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 底蘊

現在唯一要擔心的就是,那個節奏該怎麼找到,以及他們能維持多長時間。

“先殺靠近基座的那些古龍人,隻要能保證血液的供給,外麵的光幕會源源不斷的出現的。”洛景辰提了雲中刀,踏了滿地的血肉碎末從一個基座後方殺出,看了基座上重新變的濃厚的血霧眼睛裡閃爍了興奮之亮光。

洛景辰不知自己殺掉了多少個古龍人,也許3百、許5百,他全身上下都被一層厚厚的血肉碎末包裹,刺鼻的血腥味都已經讓他的鼻子失去著作用,頭髮上濕著又乾的血液已經凝固成一塊塊的血痂。

“先清理基座旁邊這幾個龍人,儘量拖延時間,基座在被毀掉5個我們就完蛋著。”赤蠍也滿身血汙的衝著過來,到現在他們都明白著係統留下的希望是什麼。

“先試試吧,更有兩個小時,大家堅持住。”任幽點頭,,直接跟陸幽組成一隊。

做為最強的雙人,那樣組合冇有人有異議,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他們雙人組合後能發揮出的戰鬥力絕對比跟其他人組合要高的多,因此,雙人更有一個兼職的任務,充當救火隊員!

其他人各自選擇一個方向離開。

不久陸幽雙人的方向傳來著劇烈的震動聲,不用看也曉的這邊的基座已經安全著。

不愧是8級啊。

直到那時候,洛景辰纔對8級力量有著一個清晰的認的,他們的強大已經不是單單的在體質上的高數據,而是在這高體質上延伸出來的各式各樣的能力,無論是他們受傷之後的恢複能力,還是強大到可怕的續航能力,以及瞬間爆發出來的恐怖戰鬥力,都是他遠遠不及的。

對於洛景辰來說,他瞬間爆發的戰鬥力,可能可以無限的接近他們的最高水平,但是那種事情隻能發生一次,爆發之後他的體內如同給抽乾著的池塘,滴水不剩,嚴重的話甚至更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傷害。

那些是底蘊上的差距,不是靠某種能力就能隨便彌補的。

時間不斷流逝。

洛景辰不知自己又戰鬥著多久,他身上的傷口大大小小足有數十處,在身體裡詭異的能力刺激下,他越受傷越痛苦,就越感覺到興奮。強悍的恢複能力往往能在很短空閒內就能將傷口癒合,可隨之而來的後果就是,傷口帶來的痛苦也被放大著數倍傳遞到他的神經中去。

那樣不斷的衝擊下,精神上的疲憊已經影響到著他戰鬥能力的發揮,讓他的動作變的機械,每一刀揮出,他的臉色就蒼白一分,但是他卻不敢有絲毫鬆懈,不遠處之舍利堆這裡又躺下著一個人。這是李模,一不小心被後頭傳來地恐龍人直接圍攻到重傷瀕死,如果不是陸幽救援及時,現在恐怕早就扛不住。

少著一個人之後赤蠍跟左乘蠔的形勢更加的嚴峻起來,洛景辰隻能儘可能的在他們側麵給他們減少些壓力,如今每個人都已經快到著極限,剩下的就看誰的意誌更堅定著。

那種無關底蘊的戰鬥,洛景辰有信心跟上他們的節奏。

“轟隆——”

又是一聲轟鳴48分,照料不到的一個基座再次坍塌,那是光幕出現以來的第3個著,看著眼時間,更有48分,洛景辰不知自己等人還能不能堅持到這個時間,剩下的十2根基座上都帶有大大小小的損傷,而他們的體能也都逼近極限,慢慢向一個誰都不願意看見的極限狀態滑落,那讓剩下那些古龍人對基座的傷害強度又開始增大。

天平開始傾斜,一旦抵達這個臨界值,他們的堅持就會轟然倒塌。

外麵又有一群恐龍人重新湧進來,身體上還帶了戰鬥之後的血汙與硝煙,那樣時斷時續,小股隊伍已經開始逐漸增多,顯然城外的底族的戰鬥恐怕也已經達到極限著,無力在將城門徹底封鎖。

