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6 清障

“水底變異族力量讓在下大開眼界。”洛景辰撫掌讚歎道。

見洛景辰目中僅僅閃過一抹驚歎,接著就恢複正常,蕭藍對洛景辰也不由高看看,他很清楚那個凝聚著他們幾代人心血的東西,給人帶來的衝擊感究竟有多大,就說周圍那些長老,其中不少人每一次見到之後都會熱淚盈眶,好久才能恢複正常,而洛景辰僅僅失神一會兒就恢複正常,顯然是意誌極為堅定之人,在配合他這莫測力量,也許能給那次計劃在添一分勝算。

“讓洛上尉笑話啦,那是我水底變異族籌備數十年的心血,關係實在巨大。”蕭藍向幾個長老點頭,,等它們又重新悄然隱冇在周圍,纔對洛景辰解釋道。

擺著擺手示意自己理解,洛景辰盯住那片範圍不小區域眼睛一眨都不眨,一塊塊區域不久在麵前掠過,很快洛景辰視線鎖定在寒蘭湖另一邊上的一處地方,這是一座城池,古樸蒼涼的氣息即使透過模型,也能清晰感受到,整片區域的製作相當精良,看來那地方曾經也是水底變異族的重點關注對象,目光在周圍遊弋,很快洛景辰找到著他要找的東西,6個高台樣式的東西。

第3基地市前哨站!

“前段時間貝殼門在那兒吃過個大虧,據說損失著很多精銳戰士,但是不知為什麼,後來那裡又被它們占據著,一直到現在它們對那片區域的重視都遠超其他地方。”見洛景辰將目光盯在前哨站上,蕭藍適時的解釋道。

“那裡是不是曾經出現過什麼異常情況?”手在前哨站周圍指一指,洛景辰轉頭問。

“洛上尉也在想這一場驚變?”蕭藍望向洛景辰指向的那個區域,目中閃過一絲詫異,不動聲色地問。

“我們這裡也有座跟那個差不多的城池,前段時間發生了些異象,不知那裡是不是一般。”洛景辰裝傻充愣的本事一點不比無腸公子差,半真半假說的話叫蕭藍不禁也分不出所以然。

“是啊,如果不是這場驚變,我們也不會這樣思索時重新奪回我們水底變異族祖輩傳發源之地。”最終蕭藍還是決定實事求是。

那些事情根本冇辦法作假,當時整個水底變異族都注意到這種異樣,隨便找個人都能問出來,在那上麵撒謊實屬不智。

那時洛景辰注意到跟河城隔湖相望的地方以及一座城市,但是規模要小上很多,但是建築風格跟河城一模一般。

“水底變異族長是指那裡?”洛景辰在這個城市上點著點。

“不錯,那座城叫曼市,正是我水底變異族發源之處,現在的河城是因族群擴張才新建起來的,平日那裡隻有一些普通族人維護了,可在祖父這一代被卑鄙的殼類戰士們占據,成為他們的屯兵城已經很多年著。”說起那個蕭藍的情緒明顯激動起來,目中不時閃過憤恨之色。

洛景辰微微眯起眼睛,計算一下曼市周圍區域的地形以及距離前哨站的距離,然後發現很重要的一點,那個曼市居然扼守在東南方向通往前哨站的咽喉之地,如果想抵達前哨站,那裡還真是必須拿回來。

最重要的是,他冇有計算錯的話,基地市的大部隊前來的方嚮應該也是東南方向。

洛景辰可冇忘掉自己最重要任務是什麼,他提前抵達第3基地市,然後無意間重新回到那片空間,最主要任務仍然是提前找到基地市的人,將3號基地情況說明。

現在前哨站就在麵前,不管基地市那些人怎麼走,最終總是要到達那裡的,反正閒了也是閒了,自己提前給他們掃清一點障礙也是好事。

“既已那樣,不知水底變異族長有什麼計劃冇有?”洛景辰抬眸向一臉期待的蕭藍問道。

看看目中的神色變幻,蕭藍按捺住心頭激動,連忙又從旁邊拿出一張薄如輕紗的半透明地圖,飛快注入能量。

看了再次在麵前上演奇蹟的半透明材質,洛景辰對水底變異族的那種技術由衷的驚歎,從某些方麵說,他們的那種技術甚至比係統更為給力,尤其是在一些特定情況中,那些半透明的材質能發揮的出的作用更是被放大很多倍。

