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什麼,一看見洛景辰這滿不在乎的樣子,馬中紅就氣不打一處來,優良涵養徹底被拋到9霄雲外。

“你如果認的他就把那車弄回去吧,停在那裡多礙事,那次看他也不是故意的就算著,下次在那樣我可要精神損失費著啊。”渾冇在意馬中紅冰冷的語氣,洛景辰自己說道,腳下在地上點著點,腳尖指了汽車說道。

“叮噹!”

車身下一個零件掉落下來,清脆的響聲迴盪在街道上,洛景辰愣著愣,恍然大悟道:“難怪他說是車子失控,那什麼破車質量也太差勁著吧,零件居然都掉下來著,剛纔他還開就是說快,多危險啊,你可一定要勸勸他以後不能那樣地來著。”

看了洛景辰一本正經,好心的教導了馬中紅,朱小雅憋的肚子都在抽搐,她從來冇有發現洛景辰以及如此惡搞的一麵,看了馬中紅這張由青變紫,由紫變白的臉色,心裡那段時間的鬱結一掃而空,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起來。

“你……”

“叮鈴鈴……”

“你……”

“叮噹!”

每當馬中紅想說話時,車身上就有一個零件恰到好處的掉下來將他打斷,幾次之後他身邊的兩個保鏢臉色就嚴峻起來,以他們6級頂峰力量也完全看不出來是怎麼一會事。

馬中紅也看出不對來,那個洛景辰力量比資料中要強上不少,原本以為同為5級的培養者,那個傢夥實力再強也有限,可是那纔多長時間居然就晉升到6級著,看來這個世界果然是個風水寶地。

如此,倒不能將他逼到絕路,等家族拿到這裡的資訊在說。

從小在家族悉心教育下長大,那種簡單的衡量馬中紅很容易就能分清孰輕孰重,家族強大他才能享受到更多的權利,那一點他很清楚。

深深的看看洛景辰,馬中紅一言不發轉身向後離去,他要將洛景辰現在情況向家族的中反應一下,明天的宴會對待洛景辰的方式要做一些小小的變動,兩個保鏢相互看看,弄不明白馬中紅是什麼意思,但是遲疑一會兒之後連忙跟著上去,今天那個試探真是丟儘著臉,他們也不想站在那裡接受其他人的指指點點。

直到再也看不見馬中紅的身影,洛景辰才臉色一變帶了眾人向彆墅走去。

一路上洛景辰氣場逐漸變的冷靜深沉,讓跟在後頭的所有人都禁不住跟了緊張起來,即使在遲鈍也能感覺到洛景辰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冷意。

基地市市中心,馬族。

馬中紅老老實實的站在一箇中年人跟前,輕聲的彙報了什麼,如果小九此刻在那裡一定會發現,這個麵帶微笑的中年人正是對他有了知遇之恩的馮先生。

依然是溫文爾雅的樣子,靜靜聽馬中紅分析罷今天的經曆,馮韜略不禁微微笑起來:“那樣說來,倒是一個有意思的小傢夥,難怪符家當初就是說積極,相比之下小九反倒冇有就是說重要著。”

“叔叔,這個洛景辰真的有就是說厲害嗎,小九可是5級覺醒的培養者啊,一旦他領悟著戰技,這實力將會急劇增長,對家族來說他應該更有招攬價值吧?”聽見馮韜略的話,馬中紅不禁奇怪地問,他怎麼也想不到洛景辰在他那個叔叔目中會有如此高的評價。

“5級覺醒?這為什麼他們那個隊伍中卻是洛景辰為主,為什麼陸幽不招攬小九跟他一起探索這個世界?那次就連夔牛都冇有回來,偏偏他活著下來,那些是為什麼你曉的嗎?”馮韜略頗有興致地問。

“叔叔的意思是?”馬中紅低了頭,將臉上不忿的表情掩蓋。

“你的這個司機處理著冇有,既已第一局你已經輸著,冇用的人就不要留了浪費資源著,明天的事我親自處理,好久冇有碰到那麼有意思的對手著。”說到後頭馮韜略目中射出一陣光芒,瘋狂,偏執,還帶了神經質。

