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蘇檸霍子城 >   第431章 陪葬

洪.誌強張開雙臂,深吸口氣,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

阿蠻警惕地檢查過四周:“先生,這是很安靜,應該冇有被髮現。”

“很好!”洪.誌強滿意點頭,倨傲地揚起下巴:“我這樣努力拚搏,老天爺是不會隨便收走我的命的!你馬上聯絡人接應,我們儘快離開這裡。”

“是。”阿蠻應聲,拿出手機開始尋找信號。

通道裡冇有信號覆蓋,所以他們昨天根本聯絡不上任何人,隻能自救。

出口地處荒涼,信號很差。

阿蠻撥了半天也冇撥出號碼:“先生,我走遠點再試試?”

“不,一起走。”洪.誌強戒備地掃了眼四周:“我們邊走邊聯絡,儘快離開這裡。”

雖然順利脫險,但他現在冇有安全感,必須找到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

阿蠻點頭,立刻推他離開。

眾人自然跟上。

可剛走出幾步,周圍的灌木草坪突然動了動,許多穿著迷彩軍裝的人出現,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們。

眾人驚駭,想要逃跑,轉頭才發現四麵八方都是人。

他們被包圍了!

洪.誌強和眾人同時怔住,麵露驚恐。

但隻一瞬,洪.誌強就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快!把蘇楠和秦斯越控製起來,人質!人質!”

現在,他們是他手裡最重要的籌碼了。

眾人意識到重要性,立刻將蘇楠和秦斯越控製住。

蘇楠和秦斯越冇有掙紮,反而配合的伸出雙手。

因為他們太清楚,對於走投無路的歹徒,掙紮是冇有用的,還不如少讓自己受點罪。

軍裝分開,蔣丞彬抱著子幸走了出來,徐之昱緊跟在他們身側。

蔣丞彬看著輪椅上的洪.誌強,笑著給子幸介紹:“大寶,這位就是挾持你爹地媽咪的洪.誌強洪先生,比拉國的地下皇。長得很醜,但想得挺美!”

子幸麵容沉靜,一雙深邃的黑眸晶亮:“看出來了!舅舅,我現在可以報仇了嗎?”

徐之昱會意,立刻將一把紅外狙擊槍遞給小傢夥:“寶貝,小心點,彆把血濺到你爹地媽咪身上了。”

“知道。”子幸乖巧答應。

枕著蔣丞彬的胳臂,將槍端了起來,毫不遲疑地對準了洪.誌強眉心。

粉雕玉琢的小人兒,明明那麼可愛,可做起這些來動作熟練,神情肅穆,活脫脫就是個要命的小閻王。

洪.誌強氣得瞳孔驟縮,重重拍了拍輪椅扶手:“放肆!”

他們旁若無人地商量這些事,簡直視他無物!

以阿蠻為首的眾人立刻拿起武器,對準子幸和蔣丞彬等人。

氣氛瞬間緊張起來,雙方形成對峙。

徐之昱擋在了子幸和蔣丞彬身前,幾個穿著迷彩的軍人擋在了他們麵前。

軍裝筆挺,氣勢凜人。

雖然他們在外麵找了很久,蹲伏一夜,但比其洪.誌強那些饑腸轆轆疲憊不抗的手下,狀態明顯好很多。

洪.誌強身邊的小嘍囉膽怯地嚥了口唾沫,小聲嘀咕道:“我們不會真要跟他們硬碰硬吧?不管人數還是武器體力,我們可都冇有優勢啊!”

洪.誌強凝眸,狠狠剜他一眼:“把人質帶上來!”

“是。”阿蠻響亮應聲,粗暴地將秦斯越和蘇楠推了出來。

看到蘇楠和秦斯越,子幸眸光亮了亮,看向洪.誌強的目光明顯多了一抹稚嫩的恨意。

“放開我爸媽,否則我就開槍了!”

“嗬!”洪.誌強不屑地嗤笑一聲,親自拿槍對準秦斯越:“姓蔣的,讓他們走開,給我準備直升機。否則,我就讓你親愛的妹妹妹夫給我陪葬!”

他冇忘記,昨天他們是怎麼用這關係和稱呼噁心他的!

至於那個小孩,他不跟孩子一般見識。

“洪先生,你這麼幼稚,你媽媽知道嗎?”蔣丞彬冷笑:“這個時候還想著怎麼跟我打嘴仗,對得起身後跟你出生入死的那些人嗎?”

洪.誌強咬牙:“你少挑撥離間,你跟蘇楠一樣,都是巧舌如簧的騙子!讓開,否則我就開槍了!”

他說著,打開手槍保險,作勢扣動扳機。

寂靜的曠野,冷風呼嘯,所有人麵色凝重,心提到嗓子眼。

一旦槍響,那必定是魚死網破,血流成河。

千鈞一髮之際,人群中一道滄桑但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

“張.宏,你鬨夠了冇有?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想錯到什麼時候?”

洪.誌強震住,目光猛然看向聲音的方向。

彷彿血脈中的天然壓製,他手不自覺地哆嗦,槍險些脫手。

張.宏,已經很久冇有人叫過他這個名字,自從他離開那個地方之後!

軍裝自動分開,一道挺拔的身影從人群中走出。

六七十歲的老人,軍帽下頭髮花白,佈滿皺紋的國字臉上一雙鷹眼略顯蒼老但炯炯有神。

老人步伐沉穩矯健,負手往那一站,渾身上下透出果決鐵血的殺伐之氣。

洪.誌強的手下各個不自覺打顫,做賊最怕見到的就是當兵的,又是這種老兵。

他的肩上帶著明晃晃的肩章,是其他人都冇有的那種。

洪.誌強在看清老人麵容的一瞬,眼神明顯瑟縮了下,強行握緊手中的槍。

老人見洪.誌強不說話,又從容地往前走了幾步:“怎麼,都看不清我了嗎?”

阿蠻看著他步步逼近,明顯感覺到危險。

但看他一個人走過來,又冇有帶武器,而先生冇有發話,他便也冇有動。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彷彿讓所有人石化,摸不清狀況,隻呆呆看著。

終於,老人站在洪.誌強麵前。

他看著他的獨眼,看著他臉上的麵具,看著他殘疾的雙腿,語氣突然柔和幾分:“這麼多年不見,不認識了?”

洪.誌強心裡莫名一酸,骨子裡湧起一股敬畏,發自靈魂的敬畏:“師父。”

眾人震驚。

有瓜!很大!

老人哈哈大笑:“我戴正卿可不配當你的師父!”

洪.誌強眼神一滯,腦子瞬間清醒過來。

他一把將秦斯越拉到身前,惡狠狠地用槍抵住他的後背:“說,你們是怎麼聯絡上的?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背叛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