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 胃口

餘下的事就有些無聊,為這個計劃,洛景辰讓沈茂林開始收集各個戰場的情報,洛景辰每天也都在分析統計數據中度過,自然其中也穿插了掃蕩幾個小的據點調劑心情,終於又一天例常檢視數據時,沈茂林遞給他份材料。

微微顫動的手指,顯示了主人心中的不平靜,洛景辰接過一看,上麵是一個很簡單的行軍意向圖,看見這用粗大箭頭標註出來位置,洛景辰臉上露出著由衷的笑意,終於這事兒開始了。

很快,無腸公子就出現作戰指揮室,連帶它身後寸步不離的3個水底變異族強者,每個人身上都透露了一種深沉晦澀的氣息,顯然每個都實力不俗,最起碼從表麵上看去,每個都比洛景辰強不少。

它們進來之後就一言不發地站在旁邊,對指揮室中一切不聞不問,無腸公子臉色微微一變,隻好向洛景辰解釋一下。

“我把剩下的據點表標了數字,你任務非常簡單,就是給每個據點都送一封信。”

“送信?”無腸公子驚愕地道。

“對,告訴它們我們要跟它們談判,至於地點,就選在3號據點旁邊。”

“難道……大人你……”無腸公子仔細看著地圖上的標準,吃驚地抬頭。

“冇錯。引蛇出洞,你就當好這個誘餌就好著,剩下的我會幫你解決的。”洛景辰拍著拍無腸公子肩膀,寬慰道。

“可是3個血戰士級彆的殼類戰士們啊……”無腸公子還是有些擔心,不是擔心它自己,就覺得洛景辰的胃口是不是太會變大。

“所以我才讓你從族中找幾個高手過來嗎,3個血戰士而已。”洛景辰輕鬆的說道。

那幅表情在無腸公子看來完全是不可理喻,它腦中閃爍的念頭是,會不會洛景辰最近受刺激比較大,神經有些不正常,3個血戰士湊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等於2就是說簡單,它們之間力量會呈幾何倍數增長的。

但是最終無腸公子還是選擇著相信洛景辰,3個7階的水底變異族戰士,加上洛景辰自己,對付3名殼類戰士血戰士應該能抗衡的吧,洛景辰總不會拿了性命開玩笑。

看到洛景辰一副信誓旦旦模樣,無腸公子想到蕭藍給它的這個東西,有它在,即使冇有洛景辰它也能殺出一條路來,大不著用著就是著,那樣就更冇有什麼好擔心的著。

等無腸公子帶幾名手下離開之後,沈茂林不禁有些詫異地問:“洛上尉,那樣做是不是太冒險著點,如果這幾名殼類戰士耍手段,我們豈不是羊入虎口?”

沈茂林的擔心顯然也是其他作戰參謀意思,然而如今就屬沈茂林級彆最高,由他來問那個問題比較不會惹人反感,畢竟洛景辰纔是那支隊伍的最高指揮官,質疑他的命令可不是什麼好事。

“放心吧,這幫貝殼門冇有就是多大胃口的,把我們一口吞下,會撐破它們的肚子。”洛景辰意味深長地笑,讓在場眾多人不禁有些奇怪,但是心裡卻都鬆著一口氣,那段時間來,他們在洛景辰的指揮下已經學會著一件事,洛景辰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顯然那次他也是有了某種底牌才如此放心施為。

洛景辰又講起來關於那次計劃西細節,然後讓眾人散去,不久指揮室就空蕩下來,明亮的燈光下,指揮室中有種說不出來的空曠,洛景辰靜靜坐在椅子上,猛然間臉上露出一個笑容,看了個方向一會兒才緩慢起身。

無腸公子們,幾個高階水底變異族戰士正一動不動的端坐在這裡,其中包括跟了無腸公子去指揮室的兩個,以及兩個冇露麵的水底變異族一臉嚴肅的聽無腸公子講述叢洛景辰這裡聽到的資訊,從隱隱散發出氣場絲毫不弱於前兩者,其中一個更是冠絕大家。

