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5 好手段

洛景辰抬眸,目光在廣場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人身上一一掠過,這幫各異視線也被他清晰看在目中,有無所謂,有憤恨,有期待,有麻木,自然更重要的是有了一絲洛景辰不理解的悲哀。

自己該怎麼做,才能不按照係統預定的步驟來獲的水底變異族人的友好度。

直接殺掉蕭衝肯定是最直接最省事的辦法,於是係統任務可以順利完成,蕭藍也會對自己好感大增,而自己也會在其他水底變異族人目中留下深刻印象,然後係統後頭計劃就可以冇有任何障礙的實施著,可洛景辰並不想那樣。

早在很久之前,洛景辰就發覺啦係統的一個規律,也正是憑藉那個規律洛景辰才一次次的從這幫看似必死任務中活下來,那條被他總結出來的規律就是,係統不會釋出必死任務!

換句話說也可以理解成,係統任務是有了漏洞的。

其實那完全是個顯而易見的,從那麼長時間相處來看,係統顯然也是在遵循了一係列的規則運行,那些規則中有了不可打破的基本原則,也有可以適度變通的可替換條件,每一次使命之釋出,係統都會產生一套獨有的運算方式,計算出整個事件中絕大部分情況發生可能,然後設定相關預案,當任務執行者達到的要求符合某一個標準之後,判定任務完成。

可係統標準會根據每一次任務而變動,冇有人可以保證每次都能做到係統計算出來的這種極限狀態,那時候就需要這一小部分係統無法計算的可能著。

那一點同時也是洛景辰確信係統不會釋出必死使命之原因,任何規則都不是完美無缺的,係統的規則也一樣。

規則都會有漏洞,隻是看你找不找的到而已,那些漏洞就是每次任務釋出之後,係統無法徹底掌控的地方,加上它們,不可能就變成著可能,那也就是任務接受者的最後一條生命線所在。

而係統彷彿也冇有強行將那些漏洞補上意思,反而作為一個可容忍的彈性限度,加入到任務中作為對這幫出色執行者的獎勵。

現在洛景辰心裡想的就是這樣的主意。

他打算找到那個使命之規則漏洞,然後脫離係統的控製。

他不知係統那樣做有什麼打算,但是那並不影響洛景辰想擺脫那種控製的願望,係統可以要求他做某些事情,但是那一點同時也是有限度的,他不要做毫無反抗能力的傀儡。

想獲取水底變異族的好感,就必須要做讓他們認可的,那完全是個基本限定規則,不可更改,但是怎麼做出讓他們認可的,那就屬於可替換條件著,想及此處洛景辰頓時在想突破口在哪兒。

毫無疑問,殺掉蕭衝是個能一箭雙鵰甚至3雕的好事,但是弊端也很明顯,會陷入係統的節奏,被它帶動了一步步向前走,那一條首先排除。

就是說能找到個彆的什麼法子既不用殺掉蕭衝,又能讓水底變異族人對他產生好印象呢。周圍落在身上視線逐漸不耐煩起來,洛景辰想想自己冇有多少時間著,但是究竟有什麼辦法?

“啊,公子殿下,如果你不忍心殺掉那個卑鄙的偷盜者的話,能不能將它交給無腸公子,我想您忠實的子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結果的。”正思索了,無腸公子誇張的語調猛然響起來。

洛景辰臉上表情先是一愣,繼而目中透出喜色,深深看看彷彿奇葩的無腸公子,深深吸著一口氣,在心裡做出著一個決定。

深吸口氣,讓它在胸膛中緩慢流過,洛景辰目中的猶豫迅速消失不見,看了那個一幕,無腸公子臉上依然帶了這種誇張神情,但是目中卻發生了緊張的情緒,目光更是一動不動的盯在洛景辰身上,試圖看出他的決定來。

目光在周圍掃過,迎了他目光的水底變異族人紛紛將頭垂下,現在作為同族之人,他們都想想那個後果是什麼。

那種無言造成的壓力下,冇人願意看了自己族中的天才人物在自己麵前隕落,那種人物每個都是族中萬千人仰望的,不管平日裡是羨慕、憧憬、嫉妒,如今心裡也是5味雜陳。

“我們老家有句話,叫做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每個人都有犯錯時,蕭衝盜竊祖螯之殼固然是大罪,但是我想作為它平日裡的功勞更是不小,如果就那樣殺著它,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心寒的。”在無腸公子隱隱有些承受不住洛景辰視線時,他卻猛然轉身看向蕭藍。

蕭藍看了葉均的神色有些猶豫,直覺告訴他洛景辰說那句話肯定彆有用意,但是他卻不能不表態,畢竟剛纔是他將蕭衝的生死決定權交給著洛景辰。

“洛上尉說的有道理,隻是,偷竊祖螯之殼在族中是重罪,如果就此放過,以後人人效仿,這族中……”蕭藍畢竟不是簡單人物,敏感的察覺到洛景辰意思之後,直接將問題上升到整個水底變異族安危上去,那樣就算以及人願意為蕭衝開脫,但是麵對危及水底變異族安危那一頂大帽子時也不的不仔細掂量掂量。

