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0 至高無上

伸長脖子深嗅一口侍女脖子上的幽香,李道中陶醉的閉上著眼睛,嘴角露出滿足的意味。然後他這緊緊抿起的嘴唇掀開,露出裡麵潔白齊唰唰牙齒,隨即咬在侍女脖子上。

劇痛下,侍女身體顫抖著一下,不久又恢複正常,黑白分明的眼眸中,這絲激動不久變成滿足,然後深深的沉醉在其中。殷紅的鮮血從李道中嘴角流下,劃過這白皙的皮膚滴落在昂貴的地毯上,不久地上彙集一灘鮮血,侍女紅潤的臉龐變的蒼白,李道中嘴裡發出恍如野獸的喘息聲,在空曠的大廳中不斷迴盪,侍女的身體迅速乾癟下去,就像體內的水分被抽乾著一般。

李道中緊閉的眼睛睜開,妖異的紅色在瞳孔中一閃而逝,不久他的表情又恢複到著這種波瀾不驚的狀態,擦過嘴角的手帕飄落,蓋在侍女這失去水分,完全乾枯緊縮在一起的臉上,一團火焰立即騰起,將這具乾枯的屍體包裹在其中,短短幾個呼吸後,地上就隻剩一層淺淺的骨灰,被風稍微一吹,再無任何痕跡。

感受了身體中躁動的力量平複著下去,李道中低聲嘟囔著一句:“越來越難操控著啊。”

然後他視線抬起,落在上空這個不小光幕上,上麵密密麻麻的佈滿著一具具紅點,呈包圍之勢將極小一部分的藍色光點圍困在一個角落中,歎著口氣,李道中將藍點旁邊那些幾個紅點拿掉,頓時被緊緊包圍的藍點立即出現著一股難以壓製氣場,隱隱有要衝破那個包圍的感覺。

“脫離掌控?嗬嗬。”看了光幕上的形勢,李道中稍微一笑,甩手離開著大廳。

杜曼的失利,並冇有給小城帶來多少震動,這天事情的隱秘程度遠超大多數人想象,雖然有散人高手也曾經感覺到這個方向的動靜,可在弄清楚自己跟造成這動靜力量之間的差距之後,很明智的冇有任何反應的呆在城中。

因此杜曼重傷的訊息僅限於軍方內部流傳,對內部的各種訊息杜曼不聞不問,回到小城的第一件事就是閉關,雖然被洛景辰兩個人合夥坑著一把,但是也不是全無收穫,洛北赫這一刀背還是被他給摸起來門道出來。

但是那卻跟進階的方法冇有任何關係,完全就是一種比較新穎的戰鬥方式,以他的驕傲還不至於去學那些東西,因此他的打算徹底落空著。

在修煉室憋著兩天之後,杜曼終於受不著那種滿懷希望卻一無所獲的打擊,從修煉室跑著出來,剛一出來就聽見外麵吵吵嚷嚷的好不熱鬨,凝神聽著一會兒,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聽清楚著,我是奉著基地總部的命令,現在那裡是我說著算,你馬上給我讓開!”一道聲音帶了不可一世的囂張,透過前方的隔離門傳著過來。

“後頭是陸將軍修煉之處,冇有陸將軍命令任何人不的入內。”另一道聲音不卑不亢的隨即響了起來,聽他的熟練程度顯然已經說著不止一遍兩遍。

“我最後在問你一次,讓不讓開?”

“冇有陸將軍命令,任何人不的入內!”

“好,好,頂撞上官,目無法紀,杜曼教出來的好兵,我倒要看看你們到著軍法處還能不能那麼硬氣,給我抓起來。”這道聲音顯然有些惱羞成怒,隨了一聲大喝,隔離門後頓時傳來一陣沉悶的撞擊聲。

才一會兒,一切歸於平靜,這道趾高氣揚說話再度響了起來:“跟老子橫,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哼!把門給我砸開。”

隨了他的話音落下,這道緊閉的隔離門從裡麵猛然打開,杜曼麵色陰沉的站在門後,幾個正要伸手砸門的軍官頓時呆住,隨即臉色大變,條件反射般舉起右臂敬著一個軍禮,嘴裡結結巴巴的道:“杜、杜司令?”

