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蒼穹,蒼茫無界。

萬裡無雲的虛空之上,隱約有一道肉眼可見漣漪一閃而過,速度卻快到了極致!

若是有人細看,卻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東西,隻會是以為自己眼睛花了。

但其實,那是一個縮小到隻有半個米粒大小的浮空戰艦……

六翼聖鷹!

此刻的葉無缺,正安靜的盤坐在六翼聖鷹之內。

這艘浮空戰艦,是他從那片星空之下帶出來的,一路上卻是因緣際會之下,不斷髮生進化,成就瞭如今的模樣。

也因為六翼聖鷹的存在,更代表在葉無缺對那片星空下的思念。

而擁有“大小如意”的六翼聖鷹,在趕路這一塊確實是十分的方便。

曾幾何時,還在神荒世界內時,他就是借用六翼聖鷹的大小如意,才能潛入九幽內不被髮現的。

“按照廉慶和王根生的說法,在抵達‘空旻域’之後,就可以通過傳送陣來穿梭界域了……”

葉無缺透過六翼聖鷹的視角,遙望前方蒼茫的虛空,眸光深邃。

距離他離開清江域,已經過去了五日的時間。

這五日內,他一直在全力趕路,以六翼聖鷹的速度,再加上自身神魂之力的加持,速度簡直飆升到了極致。

不過,無垠噩土疆域複雜而詭異,類似清江域這樣的邊緣界域,其實疆域範圍是最小的,反而越是靠近中央繁華的區域,界域範圍就越是龐大。

而且偏遠區域連個“界域傳送陣”都冇有。

唯有抵達“空旻域”纔會出現傳送陣,所以一路上葉無缺隻能以六翼聖鷹趕路。

半日後。

“終於到了!”

葉無缺心念一動,六翼聖鷹俯衝而下,悄無聲息間無人看到的。

下方便是空旻域一處最為繁華的區域,擁有著界域傳送陣。

“通往界域傳送陣的,往東,一個生靈需要一萬天荒神晶……”

“通往交易所的,往西……”

有維持秩序的生靈不斷開口,告訴不斷進入的生靈。

這裡的氣氛,倒也頗為的熱鬨,很多生靈從各處而來,都是想要通過界域傳送陣去往各大域。

按照順序,葉無缺很快就來到了界域傳送陣的大殿。

交付了一萬天荒神晶後,葉無缺進入了排隊的序列。

天荒神晶!

此乃無垠噩土內的交易貨幣,葉無缺臨走之前,從乾元那裡順走了約莫近百萬的天荒神晶,所以現在不差錢。

當葉無缺走近大殿時,他感受到了濃烈無比的空間之力撲麵而來。

數百個傳送陣橫陳在大殿內,不斷有生靈進入其中,離開這裡。

很快,葉無缺也找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傳送陣。

“神風域……”

一看之下,去往神風域的生靈頗多,正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作為無垠噩土中央區域內最為繁華的神風域,自然是無數生靈嚮往的地方。

嗡!

隨著傳送陣亮起的光輝,一行數十生靈頓時被空間之力籠罩,身影漸漸消散。

……

神風域。

小紅山傳送點。

隨著浩瀚光輝的閃耀,一座界域傳送陣內,頓時出現了數十道身影。

葉無缺,自然在列。

“哈哈!終於到神風域了!”

“這一次,我帶來的東西,一定可以在‘混天角’內賣出一個好價錢!”

“不愧是神風域啊,天地元力都渾厚許多啊!”

……

隻見與葉無缺一同傳送過來的生靈,一個個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歡喜與激動,先後出聲。

葉無缺麵色平靜,在其中毫不起眼。

但“混天角”這三個字眼,卻是讓他目光微微一閃!

離開傳送陣之後,葉無缺並冇有立刻離開小紅山傳送點,而是其內轉悠了起來。

這個傳送點內,有很多的店鋪,還有酒樓。

葉無缺選擇了一個最為熱鬨,生意最好的酒樓,直接進了一樓大廳,找了一個不起眼的座位坐了下來。

大廳內人聲鼎沸,三教九流無太多太多,十分的熱鬨。

點了幾個菜和一壺酒後,葉無缺開始自斟自飲起來,而類似他這樣的情況,在整個一樓大廳內十分的普遍,並冇有引起任何過多的關注。

那麼,葉無缺為什麼要從清江域前來神風域呢?

自然是因為葉無缺心中的計劃!

之前,他從王根生和廉慶那裡知道,日月光陰宗本宗,在無垠噩土上,雖然赫赫有名,但同樣擁有著兩個極其強大的敵對勢力。

黑月聖教!

刹那宗!

而這“神風域”乃是無垠噩土內頗為其餘的一處疆域所在。

日月光陰宗,黑月聖教,刹那宗。

各自盤踞近乎一個界域,乃是他們的大本營,等於是其內的土皇帝。

而神風域!

它正好處於“日月光陰宗”“黑月聖教”“刹那宗”三大勢力各自盤踞的界域的相鄰共同交彙處。

換句話說,這神風域內並冇有出現一個龐大的強大勢力,所以,無形之中,已然被這三大勢力給暗地裡瓜分了!

隻不過,冇有擺到明麵上而已。

所以,這神風域從表麵看起來,是相對混亂的一處所在,反而顯得自由,也因此,聚集了大量的各種各樣的生靈。

混亂!

自由!

利益!

瘋狂!

這就是“神風域”的特征。

而從廉慶和王根生那裡,葉無缺更是知道了在這神風域內,日月光陰宗的勢力反而是相對最小,黑月聖教最大,刹那宗居於中間位置。

漫長歲月以來,三方勢力在神風域內都有著據點,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的摩擦!

但因為神風域擁有著大量的利益,所以這些摩擦也儘量控製在一定範圍之內。

隻不過,仇恨卻是累積的!

三大勢力,幾乎早就已經不死不休了!

但是,因為利益暫時隱忍了下來。

屬於,從表麵上看風平浪靜,其實暗地裡就如同一堆炸藥,早就已經快要達到爆發的臨界點!

缺少的,或許隻是一根導火索!

一旦出現一點火星,恐怕頃刻間就會燃燒出熊熊大火!!

座位上。

葉無缺輕輕喝了一口酒,深邃的眸子內湧出了一抹攝人笑意。

這一次,他就是準備來做這一根導火索的!

而這第一次,他更是要換一種“玩法”,這個“玩法”其實也很簡單,就是一句話……

先挑撥離間,再坐山觀虎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