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0 調度

不久這幫參謀就冷靜了,圍在這份地圖周圍細細看著,旁邊大量的數據被不停地計算出來,再統計成一條條的資訊。

不久,這箇中年參謀就重新站起來,麵帶激動對陸幽道:“陸將軍,如果周圍20公裡範圍內都有那樣限度地圖的話,我們的戰損率最少可以降低5成,如果時間再長一點的話,甚至可以達到7成。”

“哦?”陸幽挑起眉頭,臉上寫滿著不解。

最高可降低7成戰損,那個保證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著啊。

“是的陸將軍,如果擁有周圍20公裡範圍內一切形的話,我們的戰損絕對會大大的降低。”見陸幽挑起的眉頭,另外一個參謀軍官也站起來說道。

“哦?”那回陸幽興致徹底被他們勾起了,靜靜坐在原地等他們接下來的說明。

幾個參謀軍官很有默契地對視一眼,都從對手目中看到著彼此的欣喜,最終那個講述的還是落在最開始這個頭髮灰白的中年軍官身上,隻見他整理著一下身上的軍服,滿臉自信的走到專門講解戰術的小黑板前,飛快在上麵畫出邊上那幾個地形。

有水底變異族製作的超精細模型為參考,那些作戰參謀極其飛快就對周圍地形有著一個清晰的認的,之前仍在猶豫不定的地方,現在瞬間就做出著決定,而且如今是基礎上更加精緻周詳計劃隨之形成。

有著那些東西作為基礎,最高減少70%的戰損那個目標也就不就是說可望不可即著。

聽罷這項環環入扣的作戰計劃,洛景辰心裡猛然升起一絲怪異的感覺,跟那些融彙上下幾千年戰爭經驗的軍隊精英比起來,雖然水底變異族貝殼門那些種族的存在時間更為長久一些,可在戰爭那些事上,它們隻是還像一張白紙,從那箇中年軍官嘴裡吐露出來的這幫作戰計劃,洛景辰光聽一遍就感覺背後一股涼氣竄上來,聯絡到他所見到的水底變異族的作戰方式,減少70%的戰損可能還說的保守著。

隻要避開人族軍隊與它們的正麵交鋒,憑藉他們所攜帶的現代化武器裝備,第一回合就能消滅半數修行者有生力量,雖然殼類士兵的單體實力絲毫不比人族差,但是遭受那個打擊之後,洛景辰相信輕鬆取的勝利並非什麼太過困難的,何況,以及一個甘心被利用的水底變異族。

思維一發散就停不下來,洛景辰回過神來之後發現這幫作戰參謀已經在收拾會議記錄著,陸幽臉上重新恢複著平靜,讓人看不出任何想法。

“怎麼樣?決定著?”看了他模樣,洛景辰明白他已經做出著決定,關係到整個人族部隊那個利害關係上,陸幽永遠不會將個人情感置於它的上麵,這方麵同時也是軍部這幫大佬放心將隊伍交給陸幽的主要原因,他彷彿天生就是為著軍部而存在的,在彆人看來很能決定的,在他那裡根本不用有任何的猶豫,就能做出最利於軍部的決定。

“合作是必須的,我們需要這份地圖,但是我在想要將它們限製在什麼程度比較合適?”陸幽眼神深深說道,彷彿間,洛景辰好像找到了陸幽目中一條條計劃,完美的無懈可擊。

“那些事就是你那個指揮官要操心的著,我那個小兵指哪打哪就行。”挺直的背脊驟然放鬆下去,洛景辰毫無形象的天哪在椅子上,懶洋洋的說道。

隨了他話音落下,“叮!”的提示聲再次響起來。

原本放鬆下來的身軀再次緊繃起來,洛景辰麵前發生了一個新任務提示:“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查,任務分支劇情變更。”

“任務要求:“協助水底變異族奪回被貝殼門占領故鄉曼市任務變更,協助水底變異族完成一場戰爭的勝利。”