不知能不能給隊伍搞點福利之類的,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現在洛景辰想起手下以及幾百號人要養活,就一陣頭大啊。

才片刻一份曼市周邊的詳細地圖出現在洛景辰麵前,那份地圖相比較之前這個要小很多,但是區域性的細節更加豐富,一眼望去整個城市一覽無餘,甚至還特意標註出來幾條聯通城外的隱蔽通道,顯然論對那個城市他們的知識,水底變異族絕對在貝殼門之上,那些通道幾乎遍佈整個城市的防禦核心位置。

正所謂堡壘要打內部攻破,那幾個出口位置都重要得很,剛好卡在這幫易守難攻之地的關鍵點上,隻要從通道中衝出去,幾乎不用費什麼力氣就可以攻占那些易守難攻之地。

“現在我相信水底變異族長得到曼市的決心了。”看看整個城市幾乎都讓那幾條隱蔽通道縱貫,洛景辰不無感慨的說道,為著那個象征意義更大於實際意義之地,一個種族可以幾代人數十上百年默默準備,那份執了令人動容。

那念頭在洛景辰腦中閃過,不久他就考慮其蕭藍的提議來,從麵前情況來看,水底變異族完全可以輕易攻進曼市,有著那些通道,根本不會出現多大的傷亡,就是說蕭藍邀請他幫忙又是為著什麼?

“洛上尉真是謬讚,準備上百年都冇有辦法實施計劃。看上去再完美也冇有用處,如果不是洛上尉出現,整個計劃不知還要擱置多久。”蕭藍苦笑一聲,搖頭,對洛景辰的讚歎頗有些無奈。

“哦,不知水底變異族長想讓在下做什麼?”聽見那話,洛景辰更加詫異起來,準備上百年都冇法實施計劃,自己一出現就能實現著,那裡麵要冇點渾水誰相信啊。

“那個……事關我水底變異族尊嚴,舉族上下自當竭儘全力,隻是對於洛上尉而言未免有些強人所難。”蕭藍看看有些遲疑。

“水底變異族長隻管說就是,在下一定儘力而為。”見蕭藍那囁嚅的模樣洛景辰心中已經隱隱防備起來,但是臉上卻絲毫看不出異樣。

“整個計劃中我水底變異族兒郎會分為3批先後收複城中各個要塞,雖然藉助那幾個便利,會大大減少損傷,但戰役一旦打響,周圍駐守的殼類戰士們部隊肯定會迅速支援的,但是整個曼市的核心能量區域卻被貝殼門人破壞著,重新啟動它將會花費很長時間,而且族中長老跟我必須要親自動手才行,冇有著指揮體係,剩下的水底變異族戰士戰鬥力會大打折扣,一旦讓貝殼門重新攻進能量區,恐怕整個水底變異族都會從此一蹶不振。”

“所以水底變異族長意思是叫我帶軍擋住貝殼門的反撲?”見藍期期艾艾的眼神,洛景辰反問道。

“在下知道那很強人所難,可這已經是我水底變異族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懇請洛上尉幫幫忙,隻要擋住貝殼門人一個小時,幫助我們奪回曼市,洛上尉的恩德,水底變異族上下將永遠銘記,以後不管什麼時候,洛上尉都可以獲的水底變異族全族全力幫助一次。”那個時候蕭藍乾脆放棄著動之以情的這一套,無緣無故的幫幫小忙還可以,但是上升到危及身家性命的程度誰會憑了一腔熱血就答應下來,那個時候就需要有足夠利益著。

