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08 灼岩

這次與第一次哪兒發生了差彆?

洛景辰開始細緻對比前兩次的動作,從揮劍的動作角度,力量大小,等等方麵尋找區彆,但是卻冇有絲毫進展。

太不甘心了,他再次一劍揮出,重新將剛剛融合的兩灘血液分開,洛景辰又一次盯住它慢慢融合,這次聽到的數據跟第2次差距又變大了。

看到這個,洛景辰可以肯定第2次絕對有什麼東西加大消耗著那個奇特生物的生命能量。

他有種直覺,這就是解決那個問題的關鍵所在!

可越急偏偏他越無法靜下心來仔細思考是哪兒出現問題。

看這兩汪血液再次變為一灘,洛景辰心中氣悶的又是一劍揮出,金石交擊說話響起來,濺射的火花倒映在洛景辰漆黑的瞳孔中,讓他整個人僵硬在原地。

那充滿煩躁的隨手一劍,就像劃破漆黑夜空的一道閃電,刹這間照亮了洛景辰心神,這一直久尋不到的靈光就如此清晰的呈現在麵前。

掃描不久采集到那次黑色圓球消耗的生命能量,果然跟第2次的數據非常接近,現在洛景辰已經可以完全肯定猜測。

能對那些不知名生物造成強烈傷害的行為,就是他們這兩劍無意間與地麵石板摩擦出來的火花。

即使隻是閃過,火花所造成的傷害也顯的極為可觀,每一次都能消耗掉不知名生物的大量生命能量,按照那個趨勢,要不著幾下就能將它輕易抹殺掉,如此輕易的辦法,與之前它所表現出來的可怕生命力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上的東西,果然是天下萬物相生相剋嗎。

想及此處,洛景辰將他的發現大聲的告訴著蕭藍,頓時後方嚴陣以待的水底變異族戰士送來著大量的屠龍岩,那是一種可以在烈火中熊熊奇特石頭,而且放熱持續時間極為穩定持久,隻要將它加熱到一定程度引燃,完全可以用它代替很多時候的熱能供應。

一塊塊屠龍岩被堆放在通道前,大家都向後退出一大截,隻留下幾個專門負責的水底變異族在做最後的準備,隨了第一縷火焰的騰起,緊緊堆放在一起的屠龍岩不久變的通紅,炙熱的氣浪把邊上仍在陰冷潮濕的空氣瞬間蒸乾,即使距離已經很遠,洛景辰依然感覺到臉上一陣火燙,悄悄估測著一下屠龍岩熊熊溫度,洛景辰駭然發現,居然比普通高溫火焰還高的多,較之這種變態殺傷工具鋁熱燃燒彈的3000度高溫也不遑多讓。

燃燒中,被壓在中間的屠龍岩開始崩裂,上方壘起來的石塊直接滾進前頭水道中,頓時刺耳的冷熱交擊聲響起來,濃鬱的白色蒸汽滾滾而上,水道邊的屠龍岩受到影響,碎裂的更加迅速起來,大小不一的通紅石塊接連滾入前頭水道中,更加劇烈反應響起來。

通道中不久被濃鬱的水蒸氣充斥,即使離的很遠,洛景辰鼻端依然嗅到一股濃鬱的肉香味道,顯然水道中生物如今是高溫下已讓煮熟,高溫燃燒消耗著巨量氧氣,強烈的氣壓差之下,後方呼嘯的狂風不斷湧入,為這幫屠龍岩源源不停地負責了熊熊能量。

但是這個足有上百米長的水道不可能那麼簡單就被蒸發掉,就在洛景辰等的心急時,前方一陣密集的巨響傳來,整條通道都出現不同限度震動,那個變動讓大家麵色大變,不會將前麵燒塌著吧?

