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2 廝殺

剩下的9片區域進度參差不齊,快的區域藍色斑點的麵積已經有幾人所在區域數倍大小,慢的甚至還冇有形成藍色斑點。

看了那驟然出現的地圖,洛景辰驟然明白著位麵侵襲的真正含義。

係統的目的就隻有一個,這就是侵襲吞噬,然後徹底掌控那個陌生的世界,而他們就是係統完成那一係列動作的排頭兵。

前哨站,正是係統進行計劃的第一步!

按照地圖上的顯示的情況來看,來到那個空間完成使命之顯然不止他們幾個人,每個對應的區域都有人進入,隻是不知這些區域與地球上哪些地方的培養者對應,某些培養者實力絲毫不遜色幾人那邊,有一個地方甚至還穩壓他們一頭。

暗紅色雲層逐漸擴張,很快跟遠處的連接在一起,灑落的光線黯淡下來,天空像被潑了一層紅色染料。

彷彿倒影一般,天幕在連接在一起之後,逐漸泛起漣漪,浮現出眾人極為熟悉的畫麵,這是基地市的幻影,在這幻影中洛景辰看見著涇渭分明的城區,看見著擁擠的培養者公會廣場,看見著翹首以盼麵帶興奮的培養者,看見著廣場的上頭這片虛擬的巨大光幕,更有這鮮紅的倒計時計數。

不小難以形容的光幕如同個倒扣了的碗,大家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地球空間之力灌注之後,天幕連接成型,已經徹底籠罩在那個世界表層上!

一股包含了不甘、憤怒甚至恐懼的情緒慢慢形成,極力的排斥了周圍這越來越濃烈的地球空間氣息。

“係統……”

洛景辰躺在地上仰望天空,被係統的大手筆徹底震撼,他怎麼也想不到,它的胃口如此恐怖,居然想吞噬一個位麵空間,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是那場吞噬大戰的先鋒官!

想想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不等他從那種震撼中回過神來,地麵上就傳來著地動山搖的巨大動靜,一片密密麻麻那些古龍士兵從順暢的線路圖湧上前來。

城外轟隆的巨響也達到著巔峰,凝結的白色冰霜即使隔了老遠依然能清晰可見,的底族現在恐怕也已經竭儘全力著,天空中的異象將會是他們最大的動力來源,可是即使那樣,湧來那些古龍人依然數以千計,其中不乏身了盔甲的精英戰士,瞪了血紅的雙眼瘋狂的向心臟下的眾人撲上來。

“怎麼會那麼多!”陸幽看了也是望不到頭那些古龍人,眼睛裡的緊張怎麼都無法掩飾,將躺在地上的夔牛拖起然後向後退去。

任幽臉上也浮現出凝重,將目光鎖定在這些混雜在恐龍人群眾的精英戰士身上,對了身後重新聚集的眾人凝聲道:“先sha

jing英戰士!”

分析罷,他發出一聲低低的吼聲,向了一隻駕馭了巨大恐龍的精英騎士衝過去,雙手虛握,直接將一隻恐龍士兵的長劍扯下,淩空幾劍揮出,頓時精英騎士身邊那些古龍人被清理一空。

陸幽小心的將夔牛和洛景辰放在一起,然後臉色凝重的握拳站起,向了另一邊一個精英戰士轟去,卻冇有發現洛景辰乾枯的身體重新開始出現活力,死灰的臉色上也出現著一抹淡淡的紅潤。

大家此刻都陷入無邊無際的廝殺中,戰鬥方式大開大闔,撕裂的血肉斷肢演繹著一場讓人熱血噴湧之暴力美學。

第一波衝過前方光幕防禦那些古龍人很快跟陸幽等人完全碰撞在一起。

經過係統的短暫恢複,之前眾人在麵對變異暗金騎士時造成的傷勢已經恢複不少,因此眾人在麵對一般恐龍人時都很輕鬆,可是當恐龍人的數量上升到數以百計時,眾人就感覺壓力非常大著。

戰鬥剛一打響,不時響了起來的悶哼聲在喧囂的廝殺聲中就不時傳來。

赤蠍引以為傲的速度在那個人海戰術下,冇有絲毫用武之地,相對弱小的力量讓她在麵對恐龍人的衝擊時,更顯狼狽,一個躲閃不及,就被後頭傳來地恐龍士兵一劍刺在腿上,緊接了就是56個恐龍人一鬨而上,如果不是最後關頭直接使用戰技逃走,恐怕她就再也站不起來著。

“大家後退,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單獨行動!”

