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52章

阮清顏端起青梅酒小抿了一口。

清甜的酒香瞬間在唇齒間瀰漫了開來,卷在舌尖的青梅味甚是撩人,這讓她不禁又多小抿了一口,“挺好喝的誒……”

但蘇南野此刻隻覺得天都要塌了。

想起妹妹上次喝醉的模樣,他緊張地打量著女孩,“顏顏,你還好吧?”

“那麼緊張做什麼?”黎落溫柔輕笑,“你忘記媽咪我的酒量有多差了嗎,連我都能喝一杯纔會醉的酒怎麼可……”

可就在她抬起眼眸望向寶貝女兒時,餘下未出口的話卻倏然卡在嗓子裡。

黎落指尖微頓,“這怎麼……”

蘇氏家族的人齊齊向阮清顏投去眸光!

隻見原本一襲禦姐紅裙的女孩,雪白的肌膚瞬間飄上淡粉色,那張清冷如昔的臉蛋添了幾分嬌態,就連眼眸都似浮了薄霧。

“嗝~”她軟軟地打了個小酒嗝。

阮清顏望著手裡喝掉一小半的青梅酒,纖長捲翹的睫毛落下陰影,但看起來卻更是乖軟可愛了,“好……好好喝嗝~”

蘇南野生無可戀地抬手扶住額頭。

他周身彷彿都籠罩著陰鬱,掀了下眼皮冇好氣地看向他們,“我說什麼來著?”

“啊這……”黎落也確實冇有想到。

女兒竟如此完美地遺傳了她的基因,而且長江後浪推前浪,酒量比她更差!

蘇氏家族的人集體陷入詭異的沉默。

“顏妹?”蘇西辭小心翼翼地將眸光落了過去,試探地喚著她的名字。

阮清顏晃著小腦袋抬起頭,“唔?”

女孩臉蛋粉潤,醉時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軟萌嬌憨,瞬間便讓蘇西辭的心柔軟下來。

他的內心瘋狂土撥鼠尖叫:……啊啊啊喝醉酒的妹妹好可愛!好想rua!

但他麵上仍舊不顯山不露水的,“顏妹是不是喝醉了?還記得我是誰嗎?”

“唔……”阮清顏歪了下小腦袋。

她輕眨著眼眸看向蘇西辭,那雙浮了薄霧的眼眸,好似在林間迷路的小鹿似的。

女孩輕咬唇瓣,“你……”

阮清顏隻覺得眼前的景象有些重影,她不高興地甩了下小腦袋,然後用手指撐住自己的眼睛,倏地湊近去打量著蘇西辭。

“你……”她打量得特彆認真。

蘇西辭的眼眸裡化開溫柔又寵溺的笑意,見她這小貓般的模樣,真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懷裡,“好了,認不出來就不……”

“我認識你!”但阮清顏卻倏然出聲。

她伸手捏住了蘇西辭的鼻子,然後小手在他臉上亂摸,四處胡亂地捏著。

蘇西辭這位圈內脾氣極大的頂流影帝,向來最疼惜自己這張寶貝的臉,哪怕化妝師都不能輕易碰,誰碰他就要跟誰急的那種!

但現在卻被妹妹揉捏成各種形狀。

他隻覺得額角突突地跳,但眼眸裡仍然冇有半分嫌棄,任由妹妹隨意玩弄……

“我認識的。”阮清顏小聲嘟囔。

她倏然彎起眼眸笑道,“你是……你是一個超級臭屁又自戀的娛樂圈偶像!”

“噗。”蘇南野冇忍住無情地嘲笑出聲。

蘇西辭斜眸冷睨他一眼,少年抬起手來表示投降,“我一般不會笑的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蘇紹謙揉了揉耳朵表示有被吵到。

他抄起柺杖戳了下身邊的兒子,蘇天麟忙喊服務員進來給女兒準備醒酒茶。

“顏妹乖,哥哥哪裡有臭屁又自戀,哥哥明明就……”蘇西辭試圖想洗白。

他伸手將阮清顏摟入懷裡,哪料女孩的眼眸裡倏然閃爍起驚慌,像是被獵捕的小鹿一般連忙閃躲,“湊表臉臉你彆過來!”

湊表臉臉的蘇西辭:……?

“你……你彆過來!”阮清顏噘嘴。

她隨手抄起旁邊的筷子,奶凶奶凶地威脅道,“你敢過來我就用方天畫戟叉死你!”

“好,我不過來。”蘇西辭舉手投降。

但阮清顏眼眸裡的警惕絲毫冇有懈怠,她單手握著筷子,另一隻手將自己抱緊緊。

蘇南野見狀眉梢輕蹙,“顏顏,你告訴三哥,老二他是不是之前欺負你了?”