“河圖長老,那就是我所想想的洛上尉的所有計劃,其他的還要等河鳴回來才能知曉著。”

“你認為整個計劃怎麼樣?”中間這個氣勢極為強大的水底變異族長老聞言抬眸問道,目中考校的意味很是清晰。

此時無腸公子臉上見不到著平日嬉笑。

他神色嚴肅。

微微抿起的嘴唇,讓他線條變冷硬,配上目中的堅定神色,居然有一種說不出的上位者氣息,聽見河圖的話,它微微一躬身,臉上露出幾分自信之色。

“我感覺整個計劃有非常大的可行性,從父親大人的資訊來看,人族的軍隊現在已經開始向貝殼門核心區域挺近,在他們的前進線路圖上有極小的區域與我們的目標重疊,我想洛上尉的整個計劃可能與接下來他們的大動作有關係。”

“哦,何以見的?”河圖的漫不經心收斂不少,看了無腸公子正色道。

“那3個據點位置很關鍵,恰好卡在那條路的邊緣,如果我是人族的指揮官的話,肯定會想辦法將那3個點拔掉,畢竟接下來的戰鬥肯定很重要,任何的意外因素都要儘可能的避免,那3個據點,加上週圍一些大大小小的據點,足有上萬人的部隊,那股力量在某些關鍵時刻是能改變整場戰爭形勢的,如果是我就不可能放過那裡。”指了一張簡略的圖紙,無腸公子侃侃而談,那一刻它才真正像一個少族長模樣,而不是個神經質少年。

河圖眼裡讚賞之色清晰可見,對蕭藍把它派來幫助無腸公子在冇有絲毫牴觸,按照那個發展趨勢,無腸公子將是最合適的水底變異族領導人。

雖然最近水底變異族出現不少天才人物,但是這幫人它都去瞭解過了,它們力量都很強,也有足夠領導才能,但是他們少著一份最重要的東西,大局觀。

那種東西大多數人都要後天培養才能擁有,但是之前水底變異族接受過那樣培養的唯有少數幾人,其中無腸公子最為出色。作為一族之長,可以冇有絕世武力,可在大局觀上必須足夠優秀,那樣才能保證全族人不踏上錯誤路。

河圖最為蕭藍培養的下一代族長的輔助人才,對每一個候選人都有一個很深入的瞭解,在大局觀上,無腸公子是它目前見到的最出色的一個。

那時,帳篷打開了,之前跟了無腸公子出現在指揮室的一個水底變異族大步走著進來,向無腸公子與河圖行著一禮之後道:“少族長,圖長老,他們隻商量起來作戰細節就散去著,冇有聽到有用資訊,不過……”

“不過什麼?”見河鳴的躊躇之色,河圖古怪的問。

“我感覺這個洛上尉好像發現了我的行蹤。”河鳴此話一出,整個帳篷頓時鴉雀無聲,河圖從原地彈起,大步在們轉著一圈,體內晶力澎湃,浩蕩磅礴,很快把整個帳篷探測一遍,它竟是個8級強者。

“將之前情況仔細說一遍。”重新回到座位坐下,河圖目光深沉。

河鳴迅速將之前洛景辰反應描述著一遍,就連但是們幾人的麵部表情都描繪的惟妙惟肖……

對水底變異族們的謹慎,洛景辰並冇有做出什麼反應,無腸公子有東西瞞了他不用猜都清楚,整個計劃最大的難度就在於無腸公子那個誘餌上,如果它冇點底牌準備了洛景辰才真奇怪著。

一直到整隊出發,也不見洛景辰有任何表示,無腸公子才真放下心來,想想洛景辰冇把那事放在心上,除著留下必要的守衛,整個據點中水底變異族傾巢而出,在河鳴的帶領下向預定位置而去。

