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蘇檸霍子城 >   第60章 聯姻

秦斯越和蘇檸停下來。

蘇檸趁機悄悄抽開自己的手,小聲道:“我去外麵等你。”

“不用!我媽這是來要禮物了,你還不準備拿出來。”

“哦!差點忘了!”

蘇檸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頭,連忙打開手包,把一個紅色絲絨盒子拿出來,塞給秦斯越。

白思卉剛站定,秦斯越就把盒子遞了過去:“這是25週年禮物,也是我第一次給你們送禮。下一次,可能又要等25年了,所以你們25年內最好彆離婚。”

這話,可真不像在自己父母結婚紀念日上說的。

但也足以看出二老對這個兒子的寵愛。

果然,白思卉眼睛一亮,立刻接過來打開。

在看到裡麵躺著的兩串手串時,驚喜:“天呢,正陽,這是你一直想要的。”

她連忙轉身過去,遞給丈夫看:“盤好這兩串,冇個幾年時間可能真不行,阿越有心了。”

老爺子看到那兩串情侶款手串,剛纔一直微微嚴肅的臉上,也瞬間有了滿意的笑,抓起老花鏡戴上,仔細看了過去。

蘇檸鬆口氣。

其實在白阿姨打開盒子之前,她還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這是剛纔來的路上,秦斯越讓她裝進包裡的。

原來,是兩串盤好的紫檀木手串。

白思卉折返回來,親昵地牽住蘇檸的手:“小蘇,實不相瞞,我這個做母親的很久冇看到阿越了,能不能先借他幾分鐘。關於今天的宴會,我想跟他單獨交代幾句。”

“好的,阿姨。”

蘇檸微微頷首:“祝伯父阿姨紀念日快樂,愛情永恒。”

“謝謝!小嘴真甜。”白思卉滿眼溫柔。

蘇檸垂眸,看都冇再看秦斯越一眼,走了出去。

心裡,長長舒了一口氣。

儘管白阿姨說的客套,但她知道,連瞎子都能看出來,秦家人非常不想看到她出現在秦斯越麵前。

這個……回頭一定要找秦斯越好好算算賬。

客廳裡冇了其他人,一直侍奉在秦老爺子身邊的管家秦山也識趣地走了出去。

隻剩下一家三口。

秦斯越走過去,在老父親身邊坐下:“給我一個最差的公司,就彆把介紹給大家了吧。說出去,都會以為您不想要我這個兒子了。”

“阿越!彆仗著你爸爸最寵你,就說話冇大冇小。”白思卉嗔了一句兒子。

秦正陽合上絲絨盒子,取下老花鏡,這纔看向身邊的兒子:“那把董事長給你?”

“彆!彆!彆!”

秦斯越擺手:“那更冇興趣,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鞠躬儘瘁死在無聊的工作崗位上。”

白思卉親自給兒子倒了一杯水遞過去:“阿越,彆跟你爸爸開玩笑了。如果不是公司出了問題,你爸爸不會讓你回來的。他知道你的興趣不在做生意上。”

秦斯越接過母親遞來的水,玩笑地問:“有這麼嚴重嗎?正陽集團要破產了?”

“胡說八道!呸呸呸!”

白思卉連忙過去捂住了兒子的嘴,滿眼都是提醒。

二老現在滿臉都是嚴肅。

秦斯越微蹙了眉,瞬間擰出一個鬱結。

他推開母親的手:“還真的出事了?”

秦老爺子點點頭,臉上浮上憂愁:“正陽集團是做房地產起家的,後來雖然開拓了餐飲,食品,娛樂等其他領域的生意,但都是做實體的,這幾年實體生意被互聯網行業衝擊的很嚴重……國內現在房產飽和,國家又連續出了好幾次嚴打炒房的規定,我們的房地產公司基本涼了。但其他公司,也冇多好,苟延殘喘……”

說到最後,秦正陽歎了一口氣。

秦斯越眉宇間的鬱結更深:“你們怎麼從來冇說過?”

“哎。”白思卉也跟著丈夫歎了一口氣:“這些情況,公司高層都知道,你兩個哥哥也知道。這幾年來,也出了很多補救措施,都冇有明顯的效果……”

頓了一下,她抬眸看向兒子:“阿越,你和蘇檸,到底什麼情況?”

秦斯越一下子輕笑出來:“您還有心情聊八卦,我能不能認為公司情況並冇多差?”

“媽媽冇跟你開玩笑,你的婚姻大事關係到公司的存亡。”白思卉擰緊的秀眉裡,冇有一絲玩笑的成分。

秦斯越眯了眸。

左右看了看父母,瞬間明白過來。

“嗬。”他意味深長地勾了下唇:“這話我能不能理解為,你們想讓我娶一個能救正陽集團的女人?”

白思卉點頭:“對!聯姻!”

“聯姻?”秦斯越像是聽到了笑話,卻笑的很不屑:“你們知道的,我反對一切封建製度規則,更不會接受。”

“這不是封建!如果可以,我和你爸爸也不想乾涉你的婚姻自由,但這次,隻有你可以。”

白思卉說著,看向丈夫:“老秦,到這種地步了,你還不打算把公司真實情況告訴兒子嗎?”

秦正陽雙手在膝蓋上輕拍了下,看著兒子道:“不聯姻也行,除非你有辦法讓整個集團轉危為安,扭虧為盈。那樣的話,彆說娶蘇檸一個二婚女人了,你娶個男人進來,我都不反對。”

“爸!”秦斯越自嘲笑了下:“您都不行,為什麼覺得我可以?另外,我不會把感情和彆的事情摻雜在一起。”

兒子臉上的堅決,讓二老默了一瞬。

白思卉語重心長道:“阿越,不管怎麼樣,蘇檸你不能娶。她以前是子城的妻子,媽媽相信你和蘇檸光明磊落,但正陽集團已經經受不住任何流言蜚語了……你身上流的是秦家的血,你爸爸這些年把你一個人留在國外,彆人都以為是不在乎你,但你是知道真相的:那就是你父親那是為了保護你!也為了不乾涉你的愛好興趣自由。但你現在長大了,該為你父親分擔了。”

秦斯越的俊臉上瞬間浮起一抹煩躁。

他起身,擰眉看向老父親:“公司我不會不管的,但聯姻的事,你們以後就彆在我麵前提了。至於蘇檸,我娶不娶她,也不想由其他人來為我決定。”

說完,手抄在褲兜裡,走了出去。

白思卉過來拉住丈夫的手,安撫:“阿越說了不會不管就一定會管的,至於聯姻的事,慢慢來吧。今天日子特殊,先不提這些了。”

秦正陽被嬌妻溫柔的眼神說服,笑著點頭:“今天不是蘇檸出現,我也不想提。不管怎麼樣,阿越和蘇檸是絕對不合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