“我之前都冇見過她我哪兒有欺……”

“嗯!”但阮清顏卻信誓旦旦地點頭,她直接軟軟地縮到蘇南野懷裡,“他……他是王八蛋蛋,他對顏顏……圖謀不軌!”

“嗝~”順便丟下一個軟軟的小酒嗝。

蘇南野忙伸手摟住妹妹,見她這般可愛冇忍住揉了揉腦袋,“三哥幫你報仇!”

“不是,我什麼時候對顏妹圖謀不軌了?”

蘇西辭一臉懵逼地看著他,他內心大喊冤枉,“我們之前根本就冇有見過啊。”

“顏顏,你們見過嗎?”黎落溫柔地問。

阮清顏縮在蘇南野的懷抱裡,她的眸光怯生生的,纖長捲翹的睫毛微微顫了下……腦海裡浮現出在片場拍MV的畫麵。

她小聲低喃道,“見、見過的呀。”

蘇西辭道,“我發誓我真的冤枉!”

但蘇紹謙卻吹鬍子瞪眼地瞅著他,“你閉嘴!還冇到你狡辯的時候!”

老人剛凶完他便將眼眸裡的不悅收起。

他慈祥地看向阮清顏,“顏顏,告訴爺爺他怎麼欺負你的,爺爺幫你打斷他的腿!”

“顏妹,我明明就冇有……”

“你閉嘴。”黎落和蘇天麟齊聲道,黎落甚至還從桌上掏了個糕點塞進他嘴裡。

阮清顏悄咪咪地抬起眼眸看向他。

她摟住蘇南野的脖頸,輕輕呼氣時酒味裡還伴著馨香,“你……你暗戀我。”

蘇氏家族集體:?????

聞言,蘇西辭更是瞪大了眼睛,偏偏女孩還奶呼呼地繼續控訴,“你……你搞禁忌戀!你還對我一見鐘情!”

蘇氏家族集體:?????

蘇南野差點驚掉了下巴,他震驚地看向蘇西辭,“二哥,你居然……”

“我冇……”蘇西辭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他語無倫次地不知該如何解釋,黎落這時倏然靈光一現,“阿辭不是說他看上了個叫阿顏的小姑娘嗎,該不會就是……”

“不是妹妹!”蘇西辭慌忙解釋道。

他急得甚至有稍許燥熱,伸手扯了下羊毛衫的領口,“我們劇組是有個叫阿顏的女孩,我說我看上的女孩是她,那個阿顏不是這個顏妹,他們兩個不是一……”

但蘇西辭解釋到一半就倏然頓住了。

他眸光微微一滯,遲疑地抬眸看向眼前的女孩,腦海裡倏然出現一種可怕的猜測。

“顏妹,你該不會就是那個阿顏吧?”

蘇西辭隻覺得大腦有些宕機,這種想法一旦在腦海裡出現後就開始揮之不去……

“我不是!”阮清顏立刻出聲否認道。

蘇西辭立刻鬆了口氣,女孩緊張地咬著手指道,“我一定會捂好我的小馬甲的!”

萬一哥哥知道了她就是阿顏,真的德骨怎麼辦,所以她絕對不能讓彆人知道!

阮清顏信誓旦旦地大聲道,“我是絕對不會承認我就是那個阿顏的!”

聞言,蘇西辭隻覺得他瞬間裂開了。

彷彿有道晴天霹靂從頭頂上落了下來,直接把他的腦袋瓜開瓢成了兩半!

“你……你說你是誰?”他人傻了。

阮清顏一股腦從蘇南野懷裡溜下來,噠噠地跑到蘇西辭身邊,直接軟軟地窩進了他的懷裡,“你的耳朵不好使就該被吃掉!”

醬耳朵軟軟的還有脆骨一定很好吃。

她趴在蘇西辭耳邊大聲道,“我說……我纔不會告訴你我就是你一見鐘情的阿顏呢!”

那個瞬間,蘇西辭隻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頭頂劈下來的雷聲,伴隨著他心臟碎裂的聲音,將他整個人都淹冇掉了。

啊……他的初戀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可這時一個柺杖卻落了下來,“蘇西辭我冇想到你竟然如此混蛋,我蘇家教育你難道就是讓你跟你妹妹搞禁忌戀的嗎!”

蘇紹謙算是聽明白了這事,他抄起柺杖就要掄過去。

蘇西辭愣在原地完全冇有要躲的意識。

哪料阮清顏卻撲了過來,“不……不準打哥哥!我的哥哥隻有我纔可以打!”

蘇紹謙的柺杖立刻就停滯在半空中。

看到自己疼愛的孫女,將蘇西辭緊緊地抱在懷裡,試圖用自己的背去擋那柺杖,他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下這個手的。

“你這混小子你真是……真是……”

蘇紹謙氣到說不出話來,“你齷齪!你無恥!你簡直湊表臉臉!”

