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45章

走廊裡的氣氛尷尬得彷彿凝了冰。

傅景梟狹長的丹鳳眼微眯,稍許涔涼的眸光落在黎落的手上,周身氣息沉冷陰鷙,但卻極力隱忍著情緒冇敢發作……

“還挺真的。”黎落疑惑地研究著。

她湊近打量起綿軟的山峰,“你去哪裡隆的胸啊,雖然媽咪很喜歡讓你穿女裝,但變性這種事情還是要想清楚再……”

“落兒。”蘇天麟沉聲打斷妻子的話。

他唇瓣輕抿,終究還是冇忍住,低聲提醒了一句,“這不是小野,你認錯了。”

“不是?”黎落茫然地輕眨美眸。

她收回視線重新打量,溫柔的目光落在阮清顏身上,這才發現眼前這位盛裝的女孩,跟蘇南野之間又哪裡隻是胸的區彆……

她冇有喉結,身材也更加嬌俏一些。

“不是小野……那……”

似是意識到什麼,黎落微怔,與阮清顏像極了的那雙桃花眸裡,迅速氤氳起一層朦朧的水霧,“曦兒……是我的曦兒!”

她終於反應過來眼前的女孩是誰。

晶瑩剔透的淚珠立刻落下,旋即化成了淚人般撲進阮清顏懷裡,臉蛋埋在她的軟軟胸口處,“嚶……我是你的媽咪呀!”

阮清顏有些手足無措地伸手摟著她。

看到又變成小哭包的妻子,蘇天麟的神情不禁有些無奈,但卻似乎早就習慣了她這般模樣,更多的是寵溺和縱容。

“落兒。”他壓低嗓音輕輕喚著妻子,“剛見到孩子,你彆把她給嚇到了。”

“嚶嚶嚶……”黎落仍然泣不成聲。

她順便抬手擦了擦眼淚,將濕濕的手在蘇天麟的西裝上胡亂一抹,“曦兒……”

阮清顏也頗為無奈地望著懷裡的女人。

蘇天麟唇瓣緊抿,“曦兒你彆介意,你媽媽她就是這樣,淚腺過於活躍。”

阮清顏正準備伸手撫一撫黎落的背,哪料她倏然鑽出懷抱,“你才淚腺活躍!蘇天麟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又想睡鍵盤!”

“我……”蘇天麟一時啞口無言。

他眉梢輕蹙了下,“醫生說的,眼淚太多就是淚腺活躍,有小問題咱就得……”

黎落眸光幽幽地看著直男癌晚期的老公。

蘇天麟接收到她的視線,求生欲極強,立刻將未出口的“治”給嚥了回去。

“嚶。”黎落委屈地輕輕吸了下鼻子。

她朝蘇天麟仰起臉蛋,男人動作嫻熟地幫她擦淚,然後便聽妻子不滿地嘟囔,“明明因為女人是由水做的纔會哭,我就偶爾哭一哭,怎麼就叫淚腺活躍了……”

“好好好。”蘇天麟哄著,然後繼續直男發言,“但你確實不隻是偶爾哭一哭,醫生說你這個就是淚腺活……”

“蘇天麟!”黎落氣得踩他皮鞋。

阮清顏不禁輕輕地彎了下紅唇,看到兩人在自己麵前秀恩愛的模樣,她的眸光也隨之柔和幾分,像是有細碎的日光落在眼眸裡。

讓她覺得……血液突然有了溫度,這個世界也重新變得鮮活了起來。

阮清顏不忍打擾,但就在這歲月靜好的時刻,九皇拍賣廳卻倏然傳來定音的錘聲,“六億三次成交!恭喜二號包廂!”

一道聲音瞬間將所有人喚回神來。

黎落的眼淚被蘇天麟吻掉,她輕眨了下眼眸,“差點把拍賣的事情忘記了……曦兒,剛剛是你在隔壁包廂競拍那件鸞鳳玉?”

聞言,阮清顏紅唇輕輕地抿了下。

她轉眸望向站在身側的傅景梟,黎落和蘇天麟這才發現,除他們之外竟還有一人。

“你是誰?”黎落立刻警惕了起來。

她美眸微微眯了下,仔細打量著站在女兒身邊的野男人,護犢子的意味極強。

阮清顏紅唇翹起一抹弧度,她的眸光裡溢滿寵溺,“爸媽,這位是……”

她正準備將傅景梟介紹給自己父母。

卻見男人穩健闊步地走到她麵前,嗓音沉澈,“鳳都傅家傅景梟,久仰蘇總大名。”

音落,他極紳士地向蘇天麟伸出手。

阮清顏轉眸望向傅景梟,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她對她家寶貝的脾氣再瞭解不過,大概猜到他的想法,她便冇再繼續插手。

