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葉青陽也十分內疚。

“對不起!”葉青陽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並不知道仙蹤洞府竟然還有這樣的功能,那一日,的確是我引孤翁到仙蹤洞府與小白一戰,但我真冇想到,會毀了仙蹤洞府!對不起!”

一旁的胡爺也是搖頭歎息:“怪不得他一身獸皮,還留著這麼長的頭髮,像個野人似的,原來,他打小便一直生活在大山中!”

葉璿此時眼神中也不再是憤怒,反而有些憐憫地看著唐鈺。

“唉,他也夠可憐的,從小在山裡,冇怎麼接觸外界的東西,怪不得有時候思想怪怪的!”

唐鈺歎息一聲,說道:“我記憶中,六歲開始,便被家族送進神農架大山之中修煉,而那個時候,食鐵戰神就作為我的護衛,陪我在山中,我們唐家的神獸圖騰,便是食鐵獸!”

“所以,你們毀了靈洞,抓走了我的食鐵戰神,我自然要和你們拚命!”

“唉!是我對不住你了!”葉青陽拍了拍唐鈺的肩膀,說道:“我誠懇地向你道歉!”

“道歉?有用嗎?你不給我個交代,我不會放過你!”唐鈺怒道。

葉青陽無奈一笑,說道:“不瞞你說,我也一直在尋找古武宗門!”

“你??”唐鈺抬起頭,一臉天真的看著葉青陽:“你也是被古武宗門拋棄的人嗎?”

“不算是拋棄!”葉青陽伸出手,說道:“你好,古武宗門,葉家,葉青陽!”

“哦?”唐鈺雙眼一亮,與葉青陽握手道:“你竟然也是古武宗門的人,怪不得這麼強?那你的宗門呢?現在在哪裡?”

“葉家在十三年前,一夜之間被屠殺了!”葉青陽滿臉悲傷道。

“額,死了?”唐鈺道:“那其實,你比我可憐多了!起碼,我還有機會再見到唐家人!”

葉青陽笑了笑,拍了拍唐鈺的肩膀:“沒關係,我會幫你尋找唐家,仙蹤洞府雖然被毀了,但我會想辦法把他重新建立起來......”

一聽這話,唐鈺雙眼直放光,一把抓住葉青陽的手:“你說的,你要負責幫我找回靈洞,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哎呀,我說了就會做的,你先放開我,挺大個老爺們,抓人手是什麼毛病呢?你不覺得很噁心嗎?”葉青陽道。

二人此時抓著手,基情滿滿。

“額!噁心?哪裡噁心?”唐鈺詫異道。

唐鈺六歲以後,便全靠自學,很多人情世故根本不懂。

葉青陽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個傢夥,看來得慢慢教育了。

不過,這個人的確是強到離譜,或許他得到了古武宗門的真正傳承,自己剛纔與他的較量,竟不分上下。

這樣的高手,做敵人會很頭疼。

但是,做盟友......

嘿嘿嘿嘿......

舒服得很!

“唐鈺,你以後就跟我混吧,我不僅會想辦法幫你重建仙蹤洞府,而且,我這有聚靈大陣,可以繼續供你修煉,就當是我毀掉仙蹤洞府的一個補償!”葉青陽道。

“我當然不能走,我要盯著你,你一天不修好靈洞,我一天就不放過你!”唐鈺一臉認真道。

“我說你是不是有病,總要給人時間的嘛!”葉璿喝道。

唐鈺一見到葉璿,就有種天然的忌憚,每次總是想起葉璿洗澡的那一幕,頓時臉一紅,也不敢吱聲了。

見此,葉青陽心領神會的一笑:“還好,有人治得了你!”

“胡爺,小葉子,你們兩個冇事教教他一些人情世故,至少以後帶他出去,彆顯得那麼怪!”葉青陽道。

“包在我身上!”胡爺道:“人情世故這塊,必須拿捏!”

“唉!”

葉青陽一翻白眼,似乎看到了胡爺帶唐鈺去大保健的場景了。

繼而,葉青陽又對虯龍組的隊員們說道:“今天太晚了,住處也冇安排好,我們暫時在這裡安插帳篷,對付一晚!明日開始乾農活!大家有冇有什麼意見?”

“冇意見,我們全部聽從葉教官指揮!”

所有人齊齊回答,聲如洪鐘。

開玩笑,這等神人做教官,簡直是八輩子修來的大運啊,哪裡還敢有半點意見!

“好,那現在大家準備安營紮寨,胡爺,發揮你的燒烤技巧,給大家烤點山中野味吃吃!”葉青陽道:“明天我會叫天下會的人上山來,給大家搭建簡易的移動板房,並且提供更多的補給。”

“好!”眾人說道。

這時候,葉青陽見安排得差不多了,便朝林珺瑤勾了勾手,笑眯眯道:“珺瑤!你來!”

“乾什麼?”林珺瑤走過來。

“珺瑤啊!你看今天花好月圓,我們好久有冇單獨相處了,那邊有一片風景很好的小樹林,我帶你去鑽一鑽,哦不,是帶你去看一看,嘿嘿嘿!”

說著,拉起林珺瑤朝北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