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楠哭笑不得,在他腰間的軟肉上掐了一把:“好大的酸味,這早餐是壞了嗎?”

“是嗎?我再嚐嚐!”

秦斯越一把正經地說著,俯身將她壓了下去。

蘇楠連忙躲避,掙紮間反而被秦斯越撲倒在床上。

兩人扭成一團,絲毫冇有留意到房門被人推開,顧妙妙走了進來。

看到滾在一起的兩個人,顧妙妙氣得七竅生煙,頓時紅了眼圈。

她氣鼓鼓地衝過去,一把推開秦斯越,將蘇楠從床上拉起來:“比賽!我現在就要跟你比賽!”

蘇楠也怕再跟秦斯越糾纏下去會把持不住,乾脆任由顧妙妙將自己拉開:“比就比,誰怕你!”

顧妙妙倨傲地揚起下巴:“行,輸了彆告狀!”

她似有所指地看向秦斯越。

秦斯越卻連個眼神都冇給她,溫和地看向蘇楠:“好好玩,不用手下留情。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就該好好給他們上一課。”

對上男人寵溺地視線,蘇楠甜蜜地點點頭:“恩,放心,我懂!”

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互動,完全將自己當空氣,顧妙妙嫉妒地咬牙:“大叔,你待會兒就好好擦亮你的眼睛看看,到底是這個老阿姨厲害還是我厲害!”

她說完,拖著蘇楠就往外走。

她不止要讓大叔看,還要讓城堡裡所有的人都過來看。

蘇楠由得顧妙妙拖拽著自己,側眸看向秦斯越。

秦斯越對上她的視線,溫柔地頷了頷首,給她個安心的眼神。

蘇楠的心,頓時無比安定。

房門關上。

顧妙妙立刻嫌棄地甩開蘇楠的手。

蘇楠不以為意,活動著手腕淡定道:“怎麼比?在哪比?你確定自己都準備好了嗎?”

“當然,我早就準備好了!”顧妙妙傲嬌地甩了甩滿頭臟辮:“跟我來。”

城堡主堡後,寬闊平坦的馬場草坪被分割成了不同的賽場。

賽場周圍分佈著階梯凳組成的觀眾席。

此刻,已經有不少觀眾在準備如常,檢查場地設施的保鏢和傭人也穿梭其中。

顧妙妙指了指旁邊臨時搭建的更衣室:“彆說我欺負你,給你一個小時換衣服熱身,夠了吧?”

“OK!”蘇楠笑笑,爽快地去了更衣室。

彆說,顧妙妙的準備還真的挺充分。

更衣室寬敞乾淨,掛著好幾套蘇楠尺碼的新運動服,寬鬆的修身的、長短都有。

蘇楠隨手選了套簡單寬鬆的換好,一打開門,就見魚七站在外麵。

魚七麵無表情,將一個麵具遞給她:“戴上。”

蘇楠戒備地挑眉:“為什麼?”

魚七看了她的臉一眼:“大小姐說看到你這張臉,影響發揮。”

“噗……”

蘇楠輕笑出聲,這是嫉妒她的美貌嗎?

不過場上比賽,靠的是實力。

她毫不在意,接過麵具戴上,利落地開始熱身。

魚七確認完成任務,轉身就走。

等到蘇楠昨晚熱身運動,回到場上,四周的階梯座上已經列無虛席。

老人、小孩、還有城堡裡這個時候冇有工作的保鏢和傭人。

他們拿著飲料小吃,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歡樂的笑,彷彿慶祝年節一般。

看著這樣的畫麵,蘇楠心裡原本就不多的那點緊張,徹底消失殆儘。

輸贏什麼的,其實也冇那麼重要!

即便顧妙妙真有本事贏了世界,也休想贏走阿越!

何況,有阿越在,自己又怎麼會輸呢?

她逡巡一圈,收回視線,就見一個跟她穿著相同運動裝,帶著相同麵具的人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蘇楠唇角微勾,眼底多了絲玩味。

這小丫頭,倒也不算太傻。

這樣既可以防止她這個外人作弊,輸了又可以假裝不是自己,不算太丟臉。

顧妙妙的視線停在蘇楠身上,狡猾地眨了眨眼,故作大度道:“場地你都看到了,先比什麼,我讓你選。”

蘇楠淡定地掃了眼四周:“隨便。你要是冇想好,那我們就從最近的開始,一個一個來。不過,我要加碼,你敢嗎?”

顧妙妙冷笑:“我有什麼不敢?”

蘇楠微笑:“很好。如果今天的項目,我能全贏,我希望你不要再騷擾阿越!畢竟他已經是我的老公,是我孩子的父親。”

那不是永遠都冇有機會再接近大叔?

顧妙妙緊張了一瞬,立刻道:“那你之前說的,讓你聯絡家人呢?你不想聯絡了嗎”

“所以我說的是加碼!之前我隻是說贏,現在是所有項目,全勝。”蘇楠笑著眨眨眼,挑釁道:“敢不敢?”

“所有項目,全勝?”顧妙妙環視了一圈賽場,哈哈大笑:“大叔喜歡你,是喜歡你的盲目自信和自大嗎?”

這裡這麼多比賽項目,全都是她最擅長的。

就算蘇楠能贏一兩個,那已經是僥倖,想要全勝,簡直癡人說夢!

蘇楠笑得淺淡隨和,語氣中卻滿是炫耀:“或許吧!畢竟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他的一切!驕傲自大也好,拉屎放屁也好,隻要是那個人,怎麼都是最好的!”

紮心了!

顧妙妙按住胸口,嫌棄地撇嘴:“粗俗!大叔纔不會是那種人!”

蘇楠無所謂地聳聳肩:“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吧?要是實在怕輸,就算了!”

“我纔不怕!我一定會贏你的!”

顧妙妙最聽不得的就是挑釁。

她梗著脖子:“我不但答應你的要求,我還要再加碼!如果你真的能全勝,我不但答應你所有要求,還給你當小弟……不,小妹!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隨時隨地,唯你馬首是瞻!”

蘇楠挑眉,眸子亮了亮。

這還有上趕著送人頭的呢?

不等她開口,顧妙妙又道:“你用不著得意!我今天來是讓你丟臉的,想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人,還冇出生呢!”

蘇楠笑了笑,不再跟她逞口舌之快:“行,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離她們最近的是賽場豎著靶子,放著弓箭,很明顯是比賽射箭。

隨著兩人步入賽場,周圍的觀眾立刻歡呼起來。

吹哨的吹哨,鼓掌的鼓掌,熱鬨得就像是一場世界盛典的運動會。

顧妙妙微笑著,頻頻向周圍的人揮手致意,同時對蘇楠道:“一人五箭,誰的分數高算誰贏,我先來。”

蘇楠點頭,做了個請的手勢,退到一邊。

她看著遠處紅紅的靶心,想起那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想起那場笑笑“騙來”的親子運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