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新興酒店。

蘇櫻華從包間應酬出來,進了旁邊的洗手間。

她正準備洗手,突然脖子一痛,眼前一黑,整個人便癱軟倒下。

她身後一個穿著保潔衣服戴帽子口罩的女人立刻扶住她,把她塞進大垃圾桶裡,用清潔車推了出去。

蘇櫻華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一間昏暗的房子裡。

對麵牆上有一個排氣扇,慢幽幽轉動著。

扇葉處透進一絲光亮,讓她看見了身邊站著的幾個高大男人。

男人們一身黑,戴著黑口罩和黑帽子。

每個人露出來的隻有一雙泛著凶狠目光的眼睛。

蘇櫻華動了下手腳,這才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

她被綁架了?!

見慣了大風浪的她,根本不怕這小小陣仗。

她很快鎮定下來。

依舊維持著她高高在上,囂張霸道的姿態,威脅加警告地開了口:“你們最好趕緊放了我,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們。但要是你們敢傷我,一分錢都彆想拿到!”

為首的黑衣人直接拿出刀子在手上甩了幾下,不屑道:“說的好像老子差錢一樣,老子隻要人,不要錢!”

說著,鋒利帶著寒光的刀刃一下子貼在了蘇櫻華臉上。

蘇櫻華被那冰涼的寒意刺激得哆嗦了下,才意識到這恐怕不是簡單的綁架。

她眼底閃過一絲驚慌,麵上卻故作鎮定:“你們是誰?要什麼人?”

“蘇彤是我女朋友,你把她弄哪裡去了?趕緊告訴老子。”黑衣人手上的刀用力抵在蘇櫻華的臉上,語氣狠戾。

蘇櫻華立刻警覺起來:“你們是蘇檸的人?”

蘇廣安死後,除了蘇檸,恐怕冇有人會關心蘇彤的生死。

看來給蘇檸的懲罰還是太輕了!

黑衣人輕蔑地笑了聲:“彆給老子提那個慫包,老子問她蘇彤的事,她就知道哭,要不是她是蘇彤的姐姐,老子直接做了她!”

不是蘇檸?

蘇櫻華詫異了下。

她梗著脖子故意大聲道:“你們這樣子,我不相信蘇彤是你女朋友。蘇彤是我侄女,你們殺了我,我也不可能把她的下落告訴你們!”

她相當瞭解蘇彤,膽小懦弱,又目中無人,隻喜歡跟和她身份相當的人交朋友。

所以,蘇彤不可能會有這些朋友!

這些人應該是想套她的話。

隻要她不說,這些人也肯定不敢傷她分毫!

“殺你?你想多了!”黑衣人嘴裡溢位一絲淫笑:“我們隻奸不殺,不過,對你這種老女人冇興趣,你女兒倒是可以。”

旁邊幾個人都跟著放肆地笑。

為首的黑衣人掏出手機,點開一個視頻舉到蘇櫻華眼前。

是個實時的監控視頻!

視頻裡,宋念柔坐在椅子上,手腳被綁著。

她頭髮淩亂,孕婦裙的衣領被撕破了,露出一大片肌膚,嘴角有血漬,哭哭涕涕很可憐。

兩個隻穿著內褲的男人站在她身邊,大手一點點在宋念柔身上遊走,嚇得她尖叫起來。

蘇櫻華大驚!

“你們要做什麼?快放開我女兒,你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放過她!”

黑衣人漫不經心甩著手裡的刀子:“看著讓人玩你女兒是不是有意思多了?”

剛剛的鎮定一時間全部崩塌。

蘇櫻華死死瞪著手機視頻,大聲祈求:“彆碰她,快放開她!”

黑衣人收起手機:“馬上說出蘇彤的下落,我就放過你女兒,否則我的兄弟們馬上去嚐嚐孕婦的滋味!”

蘇櫻華髮瘋般地用力掙紮,但手腳被綁的很緊,根本掙脫不了。

她心底怒火中燒,恨不能咬死麪前這些男人。

但此刻,一種無力感從心底生起。

“不想說?”男人手裡的刀再次逼了過來。

“我說,我說!”蘇櫻華抖著唇瓣,緩了下:“她在澳洲C市。”

黑衣男人握著刀的手漸漸用力:“說詳細點,哪個區,門牌號是多少?”

蘇櫻華瑟瑟發抖,緩緩開口:“A區356號。”

她隨口說了個地址。

現在就算說實話,這些人也不可能馬上找到。

等他們到了澳洲,她和女兒也許早已經脫困了。

黑衣人對著電話用英語吩咐;“C市A區356號,你現在立刻派人過去找。”

蘇櫻華愣住:“你們現在就……就要找?”

萬萬冇想到,對方居然是有備而來!

“你的意思是在騙老子?”

黑衣男人眼神狠戾地再次甩出刀刃,直接在蘇櫻華臉上劃了一刀。

吱——

皮肉被割裂的聲音。

“啊……”蘇櫻華慘痛地尖叫了聲。

有溫熱的血液順著臉頰流下去,滴在她白色裙子上。

“老子現在就讓兄弟們把那個孕婦給乾了,到時一屍兩命你們也隻能認命!”

黑衣男人咬牙惡狠狠說完,拿手機打電話。

蘇櫻華顧不得痛,立刻求饒:“彆打電話,求你彆打,我剛纔是記錯了,我現在想起來了,是在B區125號。”

她強忍著臉上的痛,涕泗橫流地狼狽哀求:“我保證這次肯定冇有錯,你們可以馬上去把蘇彤帶走。”

黑衣男人冷眼看著她,再次撥出電話,又吩咐一次。

掛了電話,他把刀上的血漬擦在蘇櫻華的衣服上:“咱們就等著,等會見到了蘇彤,還麻煩姑姑你告訴蘇彤讓她跟著我們的人走。”

“一定一定。”蘇櫻華連最後的掙紮也冇有了,認命地連連點頭。

這些都是亡命之徒,她不能連女兒和肚子裡的孩子也賠上。

……

深夜。

蘇櫻華狼狽回到家,一進客廳,把穿著睡衣在吧檯前喝酒的宋建明嚇了一跳。

她左臉頰上一條五厘米左右的血口子慘不忍睹。

脖子和衣服上全沾了血漬,頭髮散亂,眼神慌亂。

宋建明連忙上前檢視:“你怎麼受傷了?”

蘇櫻華根本顧不上回答,一把抓住宋建明,焦急地問:“柔柔呢?她在哪裡?”

“女兒已經睡下了,你找她有什麼事?”宋建明不解。

蘇櫻華一把推開丈夫,急匆匆上樓。

她跌跌撞撞推開宋念柔的房門。

昏黃的燈光下,宋念柔蓋著一條粉色的薄被睡的香甜。

看到女兒安全在家裡,蘇櫻華一下子鬆了口氣。

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後背的冷汗乾了,一絲涼意席捲而來。

她輕輕關上門,裹緊外套走到丈夫麵前,忍了一晚上的怒火終於有了爆破口。

“晚上你們都乾了什麼?”她咬著牙壓低聲音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