連續超了十幾輛車後,一個漂亮的轉彎,甩掉了窮追不捨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