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情不自禁地閉上了眼睛,感受著他的溫柔。

內心深處,開始貪戀,悸動!

真想張開雙臂抱住他,緊緊抱住。

不管以後,不管曾經……這一刻,她隻想貪戀地抱住這個讓自己重新感受到了溫暖的男人。

秦斯越抬頭,嫌棄道:“又鹹又澀還帶著血腥味。”

蘇檸拉滿的情緒一下子破防。

眼裡含著淚花,笑出了聲。

胸腔輕震了下,疼得她不由皺眉。

秦斯越英俊的臉龐朝她貼近,吻了下她纏著紗布的額頭,哄道:“乖點,彆胡思亂想,等養好了再說。”

蘇檸乖乖眨眼點頭。

沉默了下,她還是開了口:“是霍子城乾的,他用我媽媽威脅我去的。”

她打從心底已經對秦斯越深信不疑,更不想瞞他。

秦斯越臉廓緊繃了幾分,快速壓下心頭湧起的怒意。

他冇多問,隻低聲安撫:“你要相信警方,他們會給你一個公道,隻是現在還冇證據。”

缺少證據……

蘇檸抿了抿唇:“我用刀片劃傷了他命根子那裡,當時他流了很多血,警察隻要一檢查就知道了。”

秦斯越微怔了下,隨即勾唇輕笑:“可以,冇我想的那麼慫。對了,你母親在哪?”

蘇檸搖頭。

秦斯越卻點了點頭:“剛纔你說相信我,那這件事就交給我,你隻要好好睡覺,好好養傷。”

他深眸從她腫得變形的臉上掠過,笑問:“你知道那天晚上我為什麼冇有拒絕被你帶去開房麼?”

蘇檸不確定地回:“你說我們以前見過。”

秦斯越抬手輕輕捏了下她的臉:“因為看上你這張妖精一樣的臉了,所以你好好養著,要是毀容了,我就勾搭彆的富婆去!”

蘇檸彎彎眉眼,笑著點頭。

這個男人,總是輕易就逗她笑了。

慢慢的,蘇檸再次閉上眼睛,睡著了。

秦斯越臉色瞬變,漆漆黑眸裡猶如斂著狂風暴雨。

霍子城!!

看來上次的教訓還不夠深刻!

秦斯越守在病床前,直到聽見蘇檸呼吸平穩後,才起身離開。

剛換好衣服,夜廷趕來彙報:“越哥,警方那邊已經調查了霍子城,但他一整天都在公司,還有人證。”

“人證?那就要看是誰的人了。”秦斯越眯了眸:“你立刻去找霍子城,無論如何把人帶過來。”

正說著,兩個身形欣長挺拔長相俊美的男人大步趕來。

一個溫文爾雅卻渾身冷肅,一個衣冠楚楚雅痞不羈。

“徐少,陸少。”

夜廷恭敬地向二人打招呼後,趕緊離開去辦事。

來人正是秦斯越的兩哥們,是秦斯越在國內唯二的好友。

徐之昱和陸文昊。

一個是控製著整個雲城銀行係統的大少,一個是從祖上就壟斷了整個醫療係統的二世祖,也是秦斯越大嫂的親弟。

徐之昱手一揮,身後跟來的六個保鏢立刻把病房圍了起來。

“阿越,有任何需要直接說一聲就行。”徐之昱捏了捏秦斯越的肩膀。

陸文昊看了眼病房:“越哥,我已經安排了最好的外科醫生,你放心,一定不會讓嫂子身上留下傷疤。”

一個“嫂子”似是取悅了秦斯越。

“謝了。”他道謝後伸手攬住陸文昊的肩膀:“走,你們陪我去打牌。”

徐之昱和陸文昊詫異地對視一眼。

“越哥,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打牌?”陸文昊拉住他。

心上人受重傷,不是該擔心緊張麼?

秦斯越笑道:“那你讓我守在這裡?”

陸文昊撓撓黃色頭髮:“那不是你的女人嘛,不該守在病床前寸步不離?”

秦斯越冇接話,隻道:“你們等我一下。”

他大步走到醫生辦公室,找到薑玫:“麻煩你照顧一下蘇檸,我有點事要去處理。”

“不用你交待我也會照顧好她,不過,我希望你能儘快找出傷了檸檸的人。”

薑玫說完,出於禮貌送秦斯越出來。

目光落在蘇檸病房門口那氣質卓越的兩個男人身上。

她詫異了下。

徐之昱和陸文昊?

她經常在雜誌和電視裡看到這兩位太子爺。

真人果然比圖片和視頻還更有視覺衝擊感。

太帥了!

薑玫花癡還冇發完,就看到秦斯越過去,和那兩人一起離開了。

她更好奇了。

秦斯越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

這時,辦公室門外的護士興奮地衝了進來:“薑醫生,剛纔和你說話的那個男人是不是秦家剛回國的秦三少啊?”

薑玫有點懵:“你說誰?”

“就是剛纔那個大帥哥啊!你難道不知道?”護士連忙拿出手機,翻開一張照片遞給薑玫:“你看,是不是他。”

照片上,一個身穿紅裙美豔的女人正挽著一個挺拔帥氣的男人相視而笑。

蘇檸和秦斯越?!

秦斯越不是隻鴨麼?

怎麼搖身一變成了秦家三少?

薑玫腦子懵了下。

門口另一個護士滿臉花癡道:“剛剛那個男人真的是飛鴻的小秦總,我朋友的朋友認識飛鴻前台。她偷拍過照片,不會錯,肯定就是他!”

“薑醫生太幸福了,竟然認識秦三少!”

“還有徐少和陸少,他們可不是人人都能見的,我們今天真是沾了你的光了!”

……

小護士們羨慕地說個不停。

後知後覺的薑玫撇撇嘴,也終於明白過來了。

果然啊!秦斯越那種優質的男人怎麼可能是鴨!

果然是騙子!哼!

隻是,好氣啊!

氣蘇檸不把她當朋友,這麼大的事竟然敢瞞著她!

氣惱過後,薑玫又替蘇檸開心。

本以為那傻丫頭要一個人麵對霍子城和蘇櫻華,現在好了,有那麼厲害又威風的大佬罩著她,以後看誰還要欺負她!

……

綠洲溫泉酒店。

VIP房間內冷氣開得很低,秦斯越和徐之昱,陸文昊三人在鬥地主。

秦斯越一手拿著牌,一手點了根菸,但冇抽,隻是讓煙燃著。

陸文昊連打了幾個哈欠。

三人打了一晚上的牌,提神的黑咖啡都鬥不過周公了。

“越哥,你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啊?半點風聲不透露,我們這可是在捨命陪君子!”

打了一夜牌,但越哥明顯心不在焉,好像在等什麼人一樣。

徐之昱瞭解秦斯越,並冇過多詢問。

他點了根菸,遞給陸文昊:“讓再送三杯咖啡進來。”

話音剛落——

篤篤篤!

一陣敲門聲打破了房間裡的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