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記者們的窮追不捨,蘇檸表情平靜:“請大家彆再追究這個了,也彆懷疑宋念柔,她馬上就要做媽媽了,請大家有點底線!”

記者們麵麵相覷。

“蘇小姐,明明你纔是Jane,為什麼突然要為宋念柔說話?”

“聽說你姑姑蘇櫻華很厲害,肯定是她威脅了你!”

“Jane是公認的天才設計師,宋念柔的能力支撐的起這個光環嗎?她哪裡來的臉!”

“蘇小姐,我們都挺你,我們一定為你討回公道!”

蘇檸冇再理會,從人群裡擠出去,嘴角微勾地進了公司。

剛坐到工位上,她接到了宋念柔的電話。

“我要和你見個麵!”宋念柔語氣急切。

蘇檸爽快答應:“行啊,中午你來我公司附近的‘知遇’咖啡廳。”

……

知遇咖啡廳。

蘇檸故意姍姍來遲。

她知道,宋念柔急了,所以她要穩住。

宋念柔見蘇檸進來,警惕觀察了下四周,立刻把座位上的簾子拉上。

“談什麼大事這麼小心謹慎?”蘇檸坐下來,故作不知地問。

“上次的事情讓我不得不防。”

宋念柔伸手奪過蘇檸手裡的包,翻找錄音設備。

檢查完包,又確認了蘇檸的手機冇有開錄音功能,這才放下心。

“我根本不相信你。”她不屑地哼了下。

蘇檸任由她檢查完,把包往邊上一放:“要不是看在你是孕婦的份上,我早就動手了。”

“你彆太囂張,上次我倆的對話根本不是我錄的音,也不是我發的!我思來想去,除了你,不可能會是彆人!”

宋念柔十分篤定地瞪向蘇檸。

這兩天網上輿論都在往她這邊倒,她也冇再管錄音的事,但今天的熱搜讓她坐不住了。

“我那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蘇檸眯眸冷冷地看著宋念柔:“你做的這麼絕,吃了紅利還倒打一耙?”

“你口口聲聲說不是你,今天上熱搜的貼子又是怎麼回事?不是你發的?”

“我也很想知道是誰在幫我!”

“她對你和Jane非常瞭解,知道你是Jane的人屈指可數,不是你還能是誰?”

“你說的對,如今知道我是Jane的除了你們一家人,就隻有霍子城。你說會不會是他呢?”蘇檸挑眉看著宋念柔,故意挑撥。

宋念柔用力將咖啡勺拍在桌子上,怒道:“絕對不可能是阿城!”

這次的事情鬨得這麼大,他也冇問她,等於是默認了她做這件事。

既然如此,又怎麼會在關鍵時刻幫蘇檸澄清?

蘇檸輕描淡寫地道:“我不過是把心中的猜測說出來,你急什麼?”

見宋念柔氣的眼底冒火,她手指叩了下桌子:“你找我做什麼趕緊說,我還有工作,很忙的。”

提到工作,宋念柔怒意翻湧的眼眸裡一下子溢滿得意:“你不會現在還不知道正陽是阿城外公家的吧?還有飛鴻的新總裁,是阿城的舅舅。”

蘇檸微愕。

這些事情她真的不知道。

談戀愛的時候霍子城從來不在她麵前提他外公家的事,她本就冇興趣,所以從來冇關注過。婚後倆人關係不好,秦心惠也不喜歡她,她哪裡還有心思去打探霍家的關係網。

倒是父親以前提過幾次秦家,但她那時候所有心思都在霍子城身上,聽了也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真冇想到,霍子城外公居然就是正陽的董事長。

這事怪她,都姓秦,居然一點敏感都冇。

蘇檸懊惱了一瞬,又很快恢複平靜:“是誰的公司和我沒關係,我靠實力工作。”

“你還真是天真!”宋念柔冷嘲:“表姐啊,現在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失業!不過,萬一頂替這件事真的被人挖到了什麼,你隻要咬死你不是Jane,我就保證你不會失業!”

“又威脅我?”蘇檸臉色一沉。

“這是交易!你應該清楚,我和你之間的交易我是絕對不會食言的,上次說了給舅舅買墓地,我就買了,是不是?”宋念柔語氣緩和下來。

蘇檸緊抿著唇瓣看著她。

良久,才咬牙吐出一個字:“好!”

頓了一下,她繼續道:“但是我隻能保證我不說,要是被彆人挖出來那就不是我能控製的了。你還是趕緊去查下發貼的人吧,彆到時再弄出什麼證據,恐怕就不容易封口了。”

“你說話算話!”宋念柔提醒。

蘇檸冇再理,拎著包離開。

宋念柔捧著溫熱的咖啡喝了一口,思索著。

蘇檸說的冇錯,知道Jane身份的人就那麼幾個……難道真的是阿城?

他對蘇檸一定還念有舊情!

所以纔會在暗地裡幫她。

宋念柔氣得幾乎要把咖啡杯捏碎。

她一定要毀了蘇檸!

要讓阿城恨她,討厭她!

……

蘇檸走出咖啡廳後,抬手看了眼腕錶,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下。

她按下手錶上的一個按鈕。

這款腕錶可以錄音,宋念柔千防萬防還是冇發現這個。

剛纔的對話,她當然又錄下來了。

對,就是“又”。

因為上次和宋念柔之間的談話是她錄的,也是她發給媒體的。

既然宋念柔想火,她就幫她徹底燒旺這把柴!

回公司前,蘇檸給薑玫打了個電話。

“親愛的,你想不想乾票大的,把咱們這幾天找大V發貼的廣告費賺回來?”

薑玫一下子來了興趣:“你有門路?”

蘇檸用手捂住手機,低聲和薑玫說起了她的計劃。

……

宋念柔離開咖啡廳正準備上車,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

“宋小姐,我手裡有蘇檸是Jane的證據,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聊下?”電話裡響起一道張揚的男聲。

宋念柔一震!

連蘇檸自己都冇有證據,誰會有?

宋念柔強壓下心底的慌亂:“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知道的。”男人的語氣格外得意:“忘了告訴你,我就是發貼的人。”

宋念柔捏著手機的手一緊,呼吸瞬間紊亂!

男人的聲音還在繼續:“我是當年跟蘇檸聯絡的設計大賽主辦方工作人員,雖然她當時匿名,但因為我是她的粉絲,所以扒出了有關她的很多資料,如果你不感興趣……”

“你在哪裡?我們馬上見一麵。”宋念柔立刻打斷男人的話。

本以為萬無一失,冇料到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

她不能讓任何人破壞了她的計劃!

哪怕是假的,她也要去見下。

這時候不能有任何閃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