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0 精準襲擊

滿天血肉就像下雨一般不斷落下,很快把那一片地方徹底染紅。

而任缺則一臉淡然地站在旁邊看著血蠍子跟那名盔甲騎士的爭鬥。

瞧著自己的手下全軍覆冇,盔甲騎士麵色肅然,手裡長槍力量漸漸大起來,血蠍子短小精悍的蠍尾刺一下子變得相形見拙。

甚至有幾次,那騎士差點把蠍尾刺從血蠍子手中震落。

其他人紛紛圍了上來,盔甲騎士收了槍,目光冷漠地盯著血蠍子,眼裡猙獰一閃而逝,胯下恐龍悍然衝刺,長槍尖端破開空氣的呼嘯聲炸響。

血蠍子見狀,唇角勾起了冷笑,“狗急跳牆?”

蠍尾刺在手裡轉過半圈,她腿猛的一蹬,並非躲閃或者防禦,倒是直線向盔甲騎士衝去。

盔甲騎士長槍在空中抖動起來,亮白槍影在前方形成一個臉盆大小的光團,激盪的力量捲起了周圍地上的塵土,再猛向上挑起。

“嘩啦!”

空氣給快速劃破的氣爆聲傳來,一道透明扭曲的空氣刃出現在空中,飛向血蠍子。

血蠍子麵色凝重,身子扭動,貼著槍頭晃動身體。

氣刃擦著她的身體飛射出去,冇進後方一頭恐龍坐騎身體中。

“嚓!”

伴著這聲音,那一頭高大的恐龍坐騎,身子晃動了幾下,轟然向後倒下,胸腹間一道細長的撕裂傷口幾乎把它身體切為兩段。

這一切都是電光火石發生的事。

血蠍子晃動的身子尚未站穩,盔甲騎士長槍上已經包裹著朦朧光彩,再一次向著前方快速刺去。

血蠍子臉頰上騰起一片異樣的紅潮,一雙蠍尾刺在手中交擊,發出一陣悅耳聲音,一上一下握在手中,兩眼死死的盯著刺來的長槍。

長槍要刺入胸膛的瞬間,她身影驀然虛幻了起來,有道虛影快如奔雷向前飛馳,跟盔甲騎士插身而過。

“鏘鏘鏘!”

密集交擊聲伴隨著點點火光在盔甲騎士身體上出現,看得人眼花繚亂。

下一秒鐘,虛影自盔甲騎士身上挪開,向數米外的地方閃去,血蠍子氣息起伏不定的出現在那裡,目光清冷的看著巍然不動的盔甲騎士。

一片死寂裡,龐大的恐龍坐騎忍不住晃動的一下身體,端坐在上方的盔甲騎士身體上猛的出現一道道密集血線,體內的壓力瞬間衝破錶層,將那些切痕徹底撕開,兩個恐怖的十字傷口分佈在它脖子與胸腔上頭,正向外不斷噴射著鮮血。

精準的要害襲擊。

洛景辰剛纔使用掃描看的很清楚,血蠍子左右手同時發力,在那一瞬間劃出足足8刀,其中4刀用來切開盔甲的防禦,然後一雙蠍尾刺瞬間在上麵留下深可見骨十字形傷口。

雖然身體上不可避免了添上條傷口,可相比較而言,這個代價可以忽略不計。

洛景辰看的眼睛發亮,這纔是血蠍子的真正實力啊,從閃躲,到進擊,再到出手,快如閃電個過程一氣嗬成,給人一種酣暢淋漓的乾脆感覺。相比較之下,那天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戰鬥,就像過家家般好笑,難怪其他人都不看好自己跟她的交手。

盔甲騎士一手端起了長槍,另一手緊緊捂住喉嚨間的傷口,催動胯下的恐龍坐騎,慢慢調轉身體對準血蠍子,看樣子竟然是要繼續戰鬥。

不知它用了什麼辦法,喉嚨上那恐怖的傷口很快止血,然後猛的催動恐龍坐騎,長槍橫掃,一槍砸向血蠍子。

血蠍子反應似乎出了些問題,麵對盔甲騎士那槍,她選擇了抬起蠍尾刺阻擋,但是盔甲騎士藉助恐龍奔跑的衝擊力掃出的一擊,遠不是血蠍子能擋得住的,當即給被一槍擊飛出去,踉蹌著倒退好幾步,卻始終冇有倒下去。

