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節!

恐怖的大戰,於赤石城內不斷的爆發。

高空上那一處頂尖的戰場最為引人注目,一**巨大的能量風暴時不時的橫掃開來,連天際上的雲層都是被蠻橫的撕裂,下方龐大的城市都是在這種交手下不斷的震顫,也虧得如今這座城市早就是死城,不然光是這種交手的餘波,便是會造成不小的傷亡。

藍瀾,長公主,宮神鈞等八位天珠境的頂尖學員,此時正傾儘全力的聯手纏住血尾異類。

天空上,時不時的有著血尾異類那嫵媚的嬉笑聲響起,隻是那般笑聲落在下方正不斷挺進的李洛等人耳中,卻是帶來了無邊的寒意。

大天災異類,著實恐怖。

即便是麵對著八位天珠境學員的圍攻,依舊是占儘上風。

而除了頂尖的戰場外,城內其他的方向,還有著不可小覷的戰鬥,那是薑青娥所率領的三星院學員與其他那些異類的戰場,雖說此前那些小天災級異類都被解決掉,但餘下來的這些災級異類實力依舊不可小覷,但好在有薑青娥這定海神針鎮守,光是她一人之力,就拖住了五隻災級異類,殺得它們節節敗退,大漲士氣。

所以三星院學員組成的防線,倒還算是穩固,不會讓得這些異類闖進最中心的戰場,繼而對長公主他們造成乾擾。

接下來就是李洛他們這邊。

論起實力,他們這一組,自然是三組人員裡麵最弱的,隊伍裡麵實力最強的就是敖白以及聖明王學府二星院的袁搬山,後者在院級賽的時候敗給了敖白,但自身實力也要比祝煊這些化相段第四變的二星院學員強橫許多。

ps://m.vp.

他們這半個時辰下來,全速挺進,接連佈置下了六顆淨化靈珠,這般效率,算是不低了。

當然,這主要也是因為薑青娥他們那邊動靜太大,將諸多強橫的災級異類都吸引了過去的緣故。

嗡!

當又一顆淨化靈珠緩緩升起,擴散出一片令人心安的淨化光幕時,李洛等人皆是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再有三顆淨化靈珠,節點就能成形了!”隊伍最前方,敖白的聲音傳來,讓得所有人臉龐上都是浮現出了一抹喜色。

隻要淨化節點一成,到時候就能夠徹底破掉這座幻境,而且淨化之力爆發下,就連那大天災異類都會受到壓製,那時局麵必然就會出現偏移,他們的勝算則會大大的增加。

“走,加快速度!”

敖白一聲令下,而後率先對著另外的街道衝去。

其他人則是紛紛跟隨,就連落在後麵一點位置的李洛也是立即跟上。

對於敖白成為隊伍的核心,他的確並冇有什麼好在意的,他跟在後麵能夠稍微劃水一下,反而更輕鬆點,雖然大多數的異類都被薑青娥他們吸引走了,但時不時還是有著殘餘的異類出現,而敖白這個隊伍核心,自然會吸引更多的火力。

他倒是巴不得敖白頂住所有的壓力,讓他們能夠順順利利的完成任務。

在李洛心中想著這些的時候,隊伍已是自殘破的街道上疾馳而過,半分鐘後,就轉入了另外的街道。

而就在他們闖入這條街道的那一瞬間,突然有一股怪風不知從何時捲起,直接就對著眾人呼嘯而至。

那怪風頗為詭異,雖然眾人周身時刻有相力湧動保護自身,可在這一瞬,卻是被那怪風儘數的消融,頓時所有人都是遍體冰寒起來。

“小心,可能是異類來襲!”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李洛一驚,急忙厲聲大喝。

所有人頓時驚慌起來,體內相宮劇烈的震動起來,相力儘數湧動,驅逐著身體上的冰寒,同時目光戒備的盯著四周。

但是讓人驚疑的是,那怪風席捲而過後,卻並冇有見到任何異類的蹤跡,街道上,寂靜無聲。

“什麼情況?”孫大聖眉頭緊鎖,嘀嘀咕咕的道。

其他人也是麵麵相覷。

這般詭異的寂靜持續了一分鐘,有人忍不住的問道:“敖白學長,現在怎麼辦?”

聽到此話,李洛眼神倒是一動,他看向隊伍最前方,隻見得敖白修長的身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同時也並冇有迴應其他人的問話。

李洛眼神微凝,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而在敖白身後,那袁搬山也是感到有些奇怪,他伸出手掌抓向前者的肩膀,擔憂的道:“敖兄,你怎麼了?”

轟!

就在袁搬山手掌落在敖白肩膀上的那一瞬,突然有一股驚人的相力猛然間自後者體內爆發而起,同時敖白五指成拳,反手便是一拳如奔雷般的轟到了滿臉錯愕的袁搬山胸膛之上。

噗嗤!

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得袁搬山毫無防備,當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壯碩的身體倒飛了出去,在那地麵上搽出數十米的痕跡,直接當場被轟成了重傷。

這般變故,直接把眾人給嚇傻了。

誰都冇想到,敖白會突然間對袁搬山出手!

而且,也因為他們這瞬間的呆滯,那敖白又是趁此閃電般的出手,兩道掌影浮現,裹挾著異常雄厚霸道的相力,宛如重重巨浪翻滾,迅速的對著距離他最近的兩人狠狠拍去。

尖銳的破風聲炸響。

兩人之中,就包括了一直跟著敖白,試圖與他拉近關係的祝煊。

此時的他麵色慘白,麵容驚駭的道:“敖兄,你瘋了?!”

雖然他與敖白一樣都是二星院的學員,可雙方的實力差距,卻是相當之大,如今敖白全力一掌拍來,他隻能傾儘全力的鼓動相力,倉促迎上。

轟!

可撞擊的瞬間,他就更加的明白了雙方的差距,敖白的相力宛如巨浪翻湧,瞬間就將他自身的相力摧毀,而後巨力如山洪般的傾瀉而至,將他胸膛都是拍得塌陷了下去,鮮血狂噴的倒飛出去。

短短這不過數息的時間,那距離敖白最近的三人,包括袁搬山,皆是被重創。

造成這般結果,主要還是因為敖白的襲擊太過的讓人意想不到。

不過好在袁搬山,祝煊他們的遭遇,給了後麵一點的李洛等人回神的時間,他們皆是滿臉驚駭,身影急忙的暴退,拉開了與敖白的距離。

“敖白學長,你究竟怎麼回事?!”景太虛滿臉鐵青,厲聲道。

孫大聖,鹿鳴也是滿臉的駭然與驚疑。

這變故來得太過的詭異與突然,誰都冇想到,作為他們這支隊伍之首的敖白,突然會對其他的人動手。

李洛麵色陰晴不定,他目光死死的盯著垂頭的敖白,道:“恐怕這位敖白學長,已經是有些身不由己了吧?”

景太虛,孫大聖,鹿鳴三人聞言頓時眼瞳一縮。

“你的意思是他被控製了?”鹿鳴咬了咬銀牙,低聲道。

李洛冇回答,因為此時的敖白,緩緩的抬起了頭,然後在場的四人,便是悚然一驚。

敖白的模樣,麵無表情,再無了此前那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而且最詭異的是,在他的雙瞳中,竟是有一隻生有暗紅雙翼的詭異飛蛾。

血紅飛蛾緩緩的扇動著雙翼,似是不斷的分泌出血紅的花粉,那些花粉將敖白雙瞳染成血紅,同時還不斷的從眼角流淌出血紅之物。

宛如是血淚一般,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