十幾公裡外,一支數量龐大隊伍正在崇山峻嶺中緩慢前行,身上標誌性的迷彩服明白表示他們的身份,從高空俯覽,他們小心的繞過前方一座險要的山峰,然後向了西南方向而去,與洛景辰等人前行的方向遙相呼應。

隊伍走了大概大半天,中途休息時,幾個副官湊在一起低聲說了閒話,悶熱的空氣讓眾人身上掛滿著汗水,一個瘦長臉頰的青年抹著把光滑的腦門,對那個天氣低聲咒罵起來。

“狗屎的,誰給選的那條路,難走不說,還他媽的跟做賊一般,我們什麼時候淪落到這地步,這幫貝殼門孫子老子不知捏死著多少,還怕它們?”

“平川,有那力氣不如一會多乾掉他幾個蛤蟆精,絮叨有個球用,有種你當麵跟張團長說去。”另一個歪嘴男人不屑的哼著一聲,美美的抽著一口煙,自己說道。

聽到張團長的名字,這個叫平川的長臉青年不禁縮著縮脖子,當了這個變態的麵說,嫌自己太舒服著還差不多,但是他又不想在眾人麵前拉下麵子,不禁神色有些陰沉。

“哎,你們聽說冇有,那次咱們任務好像是配合什麼人,誰有冇有什麼內幕訊息,說說唄。”見氣氛有些僵硬,另一個副官連忙打起著哈哈。

“冇什麼,就是隱約聽見張隊長提起過他,好像跟陸將軍關係很好模樣,誰想想呢,咱們那些小蝦米還是彆操這幫大人物的心,顧好自己就行著。”還是個歪嘴中年男人,彷彿他對什麼都冇有興趣,剛剛恢複一些氣氛再次冷下來,幾個副官見狀也不想留下來,紛紛各自離開。

見阿堂一臉不快模樣,身後另一個副官拍著拍他的肩膀,“彆在意,歪嘴就這德行,見誰都這樣,其實他以前不是這樣……”

這一場小風波並冇有影響指揮室氣氛,十幾個參謀不斷彙總各處反饋回來的資訊,鄭平海看了手上最新拿到的訊息,對洛景辰的動作很是滿意,他們居然已經接觸到3號貝殼門據點,看來今天晚上就可以開始收網著,希望能抓到這條大魚啊。

那次陸幽冒了側麵被貝殼門洞穿的危險抽調著他那一團的兵力來支援洛景辰,本身就已經招來著很多不滿,如果那次計劃達不到預想中的效果,恐怕回去之後他少不著要接受些懲罰,具體有多重,就看他那次能做到什麼程度著。

此刻,洛景辰卻不知鄭平海心中的諸多想法,麵對麵前的那座巍峨據點,他對計劃不禁有些擔憂,情況果然有些出乎意料著,那群殼類戰士果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那是想將那個據點打造成要塞的節奏嗎?

看了上麵鱗次櫛比的防禦性建築,洛景辰不禁感到一陣牙疼,那種情況,即使他能將這名殼類戰士抓住,恐怕也無法從那裡衝出來吧,資訊不住害死人啊。

但是到著那一步,也不存在退縮的可能著,唯一的辦法就是硬了頭皮上,在絕路中殺出一條生路來。

眾人站在據點下觀察上方情況,顯然上方的殼類戰士們也在觀察他們情況,一個明顯身份很是尊貴的殼類戰士們站在正中間,看了下方的眾人揚聲道:“卑微的水底變異族賤民,你們居然敢跟可惡的人族混在一起。貝殼門將賜予你們滅亡的怒火。”

下方水底變異族不少戰士聽見那充滿蔑視的惡毒語言。臉上紛紛浮現怒容,不等它們開口,洛景辰猛然從中走出,仰頭看著上方一眼,然後運起體內晶力大聲道:“上麵是哪個孫子藏頭露尾不敢見人,敢不敢下來當了我的麵說?還以為堂堂貝殼門強者能有些讓人麵前一亮的東西,冇想到那麼讓人失望。”

“你……”上方這名殼類戰士明顯被洛景辰的話噎的不輕,恨恨的看著下麵一眼,然後轉頭離開,洛景辰正在遺憾那傢夥居然不吃激將法,猛然聽見據點中隱隱傳來一陣爭執聲,不由一愣,這個傢夥真的敢下來啊?

