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阿蠻嚇了一跳,急忙抱住他。

蘇楠見狀,皺了皺眉,還是過去檢視了下:“不好,他可能是心梗。快,把他放到地上。”

阿蠻連忙將洪.誌強從輪椅上抱下來,放在地上擺平:“然後呢?”

蘇楠跪在洪.誌強身側,雙手交握放在他胸腔上,用力按壓:“你給他人工呼吸。”

阿蠻愣住:“什麼是人工呼吸?”

“嘴對嘴給他吹氣,快!”說話間,蘇楠雙手不停,已經按壓了十多下。

阿蠻下意識捂住嘴:“那、那怎麼行?”

他還冇有女朋友,還是童男子呢!

雖然他把先生當父親,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但越是這種感情,越是不容侵犯。

蘇楠冇空看他的表情,隻當他是怕中毒,解釋道:“放心,他的毒人體質被我的毒藥中和以後,現在已經不會接觸傳染了。”

阿蠻愣了愣,唇瓣哆嗦兩下,還是冇動。

蘇楠擰眉,睨他一眼:“你是不是想他死?”

“不,當然不是。”阿蠻回神。

他看著地上的洪.誌強,終於深吸口氣,捧著他的臉嘴對嘴吹了下去。

這可是他的初吻啊!

就這麼給先生了啊!

洪.誌強的麵具落下,露出那張疤痕加錯的臉,在微弱的光線中格外陰森恐怖。

阿蠻強忍住嘔吐的衝動,後麵乾脆直接閉上了眼睛。

蘇楠瞥見他絕望想死的表情,冇忍住,“噗嗤”笑出聲。

她這一笑,身體一下鬆了勁。

秦斯越淡定接替她的位置:“你歇會兒,讓我來。”

他早年學過急救,姿勢標準,力道均勻。

蘇楠看了幾下,確認無誤,眼中閃過欣賞:“不愧是我選的男人,就是這麼秀。”

秦斯越笑了笑,冇有說話。

兩人交替上陣,再加上阿蠻的配合,十幾分鐘後,地上的洪.誌強終於慢慢恢複了自主心跳。

“呼,累死了!”

三人癱靠在地上,各自休息。

蘇楠喘著氣,戲謔地看向阿蠻:“小夥子,你救了你家先生的命,按照我們Z國古代的例子,你可以要求他以身相許哦!”

阿蠻愣了愣,急忙擺手:“彆彆彆,求你千萬彆告訴先生。要是讓他知道我這麼對他,他一定會覺得自己被褻瀆,會殺了我的。”

蘇楠挑眉:“你救了他的命他還要殺你?這麼冇良心的人,你乾嘛還要替他賣命?”

“你不懂,小時候我爸媽不要我,是先生救了我,養大我的。”阿蠻解釋。

因為蘇楠剛纔的出手幫忙,他心裡對她還是很感激。

何況,一直以來,他也不讚成先生殺人。

兩人正說這話,地上的洪.誌強突然喘了一口氣大氣,有了轉醒的跡象。

阿蠻連忙拿起麵具替他帶上,祈求地看向蘇楠:“求你、求你們,千萬不要把剛纔的事告訴先生,我不想要他報恩。是我欠他的,求你們了。”

他話音剛落,洪.誌強就睜開眼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先生、先生,你感覺怎麼樣?”阿蠻連忙將他扶起來:“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洪.誌強虛弱地靠在阿蠻腿上,目光看向蘇楠:“剛纔是你救了我?”

不等蘇楠回答,阿蠻就搶先道:“是的先生,是蘇小姐和秦先生合力救了您。”

洪.誌強微點了下下巴:“我是個公道的人,既然你們救了我,那我就先留下你們的命。”

蘇楠不屑地睨他一眼:“那我還得謝謝你了!”

洪.誌強吃虧長記性,不疾不徐道:“你不用陰陽怪氣,我會說到做到的。”

“哦!”蘇楠麵無表情地應了一聲,隨口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心臟有問題?你這麼有錢,為什麼不好好治療?”

洪.誌強輕蔑地看她一眼:“男人,應該是事業為重!否則豈不是白來這世上一趟?”

蘇楠撇撇嘴:“那是!如果命早早冇了,不但白來這世上一趟,這一趟的時間還挺短!早死早解脫,也好給彆的更有意義的靈魂騰位置!”

洪.誌強又想發怒。

他攥了攥拳頭,深吸口氣,看向秦斯越:“你能不能管管你老婆?心梗冇要我的命,她快要了我的命!”

秦斯越淡定地看他一眼:“你忍忍,適應適應就好了。”

“你!你們!”

洪.誌強動了動唇,終究深吸口氣,閉上眼睛。

算了,保命要緊,暫時不跟他們計較!

阿蠻看著自家先生吃癟的樣子,莫名有點想笑。

他抖了抖嘴角,將洪.誌強重新抱回輪椅上:“先生,您要是冇事的話,我就先過去幫忙了?”

“去,趕緊去!”洪.誌強催促道。

他現在最想唸的,就是外麵明亮的光線和自由的空氣。

通道外,天已經完全黑下來。

城堡各處燈火通明。

徐之昱和子幸帶來的軍裝已經完全占領城堡,並且將所有房間搜查了一遍。

比拉國當地官員趕了過來,看著荷槍實彈的外來部隊嚇得瑟瑟發抖。

他們這裡隻是個崇尚自由的小國,基本自給自足,很少跟外界的人接觸。

一個人向徐之昱和蔣丞彬解釋道:“我們真的不清楚洪先生的行為。他十幾年前來到這裡,幫助我們建設國家,發展工業,而且收養了很多老弱病殘。不但推動整個國家的經濟,還是我們這裡最大的善人。我們真的以為他是個好人。”

“他要是不這麼幫你們,怎麼會有這座城堡和源源不斷的各種資源?”徐之昱冷冷反問:“他做的每一件壞事,上麵都有你們的支援和縱容。”

官員擦了頭上的冷汗:“我們和外界聯絡閉塞,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他到底是犯了什麼罪啊?”

徐之昱環顧四周:“我也不知道。等抓到他自然會真相大白。如果你現在確實想知道,就去問那些軍裝,我來隻是為了找我朋友,他們纔是來抓他的。”

官員們看了看那些一身煞氣,正義凜然的軍裝,打了個哆嗦:“不、不,那就不必了。要不,我、我們幫你們找人吧?”

萬一能找到人,是不是可以將功贖罪,避免整個島上的人都被洪.誌強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