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50章

身前傳來一片炙熱的觸感。

阮清顏將胳膊輕輕搭在男人肩上,白皙的手指穿入他的髮絲,“怎麼了,嗯?”

她的嗓音很輕很柔,有幾分哄的意味。

傅景梟闔上眼眸深吸一口氣,鼻息間縈繞著女孩散發的馨香,但他卻覺得不夠似的,低眸在她的鎖骨處用力吻了一下。

殷紅的草莓印赫然出現在她的肌膚上。

他手臂收緊,將她摟在自己懷裡,“顏顏跟野男人跑了……顏顏不要我了。”

男人的嗓音裡溢位滿滿的委屈之意。

他看到那段視頻了,阮清顏那身緋色漢服似鳳冠霞帔,蘇西辭紫玉黑袍的裝束,就像是要迎娶她的尊貴親王一樣……

兩人在舞中糾纏,他的小嬌妻的胳膊還摟著彆人的脖頸,那脖子就該被砍掉!

“哪有?”阮清顏輕輕捧起他的臉蛋。

她低眸輕啄了下男人的唇瓣,“我永遠最愛老公了,冇有野男人。”

傅景梟仍舊不滿地從鼻息間發出輕哼。

他大掌輕釦著阮清顏的腰,逐漸不安分地撩開她的上衣,“……就是野男人。”

“不是。”阮清顏很認真地跟他解釋。

她低眸凝視著男人,清澈的眸光落入那汪深潭似的幽瞳裡,那雙眼眸好似有什麼吸附力般,讓她不由自主地便陷入進去……

阮清顏眸光深情,“梟梟寶貝,你要相信我啊,我的心裡永遠隻有你啊。”

“騙人。”傅景梟奶聲奶氣地道。

他纖長的睫毛在眸底落下些許陰影,“以前這種時候你都會親親哄我,現在連親都不肯親了,肯定是不愛了……啵~”

可就在男人的話音尚未落下時。

阮清顏又低眸輕吻了下他的唇瓣,“怎麼冇有親著哄?剛剛不是親了嗎?”

傅景梟的小腹不由自主地緊了緊。

但阮清顏感覺不到,她又低眸將吻輕輕落在他的鼻尖,細細密密地向唇瓣落去,“這樣哄夠不夠……夠不夠,嗯?”

兩片薄唇傳來了女孩果凍般的柔軟觸感。

傅景梟握在她腰間的手緩緩用力,那雙黑如點漆的墨瞳也不禁幽深了幾分。

“嗯,夠。”他低低地應了一聲。

但就在他尾音剛落時,阮清顏倏然覺得身體一個騰空,然後便直接被傅景梟抱起。

她下意識將修長的雙腿纏在他的腰上,還未等她徹底反應過來時,便被摁在了他的辦公桌上,“但我是個貪心的人……”

“想要更多。”他的嗓音有些低啞。

說著,大掌便滑入她的裙襬,那雙深邃的眼瞳顯然添了幾分欲色。

傅景梟喉結輕輕地滾了下,“顏顏,我們還冇試過這裡,我想……”

聞言,阮清顏的眼眸裡掀起波瀾。

她下意識抬眸望了眼門處,這裡可是總裁辦公室,走廊人來人往,若是再趕上誰有事來辦公室裡找他,那豈不是……

傅景梟的指尖倏爾引得她嬌軀顫栗。

阮清顏倏然回過神來,立刻伸手握住他的手腕,但腿卻不由自主地軟了軟。

“嗯?”傅景梟的語調微微上揚。

他低眸輕吻著女孩的眼角,饒是被她握住了手,指尖也輕輕地撓著她的掌心。

阮清顏唇瓣輕抿,“會被聽到的……”

“不會。”傅景梟緋唇輕勾,他斂眸輕笑出聲,“辦公室隔音很好,顏顏的聲音小一點就好了……不會被聽到的。”

聞言,阮清顏的耳尖瞬間被染上顏色。

她輕咬唇瓣看著男人,可還未等她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傅景梟便直接低首吻住了她的唇瓣,大掌掙開她的手滑入進去……

“唔……傅景梟……”她軟軟地喚著。

但男人隻是輕輕地閉著眼眸,輾轉廝磨間隱約聽到她的啞聲,“小點聲。”

隨後便是衣衫掉落到地上的聲音。

阮清顏緊咬著唇瓣,隱忍著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卻能聽得這靜謐的辦公室裡,身下的辦公桌輕微晃動時發出的吱呀聲……

與此同時,總裁辦公室的走廊外。

財務部門主管抱著檔案夾,徑直向總裁辦走來,他正準備敲門時,雲諫倏然穩健闊步地向他走了過來,“張主管。”

“特助。”張主管抬起眼眸看向他。

他示意了下懷裡的檔案夾,“有份月度賬單需要傅總過目一下,他在嗎?”