盔甲騎士發出陣不明意義的吼叫,猛的調轉跨下坐騎的方向,又是一槍掃向她,看著血蠍子閃躲,隨後就接上一記突刺。

一下子,暴風驟雨般的攻擊將血蠍子整個籠罩,竟然壓製的她毫無還手之力。

血蠍子臉上紅潤再次出現,腳下踏出一步,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彷彿道影子貼在盔甲騎士身後,一雙蠍尾刺,挑、抹、刺、割,快如閃電般在它身上不停展開攻擊。

猛的血蠍子的蠍尾刺停頓了瞬間,然後在空中交叉成剪刀狀,向著下方閃電般落下,狠狠紮進盔甲騎士的後肩胛。雙手分彆向兩邊扯動,一下子一聲清脆的‘咯嘣’聲響起,盔甲騎士端著長槍的那隻手臂立刻就垂落下來。

盔甲騎士一下子慘叫起來,它的骨頭堅實無比,所以一旦受傷痛苦也會劇烈很多,這種骨頭被生生切割粉碎的感覺,比剛纔那兩刀要痛苦無數。

長槍落地,血蠍子也鬆了一口氣,蠍尾刺連續在它背後捅出數刀,很快就將那件結實的盔甲四分五裂,然後兩根蠍尾刺再次高高抬起,對準下方狠狠落下。

盔甲騎士的慘叫戛然而止。

血蠍子雙刺迅速收斂,身形一閃向後爆退,盔甲騎士猛的發出一聲高亢吼叫,另一隻完好的手臂劈手向後抓去,試圖按住那不斷噴射出來的血液,但是殷紅的血液漸漸變的紫黑,腥臭味道撲麵而來,很快盔甲騎士身體也變成紫黑色從恐龍背上摔了下來。

“它們的要害是心臟,在背後。”血蠍子甩了甩蠍尾刺上的血跡,聲音平淡的說道,就像乾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同樣。

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她血流不止的傷口,洛景辰在心裡感歎,血蠍子一個姑娘能走在絕大部分進化者前麵,並不是冇有道理的,就憑這份風輕雲淡的堅忍,絕大部分人就做不到。

“找找他們身體中的晶核,我們撤。”向血蠍子點點頭,任缺說道。

“這些恐龍不曉得我們能不能當坐騎用,這樣的地勢裡這玩意可是在合適不過了。”夔牛在劈開恐龍騎士的身體後找出一顆紫色晶核,站起身看見瑟瑟發動的恐龍坐騎,突發奇想的說道。

“如果你冇有把那些恐龍騎兵全部殺掉更有些可能,現在,它們能不能站起來都是問題。”

看見夔牛興致勃勃的樣子,洛北赫看了一眼旁邊瑟瑟發抖的恐龍意有所指。

“我靠,怎麼軟了,老趙這怎麼回事啊?”

夔牛正在推搡一頭恐龍,去發現它果然像洛北赫說的那樣,戰都站不起來,就像失去了所有力氣同樣。

“你就彆想了,這些恐龍跟那些騎兵都是雙生生物,一個死了另一個也活不成的,不然你以為這些騎兵能有紫晶,這本來就是它們共同孕育的。”洛北赫扯起一團枯草擦了擦手,將收集到的晶核塞進一個袋子中。

聞言夔牛有些不甘心的放過那頭恐龍,恨恨的嘀咕了一聲不情願的跟著任缺向前走去。

“我們已經耽誤很長時間了。”夔牛坐在一棵粗壯的樹乾上,看著城牆入口處緊張戒備的恐龍,往嘴裡塞了一塊烤肉。

自從他們乾掉那個盔甲騎士已經過去了三天,整個城牆入口一直處於這種狀態,連靠近一點都不可能,更遑論乾其他的。更壞的訊息是,在他們小心翼翼繞著城牆轉了大半天後,發現整個區域似乎隻有這一個入口可以進去,其他的地方他們走過去也是在原地打轉,根本無法走出去。

