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7 心驚肉跳

那麼一點點時間裡,陸非手下的幾十號人不可能被全乾掉,槍聲之前響的還就是說劇烈,既已忽停下來,顯然是已經結束戰鬥著,他吊了的這口氣終於鬆著下來。

招呼了手下的人整理著一下,張非直接下樓站在門外,仍像之前的這樣等了陸非的回來,到現在他才確定自己之前的這個決定是對的,基地受過正規訓練的人果然不是自己那種雜牌軍能比的。

加上之前自己做的這些事,姿態還是擺低點比較好。

果然,過著冇多久,一行人就從林間走著出來,看了這些被綁起來的俘虜,張非臉上的笑意更甚著幾分,剛想口中地,就看見陸非身旁的這個青年,臉上的喜色瞬間化作驚恐,轉身就想向樓中跑去。

小九早在第不禁發現著他的舉動,一腳抬起,頂在陸非掛在大腿外側的匕首上,然後向前用力一踢,一聲尖銳的破空聲響了起來,匕首瞬間穿越兩個人之間的幾十米距離,冇入大樓的混凝土牆壁中,然後一聲慘叫傳來,已經跑進大樓的張非慘號了被貫穿在牆壁上。

至於他手下這些人,看見端了槍上前之隊伍員時,就已經高高舉起著手臂,他們力量可遠遠冇到不怕子彈時。

戰況出乎意料的順利,連小九自己都有些驚訝,那讓他還想好好表現下的心思徹底熄滅,派人去通知洛景辰之後,他就直接鳩占鵲巢,將整棟大樓占領下來。

等洛景辰帶了大部隊抵擋時,就看見小九翹了2郎腿懷裡抱了一堆吃的,聽了陸非向他普及基地的情況,身後還站著一排穿了墨底作戰服之隊伍員。

看見那個一幕,洛景辰不禁搖起頭來,那傢夥悶騷的特質已經深入骨髓著。

“嘿嘿,景辰,那回咱們可真是踩上一坨狗屎著。”看見洛景辰進來,小九將腿一收,站起來冷聲笑道。

“他們是什麼人?”看了一身標準作訓服的陸非,洛景辰眼睛頓時眯著起來,樓下的越野車,以及隻剩空殼子的裝甲車可是給著他很大驚訝。

“你看看吧,3號基地,嘿嘿。”將手邊一疊東西扔給洛景辰,小九直接轉過身,摩挲了短短的寸頭皮笑肉不笑的樣子讓人詫異。

有些奇怪的拿起這疊東西,洛景辰一張一張的翻看起來,很少能見到小九那麼激動時,隨了向後的翻動,洛景辰的臉色也越發難看起來,一直到將整個東西全部看完,他才抬眸長長出著一口氣。

“怎麼樣,3號基地的那孫子比陸幽可nb多著吧?”冷笑了天哪在牆上,小九目中殺機閃爍。

“難怪當初這個任務時,第3基地市會就是說弱,那樣內耗了,還能有人接到這個任務已經讓人驚訝著。”洛景辰點頭,,之前的疑惑迎刃而解,表情就也冰冷下來。

第3基地市的這個人,簡直就是一堆連垃圾都算不上的渣渣。

擁有偌大的基地市,整個西南地區的資源,居然以及心思搞自己這點小99,把大好局麵折騰成現如今是樣子,將其挫骨揚灰都不解其恨。

“李道中……李道中……現在這些軍方的人怎麼樣著?”看了眼神閃躲的陸非,洛景辰猛然冷聲問道。

“基地……消減著軍方7成的資源供給,現在……兩邊正在談判中……”陸非看了麵前比小九要溫和不少的洛景辰,心裡造成的壓力更加巨大,他眯起眼睛時給人的感覺太危險著。

“7成,還真夠狠的啊,看來那個李道中力量不止表麵這樣。”洛景辰聽完陸非的話,陷入著深深的沉思中。

“阿任你怎麼看?”看了眉頭皺起的洛北赫洛景辰問道。

“那個李道中不簡單!”洛北赫硬邦邦的說道。

那不廢話,一個半路加入基地市,並且短短一個月就能竊取整個基地市近半權利的傢夥,何止是不簡單,簡直就是變態到可怕。

但是陸非曉的的東西很多都是道聽途說,隻能作為簡單的參考,第3基地市的情況恐怕比他們事先想地更加糟糕,想及此處,洛景辰心頭不禁像被壓著一塊沉甸甸的石頭,那次的救援遠不像他想的這樣簡單啊。

“不對。”沉思中洛北赫猛然低呼著一聲,語氣中的驚惶即使小心等在邊上的陸非都聽的清清楚楚。

洛景辰心跳頓時快著一個節拍,洛北赫那樣失態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見,難道他發現什麼著?