“傅總不在。”雲諫睜著眼睛說瞎話道。

他微微一笑看向男人,“張主管把檔案交給我吧,傅總回來後我會讓他看的。”

“可是……”張主管似乎有些為難。

可偏偏就在這時,總裁辦公室裡傳來一道嬌軟的嗚咽聲,饒是隔音效果很好,但離得如此近,還是隱隱約約聽到些許……

隻像是小貓叫般模糊得讓人聽不清。

張主管捕捉到了,“不對啊特助,總裁辦裡好像有人啊,女人的聲音吧……是不是傅總不在的時候誰擅自闖進去了。”

阮清顏也聽到了辦公室外的聲音。

她握著傅景梟的肩膀,指尖不由得用力嵌入進去,咬著唇瓣忍著不再敢出聲。

“彆……”她有些控製不住地低吟著。

但傅景梟隻是啞聲輕笑,他低眸吻了吻女孩的唇瓣,“跟你說過,要小點聲。”

阮清顏美眸嗔怒地瞪了男人一眼。

隨後便聽辦公室外窸窣道,“辦公室裡的確冇有任何人,是張主管聽錯了。”

“是嗎?可能是我最近家裡養了隻小貓出現幻覺了吧……那就麻煩特助了。”

張主管帶著疑惑地心情離開這條走廊,雲諫繼續去不遠處畢恭畢敬地守著,一個既能守門又聽不到裡麵動靜的地方。

但他還是不由咂舌,“嘖……”

看不出來看不出來,梟爺原來是這樣的梟爺,果然再正經的男人有了老婆都一樣狗。

……

阮清顏香汗淋漓地趴在傅景梟身上。

此時男人坐在總裁辦公桌上,女孩雙腿環著他的腰坐在胯間……

她出息了,她反攻了,真相是桌子太硬不夠軟,抵得她太疼於是乾脆翻上來了。

“傅景梟!”她咬牙切齒地喚他名字。

男人斂眸低笑一聲,哄似的吻了吻她的眉心,緩緩下落,但卻不帶有一絲欲,像雪花墜落般輕柔地吻著她的眉、眼、鼻……

“你以後要是再敢這樣我就……就……”

“但我很高興。”傅景梟飄得想上天。

一句話便將阮清顏的話噎了回去,她眼眸輕閉,緩了許久後才睜開雙眸看著他。

精緻的桃花眸裡儘是無奈和縱容,尤其在看到男人勾起的唇角後,“就這麼高興?”

“嗯。”傅景梟低低地應了一聲。

他手臂攬在女孩的腰後,冇忍住又繾綣地啄了啄她的唇,“我喜歡顏顏這樣哄我。”

阮清顏:“……”狗日的臭男人。

他說他喜歡,那她還能怎麼辦,自己看上的男人還不是隻能寵著了。

“以後不準在這裡。”阮清顏退了一步。

她軟軟地趴在傅景梟的懷裡,撒嬌似的輕蹭他的頸間,“冇辦法洗澡。”

身上黏黏膩膩的不能洗澡就很難受。

傅景梟緋唇輕勾,他大掌輕釦在她的腦後揉了揉,“我抱你去休息室的浴室?”

阮清顏:“……???”

她隨即抬起眼眸望向男人,美眸裡儘是訝異的神情,“你辦公室裡哪有浴室?”

至少前世的時候絕對冇有這個東西。

傅景梟輕輕地嗯了一聲,手臂稍微用力將她抱了起來,皮鞋踩落在地上從辦公桌上站起身來,“以前冇有,後來就有了。”

阮清顏:!!!蓄謀已久!

……

與此同時,鳳都電視台演播廳。

氤氳著白霧仙氣的舞台,一抹溫潤清雋的身影於其中若隱若現,冰紫色緞衫與白玉發冠下的長髮隨著舞台特效隱約而動,演播廳內縈繞著那清亮而婉轉的嫋嫋餘音……

“辛苦鳳老師。”現場導演抬手喊停。

舞台上的白霧緩緩退卻,顯出一位古裝男子氣宇非凡的身影,鳳離時甩袖旋身。

如琉璃般的光彩在深藍的瞳仁裡璀璨流轉著,那張刻入骨中的美人臉,漂亮得似是從畫中走出來般,是超越了世俗般的風儀。

“阿離。”一道嗓音隨即響了起來。

鳳離時眼皮輕撩,便見蘇西辭坐在演播廳的第一排,他姿態慵懶地站起身,邁開修長的雙腿向他走來,“嘖,新歌不錯。”

“嗯哼。”鳳離時漫不經心地應聲。

男人的眉眼間浮動著魅惑之意,不必刻意勾人,一顰一笑都很是妖孽。

蘇西辭緋唇輕勾,“晚上冇有其他安排了吧,我可是問過你助理的,陪我喝酒?”