好在那樣動靜不久就過去,焦急的等了最後一塊屠龍岩的燃燒殆儘,等前方冇有熱浪和蒸汽傳來之後,一眾水底變異族戰士在蕭藍的指揮下開始上前檢視情況,不久驚呼聲傳來,洛景辰與蕭藍對視一眼,迅速向前而去。

重新回到之前站立的地方,即使洛景辰已經對那個屠龍岩的高溫有著心理準備,但是依然被它造成的可怕景象嚇著一跳,前方水道兩側石壁上,一條條大腿粗細的裂紋向前蔓延不知多遠,那種到處都是的裂紋,讓周圍石壁有一種隨時都會壓下來的感覺。

而他們腳下,一段好好的通道石板,已經如今是高溫下液化,通紅的晶體均勻的鋪呈在地麵上,猶在發出逼人熱浪。

而這幫被指派探路的水底變異族,每人腳下都踩了彷彿高蹺一般的東西,在這通紅的晶體上來回走動,檢查了邊上那幾個情況,而前方原本波光粼粼的水麵已經乾涸下去,露出下方這高低不平的山石,天哪近外頭這部分甚至在高溫下也有變化。

“水都漏到下頭去啦。”一個水底變異族仔細檢查過水道中情況之後,吃驚地對蕭藍道。

目中光芒流轉,洛景辰仔細檢查了水渠裡的石塊,試圖找到之前這幫黑底子的不知名生物,然而看到頭暈眼花也冇有任何收穫,甚至前麵推進的水底變異族戰士已經傳來著新的喜訊,通道又重新接駁上著。

洛景辰聞言起步助跑,蹬了沿途石壁,直接跨過這段滾燙地麵落在水道裡,越向裡走,越能感受到之前的這種寒氣,到後頭高溫造成的影響已經微乎其微著,跟前麵一般,水道中看不見半滴水,之前這幫生物也全部消失不見,隻剩下邊緣這幫漆黑不見底的深深溝壑,即使隻是從這裡往下看去,也依然能感受到下麵彷彿潛藏了某種陰冷恐怖東西,通過那些裂縫正注視了自己,好不容易從那種感覺中掙脫出來,洛景辰臉色不由難看著幾分。

難道水真的漏到下頭去啦?之前通道勢抬升,難道跟那個有乾係?

腦海裡各種問題源源不停地冒出來,隻想的洛景辰頭疼欲裂,但是冇有足夠資訊支撐,那些問題根本的不出任何結論,看來蕭藍真有很多東西冇有告訴自己啊。

不久後頭的水底變異族部隊緊緊跟著上來,停滯的進程重新啟動,那回很大一部分水底變異族戰士冇有著之前的興奮之色,通往曼市的一個小小的水道就已經如此難以跨越,後頭更慘烈的攻防戰不知又要有多少人永遠留在那裡。

在那一刻,很久冇有經曆過戰爭的水底變異族戰士,第一次體會到戰爭有多恐怖。

之前那次火災的灼燒,彷彿對整個通道都造成著影響,一直走到很遠外,洛景辰依然能看見這一道道裂開的分析,深深看不見儘頭,但是能感受到陣陣陰冷氣息從中不斷擴散出來。

再次經過一條比較寬闊縫隙,洛景辰的腳步忽停下來,後方埋頭趕路的水底變異族戰士一個不小心差點撞在他後背上,收住腳步後見洛景辰原地停下,後頭水底變異族同時停下腳步,而且有意思的放緩著呼吸的頻率,那個舉動迎來著洛景辰讚許視線,然後將耳朵繼續貼在縫隙邊仔細聽了什麼。

後頭水底變異族戰士對他那個舉動有些迷惑不解,唯獨已經走在前頭蕭藍瞧見這情形,臉色微不可查的變著變,想著想它還是慢慢走著回來,最終在洛景辰身邊站定。

“洛上尉不用費力著,這後頭是一條暗河。”蕭藍平淡的語氣中,說出一個讓洛景辰目瞪口呆的答案。

之前經過比較寬的縫隙時,他都隱隱聽見有轟鳴聲傳來,開始他還以為是在通道中時間長著產生著幻覺,但是走在那條縫隙邊時,那種聲音更加清晰起來,洛景辰才確定後頭真有什麼東西存在,冇想到他剛想仔細分辨一下究竟是什麼,就從蕭藍口中的出一個讓他震撼的答案。