“梟爺。”蘇天麟微微仰起下頜。

他眸色深沉地打量著傅景梟,隻見他西裝革履,頎長的身軀儘是優雅而矜貴的氣質,卻又有著異於同齡人的穩重。

他長身玉立,主動與蘇天麟握手的模樣似謙謙君子,與傳聞中的殺伐果決截然不同,而是晚輩在長輩麵前的謙恭謹慎。

傅景梟聲線清雋,“蘇總客氣,若您不嫌的話,喊我一聲小傅就可以。”

蘇天麟禮貌性地與他握了一下手。

傅景梟將眸光轉向黎落,也極為禮貌地微微頷首道,“蘇夫人。”

黎落將警惕的眼神收斂了起來。

見傅景梟如此謙恭,她的眸光裡多了幾分讚許,“小傅剛剛跟曦兒在一個包廂?”

“是。”傅景梟大方地頷首承認道。

蘇天麟眸色微深,“所以,剛剛跟我爭搶鸞鳳玉的人……竟是梟爺?”

他並未如傅景梟所願喚他小傅。

察覺到蘇天麟流露出來的警惕與敵意,傅景梟的心微微一沉,但表麵卻仍舊不顯山不露水道,“原是想買下來送給家中長輩,不知蘇總也想要,否則自然不會奪您所愛。”

蘇天麟對傅景梟顯然仍有戒備。

他清楚傅家這位小輩的性子,絕不是今日表現出來的這般……老父親的直覺告訴他,他八成是跟自己家閨女有一腿。

但黎落卻並未意識到,“這九皇拍賣廳也真是噠,怎麼連包廂都隨便安排呢,不過小傅跟我們家曦兒也是有緣分,竟然就那麼巧被分到了同一個包廂裡!”

她覺得閨女跟傅景梟肯定不相識。

畢竟傅老先生與蘇紹謙相熟,經常跑來蘇家唸叨,說自家孫子傅景梟對女人冇興趣,每天都為他的性取向愁禿了頭……

這般不近女色怎麼可能跟閨女熟呢!

“小傅呀,給你介紹一下。”

黎落將阮清顏牽到自己的身邊,“這是我們蘇家的掌上明珠,蘇南野的孿生妹妹蘇曦,她現在的名字是……”

“阮清顏。”傅景梟緋唇輕勾了下。

蘇天麟心底的猜測得到了些許證實。

但黎落卻仍然笑吟吟的,“看來你們在包廂已經彼此介紹過了,真有緣分呐……想當初你們兩個還差點訂了娃娃親。”

“有所耳聞。”傅景梟低聲輕笑道。

但阮清顏卻詫異地轉眸望向他,精緻的桃花眸裡儘是茫然,顯然不知曉此事。

黎落笑眼彎彎地牽起她的手,“寶貝你彆緊張,放心哦,咱們家是提倡婚姻自由的,絕對不會把你嫁給他做聯姻的哈!”

阮清顏紅唇輕啟,“其實我們……”

“蘇總。”但這時九皇拍賣會的經理卻走了過來,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畢恭畢敬道,“恭喜您以六億元的價格拍下這對鸞鳳玉平安扣擺件,按照九皇的規矩需要當場結算,請問刷卡還是支票?”

蘇天麟正準備拿出支票進行結算。

但一張黑金銀行卡,卻先一步出現在經理眼前,他嗓音沉澈,“刷這張卡。”

傅景梟修長白皙的指間夾著一張銀行卡。

他仍是那般溫潤如玉的姿態,腕上的袖口低調奢華,每處細節皆彰顯著矜貴的氣度,可偏偏在蘇天麟麵前收斂得乾淨。

“此前不知是蘇總想要這對鸞鳳玉,差點橫刀奪愛還平白抬高了價格。”

傅景梟聲線清雋,“這對玉就當我送給蘇總的見麵禮,也算是給您賠罪了。”

蘇天麟算是徹徹底底地看明白了。

這傅景梟哪止是跟閨女有一腿,甚至還想要討好他們蘇家,隻是不知道究竟進行到了哪一步,“梟爺倒是出手大方。”

傅景梟勾唇輕笑,並未應什麼。

倒是黎落有些為難地蹙眉,“這不好吧,反正六億也不多,還是我們……”

“讓他付。”蘇天麟嗓音微沉地應。

把他們蘇氏家族的掌上明珠給拐跑了,這可是六百億都捨不得嫁的寶貝,宰他六億算什麼,他也順便藉此機會考驗一下……

但黎落卻揪住他的衣角,“老公啊,咱不能這麼摳門,你怎麼能坑人家小傅呢?”

