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2 急智

期間洛景辰把邊上追殺過來的殼類士兵徹底絞殺一空,明亮如新的雲中刀插進身前的石塊中,洛景辰看了口沫橫飛,麵露激動之色的無腸公子,洛景辰心裡不禁感歎,那一個小子如果在地球上絕對是個一等一的人才,就衝那份不要臉,以及3寸不爛的嘴皮子,絕對可以混個大大的前程回來,如果不是自己從頭到尾都看的清楚,現在恐怕真要被他哄住了吧。

“你對周圍地形清楚嗎?”不想再聽他噁心死人的自我吹捧,洛景辰不耐煩的打斷無腸公子話。

話一出口洛景辰立即呆了,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感覺之前聽那個不要臉的傢夥說話那麼彆扭,他喵的那一個小子你說得對普通話啊,隻是聽起來口音比較怪,他才半晌冇有反應過來,就像在街頭碰見這種剛來中國的老外一般,還處於泥嚎那種最初級的狀態。

“啊,公子殿下,您如此純熟的神語,雖然讓無腸公子感動要落淚,但是您那樣質疑忠誠的無腸公子還是讓人傷心,寒蘭湖邊上那幾個地方可是無腸公子地盤。”無腸公子雙眼望天,迅速眨動幾下之後,頓時變的眼淚汪汪,哀怨的看看。

“在繼續那樣說話你就從哪來回哪去。”洛景辰實在受不著那個狀態,捂了額頭道,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洛景辰給這一份奇葩折騰的完全冇有說話的興致著。

“啊,親愛的大人,請不要生氣,無腸公子一定謹遵你的教誨。”無腸公子臉上表情頓時變的無比嚴肅,隻是說出來的話依然讓洛景辰有種將它人道毀滅的感覺。

揉著揉額頭,洛景辰有些遲疑,如果那個什麼水底變異族都是向無腸公子那個奇葩,這自己計劃就真的要好好i考慮考慮著。

“啊,公子殿下,無腸公子很榮幸的邀請您去寒蘭湖做客。”看見洛景辰揉了額頭模樣,無腸公子呈灰白色的小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兩圈,滿臉興奮的說道。

“你說話時能不能把前麵這個啊給去掉!”

“啊,親愛的大人,那是我族對河神的尊敬,請您諒解。”

“啊,公子殿下,這幫討厭的貝殼門人又追上來著,雖然大人掃平它們輕而易舉,但是看在寒蘭湖豐盛晚宴的麵子上,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那會扯淡的功夫後頭傳來貝類戰士又氣勢洶洶的追著上來,隻是洛景辰之前的威勢猶在麵前,那群殼類戰士前進的態度有些遲疑。

看著眼故作輕鬆,但是身體卻繃的緊緊的無腸公子,洛景辰搖頭,轉身往下走去。

“啊,公子殿下,請讓您忠實的子民為您帶路。”看見洛景辰的動作,無腸公子頓時滿臉喜色,向後方這幫殼類士兵比劃著一個挑釁的手勢,然後一溜煙的跑到前方為洛景辰帶路。

被那樣一刺激雖然後頭殼類士兵有心上前,但是看見洛景辰手上狹長的刀鋒,不禁又畏縮起來,山澗最下方的這個領頭貝殼門憤怒的咆哮遠遠傳上來,頓時這幫貝殼門臉色一變,鼓起勇氣發動著攻擊。

“啊,公子殿下,那些卑賤的殼類戰士們竟敢褻瀆您神威,懲罰它們,一定要狠狠懲罰它們!”看見後頭殼類戰士們攻上來,無腸公子發出一聲驚叫,這隻正常的手扯了洛景辰的衣襟,激動滿臉通紅。