他本來是想先去找他可愛的妹妹的。

結果蘇南野不肯告訴他妹妹的行蹤,他便隻能退而求其次地來找好兄弟,等哪天妹妹放學時,他再去學校門口堵她。

現在太晚了,小姑娘肯定早走了。

“行。”鳳離時勾唇輕笑,他眼角輕挑,修長白皙的玉指輕撫了下他的下頜,“我去換身衣服,等我,寶貝兒。”

一聲寶貝兒喚得人快要酥進骨子裡。

但蘇西辭卻莫名覺得背脊發涼,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妖裡妖氣的……跟陸鶴宵那狗日的還挺配,都不當人。”

鳳離時很快便換好了衣服回來。

褪去溫潤的古裝,他一身白色西裝,看似風度翩翩,可眉眼間不經意間瀲灩的魅惑卻仍然很妖孽,“走吧,寶貝兒。”

“彆喊我寶貝兒。”蘇西辭斜眸嫌棄。

“好的寶貝兒。”鳳離時勾唇輕笑,隨即從西裝口袋裡摸出了手機,低眸翻閱著未檢視的訊息,卻發現微博上一片艾特。

其中一條點讚最高——【哥哥,快看是不是你女神!@鳳梨離時】

見狀,鳳離時的眸光微微閃爍了下。

蘇西辭自己開車來的,鳳離時坐在副駕駛上,看完了那段粉絲艾特他的視頻,那段古典舞舞姿的確令他感到熟悉……

即便阮清顏戴著遮住半臉的麵具。

鳳離時也隱約能看到那雙精緻的眉眼,嫵媚的桃花眸,眼角的淚痣,甚至舞動時的顰笑都跟他的青鸞那麼像……

“看什麼呢?”蘇西辭斜眸瞥了一眼。

鳳離時指尖微微一頓,他收起手機仰首眯了眯眼眸,“聽說……你最近在跟一個素人小姑娘拍攝古裝MV?”

“嗯。”蘇西辭散漫地輕應了聲。

鳳離時眼尾輕輕撩起,他唇瓣輕抿,轉眸望向男人,“有她的聯絡方式嗎?”

他的青鸞……回到現實世界了啊。

……

阮清顏和蘇西辭的MV順利殺青。

導演實在喜歡這小姑娘,遺憾於她不願意進入娛樂圈,便招呼著要舉辦殺青宴好好慶祝一番,阮清顏婉拒後便離開了劇組。

“嘖……初戀冇了。”蘇西辭唇瓣輕撇。

他漫不經心地用指尖把玩著手機,望著女孩離開的背影,雖然口吻上有些感慨,不過心裡倒真冇有那種離彆的酸意……

陸鶴宵墨瞳深眯,“聽說,你前天晚上跟鳳離時去喝酒了?”

“你怎麼知道?”蘇西辭有些狐疑。

陸鶴宵的麵色有些冷,他將手機丟給了男人,“有狗仔拍到,說你們倆勾肩搭背,蘇西辭出櫃鳳離時的通告都寫好了。”

是他動了陸家的勢力纔將新聞壓下來。

蘇西辭不以為意,“噢,他那人就喜歡動手動腳的,你放心他對我冇興趣。”

但說完之後他便覺得有些不對勁……

為什麼要陸鶴宵放心?

陸鶴宵眉梢緊蹙,“你怎麼知道他……”

“鶴哥哥,有阿顏聯絡方式嗎?”蘇西辭倏然打斷了他的話轉移話題。

聞言,陸鶴宵的麵色陡然冷沉下來。

他就知道這個人,絕對不可能像他保證得那樣乖,他就該找根繩子把他……

“鳳離時那傢夥要的。”但蘇西辭卻倏然出聲打斷他的想法,他緋唇輕勾,“人家看上的是阿顏,當然對我冇興趣。”

“你確定?”陸鶴宵緊蹙的眉舒展些許。

蘇西辭微微仰起下頜,“當然,我想了想,既然我得不到這個女人……如果成全了兄弟也不錯,我準備幫他追她!”

“聯絡方式來一個?”他笑容明媚。

他覺得他跟阿顏之間確實冇什麼愛情,畢竟殺青見她離組之後,並冇有以前拍攝的偶像劇裡描述的酸澀之感……

雖然他解釋不清楚,初見她時為何心底那般悸動,可彷彿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告訴他。

他們會再見的,而且很快。

“嘀——”這時手機鈴聲倏然響起。

是大哥蘇北墨發來的資訊,“小野說今晚領小妹去一品蘭亭吃飯,爸媽和爺爺也在,他聯絡不上你,讓我問問你去不去。”

蘇西辭:“……!”

-

週末快樂,彆人家的小寶貝都有人幫忙看催更視頻、投免費禮物,像我這麼可愛的小寶貝怎麼可以冇有呢?冇有的話你們就過分分。哼,過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