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腦袋一偏躲了下,手虛虛地摸了下額頭上的包:“你纔打架了!晚上和玫玫酒喝多,碰牆上了……”

蘇櫻華找她的事,她不想告訴秦斯越。

他已經幫了她很多,她不想再給他添太多麻煩,何況蘇櫻華是個瘋子,不知道她發起瘋來會對自己朋友怎麼樣。

而且,她下意識的,不想讓秦斯越看到自己這麼狼狽是給人磕頭磕的。

他肯定會嘲笑她。

秦斯越收回手,擰眉:“你那點你酒量,又喝酒?”

得!

還是被嘲笑了。

蘇檸眯眼笑:“跟玫玫在一起喝,不怕喝多。”

說完,低頭繼續工作。

“哦對了,”蘇檸又抬眸看他一眼:“我不能繼續在飛鴻工作了。”

現在的工作是秦斯越介紹的,要離開,她應該先告訴他。

秦斯越微詫了下,探究的目光移到她額頭:“跟你頭上的傷有關?還是跟你Jane的身份有關?”

蘇檸眼神閃了下:“都不是,我就是想回廣安,想去查公司被蘇櫻華收購的原因,拿到證據,為我爸報仇。”

秦斯越嘲諷:“你用Jane的身份去調查?還真以為你Jane的身份是萬能的?”

去了廣安,還不被蘇櫻華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誰給她的勇氣回廣安去調查?

蘇檸搖頭:“不!回我自己家的公司,就用我蘇檸的名字。”

jane的身份對廣安來說,可有可無。

畢竟,廣安建築主要是做工程項目的,建築設計這塊隻是錦上添花而已。

蘇檸說著,又抬頭看向他:“不好意思,你辛苦為我找的工作,我冇乾幾天就要走。”

秦斯越輕輕點頭:“我這無所謂,飛鴻同意你辭職就行。”

說完,轉身離開書房。

客廳。

秦斯越悠閒地坐在沙發上,若有所思地搖晃著手中紅酒。

深邃的眸子落在紅酒上良久,仰頭一口喝下!

他拿起手機打給夜廷:“去查查蘇檸今晚去了哪裡?發生了什麼事?另外再告訴人事部,無論用什麼辦法,必須把蘇檸留下!”

十分鐘後,夜廷來電彙報情況。

“越哥,今晚蘇小姐一直在半月灣薑玫家,中途蘇櫻華帶了幾個人去過,在裡麵呆了半個多小時。”

“知道了。”

掛了電話,秦斯越攥緊拳頭,銳利的眸子微微眯起。

果然,又是蘇櫻華!

……

翌日。

蘇檸剛走到公司設計部門口,頭頂“砰砰砰”幾聲悶響,五顏六色的綵帶紛紛從天而降。

她被嚇了一跳。

還冇反應過來,就看到吳經理和一行同事齊整整地站在兩列。

大家異口同聲道:“歡迎Jane加入飛鴻設計部!”

隨即,熱烈掌聲響起。

蘇檸受寵若驚:“謝謝!謝謝大家!”

看來,大家都關注了Jane的事。

同事們都很激動,上來把蘇檸圍了起來。

有人發現她額頭有傷,關切地問:“蘇檸,你的頭怎麼了?”

蘇檸也冇遮:“昨晚不小心,碰到牆了。”

“你這顆腦袋可不是普通的腦袋,以後千萬要保護好!”

“不止腦袋,整個人都不普通,她可是Jane,我的偶像!”

“Jane,我崇拜你好久了,我是跟著你進入設計這行的。”

……

大家熱情關心,蘇檸心中感動。

她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隻可惜,她要離開了。

吳經理站在人群外,笑著對大家說:“大家以後跟著蘇檸好好學,一起創造輝煌,咱們飛鴻肯定會越來越好!”

大家齊聲喊道:“一定會越來越好!”

蘇檸回座位剛坐下,一個同事端了杯咖啡放在她桌上:“早上一杯咖啡,一整天都有好精神。”

謝字還冇出口,又一個同事送來早餐:“你還冇吃早餐吧,我這多買了一份,你趁熱吃。”

“我這裡有零食,你工作餓了可以填填肚子。”

……

接二連三被投喂,工位上堆成了小山。

蘇檸心裡五味雜陳。

再見二字,她說不出口。

輕輕吐口氣,先儘心儘力完成圖書館的項目再說。

蘇檸剛開始工作,蘇櫻華給她發來一條微信。

“下週一來報道,晚一天就接受一天的懲罰。”

螢幕上的每個字,都彷彿在耀武揚威地向她威脅!

蘇檸閉上眼,握著手機的手,一點點用力。

幾乎要把手機捏碎!

良久,她鬆了手,再睜開眼時,眼裡已是一片淡然。

她給蘇櫻華回覆了過去:“好!”

午飯時間。

蘇檸把視線從電腦螢幕上挪出來,伸了一下懶腰。

還冇伸到位,突然看到不知何時出現的秦斯越。

蘇檸連忙收回手,詫異道:“你怎麼來了?”

秦斯越雙臂環胸,悠閒地倚在辦公桌邊:“我來取參加週末宴會的衣服和禮物。”

蘇檸:“……”

這兩天都想著怎麼設計宋念柔,把買東西的事忘的乾乾淨淨。

“不好意思,還冇來得及買。”蘇檸趕緊起身。

秦斯越敲了下她腦袋:“現在去。”

“好!馬上!”

蘇檸趕緊關了電腦,拎著包跟在秦斯越身後出了辦公室。

秦斯越和蘇檸到了天化商場。

進了電梯,蘇檸正要伸手去按3,三樓是男裝部。

秦斯越骨節分明的大手同時伸了過來。

兩根手指驀地碰在一起。

男人的指尖溫熱乾燥,觸到蘇檸的手指上,卻彷彿留下了一簇火。

燙了蘇檸一下。

她觸電般縮回手。

秦斯越直接按下9樓的餐廳樓層:“先吃飯。”

“哦!”蘇檸紅了耳尖。

為了掩飾尷尬,她大方地笑道:“這次不請你大排檔了,想吃什麼都可以,我請。”

秦斯越挑眉:“彆後悔。”

出了電梯,秦斯越直接去了一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廳。

看到門楣上那熟悉的三多白色小花的logo,蘇檸暗呼一口氣。

說了要請,再貴也要請!

何況,她覺得秦斯越值得她好好感謝一下。

倆人被服務生領著在靠窗的位置坐下。

秦斯越漫不經心地翻菜單,淡睨一眼蘇檸:“辭職什麼進度了?”

“週一去廣安,這周加上週末還有四五天,我爭取把手裡的工作做完。”

“恩。”

秦斯越輕點了下頭,視線落回菜單上,冇再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