“給我鬆手!”被它在耳邊吵吵嚷嚷的頭昏腦漲,洛景辰冇好氣的訓斥道。

“啊,公子殿下,無腸公子隻是太生氣罷了。”訕訕笑了,無腸公子慢慢的鬆開著手,然後向洛景辰身後藏著藏。

洛景辰已對他完全冇脾氣了,閉上眼睛深吸口氣,然後迅速反身殺進殼類士兵中去。

幾分鐘後,滿地殘肢斷臂中,無腸公子叫聲興奮地響起來:“啊,公子殿下……”剛起著一個頭,然後就被洛景辰一個冷酷的眼神直接瞪回去。

“您真是太強啦!”小聲說完,無腸公子一溜煙的跑到前方,兢兢業業的給洛景辰領起路來。

看見它模樣,洛景辰一口氣憋在胸口,差點冇把自己堵死。

心知不能跟那個奇葩一般見識,洛景辰乾脆一路上半句話都不說著,不管無腸公子發出怎麼樣的感慨他都一律當做冇有聽見,終於後半段路程讓它安靜下來著。

那個和諧情況隻維持著短短片刻就在一行人從那片山頭下去冇走多遠,遠處猛然發生了很多也是身上帶了鱗甲的水底變異族人,不由分說上來就將一行人團團圍在中間。

一個跟無腸公子差不多的水底變異族大步走出來,手中武器指住它,一陣又急又重的話噴薄而出。

洛景辰聽著聽著,眉頭微微皺起來。

雖聽不懂那話中是什麼意思,但是這不善的語氣還是能清晰感受的到。

看來無腸公子那朵奇葩與來人矛盾不小啊。

“胡說,我是感受到河神的召喚,前去迎接無比強大的使者大人的。”無腸公子直接轉身,莊嚴地走到洛景辰麵前,猛然單膝跪地,用無比真誠的語氣誦出一段話。

“啊,尊敬的使者大人,請您見諒。那是我的弟弟,他並不想忠實的無腸公子一般有了一雙慧眼,一眼就能看出大人的英武不凡,所以懇請大人原諒他的無知吧。”

瞧見這情形,洛景辰滿頭黑線,雖然無腸公子急智讓他讚歎,隻是那樣作秀真的好嗎?

對麵青年顯然不相信無腸公子鬼話,嘴裡又嘰裡咕嚕一大通話,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戰士頓時齊齊上前一步。

受到危險氣息刺激,洛景辰手中一直緊握了的雲中刀‘嗆’一聲彈出一截,被緊緊封存在刀身中的血腥氣息毫不掩飾的爆發出來,向邊上那數名人員水底變異族戰士覆蓋過去。

不管無腸公子怎麼樣說,受到那個威脅洛景辰肯定不會冇有任何反應的,那些水底變異族戰士的水平尚不及之前追擊他們的殼類戰士們,因此隻彈出半截刀身的雲中刀,已經足以讓大多數人止步。

又是一通嘰裡咕嚕的話,這個跟無腸公子有些相似的青年臉色很是難看,顯然是被雲中刀爆發出來的氣息刺激的夠嗆。

那會無腸公子冇有在扯他這不了調的鬼話,臉色罕見的嚴肅起來,衝了他的兄弟嘰裡咕嚕一通後,周圍緊緊包圍的水底變異族戰士頓時讓開著一道口子。

它才笑容滿麵的轉過身來:“啊,公子殿下,請繼續跟無腸公子走吧,族中已經準備著豐盛的宴席。”

目光在周圍掃過一圈,凡是被他看到的水底變異族戰士都心驚肉跳低下腦袋,洛景辰才冷哼一聲跟了無腸公子繼續向前走去。這一聲冷哼聽在無腸公子耳中不啻驚雷,心中微微一沉,小心的向後看看,見洛景辰臉上冇什麼異色才悄悄將提起的心放下。

很快洛景辰就再次來到湖邊,看了一直緊緊跟在後頭水底變異族戰士紛紛躍進水中然後迅速消失不見,即使掃麵功率全開,他依然冇能發現任何一丁點關於之前下水的水底變異族的資訊,洛景辰心中震驚無異於地震,那個看上起平靜無比湖麵中究竟藏有多少水底變異族?

昨天自己抵達這個地方時,是不是已讓那些水底變異族發覺啦?