馬中紅將頭垂的更低,心中不禁凜然。

“就隻有那些?馬族隻給她看著個東西,然後連個原因都冇有就直接離開著?”洛景辰聽完小九說的話,不禁皺起著眉頭,他能感覺的到那裡麵有陰謀,但是卻跟他推測的出現著出入。

馬族彷彿冇有拿秦燕要挾他的意思,那讓他之前的很多推測都出現著誤差。

“這今天馬中紅試探我們是什麼意思?”洛景辰捏了鼻梁有些費解的自語道。

很快洛景辰就將那個問題拋在著腦後,冇有足夠的資訊,再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洛景辰決定換一種方式。

月夜,繁星點點,基地市難的的好天氣。

彆墅中,眾人緊張的看了洛景辰,隻見他閉了眼睛手中握了一顆黃橙橙的晶核,正不斷的汲取了內部的能量。

桌子上的小箱子中以及兩顆也是的晶核靜靜擺放了,顯然那些是陸幽特意準備的。

隨了時間推移,洛景辰體內散發氣場越來越強,逐漸的已經超過他以前的極限狀態,那股氣勢凝實中帶了凜冽的殺氣,即使無意識的散發了依然給其他人帶來著沉重造成的壓力。

終於在那一塊金舍利黯淡大半之後,洛景辰緩慢睜開著眼睛,感覺著一下身體情況然後向其他人點頭,,跟朱小雅一起迅速消失在彆墅中。

基地市核心區域,馬族。

洛景辰悄無聲息的站在一棟占地廣闊的莊園外的大樹上,看了內部極儘奢華樓,把他的感覺儘可能的放開,朱小雅則小心的在周圍戒備了。

才一會兒,憑了對培養者氣勢的敏感洛景辰將周圍警戒點全部搜尋出來,向朱小雅點頭,,兩個人的身影逐漸消失不見,整個與旁邊那些環境融為一體,悄無聲息的在彆墅周圍遊動起來。

彆墅的副樓中,一個裝飾奢華的房間,秦燕蜷縮在寬大的沙發上,怔怔看了前方的茶幾一動不動。

旁邊還坐了個與她有了幾分相似的中年姑娘,正不住的說了什麼,臉上不時閃耀了憧憬的神色,秦燕對此冇有絲毫反應,任憑姑娘在哪兒喋喋不休。

說破了嘴皮子也冇結果,中年姑娘黯然離開,不久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開大門走著進來。

馬中紅看了沙發上嬌柔蜷縮了的秦燕,目中隱晦的閃過火焰,整理著一下衣服,馬中紅直接走到沙發對麵坐下,臉上帶了和熙的笑容,看了秦燕這張美麗的臉龐。

“怎麼樣秦姑娘,想清楚著嗎?”

秦燕的眼神逐漸聚焦,看清麵前的人之後,臉上閃過一絲譏笑,“用那種手段來脅迫我一個弱女子,我以前還真是高看馬族著。”

馬中紅臉色稍霽,看了秦燕冷笑道:“那個世界冇什麼是不可能的,秦姑娘依然如此堅持,相比是還寄希望在這個洛景辰身上吧。可是明天我叔叔會請他來家中赴宴,秦姑娘如果還是不肯透露一些資訊給我們的話,到時候傷到著自己人可就難看了。”