蕭藍相信自己許諾的條件足夠豐厚著,整個水底變異族傾力幫助的機會如果不是關係到曼市,他絕不會輕易許諾出來。

“任何要求都可以?”聽到那句話,洛景辰麵前不禁一亮。

“隻要不是損害我族利益,任何要求都可以!”蕭藍咬牙道。

沉默片刻洛景辰也狠狠點著下頭,“既已如此,那個條件在下答應。”

隨了他話音落下,“叮!”的提示聲再次響起來。

洛景辰麵前發生了一個新任務提示:“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查,獲任務分支劇情。”

“任務要求:“協助水底變異族奪回被貝殼門占領故鄉曼市。”

“任務提示:牽一髮而動全身,如今是關鍵時刻,任何試探都是機會都是彌足珍貴的。”

“任務獎勵:**”

“失敗懲罰:**”

又來了個分支的劇情!

仔細看看提示,洛景辰隱隱有種不是特彆好的感覺,那一個觸髮型任務到現在已經完全超出著他的預料範圍,任務難度也在迅速遞增,不知主線任務開始時,難度會增加到什麼程度,到時候自己所要麵臨造成的壓力可就恐怖著。

“族長,族長……”蕭藍還沉醉在洛景辰答應他條件的喜悅裡,猛然會議大廳外衝進一個渾身浴血的水底變異族戰士,嘶啞之喊叫迅速將隱匿在邊上那幾個水底變異族長老吸引出來,然後第不禁迎上去將它扶住,各種治療手段接連地不停地使用上去。

“是什麼事?”蕭藍迅速從廳中走出,看見地上已經昏過去的戰士,皺眉問道。

傷口很長很深,橫跨整個胸腹,邊緣處參差不齊的皮肉,看上去不像是被銳器所傷,而是像被生生撕裂出的特征,裡麵已經徹底腐爛內臟顯然是沾潑了某種腐蝕性液體,能撐到現在還冇死,那個水底變異族戰士的意誌力也可以稱的上驚人著。

緊跟了它後頭傳來地洛景辰,看見這個水底變異族戰士身上差點將它從中刨開的傷口,眉頭也皺起來,那種傷口他也看不出是被什麼東西造成的。

“族長,它就是負責警戒飛河段的守衛!”一個水底變異族長老從水底變異族戰士身上摸出一塊腰牌,頓時驚撥出聲。

“飛河!”

“不好!”

“是這幫可惡的殼類戰士們!”

幾乎同時,幾個水底變異族長老紛紛驚撥出聲。

蕭藍臉色也陰沉下來:“本來以為這種敏感時候,貝殼門不會為著一個育兒所大動乾戈,看來我們還是太小看它們睚眥必報的衝動了。”

蕭藍那一開口,洛景辰頓時明白著是什麼事,看來還是前兩天無腸公子惹出來的麻煩,乾掉一名殼類戰士育兒所,人家報複來著,這個飛河段應該對水底變異族比較重要,不然那些長老也不會如此緊張,看來貝殼門情況不像蕭藍說的就是說不堪啊,或者是它們的本性就是那樣,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對貝殼門一無所知情況下,洛景辰不好下結論,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那次自己接下任務都不會很輕鬆。

不久重傷的水底變異族戰士就被人抬走治療,而水底變異族的支援部隊也馬不停蹄的趕去支援,雖然現在去不一定能趕的上,可在那樣關鍵時,水底變異族也不可能對飛河置之不理,飛河的缺口一定要先堵上,哪怕付出的代價會很大。因為一旦貝殼門越過江麵,很容易就能發現水底變異族隊伍調動,到時候水底變異族計劃就要從暗度陳倉變成明火執仗,造成的損失冇人願意承擔。

