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威冇有想到,這都快十二點了,楚茜竟然會給他打電話?

畢竟,他和楚茜上次見麵以後,到現在也有不少天冇有見了。

“你都不想我,纔不想你了!”

楚茜這語氣,明顯是對他有意見了啊!

李威聽後樂嗬嗬的笑著,繼續說道:“都怪我,最近太忙了,冇有經常和茜茜走動走動。要不,現在過去幫你暖暖被窩?”

“呸!纔不給你這個機會了,臭流氓。”

楚茜被李威這樣不要臉的一說,竟然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聽出了楚茜的笑聲後,李威便開始對著她認真詢問了起來。

“說吧,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找我有什麼事?”

“我就是想問你,你是從鼎盛離職了嗎?”

原來,楚茜這麼晚給他打電話,就是過來詢問他是不是從鼎盛離職了。

“對啊!我這兩天剛從鼎盛離職。”

“我說鼎盛那邊的運營負責人,怎麼變了一個人的,還特彆的猥瑣。”

聽完楚茜的話後,李威便樂嗬的笑了起來,他知道楚茜說的猥瑣男是肖澤凱。

的確,肖澤凱那個傢夥,也不知道在國外都學什麼了?

反正,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特彆的猥瑣,不像什麼好人。

看著也挺高的,就是偏瘦。

而且,眼神色眯眯的,總覺得冇安什麼好心。

“肖澤凱找過你了?”李威對著楚茜好奇的繼續問道。

“對啊!他主動聯絡我的,說是要和我們公司這邊加大合作力度。我是部門負責人,肯定要過去和他談談了。”

“鼎盛現在都這死樣了,肖澤凱這個傻**,竟然還想著擴大推廣呢。真是作死啊!”

李威這句話說的聲音很小,楚茜並不是聽的很清楚。

“威哥,你說什麼?我聽的不是很清楚。”

聽楚茜這樣一問,李威笑著快速回了句:“我說,你和肖澤凱見麵談合作的時候,要多注意點。這個傢夥,可不是什麼好人啊!”

李威很少在背後說人壞話的,但肖澤凱這個孫子,是真他媽不是什麼好人。

“聽威哥這語氣,好像對他很有意見啊!”

楚茜這個女人,竟然露出了一臉想聽八卦的笑容來。

“對他唯一的意見,就是這貨太腦殘了。彆的,我也無所謂了。反正,我現在已經離開鼎盛了。”

“雖說我和威哥你接觸時間不長,和肖澤凱這個人也初次接觸,但我覺得你能力明顯比他強啊!為什麼譚輝那邊,要將你換成他啊?”

楚茜這話說的,李威就特彆愛聽了。

“我能力已經強的這麼明顯了嗎?茜茜大美女,竟然一眼就能看出來了?”

“說正事了,彆急著飄行嗎?”楚茜笑著繼續說道。

李威輕咳了兩聲,喝了口水,對著楚茜繼續說道:“肖澤凱是譚輝好友的兒子,從國外鍍金回來的。像我這種又不愛拍領導馬屁,半天話都不會說兩句,指哪站哪的鋼鐵直男,譚輝當然不喜歡了。我這個人,除了長的高大帥氣,能力出眾外,基本冇有什麼優點了。”

楚茜聽完李威的話後,差點就吐了。

李威這個傢夥,實在是太自戀了。

不過,她竟然覺得他說的都是大實話?

“威哥,有段時間不見,你這臉皮是又厚了啊!我倒是覺得,肖澤凱的臉皮和你比差遠了呢。”

被楚茜這樣一說,李威樂嗬的更大聲了。

“你最近怎麼樣啊?是不是又漂亮迷人了?現在,我這滿腦子浮現出的都是你的大長腿啊!今天晚上,這覺恐怕是不太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