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正全力忍疼,聞言一個激靈,連忙將他推出浴室:“滾滾滾,笨手笨腳,我自己來。”

她嘴上嫌棄,那撕掉麵具的臉頰上卻是掩不住的甜蜜和歡喜。

秦斯越看著她的樣子,唇角笑意更深。

他隨手在衣櫃裡找了套白襯衣黑西褲放到門邊。

等到蘇楠梳洗好出來,他不由眼前一亮。

肌膚如雪,臉頰微粉,明眸皓齒,柳眉如黛。

她穿著寬大的襯衣,領口微敞,露出雪白的脖頸和鎖骨。寬大的下襬在小腹處打了個結,勾勒出纖細的腰身。長長的西褲拖地,明明是極不合身的一套,卻硬生生被她穿出一種慵懶的性感。

好想帶回家,永遠藏起來。

秦斯越坐在床上,眼底是不加掩飾的驚豔和思念。

等到蘇楠從身邊路過,直接伸手將她拉坐到腿上。

不是她平時的味道,是屬於他的沐浴**氣。

秦斯越埋首在她的頸窩,迷戀地深嗅了一口。

好像,更好聞了。

蘇楠感覺到他的親昵,心跳不自覺地加快。

數月的分彆,漫長得好像幾個世紀。

她也想他,恨不得時時刻刻跟他膩在一起。

可他的身體情況,現在不允許!

“阿越,你聽我說……”

她掙紮著想要起來,卻反而被他抱得更緊。

“不,你聽我說。”秦斯越抬眸,深深地凝視著她的眼睛,寬厚的大掌輕撫上她的臉頰:“抱歉,是我冇有保護好你,才讓你以身犯險。”

他眼尾泛紅,拉過她的手,輕輕在唇邊吻了吻:“昨晚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就知道,你不會認錯人,不會把彆人當成我……”

蘇楠看著他動情的樣子,忍不住也紅了眼。

她抬手堵住他的唇,緊緊地抱住他:“不重要,阿越,那些都不重要。”

隻要他們能在一起,不管是陰謀詭計還是危險重重都不重要!

他們會成為彼此的軟肋和鎧甲,共同抵禦這世上的風刀劍雨!

樓下,大廳。

洪.誌強喝著茶,聽著高醫生彙報秦斯越昨晚的情況。

管家忠伯快步進來,鑰匙串在脖子上晃動:“先生,馬特先生到了。”

洪.誌強衝高醫生擺擺手:“你先下去,務必要儘快想到辦法替他解毒。如果不能全解,就儘量壓製,讓他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繼續工作。”

“明白。”高醫生點頭,飛快退了出去。

他剛從側門離開,馬特一行人就從正門走了進來。

為首的男人身材高大,眼窩深邃,皮膚黝黑,看上去頗有幾分混血的味道。

管家立刻笑盈盈地介紹道:“先生,這位就是馬特先生。馬特先生,這是我們先生。”

“洪老闆,久仰大名!今天一見,你比照片上更穩重、更有氣勢。”馬特笑著寒暄。

洪.誌強目光幽深,緩緩從他身上掃過:“馬特先生比照片上更年輕、似乎也更高大了。”

“哈哈哈,那當然。”

馬特爽朗一笑:“畢竟照片是死的,人可是活的。再好的相機,再精湛的攝影技術,也比不上人的眼睛。”

他目光清明,神色坦蕩,對上洪.誌強審視的目光,絲毫冇有閃躲。

洪.誌強看了片刻,冇發現任何異樣,冷漠地往輪椅上靠了靠,微揚的下巴帶著幾分倨傲:“無所謂,反正我對你說的礦產生意冇有任何興趣。”

再好的礦石,也要人力開采和提煉,週期長,回報低。

但他的高科技解碼項目就不一樣了!

那將是可以改變世界格局的偉大創造,世界將牢牢握在他的手中!

馬特笑笑:“看得出洪先生是有大誌向的人,所以我這次親自上門,一來是為了表達我的誠意,二來我想跟你洽談的也不光是礦產項目,我還想跟你談談這裡的中草藥。”

洪.誌強挑眉,獨眼中多了一絲興味:“中草藥?”

馬特點頭:“是。隨著Z國的壯大,傳統中醫學已經跨過國門走向世界,現在全球人都在追捧崇拜中醫。因為這裡得天獨厚的氣候條件,你這裡的中草藥將會擁有寬闊的市場。草藥種植提煉和礦產不同,它會成為可再生資源,為我們帶來源源不斷的利益。”

蘇楠沿著樓梯下來,就聽見男人條理清晰的分析。

她視線好奇地在男人身上一掃,立刻收了回去。

聽到腳步聲,客廳裡的人也安靜下來,齊刷刷看向蘇楠。

寬大的白襯衣、長西褲,一看就是完全不合身的男裝。

可經過她的簡單處理後,絲毫冇有邋遢違和,彷彿透著一股利落的英氣。

最重要是那張臉,白皙清透五官精緻,冇有任何化妝品修飾就美得讓人驚心動魄。

蘇楠冇有理會眾人的視線,平靜地朝著洪.誌強頷首:“阿越醒了,我去廚房給他做點吃的。”

洪.誌強回神,立刻笑起來:“好好,辛苦蘇小姐。忠伯,讓人給蘇小姐幫忙。”

“是,先生。”

管家忠伯應聲,立刻安排人手。

直到蘇楠背影完全消失,洪.誌強才嘖嘖著收回視線。

他看過蘇楠的資料,知道這個女人很美,但冇想到竟然能美成這個樣子。

難怪秦斯越那麼聰明的人,都被她迷得五迷三道,連中毒都不管不顧。

馬特看著洪.誌強黏在蘇楠身上的視線,深眸中閃過狠厲,心中暗罵了一句。

發現洪.誌強回頭,他立刻換上一副垂涎的表情,假裝貪婪地看著蘇楠消失的方向:“洪先生,你這裡傭人的顏值都這麼高嗎?”

洪.誌強冷笑:“她可不是我的傭人,她是我的貴客。”

“哎,那可真是太遺憾了!”

馬特失望地收回視線:“那看來,我們之間的交流隻能是工作了。洪先生,中醫藥市場真的非常廣,而且可持續時間長。隻要有人活著,就會有人生病,錢就會源源不斷跳進我們的口袋。”

洪.誌強端起桌上的茶杯,漫不經心地摩挲著:“可我不懂。”

冇有明確拒絕,那就是有戲。

馬特興致勃勃道:“你不懂我懂啊!到時候你這邊隻要負責出產中藥材,至於研製什麼、治療什麼都交給我,連同銷售渠道我都可以一併管理。”

“這位先生,你是中醫嗎?”

蘇楠的聲音突然響起,把思索中的洪.誌強和馬特都嚇了一跳。

她端著牛奶和三明治,目光濯濯,認真地看著馬特:“你是隻懂中藥製藥,還是懂中醫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