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3 暴怒

手中得武器無力垂落,那一刻莫熙眼前又看見著洛景辰這張臉,這種平淡得摸樣似乎正在不斷嘲笑他“看吧,我就曉得你不行,什麼狗屁英勇得地底人戰士,不過是個怕死鬼而已。”

顫抖了得手再次慢慢抓起武器,莫熙淚流滿麵,嘴裡無聲得呢喃了“我不怕死,我是地底人得勇士,我不怕死……”

下一刻,這柄看上去比恐龍人要精良很多得武器,帶起一道寒光向他脖子上砍去,冰冷得鋒芒甚至在他青灰色得皮膚上刺激出一顆顆雞皮疙瘩。

“啊!”

洞穴外猛得傳來得慘叫聲,讓莫熙得自殺舉動猛得停頓下來,從這種近乎催眠得狀態中清醒之後,他一把將手中得武器扔著出去,然後抱緊小腿,擠在洞穴中無聲得嚎啕起來。

此刻外麵剩下得恐龍士兵將一個人影緊緊圍在中間,眼睛裡帶了掩飾不住得恐懼。

即使這個身影身體上有了一道深可見骨得長長傷痕,但是旁邊那些恐龍人卻在不停得遲疑了,它們忘不著為著那樣一道傷口,它們付出得代價。

的上這幾具還在流淌了溫熱血液得屍體是最好得警醒。

對峙持續著一會,洛景辰漸漸有些不耐,莫熙這個坑爹傢夥不曉地躲在哪兒,他哪兒有時間在那裡繼續乾耗下去。

眼睛裡銳氣一閃,雲中刀倏然朝邊上一個恐龍戰士橫切過去,這個恐龍人驚駭之下將手中長劍橫在胸前,試圖擋住洛景辰那一刀,但是武器得巨大差距隻為它得死亡拖延著不到o。1秒,一道血線在他胸前浮現,然後瞬間變粗擴大,血液噴湧而出。

後方得長劍蜂擁而至,洛景辰扭動身體躲過最要命得兩劍後,繼續向前衝去,不久又是兩個恐龍士兵倒在他得刀下,代價就是背後多著3條傷口。

洛景辰恍若未覺,渾身浴血,殺神般得在林間不斷衝撞,旁邊那些恐龍人數量不久就急劇得減少。

莫熙正埋頭在襲擊膝蓋中稀裡嘩啦,猛得洞穴入口得草叢被人撥開,嘩啦得響聲中,莫熙像一隻受驚得小兔,從的上一躍而起,看了被他扔出去得武器,臉上帶了清楚的羞悔,怎麼能忘著族中老人教導呢,武器這可是地底人人得第2生命。

現在恐怕連有尊嚴得死都不可能著。

“還想那樣到什麼時候?”洞口猛得傳來著一道熟悉得聲音,洛景辰這張平靜得有點兒礙眼得臉龐出現在莫熙跟前。

“嚇!你……”莫熙看了眼前被鮮血染紅得洛景辰,嚇著一大跳,結結巴巴得說不出話來。

“再不走,這些恐龍人可就找過來著,到時候我可冇力氣在乾掉一批著。”洛景辰將的上得武器挑起扔給莫熙,然後退出著洞穴。

過著片刻,莫熙戰戰兢兢得鑽出洞穴,看了外麵修羅的獄般得景象,他在心裡認定洛景辰不堪一擊得理念一下子遭受劇烈打擊,“那……那都是你……”

“哪來就是說多廢話,趕緊離開那裡。”冇好氣得迴應著一聲,洛景辰直接向來路而去,莫熙那個愣頭青跟這個霍森比起來可差遠著,他對他實在冇有好話說。

遠處得恐龍人呼喝讓莫熙清醒著一些,那纔想起來現在還是在危機4伏得森林中,連忙抬起有些軟得雙腿向洛景辰追去。

他們離開後才一小會兒,一隊恐龍人來到之前得的方,為一個身了盔甲得戰士在整片區域轉著一圈之後,眼睛裡暴怒得光芒難以掩飾,那些傷痕跟前些日子遭受損失得恐龍騎兵很相似,這些該死得地底族哪來那麼多得高手。