洛景辰看見洛北赫的樣子,心跳頓時快著一個節拍,如此情況下的洛北赫跟他那麼長時間認的到這個人完全不同,如果不是想到什麼特彆震驚的事情,他是肯定不會那個。

“阿任,怎麼著?”洛景辰看了洛北赫難看的臉色,小心地問。

卻見洛北赫一把抓住陸非,臉上罕見的猙獰起來:“你說第3基地市的部隊被李道中消減著7成物資,那個訊息有多少人曉的?”

“我…我……那個訊息整個基地的人都曉的……”陸非被洛北赫收斂不及氣場壓迫的幾乎吐血,看了麵前那個一直溫文爾雅的男人,猛然間變的如此狂躁,心驚膽戰的回答道。

“整個基地都曉的……”洛北赫喃喃自語著一句,直接坐倒在冰冷的地上,臉上罕見的灰敗下來。

整個基地都曉的怎麼著?

洛景辰皺了眉頭,對洛北赫那句話想不明白,那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基地市那次的行動…根本就是一個圈套。”沉默著良久,洛北赫猛然澀聲說道。

“什麼?”聞言,不僅洛景辰被嚇著一大跳,就連身後站立,臉色肅然之隊伍員臉上都露出著驚駭之色,看了洛北赫目中帶了濃濃的疑惑。

“那根本就是一個圈套啊!”洛北赫悍然一拳砸在地麵上,腳下的混凝土樓板像紙糊的一般,直接被撕裂出一道狹長的裂縫,內部的鋼筋更是扭曲成一團麻花。

洛景辰腦中開足馬力閃過一幕幕畫麵,仔細思索了洛北赫話裡的意思,猛然他的身體頓住著,像是想到著什麼,不敢置信地問:“這個人……他是……”

洛北赫痛苦的點頭,,臉上罕見的露出自責神色,整個計劃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但是卻直接將整個基地市大半力量送進深淵,不知會麵臨什麼樣的結果,那種不小打擊,如果不是他心智夠堅定,現在恐怕已經一蹶不振著。

半個月足夠穿過兩個基地市之間的地域,就算他們離開的更早一些,也不會超過一個月,但是早在一個月前李道中就已經消減著基地中部隊的物資,作為基地的聯絡部隊,這個來到4號基地市的人,冇有理由會不知。

那是一個無法解釋的漏洞,但是那又是一個天衣無縫的漏洞,如果洛景辰他們冇有抓住陸非,從他嘴裡的到第3基地市的訊息的話。

但是現在,那個漏洞是如此清晰,連讓人質疑的餘地都冇有,如果這個聯絡員真的是3號基地的軍方派出去的,怎麼會不將裡麵的真是情況說出來。

他處心積慮的調動4號基地市的大部分力量,打了救援3號基地的幌子究竟要乾什麼洛景辰不知,但是從陸非嘴裡掏出來的訊息可以看出來,這個已經在第3基地市占據絕對優勢的李道中,絕對是一個野心勃勃心狠手辣的傢夥,他那樣做顯然是有了無可拒絕的誘惑在驅使了他。

但是什麼誘惑可以大到無視數十萬人的生命,一想及此處個,洛景辰心裡頓時一片冰涼。

“我們要抓緊時間趕到第3基地市,必須要弄清楚那件事究竟是怎麼一會事,希望第3基地市的部隊還冇有死絕。”洛北赫低垂了腦袋不知想到著什麼,猛然站起身,望向洛景辰的的斬釘截鐵的道。

“好,我通知下去,今天修整最後一天,明天早上我們啟程。”洛景辰點頭,,轉身去安排下麵的行動。

“等等景辰,我們空閒不夠,不能跟大部隊一起走。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現在應該有人已經趕在我們前麵回去報信著,如果能找到這個人,我們或許還能占據就是說一絲絲的主動。”洛北赫望向洛景辰的,目中的不甘、憤怒、決絕化作一團火焰,瘋狂的灼燒了他。

“我跟你們一起走。”小九自告奮勇道。

雖然還冇有完全搞明白景辰和洛北赫話中的意思,但是隱隱猜到的這部分已經讓他心驚肉跳著。

“不行小九,我離開後特戰隊中你的威信最高,你不能走。特戰隊是我們的根本,不能有閃失。”洛景辰搖頭,不同意小九的要求。

“但您們雙人……如果碰見什麼事,連個幫手都冇有。”小九急著,每次有什麼事都是洛景辰頂在最前麵,他那個副隊長連一點用都冇有。

“我跟你們去吧,雖然我力量不如小九,但是我的能力應該仍在用處。”看見兩個人快要爭執起來,朱小雅猛然走上前來。

冰雪聰明的她,甚至比小九更早弄清楚洛景辰話中的意思,眼見洛景辰又要單身犯險,心裡的擔心再也壓製不住。

深深看著她一眼,漆黑如點墨的眸子裡透出之亮光是這樣堅定,搖頭剛想拒絕,樸圓走著過來:“景辰,你就帶上朱小雅吧,小九不能離開,剩下的人中朱小雅對你的幫助是最大的,我們不能每次都是讓你一個人冒險,我們是一個整體,那是你說過的話,總不會忘著吧。”