洛景辰一刀揮出,將一個虛弱的想用牙齒咬那些古龍人砍翻在地,然後大口喘息著一下,接了又是一刀揮出。

每一次攻擊他都儘可能的用最小的力氣造成最大的殺傷,雲中刀表麵的暗紅色凸起已經在不斷的摩擦與血液浸泡中開始脫落,裸露出來的部分散發了讓人驚懼的恐怖寒意,刀鋒經過不斷的砍殺不但冇有磨損變鈍,反而一種越加鋒利的感覺開始逐步顯現。

洛景辰曉的那是血融隕精開始發揮作用,如果是在平時,恐怕他高興的都要跳起來著,但是現在卻僅僅是覺的在心裡多著些慰藉,畢竟斬殺這幾個龍人時更加便利著。

那顆當初陸幽送給他的暗紅石頭,他是在麵對變異暗金騎士時忍不住使用的。

血融隕精是一種很奇特的材料,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提升武器的強度,那是後來洛景辰通過陸幽查詢到的軍部的內部資料中發現的。但是它的使用方式很特彆,需要用晶力將它徹底的融化之後澆築在要提升的武器上,然後不斷的用新鮮的鮮血來洗滌武器本身,當表層這些覆蓋的隕精殘留物開始剝落時,也就意味了它的作用已經徹底的發揮著出來。

當初洛景辰也是想了那個世界中可能會有很多戰鬥,雲中刀可能會出現損傷,所以在來時將它帶上著,冇想到它真的發揮出著大作用。

第一次遭遇暗金騎士時雲中刀被一槍擊中就出現著一些小小的損傷,當時洛景辰就已經猶豫要不要使用它,血融隕精很堅硬,尤其是在融化固型之後就更加堅硬,絕對會很好的保護雲中刀不受損傷。

可在殘留物冇有剝落時也會暫時降低雲中刀的攻擊力度,換句話說就是會讓雲中刀變鈍。那一點讓他有些猶豫,畢竟現在麵對那些古龍人防禦能力很強,降低雲中刀的攻擊力度那個決定洛景辰有些難以做出,可在麵對變異之後的暗金騎士時,洛景辰飛快放棄著心裡最後一點猶豫。

暗金騎士的長槍威力之巨大他深有體會,更不要說它變異之後的恐怖實力,如果繼續用雲中刀抵擋,肯定會給它留下難以修複的損傷,顯然相對於暫時降低攻擊力那樣更加不能讓洛景辰接受。

血融隕精也果然冇讓他失望,更加強大的一槍撞擊在上麵,連點痕跡都冇留下,雖然心裡更有些不甘心,但是洛景辰也知足著,至於血融隕精的剝落他想都冇想過,這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遠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冇想到這幾個龍人卻給著他一個驚喜。

隨了體力的逐漸下降,有一柄好武器的優勢立即就凸顯出來,身體中累積的暗傷讓周圍瀰漫的源源不絕的暗紅能量很難再被洛景辰吸收,體內充沛的能量開始枯竭,每一次攻擊更多時洛景辰是天哪自己本身的肌肉力量,在肌腱已經撕裂的不像話之後,每一刀的揮出都是一種痛苦。

雲中刀的鋒利,將那種痛苦降低到著最低限度。

時間流逝的越加緩慢,一刻鐘後,又一座基座碎裂,此刻距離任務結束時間更有3十分鐘,而他們隻剩下最後一個可以損失的基座著。

洛景辰很懷疑自己還能不能保持那樣揮刀的狀態3十分鐘,因為他已經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肌肉著,到此都是一片麻木,就連之前的劇痛酸澀都消失不見,那並非好征兆。

洛景辰麵前一片血紅,隱隱約約間他看見赤蠍跟左乘蠔被一群恐龍人包圍,他想上去幫忙,但是卻怎麼都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腳,包裹在身體上暗紅能量散儘之後,裸露出下麵蒼白的冇有一絲血色的皮膚,他所有的潛力都被這些暗紅能量壓榨乾淨。

一個恐龍人從背後刺出一劍,洛景辰看見赤蠍身體踉蹌著一下,然後轟然倒下,同時更多的長劍像她身體上落下。

“給我滾!”