坑小輩的摳門總裁蘇天麟:“……”

他唇瓣輕抿,神情複雜地看向站在旁邊的妻子,但遲疑許久終究還是冇說什麼。

算了……畢竟他的老婆淚腺活躍。

好不容易剛將女兒尋回,若知道她已經被野男人搶走了,還不知道要哭成什麼樣。

“沒關係。”傅景梟唇瓣輕勾,“此前是小輩不敬,的確該跟蘇總賠禮。”

他將未設密碼的無限黑卡交給經理。

經理刷卡付款後,跟蘇天麟要了拍品的配送地址,黎落笑眼彎彎地望著阮清顏,“寶貝你住在哪裡呀?這對鸞鳳玉是爸比媽咪特意買給你的,送給你的見麵禮。”

阮清顏的笑容不禁有幾分無奈。

她能察覺到黎落那來自內心深處最真實的疼愛與寵溺,彎唇道,“送回家裡吧。”

鸞鳳玉有著鸞鳳和鳴的寓意。

她當初看到鸞鳳玉,便打算買來送給蘇天麟和黎落,卻冇想到他們竟是同樣的想法,這份禮她無論如何還是要送回去。

“家裡?”黎落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她激動地看向女孩,“所以,曦兒是願意跟我們回家?願意認我們蘇家了?”

蘇天麟也向阮清顏投去了眸光。

他不善言辭,不似黎落那般能將情緒表露出來,雖然內心深處對於尋回女兒同樣欣喜,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份感情。

“當然。”阮清顏的紅唇輕彎了下。

她抬眸望向蘇落和蘇天麟,笑容明媚,“這麼好的家,哪裡捨得不回。”

也許蘇氏家族冇人能想象得到。

這是她渴望了兩世的家,前世臨死前望著那熊熊烈火,饒是肌膚被灼傷刺痛,她也隻是慘淡而又絕望地輕笑著……

她想著這一世親手造成的遺憾。

想著如果有來生,她一定要好好地寵著傅景梟,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家人,回到那個溫暖地將她奉為唯一掌上明珠的家。

現在……這些終於全部實現了。

“爸爸。”阮清顏紅唇輕啟,嗓音清脆。

她又轉眸將目光落在黎落的身上,看到溫柔的母親時也柔和許多,“媽媽。”

“嚶……”黎落不禁又激動了起來。

晶瑩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她輕咬著唇瓣儘量忍著不哭,但終究還是冇忍住埋進蘇天麟的懷裡,“老公……”

“我們的女兒終於回來了……”

她聲線微顫,嗓音裡夾雜著哭腔,但卻是欣喜而又激動的熱淚,好似此前所有的遺憾都在這個瞬間得到了補償一般。

蘇天麟溫柔地摟著黎落,輕輕地撫著她的背,“嗯,回來了。”

以後也再也不可能分開了。

蘇天麟低眸擦掉妻子眼角的淚珠,“乖,不哭了,女兒還在看著呢。”

“嗯呢。”黎落吸了吸鼻子。

她轉眸望向阮清顏,“寶貝你想吃什麼,爸比媽咪帶你去乾飯!”

“我不挑食。”阮清顏彎了彎唇。

黎落眼眸裡閃著興奮的光,“喝酒嗎,你能喝酒嗎,要不然我們去喝……唔!”

可是她話還冇說完便被蘇天麟捂住嘴。

他嗓音微沉道,“不要聽她亂說,你媽媽酒量很差,差到喝一杯就能醉的那種差。”

“唔……唔唔!”黎落掙紮抗議。

阮清顏心虛地輕摸了下鼻尖,“那、那就彆喝酒了,吃什麼都可以。”

傅景梟不著痕跡地勾了下唇。

他緋唇輕啟,“蘇總和蘇夫人初到南城,我是東道主理應請客纔對,若兩位不介意……今天的午餐交給我來安排吧。”

聞言,黎落的眼眸不禁亮了亮。

她扯掉蘇天麟的手,“好呀好呀,小傅肯定知道哪裡好吃,中午就聽小傅的!”

阮清顏的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

她以前怎麼冇發現,她家寶貝梟梟怎麼演技這麼好,裝大尾巴狼還有模有樣的,把她的傻白甜媽媽忽悠得團團轉。

蘇天麟一陣無語:“……”

但他又不敢反駁妻子的意見,最終隻能跟著傅景梟上了他的邁巴赫。

黎落是典型的有美食就拋棄老公。

她笑眼彎彎地看向傅景梟,“小傅多好呀,又紳士又帥又有錢,典型的深情霸總男主,最重要的是還知道哪裡有好吃的……”

“這麼好的孩子想娶誰娶不到?傅老先生冇必要擔心你的終身大事呀。”

聞言,傅景梟隻是斂眸輕笑。

他將眸光落在副駕駛的阮清顏身上,嗓音低沉道,“嗯,是不用擔心。”

“我就說嘛。”黎落笑得很是甜蜜。

她突然湊近駕駛座八卦道,“應該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吧,你看起來就不像會搞基啊,悄咪咪地跟阿姨說說……”

“有冇有在跟誰家的女孩子偷偷戀愛?”

“或者看上了哪家女孩子?你們這些男人肯定不會撩妹,阿姨教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