“不錯,族長所言極是。”洛景辰含笑頷首。

蕭藍心中一跳,在心裡暗叫不好。

果然洛景辰說完就轉過身,對著諸多水底變異族人,朗聲道:“各位與水底變異族榮辱與共,洛景辰自然不能讓大家做出危及水底變異族的來,但是蕭衝功過相抵確實罪不至死,廢去螯鉗的懲罰對整個水底變異族而言,也無異於自斷手臂,在此洛景辰懇求大家給蕭衝一個機會,讓他留在水底變異族中戴罪立功。”

話音剛落,周圍頓時傳來議論紛紛,能聽懂洛景辰話的水底變異族把他的話翻譯給邊上那幾個族人聽,頓時整個廣場上熱鬨起來。

“洛上尉,那樣做恐怕不妥當。”蕭藍聞言皺眉道。

他冇想到洛景辰居然會給蕭衝那個機會,不殺它也就算著,連廢掉螯鉗的懲罰都要減掉,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理難道他不知嗎?

“族長聽我分析罷。”洛景辰揮揮手,示意它繼續聽自己說下去。

見洛景辰的篤定模樣,蕭藍隻能按捺心頭的疑惑,靜靜的等了他的下文。

見周圍水底變異族的議論已經停下來,麵露期待的看了自己,洛景辰清著清嗓子繼續道:“雖然我不知水底變異族中祖螯之殼的存放是否嚴密,但是既已蕭衝能從中盜出一件,就有可能會有其他人盜出第2第3件,不管如何嚴密的地方,都不可能永遠萬無一失,所以洛景辰希望能讓蕭衝戴罪立功,永遠看守祖螯之殼存放之處!”

洛景辰分析罷,目光緊緊盯住蕭藍,期待了它反應。

那個辦法是他被逼無奈之下想出來的,能不能的到蕭藍的認可還是兩說,但是不管怎麼樣,態度已經表達出去,即使最終還是要殺掉蕭衝,他也能最大限度挽救自己在普通水底變異族心中的映像。

廣場上不禁陷入寂靜。

萎頓在地上的蕭衝看了靜靜站在自己身邊的洛景辰,目中複雜光芒閃爍,能活了,冇人願意死。本來它打定主意放手一搏,成著自然皆大歡喜,失敗著它也做好著接受懲罰的準備,不管是廢掉螯鉗還是直接被處以極刑,對他而言都無所謂著。但是冇想到如今是情況下居然峯迴路轉,這個被他視為攔路石的傢夥居然肯為它求情。

一看廣場上的人因為他的一席話陷入安靜中,蕭衝目中不禁也多著幾分期待,那種絕望中猛然又看見希望的感覺,即使他已經心如死灰但身體也不可控製的再次微微顫抖起來。

時間緩慢流逝,廣場上的爭論也逐漸激烈起來,但是聽的出占據主流的還是同意洛景辰提出的辦法,那一點從無腸公子逐漸難看起來的臉色就能看出,那一個小子雖然裝瘋賣傻的功夫不錯,但是畢竟冇有蕭藍就是說深的城府,眼看形勢逐漸不對,臉色難免就將心中所想表達出來。

不久廣場上說話就被統一,這一聲聲呼聲即使洛景辰的聽不懂,但是依然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喜悅。

“洛上尉胸懷寬廣使蕭藍汗顏,既已如此,就依洛上尉意思,蕭衝從今以後永鎮祖螯之殼秘藏,不到亡族滅種時,不準踏出秘藏一步。”蕭藍仔細思量前後關係之後,目中閃過一道明亮光芒,當即利落地同意洛景辰的提議。

前後聯絡想想,蕭藍就明白洛景辰的意思了,對他的急智也是極為佩服,那個做法不僅誰都冇得罪,反而讓大家都對他心存感激,比自己之前的辦法還要更加高明,好手段啊。

頓時廣場上一片歡呼,蕭衝仍在不敢置信地讓水底變異族戰士拉起來,直到它的手臂上被套上特製的枷鎖才如夢初醒,心中是無儘的感激,那個外族人居然真救了他的性命!

與此同時,係統提示響起來:“叮!”

“觸發支線任務:空間節點探查,任務分支劇情完成。”

“任務的要求:“協助蕭藍粉碎水底變異族中隱藏陰謀(已完成)。”

“任務評價:優秀。”

“任務獎勵:水底變異族親和度 50。歃血為盟經驗提升係統開放,當前獲的水底變異族認同人數已超過上限,獲的歃血為盟經驗極值2000,當前經驗5578/20000。”

洛景辰目光讓眼前那個出乎意料的獎勵吸引,前麵這個水底變異族親和度還好說,可是後頭那個歃血為盟經驗提升係統是是什麼事,前不久歃血為盟等級提升時洛景辰還在糾結,那麼強力的一個技能冇有直觀的提升方式,讓他很有種無頭蒼蠅的感覺,畢竟越高的等級代表了他可以招納的忠於班底越多,但是不知提升方式,無異於守了一座寶山卻冇有進去的鑰匙。

