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5 壓製

每一聲悶哼後,可能就是一個戰士留在那裡,洛景辰目中寒芒閃爍起來,逐漸變的有些無神,一排排的資訊在麵前劃過,他麵無表情的看了緩慢喘息了恢複實力的殼類戰士們,掃描再一次功率全開。

不久這團包裹在它身體邊上那幾個萌萌光彩開始扭曲起來,一道道纖細的赤線出現在上麵,隨了光團的長縮不停地變換了形狀。

在赤線出現,洛景辰腳下發出一聲悶響,整個房間都跟了晃一下一下之後,他消失在原地,向了還在緊張戒備了的魁梧殼類戰士衝去。

在洛景辰目中出現迷茫,魁梧殼類戰士立即被一股濃鬱的死亡威脅籠罩,來不及惶恐,它麵前就缺乏洛景辰,一聲更加高亢之喊叫響起來,魁梧殼類戰士眼睛赤紅,身體微微下蹲,肚子不斷鼓脹瞪了前方一動不動,在光團的不斷滋潤下的斷臂本來已經止血,但是它的肚子隻是微微鼓盪一下,頓時一股血泉飆射而出,下一刻它的身軀向空中躍起。

“鏘。”

可怕的撞擊聲傳來,粗大樹乾支撐起來的房子從中間出現一個直徑3米的大洞,塊塊碎木屑利劍般往四麵八方射去,正激烈交戰的兩波人頓時齊刷刷倒下一片。

洛景辰左臂背在身後,不停地微微顫抖,剛纔這一下撞擊,他吃了個小虧,看了下方越來越多的殼類戰士們,右手打腰際扯下一個信號彈,直接扔上天空。

魁梧殼類戰士瞧見這情形,嘴裡不斷髮出陣陣低沉的咆哮,下方正在激戰的殼類士兵,立即捨棄對手高高揚起頭,對了信號彈射出嘴裡的長舌。

饒是洛景辰扔出去速度夠快,但數十條長舌一起激射,信號彈剛剛飛過房頂立即就被一條長舌貫穿,然後扯著下來。

雖然下一秒種這名殼類戰士就被沈茂林一刀砍翻,但是信號彈卻已經損毀著,這忽如其來的一幕,讓洛景辰眉頭也是一皺,剛纔魁梧殼類戰士的幾聲低吼,居然有這種效果?

看了看半蹲在房間中間的魁梧殼類戰士,洛景辰把目光慢慢放在它腳下的地板上。

一道道簡單粗獷的符號佈滿這片區域,而這團濛濛光團正好將它籠罩在其中,如果不是剛纔洛景辰跟它對撞著一下,可能現在還無法發現它,想到之前那個魁梧殼類戰士的幾聲叫聲,洛景辰心中一個猜測逐漸成形。

目中再度恢複茫然,洛景辰身形如電向前刺去,見洛景辰來勢洶洶,魁梧殼類戰士臉色一變,身體邊上那幾個光團再度暴漲,下一刻就要把它徹底淹冇。

就在此時洛景辰身形一頓,腰部驟然扭動起來,變刺為劈,一刀狠狠劈向魁梧殼類戰士之前站立的位子,如同柄重錘落下,中心的地板被刀芒攪成粉碎,然後蔓延到周圍區域,一個圓形凹陷出現在地板上。

來勢洶洶的一刀虎頭蛇尾地終結了。洛景辰正感到奇怪,魁梧殼類戰士臉色猛然一變.

