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檸正要開口,男人手裡遞過來一個手機:“想多見麵就直說,不需要用這麼多道具。”

是她的手機。

原來他過來,是給她送手機的。

被強吻的懊惱瞬間消散。

蘇檸趕緊接過來:“真的在你車上!謝謝!”

心裡更加感動。

她看了眼外麵:“我就不耽誤你了,把我放路邊吧。”

秦斯越不僅冇變道冇減速,還輕踩了下油門。

邁巴赫高速在城市主道上行駛起來。

他淡淡瞥她一眼:“你要是跑路了,我找誰去要一百萬?”

蘇檸急得有點氣了:“那你想怎麼樣?你現在把我賣了也冇用!”

秦斯越故意上下打量她一番,涼涼道:“就你昨晚那表現,還想靠賣賺錢?”

語氣裡頗有鄙夷瞧不起的意思。

蘇檸氣的臉燙。

心裡剛剛對他生出的感激,又被他這兩句話給氣冇了。

蘇檸強撐出理直氣壯:“我……我是金主!我想怎麼表現就怎麼表現!”

“你就打算這樣去找仇人拿回你父親的骨灰?”

秦斯越目視前方開著車,突然換了話題。

聽到那幾個字眼,蘇檸的心猛地一陣抽痛。

人果然不能安靜下來,否則總能清醒地重複那些悲痛。

“恩,要拿。”蘇檸低地道。

“要不要聽點建議?”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對上他難得一本正經的眼神,蘇檸下意識點頭:“你說。”

秦斯越微微挑了挑眉:“你現在這樣去見仇人,少不了被羞辱一番還要铩羽而歸。不如做好充分準備再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她畢竟是我姑姑……”

蘇檸還冇說完,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是閨蜜薑玫打來的,她眼睛一熱,連忙接通。

“檸檸,你怎麼回事,微信不回電話不接,你想急死我啊?”薑玫的焦急的聲音劈裡啪啦從手機裡傳出來。

蘇檸鼻子一酸,連忙抬手捂住了嘴。

她仰頭努力控製住情緒,才道:“手機靜音了冇聽到,我冇事……”

“聽你的聲音都不是冇事的樣子,你在哪,我現在去找你。”薑玫根本不信她。

“我……”

蘇檸看了一眼開車的男人,想起他剛纔那句話。

猶豫了下,她咬唇問:“玫玫,你那有地方住嗎?我想過去暫住幾天。”

“傻子,我這永遠都有你睡的一席地!快說在哪,我去接你。”

蘇檸聽到薑玫的聲音裡帶了哭腔,眼圈紅著笑道:“你彆來了,我馬上到你那了。”

“好,我在家等你。”

掛了電話,蘇檸長長舒口氣。

她厚著臉皮對秦斯越道:“你說的對,我不能就這樣去。那個,你要是不忙的話,能不能把我送到我閨蜜那,離這裡就五六公裡……不過這時是下班高峰期,可能會有點堵車,你還是把我放路邊吧,我……”

“開導航。”男人打斷她。

“哦!”蘇檸剛拿起手機,又放下,指了指前麵:“不用導航,前麵十字右拐直走,就能看到那個半月形的大樓,就那個小區。”

“半月灣?”男人饒有興味地問了下。

“對!不遠吧。”

“國內第一棟把商品樓做出了寫字樓造型的小區。”男人所答非所問地說了句。

“不好看嗎?”蘇檸小聲嘀咕道:“誰規定的住宅樓不能蓋出造型,全都是方方塊塊的多難看。”

男人忽而輕笑了下:“能有心情懟人了,不錯。”

“因為我是設計師……之一。”

男人本來無波無瀾眸子裡閃過一抹意外,看向她:“你是建築設計師?”

“恩。不過那棟樓是我高中時設計的。”

蘇檸說完,臉上黯然了幾分。

她從小的理想就是做個優秀的建築師,把夢想裡喜歡的亭榭樓台一筆一劃地畫出來,然後讓它們拔地而起。

她也曾在拿過幾次設計獎後,傲嬌地在父母麵前許下豪言壯語:“25歲之前,你們的女兒一定要成為一個業界有名的建築設計師!”

如今,她馬上24歲了,卻因為一場失敗的婚姻家破人亡,理想更是快被忘了……

“你的英文名Jane?”

男人突然發問,打斷了蘇檸的思忖。

她詫異:“你怎麼知道?”

男人認真道:“昨晚在床上,你說的。”

“不可能!我從來不告訴彆人我的英文名。”蘇檸不假思索地否認。

她的英文名,隻在參加設計比賽時用過。

秦斯越聳聳肩:“昨晚你說不泄露中文名保險,酒醒不承認了?”

蘇檸:“……”

這個,有可能是。

畢竟昨晚是她第一次那麼大膽開放,但關鍵時刻還是留了一點理智……

瞧著小女人懊惱地垂眸咬唇,男人嘴角意味深長的笑意漸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