雖然他們都是基地中人,每隔一段時間換防纔會呆在小城中,但是短短時間裡也讓他們清楚了一個事實,這就是在小城中杜曼絕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那樣衝撞他會有什麼後果,他們想都不敢想。

“你就是杜曼?我是沈軍長新任命的城防官,正要找你交接防務,既已你出來著這就跟我上去吧,上麪人都在等了呢。”這個軍官看上去很年輕,嘴唇上以及淡淡的絨毛,說話時眼睛習慣性的向上看,給人一種心高氣傲的感覺。

邊上軍官聽見那句話,將腦袋垂的更低,青年是基地沈軍長的心腹,本身還是7階頂峰的高手,現在更是來接任杜曼的職位,那樣說話不無不可,但是他們那些倒黴蛋可不敢的罪杜曼,即使他現在被罷職,但這也是頂尖的8級高手,遠不是他們那些小蝦米能招惹的。

“剛纔是你打著我的人?”冇有理會青年的話,杜曼走過去將兩個已經被綁起來的士兵解開,然後靜靜的看了青年。

“妨礙軍務,目無上官,冇有當場擊斃他們已經算好的著,怎麼,你還想替他們開脫?”青年看見杜曼的樣子,有些挑釁地問,目光中更是全是躍躍欲試。

“你說你是新任命的城防官?任命書呢?”看了青年的摸樣,杜曼沉默著一會兒纔出聲問道。

“嗬嗬,我還以為大名鼎鼎的杜司令是何等好漢呢,原來也不過是個欺軟怕硬的孬種。任命書?這東西還要我隨身帶了嗎,想看自己去上麵拿。”青年不屑的看著杜曼一眼,轉過身背起雙手,一副我懶的搭理你的樣子。

“冇有?”杜曼盯了青年目中精芒閃了閃。

“你那人腦袋有問題吧,我是來通知你上去交接防務的,帶了任命書乾……”

“哼,假冒高級軍官,襲擊城防軍,意圖不軌,好大的狗膽!”不等青年分析罷,杜曼一聲冷喝就打斷著他的話,緊接了一步跨前,一拳迎麵轟出。

容4個人並行的通道中平白捲起一陣狂風,白色氣流在他拳上瞬間彙聚,一個摸樣猙獰的氣流拳套瞬間成型,然後重重砸在麵露震驚的青年身上,一陣哢嚓的骨骼斷裂聲傳來,青年的身體遠遠拋飛出去,重重砸在遠處的牆壁上,然後癱軟在地上生死不知。

拳頭上氣流瞬間消散,杜曼一擺手直接從他身上跨過去,遠遠的發出一聲不屑說話:“不知所謂!”

“阿任,咱們還要在那等多長時間,那都兩天著,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會不會你猜錯著。”小城外不遠處一個廢棄的小鎮中,洛景辰斜躺在一根粗壯的樹乾上,看了毫無異樣的小城方向,有些無聊的道。

“他會來的,不管是為著哪一點,他都會來的。”埋頭在樹下不斷計算了各種數據,洛北赫頭都冇有抬一下。

“那麼有把握?阿任你不會想誘惑他反水吧?”洛景辰慢慢將眼睛閉上,試圖感受到上方一片緩慢飄落的樹葉,嘴裡無意識的說道。

“反水那個詞我不喜歡,搞的我多冇有原則一般,反抗倒是順耳一些。”洛景辰分析罷,空氣中猛然發出一聲熟悉說話,就像有人在耳邊說話一般。

悚然一驚,洛景辰頭上這片樹葉頓時被他擴散出去的晶力絞碎,緊閉的眼睛也猛然睜開,看了4下空曠的叢林,目中閃過濃濃的警惕。

“你比我事先想地要慢著一倍。”洛北赫彷彿冇有任何意外,將手中的樹枝扔下,拍著拍手站著起來,麵帶微笑的看了一個方向。

“嗬嗬,一點小問題,處理起來比較麻煩,勞煩久等。”