轉過頭,洛景辰看了林奇羅浩等人也是期許的看了他們,猶豫著一會兒,還是緩慢點頭,。

“我去給你們準備東西。”秦燕瞧見這個,,吸著吸鼻子,轉身向外走去。

看了她有些蕭瑟的背影,洛景辰沉默,他能感覺的到,秦燕心裡的苦澀。

“我也去看看。”想著想,洛景辰還是跟了她走著出去。

外麵,秦燕臉色嚴肅的指揮了隊員,檢查每一件裝備上安全性,那種冰冷中又帶了嫵媚的感覺讓洛景辰到嘴邊的話又嚥著回去。不知不覺秦燕的變化都讓她有些陌生著,雖然在他麵前,秦燕依然是這個當初見到的嬌弱女子的樣子,但是經曆著那麼多的事情,那種情感所占據的比重越來越少著吧,也許現在的那種冰美人的狀態纔是她真正的自己。

就這樣站在原地看了秦燕不斷的檢查了這些裝備,旁邊那些特戰隊員很有默契的對這些事視如未見,等到所有的東西拿齊,連忙找著個藉口開溜。

不久偌大的樓層中,隻剩下洛景辰秦燕兩個人。

那時秦燕彷彿感覺到著什麼,悄然放下手上正在整理的一根武裝帶,就這樣靜靜等待了背後說話。

最終洛景辰跟秦燕說著什麼冇人曉的,可洛景辰離開時秦燕的眼神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隻是在那樣時,冇人去說那些問題。

剩餘的部隊在小九的帶領下,繼續在叢林中艱難前行,而秦燕手下的隊員卻詭異的發現,那兩天他們隊長總是會莫名其妙的走神,甚至有時還會不知覺的笑起來,手下一些對秦燕賊心不死的傢夥瞧見這個,,頓時捶足頓胸,對這個不知不覺就將周曼拿下的隊長更是滿心怨念,整個小隊中,衝了秦燕來的人最起碼占著大半,那回多著多少的傷心人。

而另一邊,洛景辰3人帶了倒黴蛋陸非一路向前,如今是內部人士的指引下,一路前進的極為順利,隻短短3天,他們就走完著預計需要一週的路程,抵達著第3基地市外圍最重要的一個據點,那裡距離3號基地隻有兩天的路程,是連接外圍廣袤區域與基地的重要樞紐之一。

按照陸非的說法,那個不起眼的小城中,就連軍團長修行者高級軍官都有一人長久坐鎮在那裡,這可是跟洛北赫同級彆的可怕強者,而像他的頂頭上司團長這個級彆的軍官,那裡足足有十多個,包括著整個區域東半部的高層在內。

所以那裡也是洛北赫推測中,回來報信的人最合適的休息地點。

接連地3天除著吃東西休息,剩下空閒都是在趕路,甚至時不時還要加入一些豐盛的大餐,陸非早已經被洛景辰洛北赫展現出來的可怕實力震驚,對他們要追上的這人,心裡更是掩飾不住的好奇。

在向3號基地方向去的路上,有一個每回他們回來都要繞道的6級斑斕蟒巢穴,可在洛北赫發現起來線索,急了趕路時,然後就因為它擋在幾人前麵,而他們又不想繞路耽誤幾個小時時間,最後兩個人居然喪心病狂的將整個斑斕蟒巢穴連根拔起,就連這頭恐怖的不像話的7階頭領都被洛景辰一刀砍掉著腦袋,當天4個人還吃上著一頓極為鮮美的蛇羹。

那個經曆讓陸非徹底明白著一件事,那3人不在乎前麵有什麼,隻在乎前麵能到哪,能不能過的去不是他該考慮的問題,隻管指路就是。於是剩下的路程中,他冇有選擇這些已經被開發出來的屬於安全的通道,而是帶了洛景辰3人直接從叢林中直接穿過,一路殺戮漫天,那纔在短短3天空閒就趕往著7天的路程,為此洛北赫還慷慨的獎勵著他一塊7階晶核,看了陸非摟了這一片金黃色晶核蔓延癡迷的樣子,洛景辰目中隱晦的殺意纔算逐漸消散。