現如今是無意間接到的支線任務居然解鎖著經驗提升係統,那讓洛景辰有種被從天而降的餡餅砸暈的幸福感。

而且那個水底變異族的親和度居然如此的給力,50點親和度直接給自己加著2000點的經驗值,按照那個數據計算,自己就等於獲的著擁有那個能力以來積攢下來全部經驗的大半,如果不是這什麼極值的限製,恐怕還會更高的吧。

正在研究那個新出現的東西,洛景辰猛然發現經驗值居然又跳動著一下,變成著5580/20000,那個變化讓他有些摸不準情況,顯然經驗值的上漲是符合著某種情況,隱隱的洛景辰心中有著猜測,但是現在他並冇有辦法實驗。

“哪,公子殿下,父親邀請您去議事大廳。”無腸公子忽從背後竄著出來,然後圍了洛景辰轉著兩圈,目光中帶了百思不的其解的困惑。

“哦?好的。”洛景辰抬眸發現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已經走散著很多,原來自己已經站在那裡有一會著,才抬起腳步向議事大廳走去,幾天轉下來,對河城的大致佈局已經很著解,現在去一些地方都不用無腸公子在引路。

一路上,看見他的水底變異族都會很和善的停下腳步點頭打招呼,就連這幫一直冷了臉的守衛,表情就都緩和著不少,那讓洛景辰不禁感歎那50點親和度真的很好用。

“啊,公子殿下,為什麼你要放過蕭衝呢,它可是意圖殺死大人您呢?而且那樣還會讓人覺的大人您很冇有原則的。”一路上無腸公子就像個好奇寶寶,跟在洛景辰身後不停上下打量,看了族人的態度的轉變,他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

“我為什麼一定要殺死他呢?你看,即使我放過著他,你的族人也不會覺的我現在冇有原則,反而對我更加尊敬,如果你能弄懂那裡頭東西,我想你就可以接任你父親的工作著。”哈哈一笑,洛景辰拍著拍無腸公子稍顯削瘦的肩膀,大步向前走去。

無腸公子迷茫的眼神一直跟隨者洛景辰消失在道路儘頭,它依然站在這裡,洛景辰說的話叫他腦中多著很多以前冇想過的問題,原來想像父親這樣成為一個強大之族長以及那麼多東西要學,這之前自己努力的東西又算是什麼事呢?

洛景辰一路暢通地來到議事大廳,蕭藍已經在等了他著。

“洛上尉請坐。”請洛景辰坐在一張大桌子前,蕭藍從邊上盒子中拿出一張薄如蟬翼的物體,跟之前無腸公子防水軟囊很相似,但是看來那要更加精緻。現在看到這個,洛景辰目中流露出興致盎然的神色,餐前甜點吃完,正餐終於要開始著嗎。

“洛上尉想必也在想我們水底變異族跟貝殼門之間的恩怨,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請洛上尉來,是有件事情想與洛上尉商量。”說了蕭藍展開著這張材質奇特的物體。

看了鋪展在桌上的半透明材質,洛景辰眼裡興致越發濃重起來。

這玩藝第一眼看起來跟防水軟囊差不多,使用方式不知是不是也差不多。

然後就見蕭藍將手掌按在上麵一個位置,一道道微弱能量在他手掌下緩慢流動,這張半透明材質頓時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平坦的半透明材質,隨了蕭藍能量的不斷注入開始向周圍擴張,伸出桌麵的部分迅速變的堅硬,直到整張地圖占據著整個議會大廳小半的麵積,它才終於停下擴張,一道道顏色各異的紋路,隨了蕭藍能量的不斷注入開始緩慢出現,不久這幫顏色各異的線條構成著一張極其詳儘的平麵地圖。

麵前清晰的圖紙,範圍覆蓋著包括寒蘭湖在場周圍很大一片區域。看看這一上麵隻剩一個拳頭大小的河城,洛景辰心裡對整個地圖的範圍有著一個大概的認的。

蕭藍此刻一聲低喝,全身能量鼓盪,幾個水底變異族長老從周圍衝出,將整個地圖團團圍住,每人手掌都緊緊按在地圖上,能量的輸出頓時暴漲數倍,地圖上這幫紋路頓時開始扭曲起來,然後在洛景辰麵前拉長升降,固定扭曲,一個個立體的山巒深穀此起彼伏的出現在麵前,一會兒後,洛景辰麵前出現的就是一個精微地形的沙盤,而此刻大家如同擁有上帝視角一般,俯覽了整片區域的一切。

看了河城邊上那數名人員山巒上,精細到連一條不起眼的小路都被重點標註出來,一些雖然不起眼,但是卻意義非凡的地標建築更是清晰可見,從那個不小模型上洛景辰對水底變異族力量認的再次提高一個等級。要想想它們可不像自己等人那樣,冇有衛星,冇有高空航拍,那些數據的記錄隻能天哪一點點的不斷丈量,對它們那些種族來說,那可能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才能完善的東西。

洛景辰對接下來蕭藍所要說的東西更有興趣,連那種重量級的東西都舍的拿出來,顯然蕭藍對接下來說的誌在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