洛景辰敏銳的感覺到旁邊那些空氣彷彿流動加快著不少,一道挺拔身影從遠處轉瞬及至,看見洛景辰兩個人頓時哈哈一笑。

有些戒備的從樹乾上躍下,洛景辰站在洛北赫身後,仔細的觀察了那個小城最高長官,8級培養者杜曼。

“據我所知兩位以及一個同伴,不知可否讓在下認的認的?”杜曼目光隱晦的在周圍轉著一圈,絲毫冇有發現朱小雅的痕跡,心裡的警惕不由的又提高著幾分。

“她不喜歡見陌生人,恐怕要讓杜司令失望著。”洛景辰分析罷臉上表情變著變,但又不久恢複正常,不禁讓杜曼有些奇怪。

當初這個人抵達小城時,他並冇有多去過問,隻是秉承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處理,卻冇想到現在給自己留下那麼大一個麻煩,麵前那兩個人他除著曉的他們來自另外一個基地市之外,其他完全一無所知,而偏偏自己以及求於人,那樣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可是很容易就吃虧啊。

想歸想,杜曼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絲毫,望向洛景辰的兩個人嗬嗬一笑:“倒是我唐突著。”

“兩位想必已經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著,不知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閒篇扯完,杜曼很快把話題引到那個他最在乎的事情上。

杜曼並冇有在那裡呆很久,簡單的與洛北赫達成一些協議之後就迅速離開,他在小城差點廢掉的這個青年,在基地中有了很大的勢力,平白無故的將人重傷,就是在平日裡那都是一件麻煩事,更何況發生在他失利之後。那兩天杜曼的日子遠不像他說的這樣好過,說是焦頭爛額也不為過,不知李道中在那次事件中著解到著什麼,各種動作不斷,開始不斷打壓他們那些正統的軍方人士。

那讓他承受著很大造成的壓力,甚至還包括一些來自他們本身內部的,那也是他在那樣時還來找洛北赫的原因,洛北赫很可能擁有進階9級辦法,在那樣時所能發揮的作用極為強大,不說將它透露出去,哪怕隻是露出一些口風,都能極大的緩解他所麵對的形勢。

一路上他都在思慮,答應洛北赫的條件究竟有冇有問題,心裡的天人交戰一直到抵達小城才停下來,匆匆收拾一番之後,有馬不停蹄的離開,在大多數人目中迫於冇奈何去基地述職。

躺在寬闊的車廂中,洛景辰身體隨了車身的顛簸,半眯了眼睛不知在思量了什麼。

新修築的公路上,不時可以看見一輛輛汽車滿載變異生物屍體或者培養者駛過,經過改裝的車身,顯的很是堅固結實,上麵佈滿著各種撕咬抓撓的痕跡,一塊塊顯眼的血跡更是極為常見的佈滿整個車身。

一路走來,洛景辰發現一個規律,車子上那種痕跡越多的隊伍,實力相應的也越強,而且第3基地市的人彷彿更喜歡用熱武器戰鬥,一路上隻見的所有隊伍都有熱武器的蹤跡,甚至在一個路口他還看見一輛改裝後的裝甲車上猙獰的機槍豎立在車頭,堆放了數箱手指長的特殊子彈旁以及掛載了rpg的大漢,整個隊伍很是微風霸氣。

那跟4號基地市迥異的特色,讓他不禁大開眼界,在遠遠的圍觀過幾次那個隊伍作戰後,他對第3基地市普通培養者力量有著一個模糊的認的。

如果同等實力下,冷兵器交戰,4號基地市的普通培養者實力更突出一些,而也是手持熱武器的話,第3基地市培養者所能發揮出力量將遠高於4號基地市的培養者。

隻是一旦所攜帶的物資出現問題,那些更為倚重熱武器的培養者,很容易就陷入一種很尷尬的場麵中,冇有火力壓製,他們與變異生物的戰鬥中很容易就處於下風。

洛景辰3人之所以能安逸的躺在車上,正是因為他們路上碰見著那樣一個隊伍,攜帶火力補給的車輛被一頭7階變異生物毀掉,結果數十人的隊伍被幾頭變異生物追的到處亂竄,要不是碰上洛景辰3人,整個小隊恐怕也留不下幾個人。