“任務提示:最大限度消滅貝殼門的有生力量,是保證戰爭勝利的根本。”

“任務獎勵:**”

“失敗的懲罰:**”

“*****”洛景辰在心中把係統好好問候了一遍,居然任務又出現變更,是存心想折騰死他的節奏吧。

“怎麼著?”見洛景辰一臉便秘神情,陸幽不禁有些奇怪,之前還好好的哪。

“我在問候它的家人。”向上指指,洛景辰翻翻眼睛。

“你接到它任務著?”陸幽聞言臉色一變,緊張地問。

“嗯,而且變更好幾次任務著。”洛景辰見陸幽一臉的緊張有些不明所以。

“連你也開始著!”聞言陸幽騰地站起來,臉色扭曲的低聲道。

“不是,那究竟什麼情況啊,連我也開始動手著是什麼意思,以及其他人也接到任務著嗎?”見陸幽奇怪模樣,洛景辰心裡升起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彷彿情況比他原來想好還要嚴重。

“你任務變更會不會是因為你冇有按照它的標準完成任務?”陸幽冇有回答洛景辰的問題,反而頗有些期待地問。

“嗯?你想想那種情況?”洛景辰那回真的奇怪著。

“這就好,這就好,有的事我現在不能說,但是你記住一點,一定不能給它抹殺你的機會,但是也一定不要按照它的要求來完成任務!”聽見洛景辰回答,陸幽鬆著一口氣,然後又一臉鄭重的說道。

“那究竟什麼情況,你想想那裡頭內幕?”洛景辰聽了陸幽飽含深意的話,立即想想上次這個支線任務中的陷阱,彷彿對那些東西陸幽想想的比他要多的多,那個提示也顯然是在針對係統。

“不到8級,那裡頭東西你是冇有資格想想的,這方麵同時也是我們犧牲著大多數人才聽到的資訊,不然就隻有被抹殺那一條路,所以,不管是為著什麼,提升實力吧。”陸幽目中的希冀清晰可見,但是說的話卻讓洛景辰更加迷惑。

見他不像在騙自己,洛景辰半信半疑地點頭,,但是腦中的疑惑卻更加多著起來,從他來到那裡為止,越來越能感覺到係統的詭異,彷彿是在期待了什麼,同時又在防備了什麼,那種感覺真是奇怪至極。

“這給我調撥一支隊伍冇有問題吧?”仔細瞧了遍任務要求與提示,洛景辰對陸幽道。

“嗯,部隊中有的東西你可以隨便調用,不超過你的權限外都冇有問題。”陸幽很慷慨的說道。

“這就行,這我先去聯絡一下水底變異族的人,早點將事情定下來。”

洛景辰不久就帶了陸幽的邀請信回到著曼市中水底變異族的防區,外麵緊張戒備的水底變異族戰士見到洛景辰到來,眼睛紛紛亮起,然後不等他說話就帶了他飛快走進有些殘破的大殿中,裡麵,蕭藍正有些焦躁的等待了什麼。

“洛上尉,你總算來啦。”看見洛景辰跟在水底變異族戰士身後悠哉走進來,蕭藍眼裡閃現一道難以壓抑的驚喜,但是隨即它就反應過來,那個態度未免顯的自己太過心急,的驚喜瞬間又收斂起來,隻是故作平淡的語氣中,這一絲絲驚喜的顫抖卻怎麼也無法掩飾。

“嗬嗬,讓水底變異族長等我這樣久真是不好意思。”洛景辰也冇在意蕭藍故作姿態的,施施然找著張椅子坐下,就一臉笑意的看了它。

被洛景辰視線瞧得有點兒臉紅,蕭藍沉吟著片刻然後走到門前:“你們先下去吧。”將外頭水底變異族護衛支開後,兩步並作3步把大廳這兩扇大門也給全部關上,最後才難掩激動走到洛景辰身邊坐下。

“洛上尉那次來想必是有好訊息告訴在下吧。”到著那時候,也冇什麼遮遮掩掩的必要,蕭藍乾脆就放開著說,隻要人族願意帶上它一起玩,彆說那點麵子,整個不給他麵子都行。

“水底變異族長果然是識趣之人,我此次來就是想跟水底變異族長商量關於聯合進攻水底變異族之事的。”

“砰!”蕭藍激動之下,手中一個精美絕倫的杯子直接被捏成粉碎,看看一臉狂喜道:“洛上尉這話是真的?”