安排好飛河的,蕭藍就帶了洛景辰開始飛快認的水底變異族隊伍,尤其是將要交到他手上的幾支隊伍,每一個負責人都被蕭藍親自耳提麵授,好在洛景辰有對水底變異族50點的親和度為基礎,雖然還是有人對一個外族人指揮隊伍有些牴觸,但是至少不會堂而皇之的反話說,剩下空閒就要交給洛景辰慢慢的調教著。

飛河段的頻繁傳來的戰報讓每一個水底變異族人心裡都沉甸甸的,貝殼門那一次彷彿抱定著兩敗俱傷的打算,完全不計代價的強攻這片區域,短短兩天消耗的兵力就達到著上千人,那對一個總數隻有十幾萬人的族群來說,已經是很大損失著。

就在洛景辰埋頭水底變異族大營,不斷幫幾支隊伍磨合時,他再次遇見蕭藍。

它這次帶來兩份祖螯之殼交給洛景辰,眼睛中血絲密佈,臉上籠罩了疲憊之色,洛景辰明白那兩天它肯定完全冇有休息好,飛河情況越來越嚴重啦。

“洛上尉,族中決定要準備起來了,飛河段戰況越來越不受控製,一旦在這裡牽製掉太多兵力,我們計劃可能就會受影響,所以隻能提前行動著。”兩天不見有些憔悴的蕭藍,歉意地望向洛景辰。

“水底變異族長真愛說笑,在下既然已經答應你的條件,那自然是我分內之事,隻是隊伍還冇有磨合完畢,現在就開始的話,把握會降低不少啊。”看了身後這幫豎起耳朵偷聽的水底變異族戰士,洛景辰擔心地說道。

“那一點同時也是冇辦法的,形勢不等人。我入城後再想辦法在為洛上尉調撥一隻隊伍,剩下的還望洛上尉多多擔待。”看看身後這幫臉上帶了興奮之色的水底變異族戰士,蕭藍臉色也有些沉重,他何嘗不知現在不是開始計劃好時機,但是貝殼門步步緊逼下,一旦兵力被牽製住,在想抽調出足夠力量可就不容易著,畢竟水底變異族的總體水平比貝殼門還是弱一些的。

洛景辰微微頜首,對蕭藍的話表示讚同。

兩天對飛河段的戰況研究下來,他也很清楚現在水底變異族麵臨情況,一旦飛河段的戰況再次擴大,恐怕水底變異族的整個計劃就要擱淺著,一次性抽調那麼多的戰鬥力,說不定危及其他地方的防禦力量。

那個時候,隻能先下手為強,一旦奪回曼市,不但飛河戰況立解,水底變異族在整片區域中也將占據主動地位。

洛景辰原以為水底變異族的秘密通道應該是建立在一些天然溶洞的基礎上,然後在進行改建而成的,可是隨了蕭藍來到最近的一條之後,洛景辰想想自己錯的很離譜,那座凝聚著水底變異族無數年精神信仰之地,遠不像他想象的就是說簡單。

麵前那條隧道入口居然半淹冇在寒蘭湖中,要想進去,還要搬開堵在上麵的一塊巨石。

那條通道位於一片水灣之中,上方平緩的湖岸極為適合來往船隻上下,不知多少年冇有啟用,上麵的地勢在湖水的沖刷下已經陡峭著很多,以至於堵住洞口的這一片巨石上被人開鑿出一塊平坦的石台,作為來往上下交通工具的地方。

看了水底變異族戰士用一係列複雜的辦法將這一片巨石緩慢移開,最終露出後頭漆黑洞穴,洛景辰意外的多看著兩眼:“貝殼門恐怕做夢都想不到就在他們腳底下,居然會有一個如此工程浩大的隧道吧,水底變異族先輩如此英明遠見實在讓人敬佩。”看看眼前那個還帶有明顯人工痕跡的寬闊隧道,洛景辰目中難掩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