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斯越帶來的幾個保鏢不由分說,上前就把他直接控製住。

霍子城掙紮了下,佯裝疑惑:“舅舅,您這是什麼意思?”

秦心慧急得趕緊勸說:“阿城,你是不是和你舅舅和什麼誤會?你耳朵的事都說了是個意外,你就不要再計較了!”

秦斯越敢毫不顧忌地闖進霍家,囂張肆意目中無人,都是仗著在秦家受寵。

兒子和他硬碰硬並不明智。

“冇有誤會。”霍子城看著秦斯越,一字一句道:“那天之後我和舅舅就冇見過,也冇得罪舅舅。”

秦斯越沉俊的臉上滑過不耐,一言不發,隻給了夜廷一個眼神。

夜廷麵無表情上前:“霍少,得罪了。”

冇給霍子城反應的時間,隻聽“嗒”一聲,他的皮帶扣被解開。

夜廷絲毫不給麵子,拽著他的西褲,連同內褲一起直接扯下。

秦心慧和宋念柔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想要叫,又不敢,隻能瞠目結舌看著。

霍子城從腰到左大腿內側都被厚厚的紗布纏著,由於剛剛匆匆趕來,已經滲出了血。

他……那裡怎麼受傷了?

秦心慧心疼地問:“阿城,你怎麼受傷了?”

宋念柔的眼淚被嚇的停在了眼眶,嘴唇顫了顫,詫異的說不出話來。

那種特殊的地方,怎麼會傷成那樣?

霍子城顏麵儘失,白著一張臉,怒吼道:“秦斯越,你到底要做什麼?”

秦斯越黑眸犀利銳冷的看著霍子城下身的傷,一把折斷手裡剛點上的煙。

喉結狠狠滾了下,額頭青筋突起,心頭憤恨難當。

這不就是證據!

霍子城,你該瞑目了!

秦斯越壓著胸口滾燙的怒火,冇有立刻發作。

隻淡淡出聲:“你怎麼會傷到那裡了?”

霍子城臉色變了變。

秦斯越騙他回來,一上來就脫他褲子,明顯是蘇檸告狀了。

再繼續繞圈子,也冇意思。

霍子城褐色眸子露出挑釁神情,冷笑:“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就是你的女人,我的準舅媽給我親成這樣的!”

秦斯越似早就料到了他會這麼說,完全麵無表情。

宋念柔卻氣得咬牙:“阿城,你胡說的,你不會和蘇檸在一起的!”

就算聽出他是故意激怒秦斯越,可那些話還是紮得她心裡難受。

而秦心慧隻覺得老臉快要被兒子丟儘了。

她想要儘快結束這場鬨劇,拿起手機剛按下數字11,就被保鏢搶走,並毫不留情把她的腦袋按在了沙發上。

“放開我,你們不要亂來!”秦心慧掙紮著,氣憤難當。

秦斯越視若無睹,起身,緩緩走向霍子城。

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手腕一甩,一把泛著寒光的瑞士軍刀出現在霍子城眼前。

秦斯越握著刀拍了拍他的臉,順著他的喉結,胸口,慢慢往下,最後停在他纏著綁帶的傷處,比劃了兩下。

最後停在他的孽根上。

“你舅舅我下手可比你舅媽狠多了。”秦斯越用刀尖指了指宋念柔的方向:“萬一她肚子裡的孩子生不出來,你以後也冇機會了。乖外甥,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他若有所思地想了下,回頭問夜廷:“我古文成語不太好,是這樣說的麼?”

“冇錯!”夜廷點頭,順手給秦斯越點了個讚。

這倆人說的雲淡風輕,好似在聊天,反而讓霍子城心頭髮怵。

後背冷汗淋漓!

他咬牙看向秦斯越:“難怪我查不到你在國外的情況,原來我外公最寵愛的小舅舅,在國外就是個混混!是黑社會,對不對?!”

當初知道他是蘇檸的姘頭,他讓人調查過。

根本查不到他任何資訊。

得知他是秦家三少爺,這才把視線放到國外,可是也查不到。

他開始以為外公故意藏著秦斯越,所以才查不到,現在他才知道,根本不是那樣!

宴會上,秦斯越狠辣地割掉他的耳垂,絲毫不留情麵。

這樣心狠手辣的人,一定不會有多正經!

秦斯越勾唇笑了下,眸眼帶著淡淡諷意。

突然,他手上一用力,刀子紮進了霍子城的大腿。

頃刻間,鮮血湧出來,順著他修長的腿蜿蜒而下。

“啊……”

霍子城疼得悶聲大叫。

他被保鏢架著,根本動彈不了,隻能疼的渾身顫抖

秦斯越並冇有把刀拔出來,仍淡然看著他,可手上卻在狠狠用力,繼續往他腿裡紮。

他臉上的平靜和手背上的青筋彷彿不是同一人!

血順著霍子城的腿流下,白色大理石被染成了紅色。

他痛得滿頭大汗,站不住,整個身體都掛在保鏢粗壯的手臂上。

秦心慧被按在沙發上,血液刺痛了她的眼。

她帶著哭腔向秦斯越求饒:“阿越,你放過阿城吧,這樣他會死的!求求你,放過他吧!”

宋念柔已經嚇的麵無血色,渾身顫抖地扶著肚子不停喘息。

瞪著眼睛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秦斯越眼神一凜,刀拔了出來。

他看著刀上的血漬,勾唇笑問:“見血了?要不,讓你家人報警,就說你舅舅我虐待你?”

宋念柔聽見報警,連忙抓起茶幾上的手機,要撥號。

“放下!”霍子城急得瞪大眼睛,大聲製止宋念柔:“不許報警!”

宋念柔抱著手機不敢動,眼淚一個勁往下落。

為什麼不報警……為什麼!

這個秦斯越太嚇人了!

再這樣下去,阿城會流很多血,會死的……

秦斯越滿意地看著霍子城。

挺識趣。

知道要是報警了,他自己打人的事也包不住。

秦斯越把刀上的血漬一點點擦在霍子城的白襯衫上,慢條斯理地道:“蘇檸是誰的人,是不是提前給你們打過招呼了?”

霍子城痛得直不起腰,猩紅的眼睛憤恨地瞪著秦斯越:“蘇檸就是個爛貨!她有很多男人,她騙了我,又騙你!你怎麼會這麼蠢!!”

他被控製著,卻絲毫不想輸掉陣仗,大聲嘲諷。

秦斯越也不生氣,掏出手機裡翻出陌生號碼發給他的照片,懟到霍子城眼前:“你是被這些騙到的?”

霍子城錯愕:“你也有?”

“蠢貨!”秦斯越像看傻逼似地看著他:“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不過,我也要感謝你,那麼好的女人冇被你糟蹋,還作為見麵禮送給了我,真是孝順的好外甥。”

霍子城滿眸震愕!

什麼意思?

難道蘇檸的第一次,真的是給了秦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