洛景辰高深莫測地笑,蕭藍臉上表情微微一變,不久反應過來,“不知陸將軍有何要求,但凡我水底變異族所有的,一定不敢私藏。”

“水底變異族長客氣啦,陸將軍不是這樣的人,跟水底變異族聯合本就是他意思,他自然不會再那上麵為難水底變異族長,隻是……”洛景辰擺著擺手示意蕭藍放心,然後裝作有有些為難的說道。

“隻是什麼?陸將軍有何需求,洛上尉直言就是。”蕭藍心讓洛景辰的話吊在半空中,猛然間下麵的冇有著,頓時讓他心如貓抓,連忙問道。

洛景辰臉上難色閃過,見藍,頗有些冇奈何說道:“水底變異族長應該也想想,陸將軍而來,跟貝殼門大大小小不知打著多少次仗,明明實力占據絕對優勢,可是偏偏每次的損失都很大,那次願意與水底變異族合作未嘗冇有想多著解一些貝殼門資訊意思,隻一樣資訊對我們的部隊來說作用並不大,恰好陸將軍找到了水底變異族長給我的圖紙,所以……”

洛景辰為難神色惟妙惟肖,如果是無腸公子那種人肯定就已經相信著他的話著,可蕭藍是什麼人,又什麼樣的人冇見過,雖然洛景辰的表演的幾乎接近完美,但是還是被他一般看出著破綻。

說來說去人族是在打水底變異族這份珍貴地圖建議的,那讓蕭藍頓時猶豫起來,倒不是它不希望將地圖交給陸幽,在看到跟人族聯合的希望之後,那份地圖的重要性在蕭藍心中已經下降著很多,隻要能跟人族合作,將貝殼門徹底掀翻,這地圖上的範圍甚至能全部納入水底變異族的地域,那可比守了一份隻能看而冇有半點實際意義的圖紙強多著。

它擔心的是族中其他長老的意見,那份地圖在水底變異族人心中的地位很特殊,很多時候它不僅是一份地圖,更多還代表了水底變異族數百年來的精神追求,那就是整個水底變異族向心力與凝聚力的根源所在,將它交換出去,這幫保守的長老恐怕不會答應的。

見自己說完後蕭藍就陷入沉思,洛景辰也冇有打擾他,他在水底變異族也呆過幾天,對這份地圖的重要性多少知曉一些,說它是整個水底變異族的精神圖騰都不為過,那個東西交給外人,但凡有些種族榮譽感的人都不會那樣乾的。

隻是蕭藍的思考時間彷彿有些太長著吧,從剛纔分析罷到現在足足半個小時之後,難道還冇作出決定嗎?

看了廳裡光線的移動,洛景辰決定在加把火,那份地圖對人族部隊實在太重要著,哪怕多付出一些代價也在所不惜。

“洛上尉,地圖是我水底變異族幾百年來傳承之物,恐怕不能交給陸將軍使用。”正準備開口,蕭藍猛然抬眸,說說的話叫野菊愣在著原地。

“水底變異族長難道不再考慮一會嗎?我想對於跟我們的部隊合作對水底變異族究竟意味了什麼,水底變異族長應該比我更清楚,一份永遠隻能在室內欣賞的圖紙,與真正水底變異族的興盛孰輕孰重?水底變異族長還請3思。”今番輪到洛景辰不淡定著,之前還感覺蕭藍思考時間有些長,現在卻恨不的它能在多想想,怎麼能不乾呢,那麼好的條件去哪找?還是說那個老奸巨猾的傢夥看出他們對地圖勢在必的,在拿捏他們?

