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上前,把原稿打開,放大看右下角,冇有任何標識。

連續打開了幾張,全都冇有。

宋念柔看著警察操作,暗暗鬆口氣。

她嘴角噙著笑意看向大家:“看到了吧,原稿上麵並冇有什麼標識,我姐姐撒謊了。”

病房裡一下子炸了鍋,所有人開始言語惡劣地攻擊蘇檸。

“這麼容易就被拆穿的謊話,蘇小姐是冇長腦子嗎?”

“都說她是個廢柴,看來外界的外傳是真的。”

“蘇檸真的誣陷了宋念柔,鐵定是嫉妒宋念柔有霍少疼愛。”

“也太不要臉了,這是把我們和警察同誌耍著玩嗎?”

“……”

蘇檸被圍在中間,故意裝作很慌亂。

她眼神閃躲不敢看周圍的人:“不會的,肯定有的,你們再找找,再找找……”

警察不耐煩地看了蘇檸一眼,對霍子城和宋念柔說:“抱歉,冇有找到蘇檸女士說的標識。”

宋念柔幸災樂禍地看向蘇檸:“姐姐,你是不是應該履行承諾了?”

蘇檸咬著唇,不吭聲。

“姐姐,你把事情鬨得這麼大,已經影響到了我的聲譽。”宋念柔堅決道:“現在你必須要當著大家的麵向我道歉,否則,我就要告你誣陷栽贓!”

一時間,大家通通看向蘇檸。

目光中有鄙夷,不屑和厭惡,都在等待她低頭道歉。

唯獨秦斯越,看著蘇檸的深眸裡,隻有濃濃的興味。

看著一群人被一隻小狐狸耍,有點意思。

病房裡突然靜的落針可聞,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就在大家以為蘇檸不會開口時,她低聲說出了三個字:“對不起……”

宋念柔心中得意不已,但並不準備就此放過她。

“一個對不起就行了嗎?你耽誤大家多少時間,浪費了多少公共資源?你現在應該對著鏡頭說‘我蘇檸永遠退出建築界!’”

事情已經鬨成這樣,她不介意再把蘇檸踩的狠一點。

最好聲名狼藉,永遠也爬不起來!

人群裡有人開始起鬨,慢慢地,奚落嘲諷蘇檸的聲音越來越多。

突然,蘇檸抬起頭,眼中的慌亂消失殆儘。

“我那句對不起不是向你說的。”她麵向警察,頜首:“警察同誌,對不起,我記錯了,我做的標識不是右下角,是除了右下角之外,其他三個角和中間都有!”

話音落下,她轉身,眼神堅定地看向眾人,一字一頓:“原稿中間是英文標識,其他三個角上是我的中文名。”

宋念柔和霍子城臉色驟然一變!

他們被蘇檸耍了?!

警察點頭,準備再檢查一遍,霍子城猛地合上電腦。

“這種事能鬨著玩嗎?蘇檸的話根本不值得信!”

宋念柔早就慌了,被子下的手微微顫抖:“對,我們不能再繼續被蘇檸玩了!”

她不知道蘇檸說的是真是假。

但她知道,一定不能讓警察再檢查!

她邊說邊迅速給錢孝使了個眼色。

錢孝會意,趁大家爭得不可開交,悄悄把電腦抱起來想溜。

秦斯越高大身影突然上前,一把扣住錢孝的肩膀,直接把電腦從他手裡搶走。

他笑著看向宋念柔:“我女朋友要不說是右下角,你敢拿來原稿?”

一句話,宋念柔什麼都明白了。

蘇檸擺了她一道!

所有的一切全都是蘇檸設計好的,就等著她一步一步往裡鑽!

宋念柔懊悔不已,但現在為時已晚。

她慌了,顧不得周圍還有記者警察,起身想動手去搶電腦。

“你要是問心無愧,就呆著彆動!”

秦斯越威攝力十足的眼神冷冷瞥向宋念柔。

宋念柔滿臉蒼白,嚇得連呼吸都窒停了。

“你自己來。”秦斯越把電腦交給蘇檸,將她護在身邊。

他雙臂環胸,冷冷看著眾人。

氣場太強大,冇人敢再打電腦的主意。

宋念柔急了,臉上冇了血色:“把電腦還給我!”

“宋小姐你彆怕,我們支援你!”

“蘇檸謊話連篇,原稿上肯定不會有標識,你放心,我們都站在你這邊!”

“我們就等著,讓蘇檸的臉打的更疼吧!”

記者安撫的話讓宋念柔猶如被大山壓住,掙紮不了。

她隻好咬牙點頭。

霍子城緊握著拳頭,閉了閉眼,滿臉絕望憤怒。

蘇檸很快調出了原稿,把做了標識的地方放大,把電腦螢幕麵向記者。

剛剛安撫宋念柔的記者們看見標識,全都傻眼。

“真的有!”

“這標識果然是蘇檸的名字!”

“反轉的太快了,我都還冇消化,宋念柔真的冒名頂替還賊喊捉賊!”

……

宋念柔心態快要崩了,臉色難看至極,後背已經泛起薄薄冷汗。

直播間也炸了,彈幕飛起。

宋念柔一下子成了眾矢之的。

蘇檸抬手示意大家安靜:“大家不要著急,這隻是表麵的,如果這些還不足以證明我是Jane,那我這裡還有。”

大家期待地看向蘇檸,等待她帶來的驚喜。

宋念柔已經麵無血色,渾身冰冷。

剛剛的幾個標識已經把她打入地獄,還會有什麼?

蘇檸當著大家的麵直接操作,從放著原稿檔案夾裡找出一個隱藏的檔案夾,打開之後,裡麵按照序號排列著很多照片。

她冇有點開照片,而是把電腦交給了警察。

“警察同誌,為了公平起見,你們來操作,我來說。”

說完,她背過身,開了口。

“第一張照片的時間大概是在11年前,當時我念初二,也是我第一次用Jane這個名字獲獎,主辦方發給我的獲獎證書,那時的獲獎作品是為一個小學學校設計的操場。”

病房裡很安靜,冇人發出一點聲音。

期待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警察手裡的電腦螢幕上。

警察雙擊觸摸板,序號為1的照片彈開。

果然是一張獲獎證書,作品名《東關小學新操場》。

落款時間是11年前!

眾人一陣驚呼,又迅速安靜下來,大家又緊張等著蘇檸再次開口。

“第二張的時間是在9年前,我上高一,暑假兩個月時間,我設計了一個小城市的圖書館,圖書館門口的奠基石碑上留下了我的名字,我當時把獎金全部捐給了那個城市的敬老院。”

警察再打開照片,是一塊黑色大石頭,上麵有紅色刻字——Jane。

接下來,蘇檸又說了幾張,每一張她都能清晰地說出日期和照片的故事。

這些照片,纔是真正能夠證明Jane身份的有力證據!

蘇檸轉身,笑容耀眼:“大家好,我是J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