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蘇檸霍子城 >   第77章 羞辱

蘇檸的臉已經被打的腫成了饅頭,艱難地道:“你愛信不信,我說的都是真的,離婚那天才認識秦斯越的,那天去秦家才知道他是你舅舅!”

“啪!”

霍子城揚手又是一個耳光,狠狠打在蘇檸早就紅腫的臉上。

“你還想騙我?知道你下賤,要不要嚐嚐跟外甥搞的滋味?我的好舅媽!”

他陰冷低笑著,“舅媽”二字咬得很重,很刻意。

還透著濃濃的嘲諷。

蘇檸一張漂亮的臉已經慘不忍睹,嘴裡滿是腥甜的鐵鏽味。

她壓下眼底的怒意,掀起眼眸,淒涼的笑:“阿城,你真的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真的不好好想想,為什麼我們結婚前你會收到那些照片?其實你完全可以去查,但你根本不聽我解釋,那時候是不是有人煽風點火讓你相信那照片上的人就是我了?”

蘇檸看著霍子城,嗓音嘶啞:“你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被人牽著鼻子走?”

她已經不愛霍子城,甚至恨之入骨!

但現在,她能不激怒他就不激怒,她能拖延時間就要拖。

她要讓他清醒,他自己被人騙了還不自知!

霍子城擰眉,當年所有事一下子都湧了上來。

當時看到那些照片他難以置信不知所措。

但也的確,有人在他旁邊火上澆油,斥責蘇檸是如何一個裡外不一的人,還說見過她和彆的男同學如何曖昧……

霍子城正想著,眼神一凜,凶狠地看向蘇檸:“你又想騙老子!”

當初在精神病院,她就是用這種手段騙了他。

他心軟放了她一馬,現在居然還敢故伎重施!

“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不信可以去調查!”蘇檸艱難出聲。

霍子城根本不聽她解釋,拎起她扔到了旁邊破舊的小床上。

他擺弄了下旁邊的攝像機,陰惻惻地冷笑威脅:“蘇檸,我要記錄下你下賤的樣子,以後要是不聽話……”

他眸子閃爍著詭異的光,緩緩走到蘇檸跟前,命令:“用嘴巴把皮帶給我解開。”

霍子城一把拽起蘇檸,扯住她的頭髮讓她抬頭麵對他。

蘇檸梗著脖子,與他四目相對:“阿城,你真的要讓我們回憶裡那點美好都徹底毀掉麼?”

霍子城已經被恨意衝暈了頭腦,咬牙用力扯拽她的頭髮:“你留給我的隻有恥辱!隻有恥辱!”

蘇檸痛得額頭上青筋直爆!

她隻希望能再拉回他一絲絲良知。

但霍子城眼神決絕,不相信她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他雙手揪住蘇檸的衣領,用力一扯,她襯衫裙的釦子“啪啪啪”飛散出去,彈落在牆上,地上。

蘇檸身上隻剩下一套內衣褲。

薄薄的黑色蕾絲內衣襯的她皮膚白的發光,霍子城眼神暗了暗,捏住她的下顎:“你是自己乾,還是下回讓你看看,你媽是怎麼給我乾的?”

無恥!畜生!敗類!

蘇檸死死瞪著霍子城,眼裡的恨意再也掩飾不住!

親人是她的軟肋,隻要母親在霍子城手裡一天,她恐怕都逃不開他的手心。

她絕望地咬緊牙:“好,我做!”

霍子城陰森地笑著,將她的腦袋用力按向他的腰腹。

蘇檸張開抖的厲害的嘴唇,閉上眼睛咬住了他腰上的皮帶……

……

黑色邁巴赫一個急刹,穩穩停在城東養老院大門口。

秦斯越剛下車,一輛警車在他正前方停下。

車門打開,兩名警察迅速走到秦斯越麵前。

“秦先生,我們已經檢查了這裡的監控。養老院周圍,甚至兩邊街道的監控都被刪除了,查不到一點可疑痕跡。”

秦斯越正要開口,陸文昊打來了電話。

他抬手示意警察稍等,立刻按了接聽鍵。

“越哥,隻查到蘇檸下午接到了一個黑號來電,暫時查不到使用者的資訊。”

“繼續查,查到有用的資訊立刻通知我。”

警察這邊也接到了警局打來的電話。

他告訴秦斯越:“剛纔我的同事查了附近的天網,有輛可疑的車子往右邊那條路走了,那條道通往很多地方……”

秦斯越眼神陰嗖嗖的,低冷的嗓音猶如千年寒冰:“先上車!”

說完,兩幫人立刻上了車。

按照指揮部給出的車輛資訊,一路急駛追了上去。

……

小黑屋裡。

短短幾分鐘,蘇檸仿若度過了漫長的世紀。

她屈辱地解開了霍子城的皮帶,腫起來的臉頰已然慘白。

霍子城抽出皮帶勒住她的脖子,用力提起來麵向他。

語氣嘲諷又得意:“你這樣子果然很下賤,是不是早就饞我的身子了?這兩年冇餵過你,是不是很怨我?”

“霍子城,其實在這方麵上咱倆很像。”

蘇檸嘴角微微勾了下,滿眼決絕:“我睡你舅舅,你睡我表妹,誰也彆羨慕誰,誰也彆標榜自己有多高尚……”

“蘇檸,我看你是在找死!”

霍子城徹底被激怒。

眼睛猩紅,抬手絲毫不留情地又狠狠煽了她一巴掌。

他捏住她兩腮,強迫她的嘴貼近他,陰惻惻道:“我命令你用嘴取悅我,我爽夠了,說不定就放過你媽了。”

蘇檸向來高冷,在學校被稱為冷美人。

甚至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當年他成為她男朋友時,有種征服全世界的優越感。

可他如今十分厭惡她,就是要把她踩在腳下,羞辱她,踐踏她,讓她失去尊言,徹底失去所有!

蘇檸打了個哆嗦,忍無可忍地尖叫道:“霍子城,你殺了我吧!就算死我也不會讓你作賤我!你噁心得讓我想吐!”

“我噁心!”

霍子城捏住皮帶的手指骨結“咯咯”作響,提起來就狠狠抽打在蘇檸的身上。

頃刻間,一條條觸目驚心的血跡佈滿蘇檸白皙柔嫩的肌膚。

幾皮帶下去,霍子城似乎還不解恨,一腳把蘇檸踹倒,揮著皮帶打得她皮開肉綻。

她傷口湧出鮮血,把床單染成了紅色。

蘇檸身體很痛,但腦袋卻異常清醒。

剛剛霍子城抽打她時,她強忍著痛,故意在床上翻滾,就是想掙脫雙手的束縛。

繩子卻綁得太緊,隻鬆動了一點點。

但已經足夠!

霍子城瘋了般,看著蘇檸渾身是血,眼神越發興奮,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

蘇檸痛得將身體縮成一團,手指摸出藏在絲襪內緊貼著皮膚的軟刀片,捏在指間。

突然,她翻身而起,狠狠朝霍子城撞上去。

兩人身體碰撞瞬間,霍子城看到蘇檸指間閃過一抹寒光,朝他褲襠猛地劃了兩下。

他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