在洛景辰稍微展示著一下自己力量,並且表達出自己等人的目的也是3號基地時,那個隊伍的首領,一個叫張西的乾瘦漢子很熱情的拍了胸脯帶上他們一起,那纔有著洛景辰一路上的閒暇。

現在經過著大半天的行駛,車隊已經快要抵達基地著,前方的人流開始彙聚,行車速度迅速下降,洛景辰乾脆翻上著車頭,放眼向前看去。

張西也是也在向前方觀望,不時指揮了車隊在擁擠的車流中向前擠去,看見洛景辰上來,頓時滿臉堆笑的道:“有些堵,大人多擔待。”

洛景辰點頭,,起身向前麵這輛車走去,腳下稍微一點,人已經輕靈的向前跨出去,然後又是一點一停人已經輕巧的坐在著張西這個車頂上。

整個動作快如閃電,看的人眼花繚亂,偏偏每一個動作又都能讓旁邊那些人看的清清楚楚,看的周圍注意了洛景辰的其他培養者暗自咂舌,他們看不出洛景辰的具體等階,並冇有直觀認的,但是上午在叢林中的這一幕還在大家麵前清晰可見,那個臉上帶了淡淡微笑,麵容看上去年輕的過分的青年絕對是一個高手,具體有多高,這就不是他們能曉的的著。

坐在車頭上,看了前麵密集的人流緩慢移動,洛景辰表情就逐漸收斂,目中的這絲莫名意味逐漸濃重起來,看的旁邊一直注意了他的張西有些心驚,打了哈哈坐在旁邊:“大人見諒,以前那裡不那個,自從前些時候這些大人物在那裡打著一場,前麵的路就斷著,到現在還冇修好,所以有些慢。”

“哦?以及那事?能跟我說說嗎?”洛景辰饒有興趣的問著一句,他也想聽聽在那些普通的培養者目中,基地市這些高層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是好是壞,是值的擁戴,還是唾棄咒罵。

“嗨,大人你以前冇有來基地市不知,以前基地裡這叫一個舒坦哦,可是自從這個培養者公會出現之後就變著,3天一小打,5天一大打,基地市那麼長時間都冇個安生,就在前些時候,還不到一個月空閒,這個什麼通道出現之後,不知怎麼的就鬨大著,這一場好打啊,結果到現在那條路都還冇有恢複過來。”

洛景辰眉頭聽的眉頭一皺,通道壁壘出現之後才徹底爆發,難道那跟係統在背後推手有關?想及此處他不禁問道:“通道?到哪兒的通道?”將他一個初到基地市的身份演繹的毫無破綻。

“不知這通道是乾什麼的,據說軍方派人進去過,但是損失很大也冇探出個所以然來,而且這裡麵還經常有變異生物跑出來,後來軍方就把這邊封起來著,本來還想了能在這邊搞點晶核什麼的,那下全也冇有了。”張西看看前頭一點點挪動的隊伍,拍了大腿給洛景辰解釋道。

洛景辰看張西激動的樣子,微笑著並冇有說些什麼,軍部封起通道恐怕是感覺到這邊造成的壓力著,看來李道中拍去的這個人說的也不全是假話,可是那裡麵究竟又有啥東西是自己不知的呢?

而且看樣子那個基地市中大多數人居然還不知這邊究竟有什麼,那讓太讓人詫異著。

“好著,上一次承蒙照顧,我們就不再打擾您了,有緣再見。”好不容易穿過這段艱難的路程,看了這不算多遠的通道所在,洛景辰從車廂中跳下,看了一臉期待的張西平靜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