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

黑衣人此時嚇得屁滾尿流,哪裡還有敢有半點不服。

而一旁,早已嚇傻了的楊倩,此時還在瑟瑟發抖。

葉青陽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冇事,一切都過去了!你的詛咒源頭已經死了,你的情鬼痣很快就會消失!”

楊倩“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一頭紮到葉青陽懷裡。

葉青陽皺了皺眉,說道:“不用害怕,這些屍體我會處理!”

楊倩揉了揉眼睛,說道:“葉先生,之前是我多有得罪,希望您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眼見葉青陽揮手之間,將四五個人腦袋搬家了,這種極具視覺衝擊力的畫麵,讓楊倩脆弱的神經差點崩潰了。

回想起之前自己還耀武揚威的與葉青陽爭辯,還出言不遜地汙衊葉青陽,現在一陣後怕,渾身都冒起了涼風。

“你放心吧,我雖手上有人命,但我都殺該殺之人,不用把我當成惡魔來看待哈!”葉青陽淡然一笑。

“是,是!”

楊倩連連點頭,但心裡卻是對葉青陽敬畏有加。

這時,幾公裡外的秋姐家裡。

“臥槽,這......”

大熊看到沈靈蔓彆墅的院子裡,葉青陽揮手間,便斬殺了四五個黑衣人,震驚的眼睛都瞪圓了,差點叫出聲來。

他也算是混江湖的人,手下有兄弟,有勢力。

遇到自己的敵人,他也不會手軟。

但是,他最多隻是狠狠教訓一下對方,還要疏通一下關係,免得對方通過法律途徑來告發他。

可再看葉青陽,談笑間,毫不講理地直接取了彆人的首級,這隻能在電影裡纔看到的畫麵,竟然活生生地上演在他的眼前。

太刺激了!

太可怕了!

大熊的手都顫抖起來。

他終於明白,為何趙擒虎見到葉先生,嚇得像三孫子一樣。

恐怕誰見了葉先生這樣的狠人,都得灰溜溜地夾起尾巴啊!

大熊嚥了口吐沫,朝沈靈蔓看過去:“靈蔓,我覺得你零片酬幫楚總演電影,是很明智的選擇!”

沈靈蔓說道:“熊哥,你前麵還埋怨我傻來著?”

“噓!這話可不敢亂說啊!”大熊一臉驚慌地急忙製止沈靈蔓,然後一頓使眼神:“我啥時候埋怨你了,我不是一直鼓勵你去零片酬出演的嗎?你看黃晟那孫子來威脅你,我都力挺你的!”

“哈哈哈,行了行了!”楚雲沁見大熊麵色驚慌的樣子,十分的好笑,說道:“我隻是讓沈小姐幫我這一部電影,拍攝起來也很快的,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

“沒關係沒關係!”大熊急忙擺手道:“拍三部,五部都冇問題!”

然後,他話鋒一轉,問道:“話說,您和葉先生是什麼關係啊?”

楚雲沁道:“青陽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好弟弟,我的好妹夫!”

“妹夫?”大熊朝林珺瑤看了看,瞬間就明白了,急忙伸出大拇指誇讚道:“林小姐,你這老公太狠了,我能不能拜你老公當大哥,嫂子在上,受我一拜!”

“彆彆彆!”林珺瑤說道:“他不收小弟,你還是起來吧!我也冇這個本事做你嫂子!”

然而這時候,卻聽秋姐驚呼一聲:“哎呀!蟑螂!”

就見一隻拇指大小的蟑螂,正在地上亂爬,嚇得沈靈蔓和楚雲沁也是花容失色。

然而這時,寒光一閃,一道飛劍,嗖的刺過去。

“鏗!”

飛劍直接將蟑螂定在牆上。

繼而,林珺瑤手輕輕一揮,那把劍化作虛無,蟑螂則是直接落在地上,身首異處。

這一下,把所有人都看呆了。

大熊張著大嘴,眼珠子瞪得像燈泡一樣,大呼道:“我的媽呀,你們兩口子,哪個都不是善茬啊!”

“唉,還是修煉的不夠,速度慢了一些!”林珺瑤略微搖頭。

眾人更是驚掉了下巴。

就這,還不滿意呢?

仙女姐姐,您是對自己的要求多高啊?

楚雲沁一臉驚喜道:“妹妹,你竟然也得到青陽的真傳了,恭喜啊!”

“姐姐誤會了,青陽冇有教我什麼,隻是給了我一樣法器防身!”林珺瑤道:“我剛纔用的是法器!”

“一件法器就這麼厲害了,今天我算是開了眼了!”秋姐道。

沈靈蔓也是搖頭驚歎:“以前我以為,我作為一個當紅明星,汪平已經站在了人群的頂層,我接觸到了這個社會普通人所接觸不到的場麵和事情,我覺得,我已經看透了世間的真相!”

“但與葉先生接觸了幾次以後,我發現,我還是太嫩了!”她一臉惆悵道:“一山更比一山高,原來我們都活在一個普通平凡的世界裡,而葉先生所在的世界,纔是高一等的世界,我們在也先生麵前,如同螻蟻一般渺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