正在猶豫了是否要繼續追擊下去,旁邊得森林中一隊恐龍士兵匆匆而來,高高得呼喝聲讓它臉色瞬間一變,冇有半點遲疑,他帶了自己得隊伍向來路退去,既然該死得地底族大部隊已經到來,這些偷窺他們營的得傢夥就抓不住著。

回到營的後,洛景辰剛處理著一下傷口,就被青陽請到他們得議會大廳,莫熙跪在大廳得正中,旁邊坐著一圈地底族得高層。

“你那該死得小鬼,竟敢乾出那種事來,如果大人出著什麼意外,我會扒著你得皮來做軍鼓。”青陽看起來暴怒異常,說話間,手中得長鞭狠狠得湊在莫熙得背上,伴隨了慘叫聲,一道血肉淋漓得傷口出現在上麵,看上去觸目驚心。

洛景辰看了那場麵一下子明白著怎麼回事,一言不得走到自己得位子坐下。

又狠狠得抽著幾鞭子後,青陽大步走到洛景辰身前,單膝跪下將手中得長鞭奉上,看了洛景辰痛心道“莫熙陷大人於危險中,實在罪不可恕,從現在開始他將成為大人得私有物品,任憑大人處置。”

洛景辰正半閉了眼睛感受了傷口恢複時得麻癢,聞言不由睜開著眼睛,本來以為他隻是被邀請來走個過場,冇想到青陽居然把他給扯進來著。

什麼叫從今往後他就是我得私有物品著,一個實力差勁脾氣還不好得地底族屁孩,要他乾什麼?給自己惹禍嗎?

“不,青陽,我想你誤會著,那本來就是我要求他們帶我出去得,雖然在恐龍人這裡出著一些意外,但是我想莫熙也是出於對地底人戰士得驕傲才這樣做得,對嗎?”最後一句話卻是對跪在一邊得莫熙說得,隻是那小子現在還是一副牛皮哄哄得樣子,直接扭過頭去。

氣得青陽狠狠瞪著他一眼,轉過頭看了洛景辰,小心得說道“不管怎麼樣,是莫熙陷著大人在危險中,冇有直接讓他以死謝罪已經是大人寬宏大量著,對他得懲罰還請大人做主。”

有些頭疼得揉著揉腦袋,洛景辰天哪在椅子上呻吟起來“哎呦,不行著,我頭疼,青陽那裡得事情你自己看了辦吧,我要回去休息休息。”

說了洛景辰直接從一邊繞過去,然後直接離開著大廳,將地底人一乾高層晾在這裡大眼瞪小眼。

他那是什麼意思?

所有得地底人長老都呆了,那跟他們預想中得戲碼不太也是啊。

正在一籌莫展中,外麵得守衛卻氣喘籲籲得跑著過來,緊張得對大廳中得長老道“恐龍……恐龍人打過來著。”

“什麼?”

在場得所有得地底人都大吃一驚,恐龍人怎麼會現在打過來,還冇有到開戰時啊,難道它們想破壞神仙們得規定嗎?

“去看看!”青陽不愧是族長,臨危不亂,帶了身後一群長老開足馬力向營的外走去,沿途已經有不少得地底人戰士在集結,很多人臉上都還帶了惶恐跟茫然,顯然那突如其來得恐龍人讓很多人都措手不及。

一行人匆匆來到營的前,一下子看見一排身了盔甲得騎兵和戰士處在恐龍人部隊得前端,目光冷漠得看了地底族營的。對麵則是一排身材挺拔,端了武器得地底人精英,兩撥人之間氣氛緊張,後頭大量手持武器得地底族緊張得看了前麵,形勢一觸即。

青陽呼喝了讓地底族放下武器,走到陣前看了為得盔甲騎士,揚起了眼睛問道“恐龍人,現在來那裡,難道你們想破壞神仙們得規定嗎?”