據點中3名殼類戰士高手攔住展遂,苦苦勸告不停,從小到大貝殼門中它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哪兒被人那樣嘲諷過,今次隻是奉命來幫助那幾個據點協守,居然有人敢挑釁它。

不過是水底變異族一個不入流的無腸公子居然敢挑戰他的權威,真以為清理掉幾個不入流的據點就可以無視貝殼門了嗎。

它會讓那些不知所謂的傢夥想想,貝殼門的威嚴不是他們可以隨便觸碰的,看了擋在它身前的幾個血戰士,展遂冷聲道:“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們會在占儘優勢情況下還被人逼到那個地步了。簡直丟儘著貝殼門的臉麵,現在居然還要阻攔我,難道想讓我也向你們一般,縮在據點中當一個縮頭縮腦的懦夫嗎?”

展遂那話極不客氣,聽得那3個血戰士臉色鐵青。

他們都是貝殼門裡的強者,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汙辱,就算展遂是貝殼門的未來繼承者,可是貝殼門可不止它一個繼承者,最後能不能成為族長還兩說。

腦中轉著重重思緒,3個血騎士默契的互看一眼,同時在心裡下定決心,既已你自己想找死,這就不能怪彆人,下麵的水底變異族中隱藏了不少實力強勁的傢夥,如果就那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不吃虧纔有鬼著。

紛亂思索時,3人在不阻難,讓開身體打開通向外頭大門。

此刻洛景辰聽到裡頭爭執消失,立即戒備起來,果然下一刻,這扇厚重的大門吱呀向兩邊花開,一隊全副武裝的殼類戰士們,囂張的衝著出來。

“剛纔就是你們那些傢夥在罵我?”人還未到,一聲囂張的冷喝就遠遠傳來,“展承,去給我把人抓過來。”

隨著一聲厲喝,衝過來的殼類戰士們隊伍中,一個身材瘦小的殼類戰士們閃電般衝出主陣,一頭紮進前方水底變異族的防禦圈中。

所到之處,隻見一片人影閃動,這幫精銳的水底變異族戰士,連身影都未曾看清,就紛紛倒地,一條幾乎將它們從中切開的恐怖傷口出現在它們胸前。

不久前頭主陣被衝出一條清晰空檔,後頭緊跟的殼類戰士們隨即衝著進來,頓時前頭陣型被徹底撕裂,這道張揚囂張說話再度響起來:“哈哈,展承乾的好,讓那些卑微的傢夥見識見識你的厲害,給我殺。”

隨了話音落下,展遂居然催動胯下的坐騎高高躍起,打算從陣型傷口越過,直沖水底變異族中陣。

那電光火石之間的一係列變故讓很多水底變異族呆在原地,看見後頭展遂親衛隊殺進戰陣,它們才如夢初醒,瞪了紅紅眼睛把這幫貝殼門團團圍在中間。

雖然那群殼類戰士力量很強,但是數量畢竟不多,被數倍於己的水底變異族一包圍,頓時前進速度大大降低下來,而躍上半空的展遂就被割裂在戰陣中。

前方速度快如風一般展承見狀,發出一聲肝膽俱裂的驚叫聲,渾然不顧身後刺來的武器,反身就像展遂落下的位子衝去。

猛然間的形勢變幻,即使洛景辰都有些目瞪口呆,但是他的心理素質顯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那個大好機會自然不會放過,看準展承的移動軌跡,洛景辰直接合身撞著上去。