光團劇烈蠕動起來,覆蓋的範圍迅速變大,但是相比較洛景辰計劃嚴密的一刀,它速度還是慢了些。

這個被一刀劈出來的深坑剛剛出現,就被光團徹底覆蓋,一陣激烈地蠕動後,魁梧殼類戰士發出一聲吼叫,但是卻冇任何效果。

顯然洛景辰這刀損壞了某種重要的東西,而那也正是他希望見到的。

冇信號彈,就無法通知無腸公子殺進來,若他不想沈茂林等人死在那裡的話,就必須在最一點點時間裡內乾掉那一個小子,它的那種增幅手下戰士的能力更是要首先廢除的。

地下的符號被洛景辰破壞,魁梧殼類戰士頓時一改之前畏畏縮縮的戰鬥方式,隨著吼聲,它壯碩的身軀發揮出可怕效果,結實的房子不久被它拆毀,洛景辰被它壓製。

外麵再次傳來沈茂林的怒吼,又來了個戰士倒下,看看這一幫越來越少但是卻一步不曾後退的戰士,洛景辰感覺胸膛中有什麼東西正在緩慢溢位來。

魁梧殼類戰士再次吐出它這條恐怖舌頭,得將洛景辰腳下的地板刺穿,洛景辰迫不的已向後退著一步,魁梧殼類戰士立即一步邁出,打算進一步壓迫洛景辰的活動空間。

可它預想中洛景辰的後退並冇有出現,向後退出一步之後,洛景辰腳尖一點,身體不退反進,一道凝實刀芒在雲中刀上頭凝聚,閃電一般在身前劃過,“繃”一聲脆響,就像剪斷一根鋼筋,魁梧殼類戰士強悍的舌頭被齊根截斷,而洛景辰也被重重一爪直接砸進地下河水中。

“咕咕咕……”魁梧殼類戰士不小嘴巴緊緊閉了,不斷髮出意味不明說話,像是在呼痛又像是在準備什麼,洛景辰剛一落水,雙臂就在水中迅速拍動起來,身體冇有一會兒停留,迅速向上彈起。

胸前3條深可見骨的傷口咕嘟嘟不停向外冒出鮮血,但是他卻恍如未覺,眼睛死死盯在魁梧殼類戰士身上,眼神逐漸迷茫,在魁梧殼類戰士再一次發出這種聲音時,他雙腳驟然在空中踢動,在一截斷裂的樹乾上借力一躍後,手中雲中刀如長虹貫日般往下落去。

魁梧殼類戰士不小嘴巴終於張開,但是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頭頂一道明亮光芒劃過,它龐大的身軀頓在原地。

洛景辰重重摔落在地板上的震動傳來,它的身軀太不甘心了,他扭動一下,然後從中間分為兩半倒了。

不顧胸口被撕開更大傷口,洛景辰一手一個抓起魁梧殼類戰士的兩爿屍體,向外狠狠甩出去,然後他也緊跟了衝著出去。

見到魁梧殼類戰士屍體的這一瞬間,正在圍剿沈茂林等人的殼類戰士們頓時都愣住,在看清這確實是它們的頭領之後,整個據點中響起來著一陣奇怪之喊叫,一傳十十傳百,不久就傳遍整個據點。

然後讓洛景辰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離的最近的這個殼類士兵驟然向被仍在它身邊不遠處的屍體撲去,然後抓住一截手臂大口啃食起來。

周圍其他的殼類戰士們也反應過來,紛紛朝兩片屍體衝過去,就連被圍在中間的沈茂林等人都顧不上。

看看這一幫貝殼門戰士開始瘋狂地相互攻擊搶奪屍體,洛景辰趁機帶了沈茂林等人向外衝去,沿途一些無法擠進去的殼類戰士們瞪了通紅的雙眼4處遊蕩,看見洛景辰等人,也毫不畏懼的衝上來,沿途零零散散的不知擊殺掉了多少個。

向外衝著一段之後,身邊猛然響起來一陣吼叫聲,一個個水底變異族麵帶狂熱的衝向這幫還在混亂廝殺的殼類戰士們,一場更大的殺戮迅速拉開帷幕。

“啊,公子殿下,您受傷著?”無腸公子被幾個水底變異族高手團團圍在中間,跟在隊伍後方大呼小叫的不停,驟然看見洛景辰頓時聲調高著8級都不止。

“彆給我廢話,裡頭殼類戰士們已經亂起來著,趁現在乾掉它們。”看見無腸公子一臉吃驚地模樣,洛景辰冇好氣。

“公子殿下,強大之水底變異族戰士們已經開始屠戮這幫噁心的殼類戰士們著,那場戰鬥的勝利必將屬於我們。”無腸公子冇有理會洛景辰的態度,湊近他跟前嬉皮笑臉。

“公子殿下,不知據點中的這個……怎麼樣著?”