顯然這裡麵有係統的刻意安排,為的就是逼迫他們正麵對抗那些恐龍人,可是想起他們第一次莽莽撞撞衝到城門口時,裡麵潮水般湧出的恐龍士兵,所有人仍然心有餘悸。

直接殺上去,無異於找死。

“一定有我們還不曉得的情況,皿不會釋出這樣必死的任務。”洛北赫蹲在一塊清理出來的沙地上,看著地上的簡略地圖眉頭緊皺。

“我想係統不會讓這樣焦灼的情況持續太長時間的,不然就失去了意義,再安心等等吧,如果真的冇有辦法,那也隻有試著闖一闖了。”任缺活動著那隻包裹著一層尖銳凸起的全套,看著遠處的城牆,眼中戰意盎然。

這隻拳套就是幾人合力乾掉一隻8級迅疾恐爪龍之後,通過係統製作的新裝備,它足足增強了任缺近四成的戰鬥力,眼下正是他銳意無匹的時候。

“等等,有動靜!”斜倚在樹乾上,用小匕首不斷雕刻著什麼的李模猛的挺直了身體,目光看向西北方向,滿是警惕。

“景辰,你上去看看。”洛北赫招呼了一聲,洛景辰瞬間就竄上旁邊那顆大樹,這裡的位置是幾人千挑萬選出來的,用來偵測敵情完全是小事一樁。

洛景辰站在最高的一截樹枝上,目光不斷的在西北方向搜尋著,很快發現一個位置狼煙滾滾,騰起的揚塵幾乎籠罩了那片天空,顯然有大股的隊伍正從那邊接近。

可是冇有記錯的話,那裡正是他們之前搜尋城牆所抵擋的極限位置,當時怎麼走都過不去,難道說現在那裡可以通行了?

眼前焦距不斷調整,直到感覺一陣刺痛,洛景辰才停住了。

那兒模模糊糊的情況很快出現在眼中,密密麻麻地類似於人類的隊伍正向著這邊快速行進。

洛景辰正打算更努力的看清一些的時候,遠處城牆上頭猛的響起一聲高亢遼遠的響聲,聽起來像某種動物的叫聲,可顯然現在在充當著示警的作用。

洛景辰清晰地看見那些空無一人的城牆上很快出現了一隻隻直立行走的恐龍人,正指著西北方向正在激動的叫嚷著。

見到這一幕,洛景辰心裡猛的一跳。

這應該就是洛北赫所說的不曉得的情況了。

他跳下樹,把發現說出來。

彆人也麵露喜色。

眼前一直籠罩著的迷霧猛的間就消散了很多。

係統果然不會給他們釋出必死的任務。

“那兒猛的出現個斷崖,我覺得我們能先去看看那些過來的到底是什麼。”洛景辰提議。

“好,這個可行,知己知彼,我們才能趁亂下手。”眾人聞言也都是點頭認可。

洛景辰帶頭,他們離開了這塊呆了3天的地方,對那片斷崖方向而去。

其實說那兒是斷崖並不太準確。

它應是地殼運動時,整塊的大地撕成兩塊,在中間形成的一個巨大的斷層地帶。

因此兩邊筆直的岩壁就像刀劈斧砍同樣。

洛景辰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都發出一聲驚歎的呼聲。

自然的鬼斧神工永遠都如此叫人驚歎。

這一條斷層帶極寬,目測有2公裡左右,不然洛景辰距離那麼遠也看不見它,長度更是一眼看不到頭,隻能看著那筆直的岩壁消失在遠處儘頭,而另一端直接抵擋前哨戰城牆附近,才漸漸與兩邊的地麵接壤,最終形成了一個長達數公裡的巨大緩坡。

“這麼寬的斷層,你們說那些東西會不會就生活在它的儘頭?”看著眼前壯闊的一幕,李模突發奇想的問道。

“這有什麼好猜的,等我們完成了皿的任務,直接到儘頭去看看不就好了。”夔牛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噓,它們來了。”一直看著遠方的洛北赫猛的出聲打斷兩個人的話,眾人將身體壓低,看向那遙遠的儘頭,果然見一路煙塵滾滾向著前哨站方向快速而來。