“洛上尉彆急,我說水底變異族傳承之物不能交給陸將軍,可冇說連上麵的東西都不能動。”見洛景辰語氣有些激動,蕭藍忍不住笑起來。

那聲笑讓洛景辰頓時清醒過來,居然給這個老頭哄住了,它對於水底變異族興盛的看中程度,怎可能比不上一張地圖?

之前老傢夥故意等就是說久恐怕是在這樣思索時早呢麼撈到最大的好處吧,自己還是太年輕,居然又被它涮著。

想通之後,洛景辰微微挺直著腰桿,他打算下麵能不說話就儘量不說著,跟那種老狐狸交鋒太費腦子,反正隻要自己抓住水底變異族興盛的契機那個命門,完全不愁蕭藍會不妥協,那就是任你足智多謀,心思如鬼,我皆以力破之,簡單直接不說還更省心。

見自己分析罷,洛景辰一副老僧入定模樣,蕭藍眉頭不禁微微一皺,“我可以讓人將地圖資訊複製下來一份交給陸將軍,但是作為補償,我希望陸將軍可以在軍力上幫助我們水底變異族一些,畢竟我們跟貝殼門之間力量差距還是有一些的。”

聽見蕭藍終於將他底線說著出來,洛景辰也不便再裝傻充愣,給著它一個定心丸吃。“水底變異族長不必擔心,隻要水底變異族拿出地圖,那些事情陸將軍都會幫你解決,不瞞水底變異族長,那次在下任務就是配合水底變異族的攻擊行動,為此,陸將軍還特意為在下調配著充足的兵力驅使。”

“有洛上尉那句話就已經夠啦,我現在就讓人去複製地圖,晚上親自交個陸幽將軍。”蕭藍緊繃的心絃徹底放下,高興的說道:“有洛上尉相助,定能心裡想的殼類戰士們這幫傢夥丟盔棄甲。”

“不,水底變異族長,我們不要它們丟盔棄甲,既已交戰,大獲全勝這是必須的。”那一刻洛景辰鋒芒畢露的說道,聽的蕭藍眼睛微微一亮。洛景辰如果肯出大力氣,就是說水底變異族的戰績定然能在上一個台階,無論如果都是好事,看來之前的籠絡還是有效果的啊,洛景辰是個優良人。

如果洛景辰想想蕭藍想法恐怕會笑出來,他竭儘全力的攻擊貝殼門隻是因為不想按照係統的提示去完成任務,跟蕭藍之前的交好冇有半點關係,冇想到反被人當成著好人。

曼市外十5公裡處,洛景辰站在一片山巒之上,看了下方水底變異族的戰士不斷從兩邊山道中出現,然後又消失在下方拐角之處,對於水底變異族地圖的重要性終於有著一個最直觀的認的。

在詳細到路邊一個比較重要的大樹都清晰可見情況下,找到幾條不起眼但是很有戰略意義的小路,完全不是問題,將指揮權交給身邊的副官之後,洛景辰就一直跟在隊伍側方,不緊不慢的向前方一處貝殼門營地而去。

拿下那個營地是蕭藍建議的,在它看來,那個位置地勢險峻,易守難攻,而且卡在水底變異族跟貝殼門之間交界的地方,拿下那裡不禁會戳瞎貝殼門安插在那裡的眼睛,而且還能有效的迷惑貝殼門,為陸幽的大軍製造足夠機會。

對此洛景辰冇有任何意見,他要做的就是協助水底變異族大勝,儘可能的乾掉全部的敵人,那樣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一旦被攻破裡頭殼類戰士們恐怕一個都跑不掉吧。

更何況今遭陸幽給他配備的人手不少是破壞專家,顯然陸幽想法跟蕭藍一樣,找那個營地下手,最符合現在條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