夾雜了晶力得呼喊聲振聾聵,帶了不小聲響迴盪在周圍,迅壓製著旁邊那些嘈雜聲,青陽在那一刻充分展現著他得實力,竟然是一個不遜色血蠍子得高手。

“我們今天來,是奉著強大之暴龍王大人得命令,大人讓我向你們帶一句話,隻要你們交出這幾個屠殺我們偉大恐龍士兵得地底族,那次得戰爭,我們可以直接認輸。”分析罷這個魁梧得盔甲騎士就抬起著下巴,等了青陽得迴應。

聽到盔甲騎士得話,周圍立即響了起來著連綿得議論聲,很多得地底族都麵帶興奮,避免戰爭直接獲勝,那個誘惑太大著,而代價隻不過是交出這幾個背信棄義意圖取消他們資格得神仙們大人,一時間很多人都心動著。

聽了旁邊那些議論聲,青陽臉色有些難看,看了高高在上得盔甲騎士眼睛裡殺意瀰漫,那個該死得恐龍人恐怕是故意那樣說來誘惑族人得吧,看來神仙們之間得戰鬥真得蔓延開著啊。

旁邊那些地底人漸漸現他們得族長臉色難看得站在前方,於是一個個閉上著嘴巴,有些忐忑得看了前方。“如果我說你們若是能交出你們族中得神仙們大人,我地底人也可以直接認輸,你答應嗎?”看了盔甲騎士,青陽心思電閃,不久就打定著主意,那場神仙們大人之間得爭鬥既然躲不過去,這就隻能選擇一方參與其中,地底人得命運就在其中。

“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這你們那些卑劣得地底族將會品嚐我們偉大暴龍大人得怒火,到時候你會連後悔得機會都冇有。”盔甲騎士冷哼一聲,直接將一塊粗獷得戰旗插在雙人中間,上麵血腥、凶厲、蠻荒得氣息撲麵而來。

“戰旗,是生死戰旗啊!”

周圍有些見識得地底人人驚惶得叫起來,青陽看了這麵還帶了煙燻火燎痕跡得殘破旗幟,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生死戰旗!”

“怎麼?不敢接?這就乖乖把這幾個傢夥交出來,也許你們地底人還能多苟延殘喘幾年。”盔甲騎士坐在恐龍上不屑說道。

隨後跟任缺等人一起抵達,站在人群後頭得洛景辰,臉上猛得閃過一絲古怪,想了想,得瞧了眼這個盔甲騎士然後直接從隊伍中走著出去,然後抓住旗桿直接將其拔著起來,嘴裡淡淡得說道“這一麵旗我接下著!”

鴉雀無聲。

周圍安靜得落針可聞,大家都將目光集中在洛景辰得手上,很多年紀大些得地底族滿臉恐懼得看了這麵旗幟,就像這是最恐怖得惡魔也是,嘴裡不住得喃喃了“完著,完著,生死戰旗被接下著……”

就連扔出戰旗得盔甲騎士也愣著一下,上下打量著洛景辰一眼,不久臉上露出一個嗜血得獰笑“好,冇想到地底族中更有一個有種得,卑劣得地底人小子,我會讓你曉得,接下生死戰旗得後果得,哈哈!”

笑眯眯得看了盔甲騎士分析罷,洛景辰開口著“傻大個,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什麼?

盔甲騎士得大笑猛得頓住,像吃著一坨翔也是噁心,看了洛景辰渾身煞氣翻騰。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地底人著,你這比樹洞還大得眼睛是用來出氣得嗎?”洛景辰麵帶微笑,將一句句惡毒得話扔向這個大個盔甲騎士。

被洛景辰連環炮也是得語弄得有些迷糊,盔甲騎士過著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本來就大得眼珠再度暴漲,通紅得血絲佈滿表麵,手中得長槍不斷得拿起放下,最終深深瞧了眼洛景辰,“神仙們,我恐龍人一族不久也會成為神仙們,到時候我會讓你曉得招惹我是什麼後果。”

說了盔甲騎士拍著一下坐騎,就準備帶了部下離開那裡,剛轉過身,洛景辰笑盈盈得表情猛得陰沉下來,看了這整齊得恐龍人部隊,語氣冰寒得說道“戰旗既然我接下著,你難道打算就那樣離開嗎?”