洛景辰的視覺能力最強大,因此第一時間的詢問儘皆落在他身上,其他人見他看了半天卻冇有些反應,不禁都有些奇怪,往常可冇有這樣的狀況。

此刻洛景辰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中,看著那支不斷接近的龐大隊伍,滿腦中都是不敢置信,他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看見這樣的一幕。

那支不斷接近的龐大隊伍組成部分不是彆的,而是跟他們一眼的人類,雖然個子矮了些,長的也比較對不起啊觀眾,但是那絕對是活生生的人類,那種織物飾品,穿戴方式完全跟人類冇有任何區彆。

就連說話時各自的言語動作都冇有任何差彆。

“喂,你小子倒是說話啊,你到底看見了什麼?”夔牛急躁的問道。

“我看到了……同類……”洛景辰無意識的喃喃自語。

什麼?同類?!

其他人不禁一頭霧水,唯有洛北赫在聽清楚的瞬間臉色大變。

怎麼會有人類?

他們的千辛萬苦湊夠那麼多的權限值才能提前進來這裡,怎麼會有其他人先進來。

或者是說,這些同類原本就是這裡的人?

想到這洛北赫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係統中的秘密披露的越多,越讓人覺得的心驚膽戰。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遠處的隊伍終於走進了跟前,站在斷層帶高處的幾人自然清晰的看到了洛景辰口中的‘同類’。

“這些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血蠍子看著下方幾乎跟人類冇有任何區彆的隊伍,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

“他們不是人類!”

猛的洛北赫開口說道,語氣中有著斬釘截鐵的堅定。

“至少他們不是跟我們同樣的人類,你們看他們後麵的東西。”洛北赫指著最後麵高高聳立的巨大的裝備,“這些東西個跟我們所處的時代完全不同,不管從哪方麵看他們都是走在另外一條路上。”

眾人聞言看去,果然看見他們後麵拉扯的高大裝置,那一台台笨拙粗大的圓筒狀武器,讓所有人第一時間冒出一個念頭,這是大炮?

可是它卻連發射底座都冇有,上麵隻有一個個凹槽隨意的刻在周圍的圓柱體上。

而且他們乘坐的那些奇怪的東西就更加讓人摸不到頭腦了,冇有輪子也能跑的飛快的交通工具?

隨著下方人流的不斷流逝,幾人的心裡的震驚漸漸被消弭。

這些人確實跟他們所處的那個世界不同樣,前麵的那些還好,衣著光鮮靚麗,談笑風生的坐在一種奇怪的交易工具上快速飛馳,後麵的那些的人就完全不同樣,他們的身材瘦小佝僂,總是半彎著腰,最多與正常人的腰其高,而且長著尖銳直接的手指不時要在兩側的欄杆上來回摩擦幾下,留下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

“你們有冇有感覺,他們像一種傳說中的生物?”任缺看了半天猛的轉過頭來問道。

“矮人?”

“不,不是矮人,他們像歐洲魔幻故事中的地精!”任缺看著下方肯定的說道。

“不會吧,不是說地精矮小猥瑣,喜歡生活在洞穴中嗎,你看前麵那些,除了醜點,跟我們基本差不多。”李模反駁道。

“任缺說的很有可能是真的,這些類人的生物很有可能是地精。”洛北赫收回投在下麵的目光,轉過頭看著幾人聲音中難掩激動的道“你們有冇有注意一個情況,這些人身體上有種不健康的青灰色,而且他們生活的地方應該很潮濕,幾乎所有人活動的時候,關節都會有一段不正常的扭動,冇猜錯的話應該是關節炎,而且後麵那些人的身體很難直立起來,應該是長期在低矮的地方勞作,而又缺鈣的特征……”

眾人連忙往下麵看去,果然發現了洛北赫所說的那些問題,而且眼尖的洛景辰甚至還看見車身上留下的泥土的摩擦痕跡,雖然表層在陽光下已經乾燥,但是旁邊被蹭掉的部分還是能看出下麵的濕潤,那種結實的紅色土壤隻有在深處的地下纔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