“你說呢?”

“難道……”無腸公子嬉笑的臉色猛地一變,望向洛景辰震驚道。

爬上旁邊一棟房子,無腸公子墊腳向裡麵看著看,見到中心區域的大混戰之後,震驚更加劇烈,然後一溜煙的跑到洛景辰身前,滿臉堆笑的送上一個小瓶子,“公子殿下,現在您需要那個。”

對於無腸公子種種試探性的小動作,洛景辰視若未見,他們想的東西在根本上就已經不同了,冇必要冇必要為著那些東西生氣,況且他剩下的這幫任務可還需要無腸公子密切配合,現在多給它一些甜頭吃,乾起活來才賣力不是。

這場戰鬥,最終斬首2000餘人,擊殺貝殼門血戰士一個,生擒大概近千人,是史無前例的一場大勝。

洛景辰也是回到山城據點之後,纔想想這個很是強悍的傢夥居然是貝殼門中的稀缺資源,一種被稱為血戰士的特殊存在,據說每一個血戰士都有能力提高整個隊伍兩成以上力量,甚至傳說中這幫處於整名殼類戰士頂層的血戰士,更是能將一直部隊的戰鬥力提升5成以上,簡直駭人聽聞。

那樣可怕的強者,不禁讓洛景辰心生嚮往,有朝一日能與那個強者戰過一場這纔是真的不虛此行啊,萬軍從中取上將首級,那種隻在史書中看到的熱血場麵,在自己手中變成現實,想想都讓人熱血沸騰。

隻是洛景辰也很清楚,這種級彆的強者要想殺他,他必死無疑,他現在力量雖然不錯,但是遠遠達不到挑戰這種級數的層次,也許自己成為軍部直屬特戰隊之後,加入哪個神秘隊伍後,纔有那個機會吧。

轉眼10天時間匆匆而過,洛景辰帶了無腸公子如同條不知疲倦的惡狼,將一個個據點攻破,這一些像羊圈一般的據點給一個個從地圖上抹掉,代表了水底變異族的蔚藍色已經占據著方圓上百公裡的範圍。

但是在據點不斷拔出之後,洛景辰的動作反而逐漸慢下來,最近那兩天更是隻拿下著一個據點,而且還不是這種很強大的,那讓正在興頭上的無腸公子滿腔不解,但是對洛景辰計劃卻不敢多說什麼,隻能每天鑽進帳篷看看這一片不斷擴張的版圖瞎樂。

之後3天,洛景辰任務堪堪完成著3分之2,就在已經徹底被勝利刺激的失去理智的無腸公子叫囂了將更遠處的版圖也納入掃蕩範圍時,遠在幾百公裡外的陸幽命人傳來著一紙命令。

“最近收斂點,已經有貝殼門強者注意到了你,暫時守住那片區域不要輕舉妄動,要開始著。”

短短的一段話,洛景辰將它仔細的看著好幾遍,然後閉上眼睛在腦中不停地推測了重重可能。

陸幽話中透露的訊息很隱晦,如果不是對他已經很熟悉,恐怕洛景辰也看不出其中意思,但是如今麼……

“去把無腸公子找來。”點燃紙張,看它化為灰燼之後,洛景辰淡淡的說道,不久腳步聲遠去,一道有些激動說話遠遠傳來。

“啊,公子殿下,您是有著新計劃著嗎?”剛一鑽進帳篷,無腸公子就急不可耐地問。

“先坐下。”洛景辰冇有理會滿腔興奮的無腸公子,抬著抬下巴,示意它坐在一邊。

“最近幾天冇少罵我吧?”洛景辰倒著一杯能量液,然後遞給有些受寵若驚的無腸公子,滿臉微笑。

“咳,怎麼會,公子殿下可是指引無腸公子前進的明燈,無腸公子相信大人一定有合理的理由的。”美滋滋的抿著一口能量液,無腸公子傻樂。

“哦,你能看出來?”洛景辰驚奇地問。

“啊?大人真有計劃嗎?哈哈,我居然猜到您的心思,還真是聰明,哈哈哈哈。”見洛景辰臉上適時表現出來的驚詫,無腸公子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大喜道。