疑惑間,無腸公子不知從哪找到一套奇形怪狀的東西,巴掌大一團,皺巴巴的揉在一起,滿臉堆笑小跑上前獻寶似的將這東西遞給洛景辰。

“啊,公子殿下,那是我們水底變異族的特產防水軟囊,大人用上它就能去我們水底變異族著。”

“你們住在水下?”看看眼前皺巴巴就像某種動物的表皮一般的東西,洛景辰奇怪的問道。

“啊,公子殿下,請不要誤會,我們勤勞智慧的水底變異族自然不會住在水下這樣暗無天日的地方,那是我們智慧水底變異族發明的交通工具。”說了無腸公子把手裡的軟質扔進水中,然後臉上帶了的色看看。

剛一沾水的軟質頓時有讓洛景辰目瞪口呆的變化,看了彷彿魔術般的變化,即使是他的定力也不禁張會變大嘴巴。

麵前的一切讓洛景辰有種看科幻電影的感覺,這團可以被攥在手心裡,柔軟單薄的像綢緞,而且皺巴巴絲毫不顯眼的東西,被無腸公子扔進水中之後,居然瞬間像一塊桌布一般鋪展開,看它在水麵延展的麵積足有七十八名平方,如同塊透明的薄膜鋪在水中。

在心裡計算著一下,那麼大的麵積不管怎麼摺疊,他的體積都不會小到這個程度,顯然那裡麵有他不理解的東西在起作用。但是那並不算完,這一片薄膜般的軟質延展到極限之後,邊緣的一圈開始向上膨脹,在短短兩個呼吸間膨脹的高度就已經有洛景辰膝蓋就是說高,然後徹底靜止下來。

看了那個像極著地球上的橡皮艇一般的東西,洛景辰對那個水底變異族的製造水平產生著充分興致,如果它們在其他方麵力量也有那樣厲害的話,那一次說不定收穫會大到出乎意料。

無腸公子又是一通感慨,才請洛景辰坐上那個防水軟囊,然後在兩個水底變異族戰士的操作下,數名人員飛快向寒蘭湖中心而去。

洛景辰的掃描一直在全力開啟,大概行駛著十幾分鐘之後,他麵前終於發生了一條很淺的墨底線條,那讓他對寒蘭湖的麵積有著充分的認的,兩個水底變異族戰士操縱了防水軟囊向這條黑線迅速駛去,隨了距離的接近,一副壯觀的景象出現在麵前,無數隻形態各異的小船沿了劃定的水道向前緩慢行駛,在前方是一個規模不小港口,悠悠盪盪的小船劃到哪兒後都會進入一個密封的區域,一會兒後就能見到手中空無一物的主人走出來。

看看眼前的景象,無腸公子終於老實著下來,目中的平靜欣喜,讓已經開始習慣它無厘頭風格洛景辰大感詫異,像是感受到洛景辰視線,無腸公子轉過頭露出一個很2的笑容:“啊,公子殿下,那就是我們水底變異族繁華的城邦,大人有冇有大開眼界。”

聽見那標誌性的“啊”聲,遠遠的這幫小船的主人都站起身來向後張望,看見這風格獨特的防水軟囊後頓時的笑意更加濃厚幾分,紛紛向坐在船頭的無腸公子點頭致敬。

瞧瞧船頭那個笑容如一個白癡似的無腸公子,洛景辰眼裡添了一分思索,那一個小子的身份看起來很不簡單模樣,能如此的民心的人,不管什麼情況都不會是普通人,就是說他怎麼會隻帶著就是說點人就敢去襲擊貝殼門的育兒所?

被髮現之後,他們逃走方向也選擇他所在位置,那種看似巧合情況,洛景辰以前也遇到過幾次,這都是有係統在背後推動,難道那次也是那樣?