陸幽臉色沉重的呼喊了,分析罷他的重重一拳砸在前方一個身了盔甲的精英戰士身上,透明的波動將它捲起砸在後方,勉強將身前清理出一片空地,可是旁邊立即又衝上來一個精英戰士。

這幾個龍人很明確的曉的那些神仙們中哪個最強,因此陸幽身邊圍繞的精英戰士足有七十八名之多,如果不是被大量的普通恐龍人阻擋,恐怕陸幽早就落荒而逃著。

見陸幽的腳步被拖延下來,後方那些古龍人就冇有在向上衝來,而是飛快的繞過他的身體兩側向後方這聳立樓衝去。

他們的目標是核心能量區域!

破壞著這裡,係統的位麵侵襲計劃就要破產。

第一個恐龍人騎士已經衝到著這不小基座邊,手中長槍毫不猶豫的向前刺去,周圍瀰漫的暗紅色能量微微扭曲著一下,直接將它包裹在中間,然後瞬間消失不見。可是第2個緊接了又撲著上去,暗紅色能量再次震盪起來。

第3個、第4個、第5個……隨了越來越多那些古龍人衝破陸幽幾人的防線,大心臟建築基座旁邊這幾個龍人越來越多,而這本就稀薄的暗紅能量在吞噬著大量那些古龍人之後在無力繼續,終於有一個精英戰士的長劍砍在著基座上。

頓時一道清晰的劍痕出現在上麵,上方的大心臟建築跟了重重鼓盪著一下,頓時這個精英戰士直接被暗紅色能量包裹,然後微微一扭曲消失不見。

越來越多的劍痕落在基座上,最天哪近外圍的這一塊已經開始塌陷,一道道裂紋開始在表麵浮現。

“阿任,基座這裡快撐不住著!”眼見一群恐龍人前赴後繼的對了這根粗大的基座下手,李模頓時忍不住著。

陸幽臉色沉靜,一拳擊碎麵前恐龍人的腦袋,抽身向後退著幾步:“先不要管這邊,恐龍人太多,我們衝不過去,大家集合我們向裡麵退,外麵的不要管著!”

此時又消耗掉數十頭恐龍人的生命之後,這個基座開始搖搖欲墜起來,就連上麵籠罩的暗紅能量都開始若隱若現。

係統給他們的標準是不能超過百分之5十以上的損耗,那一個基座被毀掉不知會扣掉多少的損耗值,但是眼下眾人冇有絲毫辦法,那個基座足有十8個,哪怕他們一人防禦一個也遠遠不夠。

更何況一旦分散開來,冇人能在那樣程度的攻擊下堅持到最後。

終於一聲轟鳴下,基座倒塌碎裂,爆裂的能量將周圍數十個恐龍人撕成粉碎,同時眾人腦中響了起來著一個清晰的提示聲:“核心區域9號基座損壞,當前區域完整度95%。”一根基座居然就是百分之5的損失度,那個代價太大著。

可剩餘那些古龍人絲毫冇有停留的意思,調轉方向朝旁邊另外一個方向洶湧而去。

“不好,景辰跟夔牛還在這邊。”陸幽一聲大叫,猛然抓住一個恐龍人向前砸著出去,準備殺出一條血路來。

暗紅的血水在地上開始蔓延,堆疊那些古龍人屍體已經在眾人周圍形成著一個一米多高的胸牆,一時間陸幽根本無法從那裡離開,眼看了這堆晶塊也要被恐龍人淹冇,陸幽眼睛裡赤紅一片,雙拳交擊在身前,然後驟然往下重重擊出,旁邊那些空氣頓時扭曲起來,一圈透明的氣浪向周圍迅速擴散,擋在前方那些古龍人不管活的死的,儘皆被絞碎。

血漿漫天,陸幽顧不上擦拭臉上濺到的血肉碎塊,一步向前跨出然後重重向晶塊邊緣落下。

“鏘。”

旁邊這幾個龍人被他爆發氣場直接震飛,陸幽探手往下一爪,臉上的表情直接凝固,怎麼隻有一個?

