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空空,佛宗小沙彌,鬥膽逾矩,恭請天罰退散!”

一字一句,如雷音惶惶,卑微謙恭,卻是帶著一種不容忤逆的堅定!

嗡隆!

話音剛落。

豎立在空空大師身後的漫天卍字金光佛印,同時一震。

猛然的一圈金光,滌盪而出。

滋滋……

轟哢!轟哢!

……

兩團天罰雷雲,驟然肆虐起無數電流。

這一震,彷彿是褻瀆了天罰雷雲的至高威嚴,引得天罰震怒!

“簡直狂妄!”

陰山老鬼忍不住嗤笑了一聲:“他以為他是誰?就算有功德袈裟這超脫力量,讓他擁有了逾矩的資格,可有了逾矩的資格,就真的能逾矩嗎?”

周圍幾位隱世人麵容陰沉,雖然沉默,眼神卻算是附和了陰山老鬼的嗤笑。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隱世漫長歲月,窺伺武道巔峰,早已經對這天下的力量,有了一丁半點的認知。

天罰雷雲,那是整個天下的規則守護者。

空空大師因為功德袈裟,擁有了逾矩的資格,但到底能不能逾矩,最終還得看天罰這個守護者答應不答應!

然而。

陰山老鬼的笑容驟然一僵。

其餘四位隱世人也同時身軀一震,瞳孔緊縮。

他們,清晰地感應到了一股特殊的波動!

也就是在這股波動出現的瞬間。

浩蕩佛音,轟然加劇。

如九霄雷音,轟隆炸響。

且,愈演愈烈!

“這……”

鎮疆城頭,陳東也臉色大變。

相較於陰山老鬼等人,以他如今的實力,對這股特殊的力量波動,感受的更加清楚深刻。

超脫世間的力量。

自上而下,垂直落下,橫貫在了那一方天穹。

陳東篤定,這股波動絕不是人間之力,而是與天罰雷雲不相上下的奇特波動。

感受著特殊的力量波動,陳東心臟狂跳,麵色漲紅,身上的血色卻在悄然間退散。

空空大師已經強橫到了這種程度,接下來或許……還真用不著他出手救下霍震霄了!

佛音浩蕩,如雷轟鳴。

天罰雷雲中,雷霆宣泄,巨大的轟鳴聲,似乎在與佛音抗衡叫囂著。

天地都在寂靜中。

空空大師和天罰雷雲,成了唯一的焦點。

甚至就連霍震霄,此刻在萬萬人的矚目下,也變得暗淡虛無起來。

“小沙彌空空,鬥膽請天罰退散!”

佛音與雷音抗衡之際。

年輕的空空大師,再度開口,聲音很輕,卻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堅定。

用最恭敬的語氣,卻是說出了足以驚掉天下人下巴的話。

開口間。

空空大師再度頷首,而這一次,他頷首的同時,也雙手合十,徐徐淩空跪伏了下來,一臉虔誠的樣子。

嗡隆!

璀璨金光再度一震,數萬萬卍字金光佛印,隨之金光大盛,甚至蓋過了兩團天罰雷雲釋放出的無數雷霆電芒。

惶惶如獄的天罰威壓,在這一刻猛地衰弱了一大截。

這種衰弱,不僅僅是陳東和隱世人們察覺到了,就連戰場上“被定格”的萬萬聯軍戎伍,也察覺到了!

起碼,他們其中一些人,在這一瞬,眼睛不禁抽搐了一下。

緊隨著,空空大師身後的一條條卍字金光佛印,驀然圍繞著空空大師和霍震霄旋轉起來,形成一道巨型螺旋,直沖天穹。

這一幕,美輪美奐,壯闊無比。

但藏在其中的殺機,卻是讓陳東和隱世人們,全都變了臉色。

一條條卍字金光佛印,直貫雲霄,猶如一柄柄利刀,在天罰雷雲中,肆意分割著雷雲和一道道劈出的雷霆閃電。

看似美輪美奐的一幕,卻蘊藏著霸道睥睨!

轟哢哢……

兩團天罰雷雲同時一震,巨響聲震天動地,綿延千裡。

厚厚的雲層翻滾了起來,沸騰般層層疊疊,席捲擴散向更遠處。

無儘的雷霆電光,肆虐的越發厲害了,儘皆蜂擁向一條條遊弋分割的卍字金光佛印。

二者一碰觸,便於悄然中,淚光散去,金光佛印暗淡。

同樣的一幕,發生在兩團天罰雷雲的每個地方,確切地說,是每條卍字金光佛印所處的地方。

“大師……”

霍震霄距離最近,對這悄無聲息的碰撞,感受的越發心驚肉跳。

靜謐中發生的這些碰撞,讓他有種觸之即死的感覺!

這種感覺,他很少出現!

或許是因為他現在實在太過虛弱,虛弱到最後一口氣,都是空空大師幫他強行吊起來的。

但觸之即死的感覺,確實真實存在!

“霍主宰,安心!”

淩空跪伏的空空大師回頭對著霍震霄淡然一笑。

笑容和煦,好似春風化雨。

霍震霄眸光一窒。

而在鎮疆城城頭。

陳東望著遠空正在發生的壯闊一幕,呆若木雞。

漫天激盪的雷霆閃電。

無數條直貫雲霄的卍字金光佛印。

這等大手筆,放在普通人中,哪怕是最頂級的電影特效師也難以炮製出來。

可現在,就這樣悄無聲息的發生在眼前。

“如今的空空大師,怕是能夠匹敵陳道君了吧?”

陳東不禁生出感慨。

他和空空大師交手過,對昔日的空空大師的實力有很深的認知,但現在空空大師表現出來的戰力,卻是遠遠勝過曾經。

如果當初的空空大師,是問鼎天下頂尖的一座山峰,承受著天下武者的仰望。

那現在……這座山峰已經聳入到了天穹之上,仰望恐怕也僅僅是窺伺一角,不得全貌了!

突然。

陳東耳畔響起了秦葉的驚呼聲。

“東哥,《神鬼八陣圖》的運轉,都被這股波動,強行止住了!”

言語中充滿了驚詫。

饒是陳東也不禁眼睛一眯,眼角的青筋狂跳了幾下。

已經到了這等白熱化的程度了嗎?

看似無聲無息的對撞消弭,卻是已經橫跨數千米,強行停止了《神鬼八陣圖》的運轉,這纔是最恐怖的地方。

不是破陣,不是控陣。

而是強行停止!

自上而下,以更高階的力量,形成一隻無形大手,強行按停了《神鬼八陣圖》,饒是秦葉這個控陣者也成了擺設!

下一秒。

空空大師空靈從容的聲音,再度響徹天穹。

“禮數儘到了,若有冒犯,還請天罰坦然承受!”

什麼?!

一句話,讓所有人為之一驚。

陳東急忙眺望,卻是發現年輕的空空大師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已經淩空調整了姿勢。

萬丈金光籠罩下,萬千卍字金光佛印陪襯下。

他盤膝坐在了地上,雙手合十,渾身金光璀璨。

這一刻,他渾身的氣勢,卻是極速暴漲!

“少年尚有三分怒,也敢拔劍令蒼穹!”

隨著空空大師一聲慍怒之聲,他合十的雙手猛地一緊,眼中金芒爆射。

鐺!

驟然間,虛無中一聲洪鐘大呂,響徹天地。

空空大師盤膝而坐的身影,隨著鐘聲一響,猛地盪漾出一圈圈金光虛影,且極速放大暴漲。

“這是……佛宗的金身法相?!”

幾乎同時,那位旁通佛宗的隱世人體若篩糠,脫口驚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