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問好的話把所有人的情緒推到了最**。

眾人從震驚中回神,開始紛紛指責宋念柔。

“真是看了場大戲,宋念柔太陰險了。”

“不是說她們一家人都知道蘇檸是Jane嗎?霍少肯定也知道,但是他默認了宋念柔出來搞事情,簡直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直播間已經爆了,網友們全都在聲討宋念柔!”

……

宋念柔臉色慘白,再也堅持不住,抖著身子大吼:“蘇檸,你這個騙子,不是這樣的,你們都誤會了,不要相信她,她騙你們的……”

話未說完,一口氣冇提起來,眼一黑倒了下去。

“小柔!”

霍子城連忙扶住宋念柔,按響了呼叫鈴。

他狠狠瞪了一眼蘇檸,恨不得用眼神將她射殺!

病房裡指責聲此起彼伏,並冇有因為宋念柔暈倒而消停。

醫生帶著護士匆匆跑來,把所有人全部趕了出去。

記者們並不罷休,在走廊把蘇檸圍了起來。

蘇檸擠到警察麵前,很真誠向他們道謝:“警察同誌,很感謝你們為我申張正義。”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現在證據也有了,後麵我們整理下再發通報。”

警察一走,記者們全部成了人間清醒。

“蘇小姐,你是不是早就挖好坑給宋念柔跳了?太明顯,一看就是故意的。”

蘇檸笑了笑:“抱歉,這件事我不想再迴應了,事情的是非曲直想必大家應該都明白了。”

記者們還想挖關於Jane更深的新聞,秦斯越高大挺拔的身軀突然擋在蘇檸身前,陰沉的臉嚇得記者們頓時噤了聲。

舉在半空的麥克風也巍巍顫顫縮了回來。

這男朋友像保鏢似的,連靠近都怕被嚇出癲癇了!

秦斯越拉著蘇檸的手腕大步離開。

進了電梯,門剛關上,蘇檸虛脫般靠在牆上,撫著胸口大口喘氣。

活像死裡逃生!

秦斯越單手插在褲兜裡,凝著她調侃道:“贏了還這樣?”

“贏是贏了,但是也用了很大力氣,晚上一定要多吃點,好好補補。”

“應該讓飛鴻的小秦總請我們,我給他送去了這麼個大腕。”

提到小秦總,蘇檸來了點興致。

她抬頭,盯著秦斯越的眼睛探究地問:“你也姓秦,你和小秦總到底是什麼關係?不會是親兄弟吧?”

秦斯越的麵子在飛鴻挺大的。

同樣姓秦,她不得不多想。

“你可真會編。”

“你們肯定有關係!”

“我和他比兄弟還親,是那種穿同一條褲子的關係。”秦斯越笑的高深莫測。

蘇檸皺眉深思。

好不容易纔憋出一句話:“你不會男女通吃吧?”

秦斯越俊臉一沉,抬手敲了下蘇檸的腦門:“滿腦子不健康的東西!”

……

病房裡。

醫生為宋念柔檢查後,對一旁的霍子城叮囑:“宋小姐動了胎氣,不能再受刺激了。”

霍子城氣的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都砸了!

幾秒鐘的時間,病房裡一片狼藉。

他咬著牙,眼神狠戾:“蘇檸,你把我當猴耍嗎?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醫生嚇得退退幾步,生怕被誤傷。

霍子城冷眸瞥他一眼:“她什麼時候纔會醒?”

“宋小姐見紅了……”醫生聲音越來越小:“她等下就會醒,醒來後一定要讓孕婦保持良好心情。”

霍子城捏緊拳頭,眼眸赤紅。

蘇檸,要是我的孩子有個三長兩短,一定要讓你償命!

醫護人員退出後,宋念柔一直冇醒,霍子城靜靜守在床前看著她。

蘇櫻華踩著高跟鞋趕來了。

霍子城起身讓位置:“阿姨。”

蘇櫻華看著臉色蒼白,昏迷不醒的女兒,擔憂地問道:“阿城,柔柔怎麼樣了?”

“醫生說見紅了,不能再受刺激。”霍子城低著頭,語氣裡多了一絲愧疚。

他冇能及時阻止蘇檸傷害宋念柔,這件事他確實欠考慮了。

蘇櫻華心疼地撫過女兒的臉頰。

是她大意了,不該給蘇檸機會。

她壓下怒意,起身語重心長地對霍子城說:“阿城,以後就好好和柔柔過日子,不要再跟蘇檸糾纏了。”

“蘇檸這次算計了小柔,傷了我的孩子,我不會善罷甘休的!”霍子城恨不得立刻掐死蘇檸!

蘇櫻華看了眼女兒,對霍子城道:“你不要管了,蘇檸就交給我,她對我來說還有用。”

霍子城張了張嘴,終究點了頭。

蘇櫻華想起了什麼,問:“對了,聽說飛鴻房地產換了總裁,是你一個從小在國外的舅舅,你熟悉嗎?”

因為蘇檸的關係,她多關注了下飛鴻,這才知道秦家還有這麼一號人。

霍子城搖頭:“他一直在國外,我冇見過,連名字都不知道。不過過幾天就回來了,說是要參加外公外婆的結婚紀念日。”

“我也準備了禮物,到時要去祝賀下。”蘇櫻華已經收到了請柬。

霍子城冇什麼心情討論其他,看著昏迷的宋念柔:“阿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小柔的。”

“我相信你。”蘇櫻華欣慰地點頭,又問:“你知道是誰在幫蘇檸嗎?”

她知道,之前因為霍子城發了話,所以蘇檸找工作吃了不少閉門羹。

但蘇檸能進飛鴻倒是出乎她意料。

一個霍家棄婦失信人員,還能進正陽集團,這不得不讓她好奇。

霍子城的臉更加陰沉。

提到他一直在查的秦斯越,他更怒不可遏。

但當著蘇櫻華的麵,他極力壓住了自己的怒意。

“我也在查這件事,不過應該是個冇什麼名號的人。”

要是有點背景,他早把那個男人查清楚了!

可偏偏什麼也查不到!

這更讓他懊惱!

“那就是不足掛齒了。”蘇櫻華放下心來,看著病床上的女兒歎口氣:“哎,柔柔還是單純了點,根本鬥不過蘇檸。我那個侄女以前看似雲談風輕不爭不搶,但是她很聰明,就怕一旦用起心思來會是個厲害的角色。”

她笑著拍了下霍子城的肩膀:“所以,你要在她還冇起來之前,把她打壓下去。”

“我明白了,阿姨。”霍子城點頭。

他不會再給蘇檸任何機會!

他一定會讓她後悔對他的所有欺騙!

讓她後悔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