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詫異。

左右看了下秦斯越和黑衣保鏢,瞬間明白過來。

他說接的美女,就是彤彤?

這……

蘇檸瞬時有點懵。

看向秦斯越那張俊臉,眸中震愕又複雜。

蘇彤也懵了,看了一眼一路護送自己回來的保鏢大哥:“不是姑姑送我回來的嗎?越哥又是誰?”

問完,她才轉眸看向保鏢對麵的秦斯越。

隻一眼,一雙眼睛頓時冒出了粉紅泡泡。

蘇彤激動地拉住蘇檸的手:“姐姐,他就是越哥嗎?好帥好高,姐,你們怎麼認識的……”

還冇說完,蘇檸一把捂住她的嘴:“出去說。”

蘇彤推開她的手,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比了個OK的手勢,跟著保鏢一步三回頭地出了機場大門。

每一個回頭,含笑的視線都毫不掩飾地落在秦斯越身上。

蘇檸跟在秦斯越身邊,迫不及待地問:“到底怎麼回事?”

秦斯越雙手抄在褲兜裡,滿臉淡然,款款向前:“就是你看到的。”

“你怎麼讓蘇櫻華答應放過彤彤的?”

蘇櫻華那麼狠毒的人,彤彤是她手裡牽製自己的籌碼,怎麼會輕易放手?

秦斯越停下來。

他側身,伸手彈了下蘇檸的腦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說完,勾唇一笑,又向前走去。

蘇檸揉了下被彈疼的腦門,趕緊追了上去。

還冇開口,秦斯越邊走邊說:“你彆感動。我把你介紹到飛鴻,你乾了幾天就走,我怎麼跟人交代?”

說著,他轉眸嫌棄地瞥了眼蘇檸:“為了不在小秦總麵前打臉,我隻能想辦法讓你留在飛鴻。”

蘇檸不好意思地咬了下唇:“可,我和廣安已經簽合同了。”

秦斯越顯然早就料到了,無所謂地攤手:“那就要看正陽和廣安的法務誰更厲害了。”

說完,繼續大步向前。

蘇檸快步追上他:“秦斯越,謝謝你!”

無論他用了什麼辦法救出妹妹,這份恩情,她記下了。

畢竟,和蘇櫻華做交易,無疑是與虎謀皮。

蘇檸發現,自己欠秦斯越的越來越多了……

秦斯越聽到身後的聲音,冇有停下冇有迴應,但深眸嘴角都是淺淺笑意。

停車場上。

蘇彤趴在黑色邁巴赫車窗上朝蘇檸揮手:“越哥,姐姐,快點嘛!”

走在前麵的秦斯越停下。

轉身對蘇檸道:“司機會先帶你們去墓園再回去休息,我就不摻合了。”

言落,轉身走向另一輛車。

“秦斯越!”

蘇檸突然叫住他。

顯然是鼓足了勇氣的,喊完,臉微微發燙。

在秦斯越轉身之際,她飛快衝上去抱住了他。

腦袋貼在他的胸口,手臂環住了他的腰。

“秦斯越,真的很謝謝你!謝謝!”蘇檸快速呢喃了一句。

說完,立刻放開他,頭也不回地鑽進了車裡。

一個擁抱,一句感謝,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快到好像冇發生過。

秦斯越身體僵了下,隨即嘴角勾了一抹弧度,轉身上車。

平時逗一下就臉紅的女人,竟然敢主動抱他了?

車門一關,蘇彤立刻挽住蘇檸的手臂:“姐,那個越哥到底是誰啊?以前我覺得姐夫夠帥了,但跟越哥一比,簡直被甩了好多條街……”

她嘻嘻笑了下,晃了晃蘇檸:“姐,剛纔我說的你可千萬彆告訴姐夫哦。”

妹妹至今還叫霍子城姐夫。

蘇檸壓了壓情緒,不想迴應。

蘇彤以為她生氣了,吐了吐舌頭,趕緊換了個話題。

“姐姐,你都來接我了,為什麼爸媽不來?他們去旅遊還冇回來嗎?我給他們打了很多電話,一個冇回我,他們是不是不愛我……”

“爸爸冇了……”蘇檸打斷了妹妹的話。

聲音,是強抑製的平靜。

可說完便鼻子一酸,淚意衝上雙眸。

蘇彤愣住:“誰?姐,什麼意思?”

蘇檸強壓下心頭酸楚,拉起蘇彤的手。

張了張嘴,話還冇說出口,眼淚先掉了下來。

她終是冇有控製住。

想到逝去的父親和破碎的家,再看到懵懂的妹妹,她的心像裂了個大口子,痛到窒息。

她快速抹去眼淚,握緊妹妹的手,哽咽道:“彤彤,我們家公司冇了,爸爸冇了,媽媽在醫院……”

殘忍,卻是事實!

如果可以,她不想妹妹麵對這一切。

可,早晚妹妹要知道。

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讓妹妹認賊作父!

要是還不告訴妹妹,她會永遠聽蘇櫻華的,還會把蘇櫻華繼續當成至親!

蘇彤滿臉震驚!

眼裡滿是不可思議,但粉白的小臉肉眼可見的隻剩下慘白。

她漸漸鬆開蘇檸的胳膊,顫聲問:“姐,姐姐,你騙我的對不對?”

蘇檸的心上,彷彿被插上了帶著鉤子的刀!

絞痛不已!

她無聲地張了張嘴,再也說不出什麼。

蘇彤一下子再次抓住蘇檸的胳膊,急急地問:“姐姐,你說啊,你是在開玩笑的對嗎?”

蘇檸深吸口氣:“彤彤,我會用這種事開玩笑嗎?”

“不!我不信!”

蘇彤突然大叫:“我不相信!你彆胡說八道,我現在就給爸媽打電話,他們纔不會有事,他們怎麼可能會有事……”

她拿出手機去打電話,但去撥號的手不停地哆嗦。

蘇檸奪去她的手機:“彆打了,是蘇櫻華聯合霍子城讓公司破產的。”

“姐姐,你瘋了吧!”

蘇彤瞪大眼睛,完全不相信:“你說誰我都可能相信,姑姑和姐夫那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會害爸媽?”

她憤怒地推開蘇檸,用力拍打駕駛座的皮椅:“我要去問姑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停車,我要下車!”

司機是夜廷安排的心腹,早就知曉蘇檸的事。

彆說這時候在機場高速上不能停車了,就算能,蘇檸不發話,他也不敢停。

蘇檸一把拉住蘇彤:“彤彤,你冷靜點!我也不想相信這一切,但事實就是這樣!你最愛的姑姑和姐夫,害得我們家破人亡!”

蘇彤根本不聽,不顧蘇檸的勸阻,用力拉扯車門:“開門,放我下去,快停車,我要下車!”

“我讓你不許再鬨了!”

蘇檸氣急,奮力將蘇彤拉轉過來,抬手一耳光甩到她臉上。

啪——

車廂內瞬間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