“洛景辰已經冇事著?”聞言,秦燕的眼神裡終於恢複著些生氣。

“隻是現在冇事著。”馬中紅陰沉的說道。

“你們殺不著他!”秦燕微笑著,臉上帶了肯定的神色。

馬中紅臉色驟然一變,秦燕的語氣讓他猛然想到今天在街道上的事情,洛景辰也是用那種語氣跟他說話,漫不經心中透露的不屑讓人抓狂。

“如果他想跑可能是會費事些,可是,你還在我們手中啊,你覺的洛景辰會扔下你獨自逃走嗎?”馬中紅表情猙獰的逼近秦燕跟前,發出桀桀的笑聲。

“我想我不會逃走,我會直接乾掉你們!”在馬中紅說出這句話之後,一道平淡說話在旁邊響了起來,旁邊那些空氣逐漸扭曲起來。

隨了這道聲音的傳來,洛景辰的修長挺拔的身影在馬中紅旁邊緩慢出現,雲中刀被他握在手中,不住的傳來一陣陣清鳴聲。

“你……是你……”馬中紅被麵前猛然出現的洛景辰下著一大跳,結結巴巴的指了他說不出話來。

“是我,馬少爺,咱們又見麵著。”看了驚魂未定的馬中紅,洛景辰臉上的的表情很平淡,平淡的讓人覺的心寒。

“葉……洛上尉,我剛纔的話隻是嚇唬嚇唬秦姑孃的,當不的真的。”看見看見洛景辰的樣子,馬中紅連連擺手,開始推卸責任。

“委屈你著,跟我回家吧。”冇有理會馬中紅的話,伸出手抹掉秦燕臉上肆掠的淚水,洛景辰柔聲安慰道。

看了麵前那個猛然出現的男人,秦燕就像在黑暗中前行的迷途者,看見著頭上猛然出現的燈塔,這溫暖的光線驅散著旁邊那些冰冷,給她帶來著最渴望的溫暖。

咬了嘴唇點頭,,秦燕很溫順的從沙發上爬起來,然後站在洛景辰背後。

朱小雅眼神複雜的看著她一眼,然後將她冰涼的手掌緊緊握住,感覺到手心中冰涼的汗水,她心裡微不可查的長歎一聲。

“我那人最經受不起的就是威脅,任何有可能威脅到我身邊的人的可能,我都會在第不禁將它扼殺掉,哪怕它是假的!”洛景辰目中不帶絲毫感情的看了馬中紅,雲中刀微微的顫動越來越劇烈。

前哨站中的無儘殺戮,在他心裡留下著不可磨滅的印記,任何的威脅如果不能再萌芽狀態就解決掉,這就一定會帶來麻煩,而洛景辰從來都是一個討厭麻煩的人。

“錚!”

出鞘聲清越響起,空氣中刀光一閃而逝,然後一切歸於平靜,洛景辰轉身拉住兩個人的手向外走去,馬中紅臉上帶了不敢置信,看了3人逐漸消失的背影,目中之亮光越來越黯淡,最終徹底灰暗下去。

馬族核心區域中猛然響了起來刺耳的警報聲,平靜的彆墅中在冇多久沉靜之後立即喧囂起來,那警報聲的意思他們分外清楚,家族中直係子弟死亡後,特製的偵測設備就會發出那個警報聲來提醒,可是現在所有的家族核心成員都在彆墅中,誰又敢在馬族彆墅裡殺人?

聽了耳邊的警報,洛景辰眉頭微微皺著皺,他冇想到馬族居然對核心成員有那麼完善的保護措施,現在想安然離開已經不太可能著。

轉過身稍微對兩女說:“你們帶上阿姨先走,我很快就會回到那邊找你們!”

“可是……”秦燕臉上寫滿著焦急,馬族力量她有所著解,6級7階的培養者大有人在,甚至傳聞中以及8級絕頂高手坐鎮,雖然他們不一定在馬族彆墅,但是這也不是洛景辰一個6級能抵住的哪。

“放心吧,在下知道怎麼做的。”洛景辰給著她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向朱小雅點頭。

不再遲疑,朱小雅拉上以及些抗拒的秦燕迅速消失,洛景辰臉上勾起一抹瘋狂的笑意,看了明亮嘈雜的馬族彆墅,目中殺意凜冽:“冇有人可以操縱他,馬族,更不可能!”

不久周圍高牆上的聚光燈打在洛景辰周圍,整個院落明亮如白晝,一道道身上帶了凜冽氣勢的培養者悄無聲息的出現,看了站在中心的洛景辰,臉上滿是驚怒,一個6級培養者也敢闖進馬族彆墅,完全是冇將他們那些人放在目中,尤其是現在他還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

不久就有人按捺不住,高喝一聲:“將他拿下交給家主。”隨即幾道身影飛快向他逼近。

向周圍掃著一眼,洛景辰目中的不屑一閃而逝,幾個6級普通人就想拿下他,也太兒戲著點,看來要給那些傢夥一點深刻的教訓啊。

為首一個身材瘦高的中年人,持刀接近洛景辰,臉上帶了譏笑:“小子,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免的一會遭受皮肉之苦。”

“囉嗦!”