“是啊,最近我們掃蕩的有些多,不少目標已經有著防範,在那樣打下去,傷亡就會變大,所以我們需要換一個辦法。”洛景辰眼睛眯著眯,這樣思索時想,的看了無腸公子半真半假的說道。

剛纔無意間用掃描在無腸公子身上掃過,上麵顯示的狀態很有意思,無腸公子雖然表麵上很開心的哈哈大笑,但是它的身軀反應卻恰恰相反,肌肉緊繃,精神也開始迅速集中,顯然的話,不想表麵上就是說毫無感覺,那是在防備自己嗎?

隻是,那個裹了美味誘餌的魚鉤,你能拒絕的著嗎?

“所以我想著一個辦法,如果順利實施的話,可以將剩下區域的殼類戰士們一網打儘,隻剩3個最難啃的據點吧。”洛景辰嘴角帶起一抹笑意,目光一動不動的落在無腸公子身上。

果然,他發現無腸公子身軀反應更加激烈,雖然還是很戒備,但是逐漸強烈起來的興奮感也不可抑製的增長起來。

“啊,公子殿下,您有辦法將它們一網打儘?不知需要我做什麼,無腸公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驚喜之中帶了義正言辭,無腸公子演技無可挑剔,可在洛景辰目中,它緊張的幾乎要跳起來,如同張拉滿的弓弦,哪怕在有稍微一點大刺激就能讓它崩斷。

“水底變異族中該有不少冇有出戰的強者吧,我想叫你借調過來幾個,協助我們演一齣戲。”洛景辰不緊不慢的說道,“自然會很危險,願不願意你自己看了辦就行,不過一旦順利實施我能保證完成之前的許諾。”

們寂然無聲,無腸公子臉上猶豫之色清晰可見,以及半杯的能量液在手中不住的轉動,淡綠色的液體就像水波一般盪漾起來,猛然它重重的一頓,相互之間能量激盪,一滴能量液飛濺出去,然後就將無腸公子將杯中之物一口飲儘,滿臉堅定的站起來:

“好。”

“你還不知道我計劃究竟是什麼呢?”洛景辰看了一臉堅毅之色的無腸公子,微微驚愕地道,冇想到版圖擴張在水底變異族人心中的地位居然如此之高,無腸公子那個決定很大程度上都是被他最後一句話壓下來的。

“我相信大人!”那句話無腸公子冇有半點猶豫,而且身體上反應也毫無異常,顯然是一句真話。雖然無腸公子自小接受的教育讓它不會輕易相信一個人,可洛景辰那段時間種種表現,早已叫它心悅誠服。

若說有人能幫它實現這個野望的話,非洛景辰莫屬。

“好,就憑你那句話,我也要保證你安穩的回來。”洛景辰重新將它杯子中的能量液倒滿,語氣很輕但是肯定。

無腸公子在心裡悄悄鬆著一口氣,那一步賭話說。

它自然不可能隻是隻是因為相信洛景辰,掃描雖然強大,但是也隻能探測身體反應,更深層次的心裡原因卻是洛景辰說不知想想,無腸公子從不懷疑洛景辰能完成他的目標,因為那個是一個很顯而易見的問題。

它真正看重的是洛景辰對它的態度,隨了水底變異族擴張,各種天資縱橫的族人開始嶄露頭角,它族長之子的光環已經開始逐漸褪色,在它心裡繼承水底變異族的夢想從來不曾消滅過,隻是變的越來越艱難,所以它需要一個臂助幫助它,而洛景辰無疑是一個很強大的臂膀。

種種念頭在腦中閃過,這短短的一會兒對無腸公子而言比一個世紀還要漫長,但是當它做出決定之後,聽到的答案也叫它很滿意,它得到洛景辰的善意,就是說可以藉助人族這恐怖部隊的一部分實力,如此,它位置在不可撼動。

“公子殿下,無腸公子明白您有辦法的。”此刻無腸公子很歡樂,如同個有了長輩保證的孩子,把手裡的能量液一口喝乾,然後大步的離開,身後遠遠的飄來一句話,“大人您就等了我的好訊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