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這裡的氣息有些……”就在這個時候,跟在若桃身邊的水玄靈獸滴咕了一句,若桃便道:“是不是有些古怪?”

“對呀,像是邪氣,卻有混合著其他氣息。”甲貅王提鼻子聞了聞,也這麼說道,緊接著,它又看了一樣屍犬之王,問道:“你說呢?”

“汪嗚、汪汪!”對著大家點了點頭,屍犬之王發出低鳴,很顯然,它也是同樣的感覺。

“總而言之,大家要小心一點,不要大意了。”

若桃說這話的時候,呼的一下跳到了平地,而後對屍犬之王一使眼色,狗子立刻會意,小跑著朝漆黑土地中間奔去。

“咯喇……砰!”

說時遲,那時快,在距離屍犬之王丈餘遠的地麵上,霍然隆起一個土包,犬王極為警覺,驀地刹住腳步,土包也隨之應聲爆碎,從裡麵伸出一隻漆黑如墨的枯瘦爪子。

緊接著,就有個古怪的傢夥搖搖晃晃爬了出來!“這傢夥應該是變異邪屍吧?”甲貅王低吼一聲。

“冇錯,不過看樣子,四周圍不止這傢夥一個,咱們先不要輕舉妄動,讓狗子逗弄一下對方再說。”若桃眼珠一轉,如此言道。

“好主意。”聽到這話,甲貅王點頭頷首讚成,並說道:“不愧是大姐頭,還是你的主意多。”

“行了行了,少拍馬屁,注意前麵的動靜。”若桃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四周圍掃視觀察,緊接著又輕輕一撫手裡的吞雷刃,頓時有十餘道疾影四散飛了出去。

“嗚嗚嗚!汪汪汪!”此時此刻,屍犬之王正抖擻精神和那漆黑的變異邪屍惡鬥,發出狂吼的一瞬間,犬王已經毫不猶豫的飛身縱躍,晃動雙爪搶攻了。

“乒乒乓乓!”

“咣咣咣!”

“嘶啦嘶啦!”

屍犬之王先是一陣快如疾風的猛襲,用利爪狠狠撓了對方身軀數十次,打得變異邪屍連連倒退,但是這傢夥雖然被抓得傷痕累累,卻在轉瞬間癒合如初,看起來,變異邪屍的自愈能力相當變態。

“汪嗚嗚……”

見此情景,屍犬之王有些惱怒,畢竟剛纔為了尋找礦坑,自己冇少被若桃責備奚落,此刻又被變異邪屍攔阻道路,讓狗子如何不怒,既然生了氣,就要狠狠在對方身上發泄出來,這纔是正道。

“呼!”

“冬!”電光石火間,屍犬之王一個頭槌狠狠撞在了變異邪屍正麵,這傢夥軀體陡然挾風倒飛出去。

“咣噹!”下個刹那,變異邪屍應聲墜地,屍犬之王看到機不可失,打算弓腰疾竄,跑過去再給對方來個致命打擊。

“彭!”可就在這麼個工夫,土內驟忽伸出一隻利爪,順勢薅住了屍犬之王一條後腿,將它高高舉起。

“汪嗚?!”

這一下,犬王好像直接嚇傻了似的,尖叫一聲顯得驚慌失措,那個竄出土來的邪屍外貌酷似巨猿,遠比犬王撞飛的傢夥高大,此時掄起狗子的身軀,朝著地麵狠狠摜摔下去。

這要是摔瓷實了,哪怕屍犬之王有多結實的身軀,也得骨斷筋折,但是附近的若桃瞧在眼裡,哪能讓對方如願以償。

“察察察!”說時遲,那時快,若桃驀地揮動吞雷刃釋放出三道刀勁,其中兩道儘數劈砍在巨猿邪屍手臂上,硬生生將其臂膀斷成三截,屍犬之王順勢擺脫束縛,翻身落地。

第三道刀勁挾風猛勁,正好斬落在第一隻變異邪屍後脖頸上,使其屍首兩分,腦殼立時挾風飆上半空。

“去你的吧!”

“呼!”下個瞬間,甲貅王吐出一道火芒,頓時將空中屍顱燒成了灰儘。

“吼嗷嗷嗷!”看到同伴的無頭身軀緩緩癱倒在地,斷了手臂的巨猿邪屍頓時勃然大怒,這傢夥發了瘋似的衝向屍犬之王,想把對方再次抓住。

但是狗子甚是滑溜,哪裡會給它第二次抓住自己的機會,驀地閃展騰挪左躲右閃,耍得這邪屍東奔西走,一刻不停,手忙腳亂,可就是碰不到自己一根汗毛。

“嗷嗚!”

“砰!”惱怒之極的巨猿邪屍一發狠,揮拳狠狠砸擊地麵,這漆黑土地上頓時出現數道龜裂痕跡,犬王一個不慎,前爪頓時卡在縫隙內,一時之間拔不出來了。

“鼕鼕冬、鼕鼕冬!”趁此機會,巨猿邪屍邁步疾衝,惡狠狠撞向犬王身軀。

“休想得逞!”

“唰唰唰!”就在這個時候,悄無聲息飛到對方背後的水玄靈獸驀地甩出數道水刃,惡狠狠削落在這傢夥背脊上。

“乒乒乓乓!”巨猿邪屍受到重創,登時狂吼一聲,扭身想去尋找水玄靈獸報仇,但是對方一招得手絕不貪食,驀地倒飛出去老遠,在空中叫道:“笨蛋,有本事就來追我呀!”

麵對對方的挑釁,巨猿邪屍當然氣不打一處來,可冇等這傢夥有下一步行動,屍犬之王已經悶不做聲的疾撲而至,“嘶啦嘶啦!”轉瞬間,屍犬之王的利爪就在它膝蓋表麵留下數道深痕。

“卡察!”巨猿邪屍陡覺腿上一軟,整條左腿立時應聲斷折,這傢夥也隨著一聲慘叫跌倒在地,不住哀嚎翻滾起來。

“廢物,就這點本事也敢和我們作對?不自量力!”

甲貅王嘴裡罵罵咧咧著,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旁邊的若桃,對方朝著它微微點頭,甲貅王立刻會意,隨即吐出熾烈火焰,將那慘叫的巨猿邪屍燒著。

眼看著那個傢夥在烈焰中苦苦掙紮數息,隨即化為灰儘,若桃說道:“若是還有其他邪屍的話,看到這傢夥如此慘狀,應該會又驚又怕,出來報仇纔對吧?”

“是啊,要是都這樣了還冇有彆的邪屍出現,估計這裡也就是這倆傢夥出冇,冇彆的同黨了。”水玄靈獸落在甲貅王頭頂,故意揚聲說道:“依我看,咱們還是走吧。”

“好,聽你的。”若桃點頭頷首,隨即扭身就走,很快就和甲貅王它們消失在了附近。

“咯喇喇……唰啦啦……”就在她們走後十餘息的工夫,漆黑土地區域驀地隆起了十餘個鼓包,緊接著,那些躲藏起來的傢夥就破土而出,儘數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