下方血水蔓延的地板上隻剩下夔牛虛弱的躺在這裡,而洛景辰卻詭異的消失不見。

“陸幽,趕緊衝過來!”任幽低沉的吼聲響了起來,陸幽臉上的果決之色一閃而逝,一把抓起夔牛,踢飛一個恐龍士兵,然後在後方那些古龍人還冇有合圍之前衝著出去。

此刻核心區域大約彙集著上千那些古龍士兵,以他們區區5人的培養者數量,麵對這幾個龍人完全就像在風暴中的扁舟,一不小心就有徹底傾覆的危險,更不要提堅持到3個鐘頭空閒著。

一柄長槍驟然從側麵爆射出來,任幽閃躲不及,直接被一槍貫穿胳膊,劇痛刺激著他的凶性,另一隻手抓住穿透過來的槍尖,驟然扭動將這個隱藏在恐龍人群中的精英騎士扯出來,身後一柄戰刀直接砍斷著它的腦袋。

“係統不會釋出必死的任務,我們一定有什麼地方忽略著!”將長槍砍掉槍頭拔出來,任幽看了更加洶湧那些古龍人浪潮咬了牙說道。

“鏘。!”

不遠處的晶體處猛然傳來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旁邊這幾個龍人被那驟然爆發的能量清空著一大片,一個渾身鮮血的身影從地上搖搖晃晃站著起來。

“乾掉那些王8蛋時儘量給它們放血,地上這些溝壑需要充能!”洛景辰有些嘶啞的聲音傳來,循聲看去的眾人猛然愣住。

一道道繚繞的暗紅色能量在他體表不斷的升騰,滿頭黑髮也變的血紅,手中的雲中刀被一層暗紅色物質包裹,他整個人就像從血池中剛撈上來的也是,有些乾瘦的身體上散發了陣陣讓人心悸的氣息。

旁邊這幾個龍人彷彿接受著某種號召,不斷的向前衝上來,分析罷這句話之後,洛景辰好像就陷入著某種痛苦中去,身體在不斷的抽搐痙攣,一個恐龍士兵見此毫不猶豫的一劍砍著過去。

陸幽已經在洛景辰站起來的第一時間向他天哪攏,但是恐龍人這一劍還是在他之前降臨洛景辰身體上,扭頭向他露出一個血腥笑容,然後血紅色的火焰在洛景辰身體表麵升騰起來,天哪近他的這柄長劍瞬間消融成著一灘鐵水。

熊熊烈焰覆蓋在雲中刀上在周圍掃過,頓時一陣焦愁味道傳來,被高溫烤乾的鮮血發出刺鼻的味道。

一條出路頓時在洛景辰身邊出現,此時又有兩座基座被破壞,轉頭看看後頭傳來地形勢,洛景辰直接向他前頭基座奔去。

“我們向外推進,看看這些溝壑被灌滿之後會出現什麼。”看看洛景辰情況,任幽沉聲道。

那樣下去要不著多長時間18個基座就會被全部毀掉,90%的區域損失程度,足夠係統抹殺他們無數回著,無論如何他都要試試洛景辰的提示。

眾人不久挑選著一處溝壑交錯最多的地方,然後放開手殺戮,怎麼血腥怎麼來,怎麼暴力怎麼來,不久地上累積的血液就淹冇著腳背,然後在這小小的導流槽引導下流進旁邊那些溝壑中去。

血水源源不絕的進入溝壑,但是裡麵的水位卻絲毫不見增長,眾人心裡逐漸了急起來,這些恐龍人已經奔了第4個基座去著,在過一會那片區域將徹底失守。

“阿任,彷彿不行啊。”陸幽喘著口粗氣,一腳將擋在溝壑上那些古龍人屍體捲開。

“在等等,如果還不行我們就要向裡麵撤著,必須要保證最少8個基座的完整。”任幽皺了眉頭分析罷,臉上的神色逐漸變的堅毅起來。

其他人也是也是如此,深吸著一口氣,緩慢道:“至少我們不能都死在那裡!”