看看船頭不斷點頭微笑的無腸公子,洛景辰將整個疑惑放在著心底,既來之則安之。

不久一行人通過一條專用水道,抵達終點的這個巨大碼頭,洛景辰之前的疑惑也解開了。

無腸公子一個手下將防水軟囊駛進這個小房間,兩個不小不明材質的夾板從兩邊推出,將防水軟囊夾在中間,然後不斷擠壓,吸附進去的水分不久被擠壓出來,等一個夾板退回去時,另一個夾板上沾了一層薄如蟬翼的東西,這個手下熟練的將它揭下來,重新揉成一團交給著無腸公子。

那種儲存方式,讓洛景辰大開眼界。

等到跟了無腸公子走出碼頭,周圍帶了濃鬱異域風格裝飾建築,更是讓洛景辰目不暇接。彷彿透明的水晶一般的材料砌成牆體,表麵抹上一層淡藍色液體,透明的還能看見下麵材質上的紋路,在夕陽的餘暉下閃閃發光,遠遠看上去就像水晶宮一般。

這兒建築都比較低矮,但是綿延的範圍卻是極大,跟了無腸公子直接向上走去,沿途隻聽見他這啊感慨聲不絕於耳,而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居民彷彿也對那種情況見怪不怪,聽見那聲音後都會笑容滿麵的跟無腸公子打個招呼,而後這幫人視線就會落在洛景辰身上,那樣之高度,以及跟它們完全不一般的長相,都讓邊上那幾個居民對他全是好奇。

就那樣在無腸公子不停地招呼中,洛景辰頂了各種好奇視線跟他走進一座不小莊園,而讓他一直期待的正主終於發生了。

一個跟無腸公子有了5分相似的中年水底變異族正站在門口,滿懷期望的看看前頭路,看見無腸公子這一瞬間,洛景辰清晰的感受到它體內因為激動而鼓盪起來的能量波動,雄渾、浩瀚、卻又帶了潤物細無聲的柔和。

身體上的鱗甲淡淡有規律波動著幾下,這股氣勢頓時消散掉,然後向衝過來的無腸公子伸出一隻大螯鉗。

無腸公子那時纔像一個正常人一般,開足馬力衝上前去將中年人一把抱住,然後哇啦哇啦激動說著一大通。

高手!

那是洛景辰的第一感覺,然後他就靜靜地站在後方打量了邊上那幾個環境,對這幫不時掃過來的好奇目光視如未見。

片刻之後兒,無腸公子情緒平複下來之後,中年人才溫和的拍著拍他的肩膀,然後看向洛景辰:“你終於發生了,我的朋友。”

這忽如其來的一句話不僅讓洛景辰愣住,就連等在邊上臉上還帶了淚痕的無腸公子都呆住著,看了他最崇拜的父親,目中帶了深深迷惘,它相信這幫提前回來的部下已經將他情況向父親做著詳細的彙報,而按照它的猜測,睿智的父親也一定想想它的打算,從而配合好它演一場戲的,怎麼現在完全變著呢。

“啊,公子殿下,你居然是父親的朋友嗎?真是太失禮著,我應該給你鞠躬纔對。”無腸公子看了父親一臉的鄭重其事,不禁高呼著一聲,打破那詭異氣氛。

“嗬嗬,小兒頑劣,還望先生不要見怪,我是水底變異族族長,蕭藍。”中年男人蕭藍很有風度地伸出手對洛景辰道。

讓目前情況搞的有些混亂,洛景辰腦中各種紛雜的念頭不斷閃現。

“叮!”

“你獲的水底變異族族長蕭藍的好感,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查。獲任務進展。”

“任務要求:“最近時間,貝殼門哨兵經常襲擊第3基地市空間節點,它們有可能在計劃某種陰謀,請將此查清!”

“任務提示:作為最清楚貝殼門的種族,獲取水底變異族的友誼,會給你任務帶來大大幫助。”

“任務獎勵:特殊功勳值。”

“任務失敗:抹殺!”

腦中猛然響起提示,讓洛景辰一直警惕的心思放鬆著下來,既已在係統判定中屬於可以結交對象,就是說自己對水底變異族的戒備就可以放鬆一些著。

“蕭藍族長真愛說笑,我是洛景辰。”

感覺到洛景辰目中的戒備放鬆下來,蕭藍的笑容更顯溫和,才請了他向莊園內部走去,隻有無腸公子落在最後方,看看跟自己父親的背影,目中儘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