嘶啞的吼聲響了起來,左乘蠔全身驟然鼓脹起來,裸露的皮膚赤紅一片,然後手中戰刀向周圍攪動起來,這些距離最近那些古龍人紛紛慘嚎了被粉碎身體,血水不久彙聚到地上的溝壑中去,然後左乘蠔也倒下著。

陸幽披頭散髮的衝進這群恐龍人中間,硬生生將瀕死的雙人從恐龍人手中搶著出來,為此他背上又多添著幾道傷口。

洛景辰看了他救人,忍不住咧嘴笑著笑,還活了就好,還活了這就更有希望。

圍攻雙人那些古龍人開始分流,洛景辰感覺壓力猛然增大著不少,他已經隱隱快握不牢雲中刀著,另一邊也響了起來著連綿的悶響,顯然陸幽雙人正在竭儘全力的阻止這些恐龍人天哪近,但是十一根基座,3個人是無論如何都防禦不過來的。

3分鐘後,第8根基座坍塌!

陸幽雙人重新出現在洛景辰麵前時,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冷硬的就像冰冷的鐵塊,3人站在一起,看了再次洶湧過來那些古龍人,同時抬起著手中的武器。

誰也冇注意到,夔牛的搖搖晃晃的身體從3人後頭傳來地基座處離開,然後猛然加速,直接在他們之前撞進這些洶湧趕來之恐龍人中間。

——鏘。

光幕最密集的區域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傳來,4周那些古龍人被那恐怖的爆炸清空出一大片,潮水般之攻擊頓時為止一滯。

“夔牛!”

陸幽雙眼血紅,看了這一片空白區域臉上露出慘淡笑容,那是他們中第一個死的人,冇有死在戰鬥中,而是死在逼近空間上。

夔牛的自殺性攻擊,給他們爭取著冇多久喘息時間,剩餘那些古龍人在小心翼翼的試探過之後,才終於確認著麵前那魔王般的神仙們已經是強弩之末,於是潮水般的攻擊再次洶湧而來。

死亡不斷逼近。

洛景辰握了雲中刀的手已經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已經遠超使用極限的肌肉現在完全不受他的控製,隻能勉強的保證了簡單的劈砍動作,雖然這也走形的厲害。洛景辰曉的自己到著最後的極限著,現在還冇像其他人這樣躺下去,完全是心裡最後的求生意誌在死死的堅持。

他不想死!

身旁已經看不見陸幽雙人的身影,隻能從這越來越微弱的反擊中勉強確認他們的位置。

就在此時,遙遠的天際處,一根暗紅色光柱驟然亮起,天空中翻滾的雲層頓時劇烈的波動起來,身後剩餘的基座上,這個巨大心臟般樓劇烈的鼓動起來,熟悉安寧的氣息開始在周圍瀰漫,劇烈的閃電再次源源不絕的劈下,閃電落點旁邊這幾個龍人連哼都冇來的及哼一聲,瞬間化成飛灰。

洛景辰在徹底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後一眼是天空中的投影驟然凝實起來,這些躍躍欲試的培養者彷彿要從中走出來也是,他第一次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然後帶了那個疑惑陷入著沉沉的昏迷之中。

再次醒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圓筒狀的儀器中,淡綠色的液體將他淹冇其中,但是卻冇有任何氣悶的感覺,甚至他還可以在那液體中自由的呼吸。

艱難的扭轉過腦袋,在旁邊他看見一字擺開的5隻相似的圓筒,熟悉的麵孔在液體中若隱若現。

那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之後,洛景辰就感覺到那一陣天旋地轉,麵前的視線再次歸於黑暗,讓隨後一群開足馬力進入房間的人群不禁麵麵相覷。

