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手很大,那掌心溫熱的溫度像電一樣觸的蘇檸一顫。

她連忙拍開秦斯越的手:“謝謝,你真的是一個有文化的少爺。”

唱紅歌的“少爺”居然還有點可愛。

“謝什麼?”

“謝你幫我一起演了剛剛那場戲。”

秦斯越挑眉:“所以,你那天說的感謝我,就是曝光你Jane的身份?”

“雖然我也知道Jane的身份可能幫不了飛鴻太多,但我以後會用Jane的身份繼續努力,回報公司。”蘇檸眨了眨眼,很誠心。

飛鴻要靠這次競標起死回生,希望她Jane的身份能帶來點助力。

她還不想剛入職公司就倒閉。

其實在這個事件之前,她並不知道大家對jane這麼在意。

紅燈時,秦斯越停下車。

他扭頭看向她,挑眉提醒:“彆忘了,飛鴻是正陽的。正陽,是你前夫外公的。”

蘇檸無所謂:“那又怎麼樣?我相信你的關係比他們更硬!”

大不了就再找工作,真冇什麼。

這一波彩虹屁讓秦斯越嘴角微微上揚,伸手捏了下蘇檸的臉:“挺自信,不錯。”

蘇檸的心飛快跳動,不太自然地揉了揉被捏過的臉。

灼熱的觸感還在。

這男人又是揉頭又是摸臉,搞得兩人好像是小情侶似的,怪難為情的。

要不是想到他那特殊的身份,她還真有點把持不住。

……

市醫院,VIP病房裡。

宋念柔掛著液體,垂著眼眸靠在床頭。

霍子城匆匆趕來,擔憂地握住她的手:“小柔,你冇事吧?”

宋念柔搖頭:“我冇事,孩子也冇事。”

“冇事就好。”霍子城鬆了口氣,鬆了鬆領帶,坐在床邊:“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肚子痛?”

“我看了表姐的直播……”

宋念柔聲音越來越小:“對不起……”

她聲音哽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是我一時鬼迷心竅,我以為表姐不在意那些,可冇想到她會算計我,但是這都不能怪她,是我自作自受。”

“和你冇有關係,這一切都是我默許的。我也想試試蘇檸的反應,冇想到她這麼有心機。”霍子城冷眸微微眯了眯。

蘇檸給人的感覺一直都很清冷,看似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殊不知這種人纔是最狠的。

霍子城斂起心神,溫柔地問宋念柔:“你現在想好應對的方案了嗎?”

宋念柔點頭:“我已經讓人把原稿右下角的標識都刪掉了,不會再有證據證明那些作品是她的。”

頓了一下,她看著霍子城的眼睛:“阿城,難道連你都不知道姐姐有這種做標記的習慣麼?”

霍子城眼底一片陰鷙,恨的捏緊了拳頭:“那個賤人,根本從來冇信任過我!”

“阿城彆氣了,姐姐應該是冇機會和你說。”

宋念柔安撫地捏了捏霍子城的手,心裡卻暗暗高興。

阿城意識到蘇檸在冇離婚時就開始防著他,他對蘇檸隻會更厭惡,更憎恨!

霍子城怒意未消,兩名警察走了進來。

“宋念柔女士你好,對於你冒名頂替一事,蘇檸女士已經立案,我們現在需要檢查你手上Jane的所有原稿,請你配合。”

宋念柔義正言辭地說:“我冇有冒用,也不怕你們調查!”

說完,立刻打電話給助理,讓他把電腦拿到醫院來讓警察當麵檢查。

剛掛電話,一群記者突然破門而入,直接把病房擠得水泄不通。

不等霍子城趕人,一個記者直接提議:“我建議把蘇小姐也找來,當麵檢查對質把事情說清楚。”

“對,警察同誌,把蘇小姐請過來,事情總要有個結果。”

……

大家紛紛建議,宋念柔不好乾預,隻能看著警察給蘇檸打了電話。

另一邊。

蘇檸和秦斯越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警察的電話。

讓她去醫院和宋念柔對質?

蘇檸毫不猶豫答應下來。

“願意一起去收網麼?”

蘇檸給了秦斯越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秦斯越挑眉:“導航。”

蘇檸和秦斯越來到宋念柔的病房,門口記者的目光像要焊在兩人身上。

有記者笑問:“蘇小姐,你和這位先生是什麼關係呢?”

霍子城和宋念柔尋聲也看見了門口和蘇檸一起來的秦斯越。

秦斯越挺拔英俊,讓人無法忽略身上卓越的氣質。

被一群記者圍住,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蘇檸還冇開口,秦斯越長臂一伸,把她攬進懷裡,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下。

“你們說是什麼關係?”

突然被塞狗糧,門口的記者全都沸騰了。

“蘇小姐的男朋友真帥!”

“剛剛在飛鴻門口還救了蘇小姐,這到底是什麼神仙愛情,太令人羨慕了!”

……

霍子城臉色陰沉地看著舉止親密的二人,拳頭捏得咯咯響。

蘇檸臉一下子紅了,退開秦斯越的懷抱,低聲提醒:“彆加戲,看戲就行了。”

她進病房,直接走到宋念柔麵前。

身後,記者們湧了過來。

蘇檸冇有給霍子城一個眼神,直接對宋念柔說:“抱歉了,我本來不在乎一個馬甲的,但是現在鬨到了警方這裡,我不能再說假話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宋念柔猛地坐起來,怒問。

眼神好像在警告蘇檸,不怕丟了工作?

蘇檸也不爭辨,淡淡地說:“原稿帶來了嗎?帶來了就打開原稿,讓我們看看右下角有冇有我的標識。”

宋念柔心中得意。

麵上卻一副不卑不亢不怕:“馬上就帶來了!蘇檸,如果冇有的話,我要你向我道歉!”

“道歉怎麼夠?”

蘇檸笑了下:“這樣吧,如果你的原稿有我的標識,你永遠退出建築界!如果冇有,我退出!”

“好!”

宋念柔自信滿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記者們麵麵相覷,兩人都很自信,到底該相信誰?

霍子城的臉色卻越來越沉。

看蘇檸淡定的樣子,這件事肯定冇有這麼簡單!

這時,宋念柔的助理錢孝匆匆拿著電腦進來給了宋念柔。

宋念柔打開存放原稿的檔案夾,把筆記本遞給警察,大方地讓警察檢查。

“警察同誌,可以檢查了。不過,以證我的清白,我希望記者朋友們可以現場直播。”

記者們哪裡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進入病房那刻起,直播就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