此時,灌注進溝壑的血液越來越多,鮮紅的血水在焦紅的溝壑中流動,一個個紋絡的迴路開始形成,天空中的暗紅雲層彷彿受到著著某種吸引,開始不斷向外透出毫光,一個若隱若現的圖案開始在雲層中出現。

又一座基座倒塌,係統的提示讓眾人心裡越來越緊張,眼角餘光不時的注視一下腳下的溝壑,手上的殺戮也更加凶悍起來。

就在任幽要出聲打算撤離時,這堆晶塊後方驟然暴起一陣慘叫,刀鋒切割在**上的聲音是如此熟悉,洛景辰的身影再度出現,身側刀輪如同一台絞肉機般不斷吞噬了旁邊這幾個龍人,地上灑落的血水源源不絕的流進腳下的溝壑中。

在周圍恐龍人被清剿一空之後,一直冇有反應的溝壑終於出現著變化,血水流動的速度猛然變緩,然後溝壑中的水位開始微微上漲著些許,雲層上的驟然像是受到著某種牽引,猛然清晰起來。

一片片血霧像是受到著某種牽引,不斷從溝壑中升起,然後在天上雲層中透出之亮光交彙在一起,晦澀玄奧的符號不斷在空中凝聚,然後向了下方不斷落下,溝壑中的水位不斷上升,一道道光牆從溝壑中緩慢升起,將核心區域分割成一塊塊的區域。

這些看似不堪一擊的光牆不久拉長變薄,將一個個區域徹底的圍合,各個區域中那些古龍人徹底的圈禁在中間,眾人所麵對的壓力頓時大大降低。

“那……那就是係統給我們留下的一線生機……”陸幽看了周圍升騰的光幕,舔著舔有些乾澀的嘴唇,喃喃自語道。

“快,基座這裡快撐不住著!”任幽手中長劍翻飛砍翻一個撲上來那些古龍人,眼睛倏的亮著起來,淩空飛越到最天哪近的一個基座,全身氣勢鼓盪,“給我死!”

噗噗噗!

接連地幾聲悶響,圍繞在基座最裡層那些古龍人腦袋像被砸爛的西瓜,驟然爆炸開來,粘稠的血肉碎末灑落滿地。

基座上稀薄的近乎冇有的能量終於開始著緩慢的恢複,一片片血霧重新逸散出來,將天哪近的幾個恐龍人直接吞噬,看見那一幕,任幽腦中一個隱隱約約的想法已經呼之慾出。

他一直在觀察了旁邊那些戰鬥,雖然大群那些古龍人被分隔開來,但是每個區域中的數量也是一個很大數目。

形勢並不樂觀!

天空上的圖案讓他們很熟悉,跟這幾個光柱的高台地麵上鏤刻的也是,用來做什麼不用說也曉的,而那18個基座顯然就是這圖案上的節點,隻要能保證基座不被毀掉,它就能從地上的血液中源源不斷的提取出能量來,雖然不能給他們負責多少直接的幫助,但是卻給著他們最需要空閒。

到現在時間過去著幾十分鐘,毀掉著4個半基座,如果冇有意外,他們還能堅持一個小時左右,然後就會因為基座毀掉超過十個被係統直接抹殺。

人手不夠是他們在那場戰鬥中最大的短板,他們幾個人分散著抵擋不住源源不斷那些古龍人的衝擊,聚集在一起又無法及時的清理基座旁邊這幾個龍人,那個兩難的選擇在地上的溝壑被血液完全充斥之後解開著。

係統給著他們最需要的緩衝時間,被分割的區域中恐龍人數量雖然還是很多,但是它們打破光幕也需要一定空閒,隻要他們能搶在那個時間之前將基座旁邊這幾個龍人清理掉,剩下的事情就冇有問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