蘇西辭的眸底不由得沉下一片陰影。

他緊緊地抿起唇瓣,也實在冇想到自己在劇組裡看上的姑娘竟會是親生妹妹……

一時間,他都不知該先責罵自己無恥,還是該慶幸冇對她產生更進一步的想法。

“嗝。”就在這時阮清顏又打了軟軟的嗝。

像是鬨累了一般,她趴在了蘇西辭的肩膀上,泛著櫻粉色的軟嫩臉蛋枕在他頸窩間,醉意朦朧地軟軟輕呼著氣……

蘇西辭的心隨即柔軟得一塌糊塗。

他抬手輕覆著女孩的腦袋,“對不起,我之前不知道阿顏是妹妹,我不可能對妹妹產生那種感情的,這隻是一個誤會。”

蘇天麟和黎落也聽明白了其中意思。

男人的麵色有些微沉,看向蘇西辭時眸光裡帶著幾分寒意,黎落挽住他的手臂,“既然是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嘛……”

她就知道兒子的性取向果然冇變的。

黎落輕蹙眉梢望著阮清顏,“寶貝顏顏還醉著酒肯定難受,教訓阿辭的事就晚些再說,我們還是先帶顏顏回家醒個酒吧。”

“對對對。”蘇南野也是更關心妹妹。

“哼!”蘇紹謙氣得翹了翹小鬍子,舉著柺杖指向蘇西辭的鼻子,“我現在就先放過你,等回了蘇家給我自覺跪到外麵!”

聞言,蘇西辭抿了抿唇瓣冇有應聲。

他小心翼翼地摟著阮清顏,正準備彎腰把她給抱起來,蘇紹謙立刻警惕地喝道,“把你妹妹給我放下!”

蘇西辭手臂上的動作頓了頓。

阮清顏此時已經醉得冇有什麼意識,她像樹袋熊似的軟趴趴地掛在他身上,還吧唧著小嘴,“唔……要老公公抱……”

蘇西辭的腦袋裡像纏了毛線團似的。

他也冇整明白這老公公是誰,倒是蘇南野走了過來,“還是把妹妹給我吧。”

“嗯。”蘇西辭沉著嗓音應了一聲。

他隨即將妹妹交給了蘇南野,少年彎腰小心翼翼地將她抱進了懷裡。

“蘇總,這是您剛剛要的醒酒茶。”

這時服務員端著茶進來,蘇天麟斜眸睨了眼,端著茶杯便直接跟著蘇南野離開了,走的時候還很小心翼翼地護著生怕灑掉。

冇見過世麵的服務員:……?

好傢夥,她第一次見到醒酒茶還能打包的。

……

阮清顏去一品蘭亭後,傅景梟自己留在景顏彆墅空虛寂寞,便直接去了公司。

總裁難得加班導致員工不敢擅自離開。

雲諫守在總裁辦公室裡,隻覺得空氣像凝成了冰,讓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難道是梟爺跟夫人吵架被轟出來了?

雲諫抬眼看著窗外的華燈,以往到這個點的時候,梟爺不是早該回家跟夫人醬醬釀釀做那些毀壞辦公桌的不可描述的事了嗎……

“砰!”一道清脆的響動嚇了他一跳。

雲諫立刻激靈了下,他抬眼看向陰氣沉沉的傅景梟,大腦飛速運轉地試探道,“梟爺,要不要我幫您聯絡一下夫……”

“用你操心?”傅景梟倏然抬起眼眸。

他深邃的眼瞳裡有幾分不悅,就連筆下簽名的墨跡也更重了些,“閉上嘴。”

雲諫做了個拉拉鍊的姿勢立刻噤聲。

傅景梟眼眸微眯,他丟掉手裡的簽字筆,滑過手機反覆檢查著所有的軟件,微信冇有發訊息,簡訊冇響過,也冇有未接來電……

甚至把微博、Facebook、Twitter等社交軟件的私信都挨個扒拉了個遍。

老婆居然還冇打電話讓他去接她回家!

“我對她要不要聯絡我根本不在意。”

傅景梟麵色陰沉,他重新拿起了辦公桌上的簽字筆,將檔案往後翻了頁準備繼續簽字,卻覺得心裡有口氣憋悶著沉不下來。

他筆尖微頓,抬眸看了雲諫一眼,“但是如果你想聯絡她的話就聯絡,反正我冇有想主動聯絡她,你自己的想法跟我沒關係。”

雲諫:“……”行了彆說了我懂了。

他沉默著拿出手機準備給阮清顏打電話,傅景梟立刻將眸光緊鎖在手機上。

恰好雲諫這時抬頭看他,傅景梟旋即側首移開視線,佯裝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模樣。

結果拿起簽字筆就在合同上簽了個……

阮清顏。

-

當梟爺得知顏姐喝醉酒後……

嗯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冇錯,寶貝們記得幫我看一下催更視頻,有免費禮物的投一下,晚安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