與通道相隔不知多遠的地方竟有條暗河,那個訊息完全出乎著洛景辰的意料外。

“水底變異族為什麼要把通道建在距離暗河如此之近的地方,萬一暗河改道,整個通道豈不是要遭受滅頂之災?”洛景辰連聲問道。

卻不料蕭藍苦笑一聲,搖頭道:“暗河改道不會影響到那裡,那是先輩早已經確定的事情,曼市可以鎮壓暗河上方這許多年,自然不會不考慮那個問題,但是現在通道出現水道,恐怕曼市中發生了出乎意料的變化著。”

暗河位置早在上古時期就已經確定,而且水底變異族先輩對它可能出現的改道情況也做過仔細考量,隻要曼市不發生大的變動,那些通道絕對不會受到曼市的影響的,但是現在,通道滲水,還發生了一種聞所未聞的怪異生物,顯然暗河這裡已經發生了問題。

蕭藍分析罷,擔心地對洛景辰道:“洛上尉,曼市情況大大出乎意料,我們計劃可能要受到影響……”

“轟”一聲巨響傳來,通道開始搖晃起來,大塊碎石從頂部滾滾而落,停下來的水底變異族部隊頓時一片慌亂,蕭藍也顧不上在跟洛景辰說什麼,大聲指派隊伍向前方開足馬力衝去,那裡距離出口並冇有多遠著,速度快一點不久就能離開那裡。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如此恐怖震動,現在已經冇人去這樣思索時,頭頂上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的巨石,讓每個水底變異族戰士自顧不暇,一不小心就是骨肉成泥的下場,哪兒以及心思想那些問題。

感覺地勢越來越高,洛景辰心中的戒備已經提升至巔峰,偷襲戰變成著攻堅戰,那一次的戰鬥遠比之前預想的更為艱難。

猛然,一陣輕微的震動打腰際傳來,洛景辰開足馬力奔襲頓時停住,臉上帶了不可思議的神色,雙手迅速向腰間摸去,一個小巧的通話器不久被他掏出來,看了上麵不停閃爍的通話提示音,洛景辰壓下心頭的激動,按下上麵的一個按鈕。

一陣沙沙的電流聲之後,陸幽這熟悉的嗓音從中傳來:“景辰,是你嗎?”

洛景辰握了通話器的手都有點兒發抖了,通話器居然收到著陸幽的信號,那說明他們就在附近啊,那個通話器是軍部特製的產品,隻要周圍在特殊電台的覆蓋範圍之內,都能無障礙接收信號,現在洛景辰收到陸幽的資訊,顯然電台已經將他覆蓋在內著。

將通話器湊近嘴邊,洛景辰平複著一下心緒,緩慢開口道:“我是洛景辰,當前位置請求支援。”

說完後,洛景辰直接將通話器掛在腰間,身形如電,再次向前方出口衝去,出口位置剛一打開,激烈的轟鳴聲就不斷傳來,伴隨了貝殼門這熟悉的慘叫聲,整個曼市居然戰火遍地。

身形如電從出口躍出,不等洛景辰看清楚周圍情況,兩個人族的戰士,臉上帶了嗜血的殺意將洛景辰包圍在中間,閃了寒光的戰刀閃電般劈到麵前。

“等等!”

洛景辰連忙喝道,兩柄已經揮到身前的戰刀差之毫厘的在他身側劃過,兩個人族的戰士目中恢複清明,看看不敢置信:“你是人族?”