“丁醫生,你確定剛纔有人醒過來著嗎?”一個蒼老說話響了起來,帶了淡淡的焦急。

“朱總,之前確實出現著有人清醒過來的信號波動,現在可能是又昏迷過去著,您請放心,他們的底蘊都很渾厚,最多3天,一定會醒過來的。”一個肩膀上帶了閃亮金星,穿了白大褂的醫生仔細的檢視著房間中各項數據的記錄後,肯定的說道。

“這我們就再等等,告訴這些傢夥,3天之內誰都不準進入這個空間!”

“是!朱總。”

躺在營養槽中的洛景辰自然不知,朱總現在的那個決定將會在基地市中掀起怎樣的驚天駭浪。現在基地市中到處都在討論了這個一閃而逝之場麵,很多人在驚懼之後,心底的好奇卻也被徹底引發。

這些事都起始於這道驟然出現的光柱,當時青陽見旁邊這幾個龍人數量在不斷減少,就曉的前哨站中的形勢很嚴峻著,於是不計代價的攻占著第5根光柱周邊區域,光柱被點亮之後,核心能量區域的修複瞬間就停止,係統的任務標準達到完成的程度,洛景辰幾人也被送著出來。

可在那中間,未完全修複的核心能量區域出現著能量逸散,於是空間通道出現著一個小小的波動,前哨站中之場麵跟了洛景辰幾人的出現在基地市上空一閃而逝,這堪稱屍山血海之場麵,更有這個詭異的心臟究竟是什麼?那個問題吸引著大家的注意,經過冇多久發酵,那個呼聲已經開始壯大起來。

基地市中的形勢越來越嚴重,係統已經在培養者公會釋出著一係列的任務,全部是關於另一個世界中的,但是偏偏軍部封鎖著入口,不準任何人進入,於是被壓抑的民怨逐漸開始彙集,軍部的解釋被置若罔聞,他們隻曉的前所未有的機會就在通道這邊,俗話說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軍部那個做法徹底激怒著他們。

在有心人的可以引導下,原本就心存疑慮的培養者,紛紛將矛頭對準著軍部,甚至有些地方還爆發著很大沖突。

就在軍部內也為那事吵吵嚷嚷時,被安置在地下基地中恢複的眾人終於開始著逐漸甦醒。

“陸幽,感覺怎麼樣?”朱總站在圓筒前看了裡麵翻滾的液體,滿是關心地問。

“我很好,不久就能恢複著,對著朱總,通道這邊冇有問題著吧?”軍部的身體修複液效果很好,感受了自己身體中的隱疾正在開足馬力恢複,陸幽也放下著心,透支身體潛能的隱患很大,如果不能及時恢複,恐怕會留下難以挽回的損害。

分析罷陸幽驟然發現朱總後頭傳來地幾個高級軍官臉色有些不對,心中不由一動,以他對朱總的著解,現在那個時候他是不會來打擾自己的,難道是軍部出事著?

想到那他不禁出聲問道:“朱總,是不是這邊出現著什麼問題?”

“是基地市出著些麻煩啊,一群為著利益什麼都不顧的傢夥在其中推波助瀾,軍部現在麵臨的壓力很大。”朱總聞言點頭,,也冇有隱瞞,對陸幽來說那些問題早晚都是要麵對的。

“一群混蛋,吃相也太噁心著點。”聽後頭傳來地副官將這天的情況說著一遍,陸幽重重的一拳砸在圓筒上,頓時一片細密的裂紋佈滿桶壁,尖銳的警報聲也不斷的響了起來。

“朱總,那件事交給我來辦吧,您就把我已經醒過來的訊息散佈出去就好,那些傢夥不給他們一個教訓,他們永遠不知痛。”陸幽揚起了眼睛看了朱總,眼睛裡冰冷之亮光一閃而逝。

聞言朱總點頭,,他本來也是那樣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