“那個空-3號據點有基地中最先進的火力武器,就連軍團長級彆的強者都能秒殺,硬闖是肯定進不去的。”在距離小城不遠的地方休息,聽了洛景辰3人商議了該怎麼進城,陸非小聲的嘀咕著一句。

洛北赫慷慨的手筆讓他受益不小,因此他並不想立即就看了那3人被這可怕的火力絞碎,至少也要等自己在搞幾塊高階晶核啊,那種徒手格殺下出產的好貨色在3號基地可不常見,一塊都抵上他小半的身家著。

“你曉的裡麵的武力防備?”洛景辰眼睛瞪起,那傢夥之前還說不知的。

“武力防備這都是高層掌握的東西,我一個之比大頭兵強點的下級軍官從哪曉的哦,隻不過曾經我有一個朋友在那駐守過,他跟我吹噓說裡麵的火力配備即使軍團長都能一擊秒殺,曾經就一擊殺了一隻8級變異生物,我也不知真假,但是那麼長時間那裡從來冇有的出過問題是真的。”陸非看見洛景辰凶惡的眼神,小心的縮著縮脖子。

“裡麵的普通培養者多不多?”洛北赫聞言問道。

“還可以,畢竟那裡也算附近那片區域最安全的地方著,不少人都喜歡在那裡交易。”陸非想著想道,同時目中閃過一絲光芒:“你們就彆想混進去著,每一個進城的人都有標識牌,不然連第一關的檢測都過不去,但是標識牌隻有在基地中才能拿到,所以……”

“標識牌?”洛北赫饒有興趣的重複著一邊。

“嘿嘿,是的,隻不過每一個標識牌都是綁定的,不然我倒還能幫上一點忙。”陸非向洛北赫點頭哈腰的道。

“把你的拿出來給我看看。”洛北赫伸出手道。

“這個真的是綁定的,彆的人完全無法使用,我……”

“不想我在給你添點彩頭的話,現在給我拿出來。”見他磨磨唧唧的樣子,朱小雅不客氣的抓住著他的衣領,滿是威脅的道。

陸非那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從破爛的軍服內掏出一個小牌子,滿是不捨的遞給洛北赫。

接過這個標識牌一看,3人同時呆了,上麵一個月亮兩個星星的標記是如此的眼熟,楞著一會兒,朱小雅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一模一般的來,隻不過上麵的標記變成著兩個月亮。

看了這個幾乎完全一般的標識牌,洛北赫跟洛景辰目中同時閃過一絲波動,早在曉的第3基地市時他們就有種猜測,會不會那裡也跟4號基地市一般,已經完全被皿滲透到各個方麵,現在看來,那裡的一切顯然跟4號基地市冇有任何區彆。

看了朱小雅手中這個標識牌,陸非眼睛差點瞪出來,她怎麼會有標識牌,她明明不是基地的人啊。

一路上洛景辰等人商量事情時,他都很自覺的走到一邊,對3人的身份他心裡有各種猜測,不是基地的人那是肯定的,但是除此之外卻冇有任何頭緒,現在看了朱小雅拿出一個跟他的身份證明一模一般的東西來,陸非對3人的身份徹底的迷惑著。

隨後3人又商量起來細節的東西,就直接向前方的小城中走去,作為掩護,陸非單獨走在最前麵,後頭3個人遙遙的吊在後方。

隨了越來越接近這個有了高高圍牆的城市,陸非心裡越發緊張起來,他不知洛景辰3人能不能順利過關,如果能混進來一切好說,一旦被髮現,他那個背叛者也是不會有好下場。

隨了越來越緊緊這個漆黑的城門,陸非感覺腿越來越沉,眼角餘光淡淡向後掃著一眼,他真的不想跨出那一步。

“還不趕緊進來,在這磨蹭什麼!”猛然一聲帶了不滿說話響了起來。

“是是。”陸非趕緊抬眸答道,卻發現周圍行色匆匆的培養者麵色詭異的看了他,轉過頭他驚訝的發現,自己身邊早已經失去著洛景辰3人的身影。

但是之前這道聲音……

弄不明白髮生著什麼事,但是那幾天深入骨髓的對3人的恐懼去讓他腳下不知覺的向城門走去。

一步、兩步、3步……

直到走過這個檢測儀器,陸非才滿身大汗的喘息著一口氣,同時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他們3人是怎麼進去的?

可隨之而來的問題顯然他是不會有答案的,隻能滿心警惕的4下瞧了樣,然後埋頭向前走去。

低了頭的陸非冇有發現,身後不遠處席地而坐的一行培養者遠遠看見他走進城中,眼睛紛紛亮起,然後極有默契的對視一眼,不遠不近的綴在他身後向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