“我是洛景辰,雲中刀特戰隊隊長,現在我要見陸幽將軍。”洛景辰用最短的語句將他身份和要求分析罷,兩個人族的戰士對視一眼,有些猶豫要不要相信洛景辰的話。

正在那時,洛景辰腰間的通話器再次響著起來,陸幽的話從中清晰的傳出,“景辰,你小子怎麼也跑到那邊來著,等我一會,我馬上過去找你。”

聽到這熟悉無比說話,兩個人族的戰士再無懷疑,一路上陸幽說話他們不知聽著多少遍,絕對不會錯的,而且麵前那個人還擁有軍部特製的通話器,顯然也是有身份的人物,想及此處兩個人族的戰士把手裡戰刀慢慢放著下來。

“雲中刀特戰隊?是基地市第109隊,你是洛上尉!”猛然左邊一個戰士指了洛景辰滿臉驚奇的叫出聲來,他同伴聞言臉上也露出震驚之色,顯然經過同伴提醒,他也想到了洛景辰身份。

“洛上尉……之前我們……”想到兩個人之前還對他動手,那士兵就滿心後怕,任何一個特戰隊的隊長都不是他們兩個普通士兵可以對付的,如果洛景辰的脾氣差一點,剛纔兩個人可就悲劇著。

“沒關係,剛纔情況緊急。話說,你們是怎麼到達那裡的?一路上隊伍損失怎麼樣?”洛景辰見他們小心翼翼模樣明白是什麼事,揮揮手問道。

兩個戰士見洛景辰冇有追究意思,才放下心,耐心給他解釋了情況。

蕭藍此刻終於帶了水底變異族隊伍從通道中殺著出來,見到外麵情況水底變異族隊伍都是一愣,但是不久他們就分清邊上那幾個情況,雖然它們對那些不知哪兒出現的人族很陌生,但是畢竟接觸過洛景辰,這幫跟他長的很像的應該是盟友,冇見他們正大肆的攻擊了曼市中的殼類戰士們嗎。

而且他們不時從手中拋出去的東西好厲害,居然有就是說恐怖威力。

麵前情況讓蕭藍眼睛亮起,雄糾糾運用水底變異族殺入那片戰場,突如其來的攻擊,令交戰的雙方都是一怔,但是隨即貝殼門就麵色大變,那些不知從哪兒出現的人族實力強的可怕,本來曼市在他們的攻擊下就岌岌可危,現在那些可惡水底變異族又不知從哪兒殺著出來,那次恐怕貝殼門真的要遭受重創著。

人族戰士見這幫新加入的水底變異族對他們不聞不問,反而眼睛血紅地衝向這幫貝殼門,心裡都是鬆著一口氣,開始有意思的痛打落水狗,不禁殺的殼類戰士們節節敗退。

蕭藍看這大好形勢,有些興奮的來到洛景辰身邊,剛想說什麼,就聽見之前一個戰士說道:“陸將軍正在帶人阻斷這幫蛤蟆精的退路,戰前陸將軍就說過,那場殲滅戰要保證最大限度的消滅掉那座地方蛤蟆精,為下一步作戰計劃打下基礎。”

那句話頓時讓蕭藍從驚喜中清醒過來,那些跟洛景辰明顯是同類的戰士,實力強的可怕,而且聽他們的語氣更大規模的部隊甚至還在城外,那對水底變異族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啊。

但是眼下情況顯然又不能與洛景辰劃清界限,不禁蕭藍站在原地糾結起來著。

“水底變異族長,有什麼事情嗎?”見蕭藍一臉躊躇模樣,洛景辰有些奇怪地問,那個時間它應該指揮水底變異族隊伍作戰纔對,呆在那裡乾什麼?

見藍這隻碩大的螯鉗,兩個戰士明顯戒備起來,但是聽洛景辰的語氣,兩個人之間彷彿認的,也就冇有表現的很明顯,但是他們的動作又怎麼能瞞的住蕭藍,淡淡在周圍掃視一整眼,蕭藍乾笑兩聲:“洛上尉,你的那些同族……”

“水底變異族長不要誤會,我可以保證他們對曼市冇有興趣,而且我相信,我們兩族之間會有共同的目標的。”見藍臉上不自然的神色,洛景辰恍然大悟,原來剛纔兩個戰士說的話叫它感到著威脅。

“嗬嗬,我自然相信洛上尉的保證,隻是不知貴族族長是否也抵達曼市,我水底變異族雖然鄙陋,但是地主之誼總是要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