“你想怎麼樣?”麵對洛景辰得逼問,盔甲騎士語氣中強壓了怒氣。

“既然你們帶來著戰旗,這總地有些祭旗得祭品吧,我覺得你手下那些人得腦袋挺合適。”洛景辰淡淡得說道。

“什麼?”

“你……”

不管是盔甲騎士還是青陽都吃著一驚,看了洛景辰驚異不定。

洛景辰得自信讓雙人一時間無法接話,那樣得話在他們得認知中是絕對不可能從那些神仙的嘴裡說出來得。

因為幾乎所有得種族都有一個共識,神仙們得人個人戰力很一般,甚至還比不上他們族中一些普通得戰士,他們依天哪得是這些威力恐怖得武器。但是那個定理在今天被洛景辰徹底打破,他在當麵挑戰恐龍族盔甲騎士,挑戰恐龍族最強大得戰士。

“怎麼,不敢?像我那樣得挑戰都不敢接,還學人家下生死戰旗?”洛景辰帶了嘲諷得語氣瞬間擊碎著盔甲騎士最後一點理智,它目露凶光瞧了眼洛景辰,沉聲答道“好,既然你想找死,這我成全你。”

分析罷胯下一挺,直接操縱了這頭巨大恐龍朝邊上空的上跑去,身後幾個也是裝扮得騎士立即緊跟著上去,再後頭則是身了盔甲得恐龍戰士。

“我們得偉大戰士都在那裡,你們得人呢?”在空的上站定,盔甲騎士甕聲甕氣得聲音響了起來,帶了掩飾不住得殺意。

向後打著個眼色,任缺幾人魚貫而出,在洛景辰身邊站定,都是麵帶笑意得看了對手。

那些送上門得任務指標讓他們都覺地很滿意,同時也覺地將洛景辰留在營的是一個很聰明得決定。

“阿任,我們真得要幫那些地底族啊,媽得我怎麼看他們都不爽,這個破聲望有球用還不清楚哪。”夔牛瞧了眼後頭這些神色各異得地底族,小聲得詢問了任幽。

“我們不是在幫他們,我們是在幫我們自己。”任幽臉上帶了笑意,瞧了眼對麵嚴陣以待得盔甲騎士。

看了夔牛更有些不爽得樣子,任幽笑著笑冇有說話。

不久對手一個手持長劍得重甲騎士走著出來,站在空的中間看了洛景辰幾人,臉上冇有絲毫表情。

洛景辰臉上露出笑意道“各位,那個頭彩就讓給我怎麼樣?”

其他人相視一眼聳著聳肩,誰讓那個任務是他觸得呢,讓就讓唄,反正後頭更有更厲害得,足夠讓他們過癮。

看了身上還帶了傷得洛景辰居然第一個走出來,盔甲騎士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對於個體戰鬥力,恐龍人遠比地底族強大,洛景辰在他眼睛裡跟這些最強得地底族都更有差距,他那樣得實力哪來得自信挑戰重甲騎士呢?

再次看著也是這個剛剛接受得任務,洛景辰嘴角得笑意漸漸勾勒起來。

“支線任務地底族得崛起。”

“任務說明幫助地底族粉碎恐龍人得陰謀,擊殺生死戰旗挑戰者(生死戰旗挑戰狀態中,每擊殺一個精英恐龍騎兵戰士,降低恐龍人士氣百分之一。)。”

“任務獎勵獲地地底人得崇高聲望。”

“任務失敗將受到地底族得憎恨。”

聯絡到這個前置使命之說明,洛景辰臉上露出著微笑,那樣得任務完全就是係統為著削弱這個前置使命之難度而設置得啊,一個就是百分之一得削弱度,如果能乾掉在場得那所有精英盔甲恐龍戰士,這就是百分之十5得削弱度,那個隱形得獎勵實在太豐厚。

看見洛景辰站定,這個精英重甲騎士也不說話,手中得長劍直接帶起一陣狂風刺向洛景辰,赤紅得瞳孔中瀰漫了凶殘暴虐得神采,身上厚重得盔甲在攻擊中出清脆得撞擊聲,像隻凶獸般猛衝過來。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