洛景辰冷冷的吐出兩個字,旁邊那些空氣頓時微微扭曲著一下,中年人臉色猛然陰沉著下來,就在他打算給麵前那個小子一點教訓時,猛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無法動彈著。

緩慢低下頭,他清楚的看見一道血線在胸前浮現,一道充滿破壞性的氣機猛然爆發,將他體內攪成一團爛泥。

中年人悄無聲息的倒下著,周圍幾個6級培養者臉色變的很難看。他們隊長力量如何,他們很清楚,但是眨眼功夫不到就被人乾掉,甚至他們都不知中間那個青年人怎麼出手的,那份實力絕對不是他們能應付的著的,偏偏馬族的規矩又讓他們連後退都不可能。

死,他們不怕,但是那樣冇有任何意義的死掉,冇人會心甘情願。

“難怪敢夜闖馬族,那份實力倒是不錯。”正在遲疑間,一道蘊含了讚歎說話傳來,旁邊那些幾個6級培養者臉上同時流露出喜色,那是馬族招攬的供奉高手金尋說話,麵前那個小子蹦躂不起來著。

胡大人可是馬族招攬的絕頂高手之一,6級覺醒的7階頂峰培養者,隨時都能跨入8級大人物,對付那樣一個6級的小人物,肯定是手到擒來。

感覺到一陣炙熱的氣息把他鎖定,洛景辰冷冷的哼著一聲:“藏頭露尾,裝什麼高人風範。”手中雲中刀‘嗆’的一聲彈出,洛景辰劈手握住刀柄向斜前方一刀劈出。

暗沉的刀身劈出,空氣彷彿都變的粘稠,濃鬱的化不開的血腥氣息充斥了大家鼻端,看了這柄鋒芒畢露的狹長刀身,大家臉上都露出驚懼非常地神色。

邁了4方步緩慢接近的金尋聽見洛景辰說話,剛想答句什麼,前方猛然傳來讓他呼吸都為之一頓的澎湃殺機,頓時將他心裡的不屑粉碎,臉色變的凝重,一截長劍從袖口探出,迎了這似緩實急的刀芒刺出。

隨即,他臉上的凝重變成驚駭,身體驟然向後倒退幾步,劈手抓過身邊一個倒黴的培養者直接擋在身前。

“噗嗤!”

沉悶的響聲傳來,這個被金尋扔到半空中的培養者,直接斷為兩截,血淋淋的肢體掉落下來,刀芒淡化著一些繼續向後方的金尋飛去。

金尋臉色嚴肅,看了麵前給他恐怖壓迫感的刀芒,手中長劍靈蛇般抖動起來,快如閃電在空中接連地點擊3下,細細的刀芒發出瓷器碎裂說話,然後在空中消散。

周圍有培養者歡呼,胡大人果然不愧是馬族費著大力氣請來的高手,如此輕描淡寫的手法纔是真正的高人風範啊,相比之下,這小子可就差著一籌。

旁邊那些讚揚聲,讓金尋臉上有些發燙,冇人比他更清楚剛纔這道刀芒是怎麼一會事,這根本不是他用劍擊碎的,而是在他將劍遞上去的瞬間自己破碎掉,從頭到尾,他都冇有接觸過洛景辰的刀芒。

現在被人那樣稱讚,他臉上陣陣火燒般,不僅是對旁邊那些聲音,以及對洛景辰的憎恨,那讓他臉色越來越難看。

難看的臉色在其他人看來是對洛景辰的冷酷宣判,旁邊那些聲音逐漸收斂,小心的看了他的舉動,金尋不了痕跡的戒備了走上前,看了中心的洛景辰,沉聲問道:“夜闖馬族彆墅,那位朋友最好給我一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